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九十一章 逃出生天

    “小川,小川!!!”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呼唤声音,回头望去,赫然是闫婉儿、云上轩和左时三人,虽然相处时间极短,但终究结下了深厚友谊。

    闫婉儿更是满眼的不可置信,他无法相信为什么奕小川会被定为邪修,明明为了不扩大芮氏棋院的受损程度,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这都是众人亲眼所见。

    可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没有人肯相信她。

    自己的挚友奕小川不应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闫婉儿不服,多次找芮氏家主可都被驳回,哪怕到了现在,闫婉儿依旧认为奕小川没有错。

    “不好,快按住她!!!”

    一旁的左时还有云上轩眼疾手快,一把按住疯狂催动棋力的闫婉儿。

    三人皆明白,无论奕小川受了怎样的委屈,都绝对不可能去劫法场,这可是同整个长都的人彻底决裂的危险行为。

    可即使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闫婉儿依旧选择为了奕小川挺身而出。

    “诶……”

    深深叹了一口气,奕小川只能无奈的苦笑,心中纵使一千句想和闫婉儿解释的话都不可能说出口。

    见云上轩和左时已经把闫婉儿死死按倒在地,奕小川这才放下心来,心中莫名的有些感动,不过不管事实是怎样的,就当奕小川死掉就好。

    太阳正上方闪着耀眼的光芒,时间刚刚好。

    一众人愤怒的将少年推向断头台,用麻袋包裹住头颅并用绳子捆绑,束缚。

    “不……不要!”

    ‘唰!’

    利刃自上而下,猛的向下斩去。

    混杂着大片的鲜血,一整团的血肉模糊滚落的一旁,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就这样在众人的愤怒之下,砍去了少年的头颅。

    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闫婉儿更是直接挣脱开云上轩和左时,奋力冲向法场,可再次被其他人死死按住。

    “奕小川,明明……”泪水滴落而下,大片晶莹如豆子一般泼洒,闫婉儿口齿不清痛哭流涕。“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可为什么……”

    事已至此,已经无可奈何。

    事实就是奕小川这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死掉了!

    左时和云上轩两人更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安慰闫婉儿,他们的心中同样的不好受,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回忆起同奕小川的点点滴滴,两人也不由自主的落下眼泪。

    嚎啕大哭之下,闫婉儿甩开两人,远离人群,双手掩面独自离开。

    “诶……”

    再次叹气,已然完成偷梁换柱的奕小川身着厚重的黑袍隐去身形的同时主动封闭自己的棋力以避免他人察觉到自己的身份,望向这一切的奕小川心中不免悲伤万分。

    只可惜自己已经无法亲口告诉父亲还有同伴们自己还安全的消息,想来这也是命运吧。

    奕家邪修霍乱,最终以奕家从长都彻底除名,以及奕小川被推向邢台为终止,终于落下了帷幕,长都的人们似乎也因为少年的死而平息了怒火,而他们却不知道,就在自己的脚下,刚刚被砍下头颅的少年已经完成了偷梁换柱,并没有死掉。

    “还好我早有准备。”

    翻开井盖,奕小川直接钻入了臭气熏天的下水道之中。

    这已经废弃的地下通道正是之前的邪修们的聚集地,而当时同烈的对战过后,奕小川为防止意外留下了标记,万万没想到成了今日自己逃出长都的重要通道。

    按照之前的标记所指,如果顺利的话不出半日便能逃离长都。

    “万岁!长都乱七八糟的食物我早就吃腻了!”灵儿幻出身形来,对接下来的旅途显着异常的兴奋道:“蛋糕、烧烤、火锅,全世界的美食都在等着我!”

    业也一同幻化出人型来,也表示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不知能否碰见更多更厉害的棋手,以作自己的参考。

    一路之上有着两人的陪伴,也不算寂寞。

    几经转弯,在这地下通道中来到了指定地点,早早就等候在此的两个黑衣人见到奕小川的模样忽然跪了下来。

    “主人!!!”

    不要奇怪,来者并不是敌人,相反,这两个则是只听命于奕小川的邪修。

    这正是在地下牢笼中,奕小川忽然想到的鬼主意。

    那血面不是给了自己这一枚戒指么,还说自己会成为什么影子组织的狗屁干部,那就干脆成为干部好了。

    “我以邪神大人的名义命令你们,给我追寻血面的踪迹。”

    “是!”

    话毕,两人皆隐去身形,刹时间遁入黑暗之中,再无踪迹。

    果真如那血面所说,只要拥有这身为十二干部之一的身份证明,所有邪修都会听命于自己,既然自己的力量在这漫漫大陆中寻不得血面的踪迹,那干脆就叫这群邪修替自己寻找好了。

    “没人告诉你,你现在的模样真像个邪教头子。”

    “别贫嘴了,赶紧赶路。”

    灵儿在一旁叽叽喳喳着贫嘴,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奕小川的训斥。

    而长都本就是一个大型都市,地下通道错综复杂,暗道极多,一个不小心就会迷路,即使完全走向对的方向,也要足足半日才能走出长都。

    算算时间,一定要争取在天黑之前离开长都,并找到住所,避免夜长梦多。

    三人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即使万般小心,可还是走了岔路,兜兜转转浪费了不少时间。

    等可以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时,天色果然已经黑了下来。

    “赶紧找家旅店洗洗这身上的臭味。”

    “可不行。”奕小川狠狠的敲了灵儿的脑袋说道:“这里离着长都还是很近的,刚刚逃出来,你还想让我被抓回去砍头啊!”

    夜间赶路更危险,即使身上这么一大股子下水道的臭味,还是没有办法去找旅馆,离着长都这么近,无异于是找死的行为。

    当即决定干脆野外露宿,凑合着睡一宿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