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七十七章 恐怖

    知道赛制的潜规则以后,似乎这两天的海选都不需要奕小川这个主将出马了,一切只需要交给作为先锋的芮牛,即使芮牛翻车了,也还有副将的闫婉儿兜底呢。

    他们这一组在当前赛区已经是内定冠军了,草草的看了一眼比赛名单,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打的棋手,都是些小角色。

    这也让奕小川在下午的比赛上不用亲自下棋了,落得个清闲。

    而芮牛和闫婉儿的意思也是让同拥有棋境的奕小川去观看那个家伙的比赛,毕竟也只有同等甚至更高棋力者才能看穿对方的棋境。

    下午的比赛一开始,便追寻传言,在偌大的芮氏棋院找了好久,才找到那个赛区。

    是叫王小强么,名字普通,样貌也十分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特点,正是那种所谓扔到人堆里找不出来的类型。

    就是这样的家伙能展开完全体的棋境么?

    就是杜朗拥有着不错的天赋,完全碾压同龄人的存在,也只是能通过象征灵渡鸦展开类棋境的小型领域。

    而周围更是人声鼎沸,也大多是各个赛区内定冠军组最为悠闲的主将跑来这边观摩棋局,以了解这个之后决赛上最强大的对手是不是真像传言那般能展开完全体棋境。

    “出现了!出现了!”

    “天啊,在棋修组别赛上出现棋境,这完全是犯规了吧。”

    “裁判呢,我要举报,这小子开挂!”

    正如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那般,在棋修组别的比赛上,拥有棋境是对其他人的降维打击,以他们的水平连对手棋境长什么样子都无法得知,更因为比赛的规则,不能像之前地下赌场中有高手转播棋境内的影像。

    而此刻的奕小川则默不作声,死死盯着那唤作王小强的棋手。

    绝对不止是戏弄、戏耍对手那么简单,奕小川分明能看到在棋境中王小强的对手被铁链死死锁在漆黑的十字架上。

    ‘噗!’

    刀刃直接刺破那人胸膛,轻松划开血肉,随着王小强手中匕首向下用力,大片鲜血泼洒而出,那被残虐的对手更是面目狰狞,痛到直接休克!

    而下一秒,那人却又再次完好无损的被锁在十字架上,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幻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体再次传来剧痛,仿若整个空间被鲜血所染红,匕首幻化而成的长刀竟然生生的将整条手臂砍下!

    痛苦、哀嚎,混杂着热血,宛如人间地狱。

    这究竟是怎样的痛苦已经不言而喻。

    而似乎死亡都成为一种解脱时,痛到再次昏厥过去,才是噩梦的刚刚开始。

    ‘呼!’

    画面再转,那人竟然再次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

    “饶,饶了我,呕——”

    不受控制的呕吐,双眼已然涣散无神,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他紧紧抱着王小强的腿苦苦求饶,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可当他抬起头看向王小强那冷酷无情的双眼时,意识到连求饶都是徒劳的。

    “救命!啊啊啊!!!”

    惨叫声再次回响整个棋境,无数的幻影手持利刃,一下又一下的在肉体上开出血窟窿。

    万千利刃破体而入,带出大片鲜血!

    仿若陷入无尽的轮回之中,无法自拔,无法逃脱。

    奕小川终于知道那王小强的上一个对手为什么会出现精神涣散,战意全无的状态了。

    怒火,怒火,怒火!

    亲眼目睹这样的惨剧让奕小川怒火中烧,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强忍想要杀掉那个畜生的冲动,奕小川已然各种流言蜚语缠身,若在这个时候再闹出什么事情,必定无法收场。

    而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奕小川这边传来的杀意。

    冷笑。

    “你在笑什么!!!”

    双眼依旧毫无人气,嘴角缓缓提起,整个面目充满了诡异和别扭。

    两人目光对视,手上的利刃还是一刀接着一刀挥舞,鲜血飞溅,映出那恶魔一般的面孔。

    “血面?!!!”

    奕小川惊讶的发现这个事实,一本正经的坐在棋盘之上这个相貌平平的家伙,正是当晚遇到的那个血面!

    也只有他会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来。

    终于他的对手精神彻底崩溃,面对不断传来的疼痛似乎早已麻木,只是流着泪水,双手机械的在棋盒中胡乱的抓着。

    棋局结束,中盘认输。

    被甩出棋境的那一刻,似乎终于得到了解脱,双目无神,直接跪倒在地流着口水。

    此人的精神几乎是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比上一个对手更加悲惨,甚至乎有可能一辈子都对这次对弈有阴影,从此再也拿不起棋子来。

    拥有着光明未来的少年,就这样被他彻底摧毁了。

    脱离棋境的血面再次恢复成了看似人畜无害的王小强,径直走向奕小川。

    业和灵儿几乎是本能的催动棋力,潜伏于棋境中死死盯着他。

    可也只是从奕小川旁边经过,装作无事发生,仿佛刚刚魔鬼一般的行径都是泡沫幻影,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冷汗悄然滴落。

    血面和王小强是同一个人,他的危险等级早就超越了段凉。

    “他究竟要干什么?”

    回想起那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由的冷汗连连,难道他要当着所有门派大佬的面公然动手?

    要知道,这次比赛之上可是云集了各大门派前来挑选人才的高手,如同自己的父亲奕家家主这般级别的更是数不胜数。

    可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已经见识过了邪修的疯狂。

    再回去的路上,奕小川仔细回想着棋境中的一切,不禁一阵恶寒,能在棋境中制造幻象,对更为脆弱的精神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样防不胜防的手段要比直接捅刀子来的更为可怕。

    “只要精神坚定者,是不会被那些障眼法所骗到的。”

    灵儿在脑海中安慰着奕小川,更何况已经掌握了棋境绝对领域,至少也是五五开,而且绝对领域的特性——净化,更是这种幻象型的天敌。

    可奕小川并不是忌惮那个棋境,而是此人恐怖的血腥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