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六十七章 邪帝

    “是,是错觉么?”

    再回过神来时,哪里还有什么嗜血的杀神,不过是父亲在微笑着看着自己,而那一手肩冲再结合整个局势来看,其实威力并不大,还不至于到无法应付的程度。

    “嗯嗯,原来你的棋境是这个样子。”

    “什么?”

    父亲微微点头,而周围的景象也随之一变。

    身处这浩瀚宇宙中,周围星光点点,不时地有流星划过,可不就是自己的棋境‘绝对领域’么。

    原来在奕小川不知觉间,强烈的本能促使他下意识的展开棋境以应对父亲突然爆发的气势

    不好,奕小川暗自说道,随后赶紧收回棋境,可已经晚了,棋境如何早已被父亲尽收眼底。

    “这盘棋就到此结束吧。”

    “可这棋还没……”

    父亲奕阳德站起身来,负手而立,背对着奕小川,看不出脸上浮现何种表情,只是如此淡淡的说道。

    随后命下人拿来自己的衣物,重新换上正装的父亲再次恢复了奕家家主的威严,仅仅是站在那里,就有着莫明的压迫感。

    “身上如此多的怪异之处,且这力量又从何而来?”

    “父亲,你听我解释……”

    “老实说,我并不感兴趣。”父亲奕阳德打断了奕小川,随即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只要你肯上进,肯努力,走的是正道,就还是我奕阳德的儿子,是奕家的少爷。”

    说罢,父亲奕阳德独自离去,算算时间,也到了父亲处理各种事务的时间,作为奕家家主,不仅仅是奕家棋院各种大小繁杂的事情,连带整个奕家家族也归于父亲管辖,所以还是十分忙碌的。

    这未完的棋局,还有父亲不知所云的话语令奕小川摸不到头脑,想不清楚父亲究竟想干嘛。

    但回想起那一瞬间传来的压迫感,是真真正正的让奕小川感到后怕,甚至是下意识的展开棋境以对抗那股子强大的力量。

    紧紧盯着棋盘之上未完的棋局,奕小川只知道一件事情。

    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啊。

    “为什么只下到一半?”

    一旁观战的妹妹奕雅,也只觉得对弈才刚刚开始,不管是父亲还是哥哥,这盘棋都没有发力,可为什么父亲要突然离开,终止棋局?

    “这盘棋已经没有必要再下下去了……”

    三哥奕拓摸了摸妹妹可爱的小脑袋,如此感叹道,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老实说连他也不知道父亲究竟是何用意,是为了试探奕小川?

    奕拓好歹也是斗力级高手,虽然实力不如父亲,但从刚刚的棋局也足以判断出,奕小川的棋并没有邪修那般邪恶,且棋力也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作弊一类的手段更是没有发现。

    如此说来,段凉说奕小川是邪修简直就是胡诌了。

    “小川你放心,虽然父亲没说什么,但我想父亲和我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不会任凭那段凉胡来。”

    “晓得了。”

    奕小川点头应允,三哥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而妹妹奕雅则需要为比赛而抓紧时间集训。

    如此一来,只留下自己一人,似乎也没什么事情了,本想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同灵儿、业继续修行,钻研围棋,但奕府的下人这个时候跑来,说是有人要找自己。

    “左时?”

    明明上一次见面,两人还在棋局之上厮杀的厉害,宛如仇人一般誓要将对方碎尸万段,可如今再次相见,又犹如许久未见的红颜知己。

    左时一见到心心念的奕小川,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奕小川也是迎着左时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也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详细的询问左时。

    当日同左时的对弈,那力量无比强横的象征灵‘锁龙柱’可是记忆犹新,且最为诡异的就是左时身为正派的棋手,却被邪修的力量十二指之一所束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同左时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准备了一些待客的茶水、零食,那左时倒是不见外,还是如同小乞丐一般的装扮,脏兮兮的小手随意抓起糕点就往嘴里塞,胡吃海喝了起来。

    早有耳闻左时不归属长都中的任何一派,而是山上下来的野小子,如此这般堪称灾难级别的吃相,真倒是让奕小川相信了这传言。

    “这吃相跟灵儿你有的一比了。”

    “胡说,本小姐也算角色天香,哪里是这么一个混小子能比的!”

    灵儿一现身就惹来左时的惊呼,毕竟当时在棋境中可是彻底的见识到了灵儿的厉害!

    操纵漆黑之火,身手更是无比矫健,能同觉醒的金色巨龙平分秋色,甚至到后面稳压一筹,足以见证灵儿的力量。

    既然左时已经见过了灵儿,自然也没有隐藏的必要,灵儿同业一起现身,又是没有见过的东西,左时维持着堪称灾难级别的吃相,一边来回踱步,上下左右打量起业来。

    “哦哦!前辈,这又是什么秘密武器。”

    “业是我的象征灵,而灵儿则是同我签订了契约的棋灵。”

    “不愧是前辈!”

    “先不说这个……”

    对于左时前辈的称呼并不反感,而左时也自然知道奕小川心中的疑问,脏兮兮的小手随意的抹了抹嘴巴,又是喝了一大口茶水囫囵吞下。

    “前辈,你可知晓邪帝的传说?”

    邪帝?

    奕小川仔细回忆,能想起这不过是给哄孩子睡觉的睡前故事。

    细枝末叶记不太清楚了,但大概上也是勇者斗魔王的传统套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邪帝’无恶不作、烧杀抢掠,最终被历尽万险的勇者击败的故事。

    “嗯?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如果我告诉你邪帝的事情是真的你会怎么想?”

    沉思片刻,仔细搜寻着关于邪帝那个故事的细节,可依旧一无所获,在奕小川看来,真的就只是哄孩子睡觉的故事罢了,可这时,一旁的灵儿忽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那不过是骗小孩子的把戏罢了,还邪帝,这么中二的名号亏那个编故事的无聊家伙想的出来,你还真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