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六十章 陪练

    “这就是你的伴生灵么?”

    江曲看到那孩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看来,若不是亲眼所见那孩童从奕小川的棋境中蹦出来,是万万不可相信这唤作‘业’的小孩就是其伴生灵。

    单从外形上来看,业跟其他七八岁孩童完全无异,保持着孩子特有的纯真,且对外面的一切事物都保持着好奇。

    “你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奇特,象征灵多是些通人性的飞禽走兽,而象征灵大多则是有灵气的法宝、古谱、神器等,如此变化同棋灵一模一样的例子倒是真少见。”

    江曲四下观察着,连连称奇。

    正如江曲所说,像业这般拥有人型同正常人无异的只有棋灵和棋侍。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业正是我的伴生灵。”

    奕小川现在想打死灵儿的心都有了,不仅在相貌上,连同心智和思想都设定为七八岁,看起来就不经打,心智又如此幼稚,这可如何是好。

    若也像江曲的棋侍那般,设定成剑客,威风凛凛,又能打又成熟,那该多好。

    业从跳出棋境起,便对周围的一切都抱有强烈的好奇,正如年幼的孩童那般,只是当他看到了棋盘之上,碰撞的黑白两子后,瞬间便被吸引住了。

    “那……那个?”

    “嗯。”

    业扯了扯奕小川的衣角,在得到奕小川微笑着点头应允后,业显得特别开心,跑到一旁认真的观察起来。

    “业虽然在棋境中得到滋养已久,但毕竟是刚刚得到神志化作人型,现在的他宛如一张白纸,还是要好好教育。”灵儿的声音在脑海中回档道:“我倒是怕你把他给教坏了,要是我能出来,我才不会让你接手业!”

    “啧。”

    奕小川十分的不爽,当然和灵儿的灵魂想通下,自然也被知晓了想法。

    脑海中不断回响灵儿的咒骂声,奕小川不由的感叹,要是把自己如此宝贝的阿尔法狗给灵儿这个疯婆娘带,情况恐怕才会更糟糕吧。

    脑海中的咒骂声更盛,奕小川干脆直接不理灵儿,任凭其叫骂,倒是业这边,不过观察了几步棋,便出声指出对方的错误。

    “角上板六的形状是要看有几口外气决定的,这里连劫都做不了,应当弃子,不然越死越多。”

    “哪来的小毛孩竟敢来教训我!”

    棋盘上的形状很明显是角上板六的基础性,在没有外气的情况下,是净死,那人一被提醒也是看出自己这一手棋是废棋,在看出声的是个小孩子,不由的来了火气。

    一把推开业的同时,嘴里更是叫骂着。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一步是适应手知道么?适应手!你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胆敢教训我?”

    “可……可我说的没有错啊,这一手明明是废棋……”

    业果然是孩童心智,被一把推开蹲坐在地吃痛的同时更是感觉十分委屈,说着便要哭了出来。

    那人见这小屁孩嚎啕大哭,顿时没了下棋的兴致,怒火不由的窜了出来,扬手便要打。

    可没想到,手刚举起来,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嘿呦,竟然还有找茬的来?”那人被按住心中更加恼怒,可回头一看,差点吓尿了裤子。“江……江曲?你是那个妖刀……”

    “没错,妖刀客江曲,你想干什么?”

    无比犀利的眼神死死盯住那人,手上力道加重更是挣脱不开,害怕之余一脚踢翻了棋盘,马上哭哀着脸求饶。

    “我真不知道这孩子是您这边的,就是我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谁不知道妖刀客的名号,比起一心钻研围棋的棋手们,手上真正沾血的如江曲这一号人物才真正的恐怖,早有传言,死在江曲手中的邪修可不下百人,能证明其身份的也正是江曲身后站着的那位刀客。

    “毕竟业先打扰人下棋的,本就不对,如此也没必要。”

    奕小川开口阻止了江曲,同时轻轻摸着业看起来十分委屈又特别可爱的小脸蛋,真如灵儿所说,业的心智被设定成七八岁的孩童,此刻刚刚得到灵智化形,还是需要安慰的。

    倒是惹得奕小川的好奇。

    “在下两盘棋如何?”

    “可不!”那人一看是奕小川连连摆手道:“我哪能下的过你,再说我可不想得罪青城派。”

    看来奕小川的名号真在这长都中传开了,连刚刚同青城派的段凉发生冲突都被人得知,想要低调的幻想怕是破灭了。

    只见奕小川从怀中摸出些碎黄金来,即使在异世界中黄金的价值依旧不菲,惹得那人连连偷看,忍不住吞口水。

    “不是跟我下,是这小孩子,只要你赢下他,这些黄金就是你的。”

    “哪有捡便宜的好事?我可不……”

    “输了你给这小孩道个歉就行。”

    余光偷偷望向江曲,虽然不知道奕小川信用怎样,但江曲的名号摆在这,不会为了一点钱出尔反尔的吧。

    得到江曲的点头担保后,那人一改之前的态度,直接撸起袖子坐在棋盘上,有些迫不及待。

    果然有钱使得鬼推磨,刚刚还一副怕的要死的样子,现在信心满满,仿佛志在必得,毕竟对手不过是一个小屁孩,这钱不是手到擒来的么?

    “业,我告诉你的第一点就是尊重是靠实力得来的!”

    “嗯嗯。”

    业也不哭闹了,郑重的点了点头,坐在了那人对策。

    不仅仅是为了刚刚被推倒在地报仇,更是对围棋极高的兴趣驱使着业拿起棋子。

    “就算是为了找陪练,也不至于拿出这么多钱吧。”

    “嘿嘿,钱而已,你猜一猜我在赌场那赢了多少?”

    江曲一下子想了起来,奕小川可是在地下赌场的大盘中赢了左时,按照赌场规则,赢者可以拿取百分之五作为佣金。

    “我靠,你小子有钱啊!”

    “那当然!”

    奕小川神秘兮兮的摸出腰间口袋,四下张望后,扔给了江曲。

    一入手便十分的有分量,当江曲打开那口袋之后,简直闪瞎了自己的眼睛,那一口袋里满满的都是黄金,能不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