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情报应该没有错误,目标就在地牢之中。”

“杀光地牢中所有的人,并且做好赴死的准备!”

“是!!!”

一声命令下,一众弟子纷纷褪去原本断空门的服饰,换上事先准备好的夜服并以黑色围巾遮住面目,更是从怀中摸出匕首来,他们的目标也显而易见,就是前来杀人灭口的!

一众刺客收敛棋力,于黑暗之中摸索着缓步潜行。

而另众刺客奇怪的是,明明已经深入地牢的核心区域,却不曾发现目标,连意料之中的阻拦都没有,周遭安静的有些可怕,连栖身潮湿黑暗环境下的老鼠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为首之人停了下来,所处位置正是关押的场所,但却空不见一人,而地面上还未干涸的血迹却证明着存在的痕迹。

“那……那是什么!”

有眼尖者,率先发现了位于阴暗角落处的一团漆黑之物,凑上前去,仔细查看,不由的吓了一大跳,这分明是活人未烧尽的残渣!

即使已然焦黑一片,却依旧能从大概的轮廓上看出是成人的骨架,皮肤、血肉似乎经过燃烧所粘连到一起,如此恐怖的景象着实让在场所有人心底一沉。

还不等完全搞清楚状况,只看到黑暗之中快速闪烁着一团人影,等再次回过神来时,一整团血肉模糊的物体滚落到一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碗大一般的伤口疯狂的喷涌鲜血,如同喷发的泉眼一般,直直冲出四五米之高,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瞬间充斥整个地牢。

那滚落到一旁的头颅依旧浮现着疑惑的表情,甚至还没有察觉到痛苦,便人首分离!

“镇定,镇定!对手只有一个人,调整好阵型,不要慌……”

领头者话还未说完,同样一缕寒光闪过,圆滚滚的脑袋瞬间飞向半空之中,仅仅一个照面,三分之一的人便领了盒饭,甚至连对手是谁,对手在哪都搞不清楚。

幽暗的环境外加血腥的刺激,恐惧的种子瞬间爆发,余下的所有刺客都被那鬼魅一般的身影所震慑住,甚至连反击都做不到,扔下武器慌忙逃窜。

羊入虎口,怎会轻易放过。

潜入黑暗中的奕小川微微提起嘴角来,不禁冷笑着,同时大量的棋力喷涌而出,棋境——绝对领域已然顺利展开,在场所有人,一个都逃不掉!!!

……

“奕……奕小川!?”

余下的最后一名刺客在看到对方的面孔后,不由的惊愕到从而楞在原地,完全不敢相信,他们这一群拥有着斗力级别实力的刺客竟然会全部葬身在一个少年的手上。

而也正是这愣神的一瞬间,那刺客手中匕首仓促刺向自己,妄图自杀的意图被奕小川彻底阻止,一拳便打飞了匕首。

“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

“啧。”

那刺客不屑的砸了砸嘴巴,想来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泄露出秘密来,强撑着露出难看的笑容来,似乎在讥讽着奕小川,也做好了被拷问的准备。

“你……你休想从我口中问出……”

话还未说完,两眼一翻,口吐白沫,脖颈重重挨上了一拳,直接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啊?”业表现出了极大的疑惑之感询问道:“不打算从他的口中问出些什么嘛?”

“我可没有什么拷问的恶俗癖好,既然他不打算说些什么,那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了,况且。”奕小川随之话锋一转继续道:“已经有新的线索了。”

奕小川收回残留在其他刺客尸体上的黑炎,并解除棋境,不打算过多解释什么,径直走出地牢,留下那个昏迷的刺客也算作是留给魁生师兄的交代。

业依旧不解所谓的线索是什么,直到灵儿指向跌落在一旁的匕首,感受到上面所残留的棋力,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那刺客被奕小川突然打至昏迷的前一秒,仍旧不死心,妄图反抗,原本跌落的匕首在棋力的催动之下嗡鸣作响,甚至已然浮至半空。

可想而知,如若奕小川没有及时出手阻止,毫无防备之下,势必会刺入后脑,血溅当场!

而整个青城派之中拥有这样隔空御剑技法的也唯有白虹门的白虹剑法,匕首之中残余的棋力也在佐证着这一点,虽然暂时无法确认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叛徒不止存在于断空门,似乎也和白虹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想在发现段凉师兄的尸体后,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也是养子安师兄就愈发可疑,并且段凉师兄遍布全身无死角的刀伤也只有白虹剑法能做到。

事情麻烦了。

养子安师兄不仅仅是白虹门代理门主,更是青城派中在张月玲师姐之下的最强者,且拥有着极高的话语权和异常的威望,绝大多数青城派弟子都坚信着养子安师兄是下一任青城派掌门。

姗姗来迟的魁生师兄带领一众断空门弟子赶来时也被地牢内的景象所震惊到了,不止是惊恐门内叛徒,更是对奕小川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在八门奇弈上击败全力的魁生师兄,还独自一人轻松吃下这么多斗力级强者。

“小川兄弟,你没事吧……”

“无妨。”奕小川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并意会到展露难堪模样魁生师兄的心思,随即说道:“也请魁生师兄放心,断空门叛徒一事我是不会说去的,并且我留下了一个活口,也请您能从那刺客口中问出些什么,并共享情报。”

“这是自然!”魁生师兄的脸色这才舒缓了几分,同时对奕小川也不由的升起了几分敬佩之意道:“小川兄弟你这个朋友我魁生师兄交下了,今日之情,我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