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九十四 白虹阵法

    “靠,这就没人管一管么!!!”

    说话间,迎面呼啸而来一把飞剑,直逼奕小川的喉咙,也得亏奕小川反应迅速,精密的操控着棋力环绕周身,近身的瞬间便被棋力弹飞。

    而后则是形状各异,更多的飞剑袭来,面对漫天的剑雨,就连奕小川也要避上一避。

    若不是知道此地是青城派的白虹门,旁人看了怕不是以为修仙小说中哪位大侠在斗法,一个棋手怎么会将飞剑作为伴生灵,实在无法理解!

    躲开阵阵剑雨,而后是更多的飞剑袭来,即使有着业的帮助,弹开尽数,也免不了漏掉几柄,不多时的功夫,脸颊、肩膀、手臂、躯干等部位便留下数道血痕。

    “青城派可是禁止门派弟子私斗的,你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奕小川高声呼喊着,话还未说完,又是无数的飞剑袭来,只得狼狈的躲闪着。

    “这里可是白虹门的地界,一切的规矩是由我们来定!”

    “你以为羞辱了我们白虹门,还能跑的出去?”

    “兄弟们,一起招呼着,别让这家伙跑到列名殿!!!”

    ……

    听到这里,奕小川这才回想起,此处位于八门珠峰和列名殿之间的山间小路,还处于白虹门的势力范围,想要让这群白虹门弟子停下攻击,只能一路向下,跑出八门珠峰。

    届时由包括白虹在内的其他七门精锐弟子共同守护的列名殿,是绝对不会允许如此胡来的行为。

    明白这个道理后,仿佛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可放眼望去能进入八门珠峰的弟子皆是斗力级以上,再加上八门奇弈大赛在即,使得更多在外游历的弟子归来,如此便组成了这超过百人的斗力棋手共同围攻奕小川的震撼景象。

    想要逃出去,谈何容易?

    几乎是连滚带爬,无比的狼狈,跑出两步的距离,就要挨上几发飞剑,更多的白虹门弟子闻讯赶来,组成一道人墙,拦在了奕小川面前。

    “小子,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我呸!”奕小川忍不住怒骂道:“你们白虹门还妄称自己行侠仗义,为人正直,那牧凉明明是技不如人输给了我,竟然会此番的报复,简直就是小人!”

    气糊涂了一众白虹门弟子,哪听得奕小川的怒骂,一等奕小川踏入攻击范围内,便合力布下了剑阵。

    【翔天阵法·序】

    漫天飞剑看似无序乱飞,但只是远远的看一眼,奕小川便深知自己已是再无法前进一步,舍弃掉全部的进攻手段,而是组成剑阵拦在身前,是想将奕小川堵死在这里,以等候更多的白虹门弟子前来支援。

    俗话说狗急了还咬人,更别提如今的奕小川乃是斗力巅峰级强者。

    同为斗力巅峰,还是存在着决定性的差距!

    “是你们逼我的!”

    【绝对领域】

    !!!

    这群斗力级的白虹门弟子没有第一时间展开棋境,就是害怕超过百人同时展开威力过于庞大,足以将周围的一切尽数毁坏,并波及到列名殿和八门珠峰。

    可奕小川性命都要受到了威胁,哪顾得上这个,直接展开了专属于自己的棋境‘绝对领域’,庞大的棋力瞬间弥漫开来,将所有白虹门弟子尽数笼罩。

    本繁星点点的夜空瞬间变幻,是一众弟子从未见过的宇宙星辰,肉眼可见的巨大行星遍布在头顶,不过无尽宇宙的两粒尘埃相撞爆发出的火花,在他们的眼中却是如同要燃尽世间一切的恐怖景象。

    这太过让人震撼,甚至有一些堪堪迈入斗力的弟子直接吓晕了过去,一时间鸦雀无声,由心底感叹着身为人类的渺小。

    也正是这一点点的空挡,让奕小川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

    也是同牧凉的对弈中获得了灵感,既然的业的存在是完全逆转于白虹剑法的对位,那即是天生的克星!

    “业,扰乱他们的棋力。”

    “好!”

    在业的应声下,在棋境‘绝对领域’中代表着业的核心,也是头顶最大的那颗星辰绽放出血色之光,在那光芒的影响之下,被照射到的白虹门弟子体内的棋力瞬间被引爆。

    用以阻拦奕小川的翔天阵法也由无色转变为血红,正如牧凉最开始的暴走一般,所有的进攻手段都变成了敌我不分的无差别轰击!

    片刻间,哀嚎声不断,白虹门弟子们无法搞清楚状况,更是无法操纵体内暴走的棋力。

    奕小川这小子究竟用了什么妖法?

    “兄弟们,冷静一些!”

    那领头的白虹门弟子话语刚落,手中的飞剑便刺向了周围的同伴,全力之下这才勉强收了回去,也因飞剑的反噬,倒吐一口鲜血来,伤的不轻。

    虽然很想阻止奕小川的离开,可一旦出手便会无差别的攻向同伴,无奈也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奕小川悠然离去,面对超过百人的斗力级高手围攻,犹过无人之境!

    看来正如自己所料,业的存在就是这白虹门天生的克星!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奕小川悠然自得的哼着小曲,一改刚刚的狼狈,倒是不紧不慢优哉游哉迈起小碎步来,经过那群白虹门弟子身边时也不忘贱兮兮的提起嘴角来,这样的行为更是让其他人对奕小川恨的咬牙切齿。

    收回棋境,进入列名殿时,天色愈发明亮,不知不觉间竟过了整整一夜。

    如此,走出了白虹门的地界,就算在怎么憎恨奕小川,那白虹门如何的牛掰,也不能公然的在这里动手。

    只可惜了身上的衣物,被搞的破破烂烂的了。

    时间紧迫,只是简单的愈合了一下伤口,便再次一路向山下走去,前往外城继续研习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