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八十六章 百草林

    实力横向对比,身为八位代理门主,棋力乃是斗力最巅峰的极限,几乎碾压青城派中其他斗力巅峰的棋手,几乎半只脚踏入到通幽境之中,只差那临门一脚。

    可以说,若不使用完全解放后的摧心黑炎,借助其力量,奕小川根本打不过这八位代理门主,眼前的颜琳师兄正是其中之一。

    也不过眨眼的功夫,那颜琳师兄便抱着奕小川飞跃了庞大面积的外城区,落地的一瞬,单脚再度发力,整个人再次高高跳起,随后则以极快的速度于半空中俯冲,如同黑夜划过的流星一般。

    “师兄,师弟我还是有一些事情搞不懂,为何您还有养子安师兄要这样的帮我?”

    “嘿嘿,等落地再说!”

    颜琳师兄卖了个关子,冲着奕小川微微一笑,随即再次落地的同时以更快的速度飞出!

    一上一下犹如云霄飞车,若是前世的自己如此速度之下恐怕已经晕厥过去,即使是身体素质极大的强化之下,这样的速度也让奕小川感到不适。

    普通人要走上半天的山路,在颜琳师兄的急速奔驰之下,只用了短短的时间。

    而等跨过外城、内城和大段的山路抵达烈名殿时,背后的分岔路口即是通往八门珠峰的要道,而所谓八门珠峰则完全区别于外城、内城,可以说是只有各门下的精英弟子才能前往的核心地点,是仅次于天武峰顶禁地。

    不等完全接近,就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棋力愈发浓郁,堪比秘境的滂沱棋力足以让棋手的修行事半功倍,棋力也能快速飞涨。

    而能引发如此巨大棋力形成特有秘境则就是各门派不容外泄的绝对禁忌了。

    等当颜琳再次将奕小川放下时,也来到了玄性门所在的山峰,而周围的景象也让奕小川感觉到十分的诧异。

    虽然奕小川对这个世界当中医术相关的知识极为匮乏,但依旧能辨认出其中几种价格十分昂贵的药材。

    不乏可医百病,治疗伤势的万能药草,乃至练器、锻刀、炼丹的必要材料等等,在外足黄金前两,并且有价无市的珍惜材料,在此竟然随处可见?!!

    放眼望去,恐这玄性门的势力范围之内,皆是如此。

    “玄性门所在的山峰乃是包含主峰在内的共九峰之中地势最为平坦的地方,不论是气候、湿度还有恰到好处的棋力极易适合这些名贵花草的生长,再加上前任门主十分擅长培养的技术,便造就了这一片珍贵无比的‘百草林’!”

    颜琳如此淡淡的解释着,却十足的震惊了奕小川。

    如若是棋力太过旺盛的地方,这些名贵的草药根本经不起棋力的冲刷,直接会枯萎而亡,只有包含温度、湿度等诸多生长因素在内,还要再加上人为的精心呵护,才可人工培育而出。

    可奕小川从未听说过青城派是盛产珍贵草药的门派啊。

    “你以为这里为什么要刻印隐藏?”

    不等奕小川出声询问,反倒是颜琳师兄看出了自己的诧异,先一步反问,如此奕小川也猛然想到了贸然将这些草药流出的后果。

    虽说将这百草林的草药大批向外出售,或是用来和其他门派交换,的确能取得大量的财富,以提升青城派的实力,就是将自身的体量再扩大三倍也绰绰有余。

    但如此则必定会惹出数不清的祸恨来,所谓的怀璧有罪正是如此。

    奕小川心底已经大致的估算了一下,已经有了概念,可以说百草林的存在是足以让这天底下任意的门派都眼红、仇视、嫉妒,甚至是不惜拔刀开战。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片百草林也算是青城派藏匿起的秘宝,埋藏于最深处的禁忌,就算玄性门本门弟子也无权踏入这其中。

    “那……那为什么?”

    “所以你要感谢养子安师兄喽。”颜琳摆了摆手对奕小川继续说道:“能享用这百草林资源的人,数遍整个青城派也没有几人,你小子就偷偷的乐去吧。”

    虽然搞不懂为何养子安师兄要这般照顾自己,但好事谁会拒绝?

    况且奕小川眼下的伤势,单靠自愈或是平常的草药至伤口完全愈合,要等到猴年马月,在此还是先谢过颜琳师兄。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百草林,来到最中心的位置,不仅棋力浓郁,且身处禁地,根本不会有旁人来打扰,的确是养伤的好地方。

    “那就开始了?”

    “嗯……”

    奕小川轻声应答的同时,闭上双眼盘坐在地,耳边能听到颜琳师兄在研磨草药的淅索声音,不过一会的功夫,便将混合了树种珍贵草药的药粉,一点点涂抹在伤口处。

    接触时只感冰冰凉凉,宛若丝状一般的棋力环绕周身,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没入皮肤当中。

    “接下来会可是会有一点痛的哦。”

    “还请师兄开始……”

    话未说完,那颜琳师兄包含棋力的双掌猛的拍在奕小川的后背之上,无比霸道的棋力瞬间穿透皮肤,侵入五脏六腑。

    犹如后背的一层皮肤被尖锐的刀子生生剥开,剧烈的疼痛致使奕小川无法忍受,本能的想要挣脱,可颜琳师兄哪会就此罢休,只说了‘坚持’两字,一把将奕小川拽了过来,直接按在身下。

    如万千蚂蚁啃咬内脏,如被人千刀万剐,又如被利刃穿心。

    疼痛超越了奕小川所能忍受的极限,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就已经破了防,双眼通红的同时,当日被那恶食碎尸万段的濒死感再次涌上心头。

    难道……

    “你,你是想杀了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