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四十章 乌龙

    “只能用实力证明自己了么!???”

    一声暴喝之下,如雷贯耳,奕小川在烟尘之中更是被那向正信一拳正中肩膀,强忍疼痛顺势想要抓住他,可奈何双方的战斗经验差距实在太大,一个踉跄扑空,再次被一脚踢飞。

    灵儿和业两者一左一右袭来,仍被轻松躲避,巨力之下,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果真是怪物级别的存在。

    ‘震七星!!!’

    咬出最后一个字节来,全身棋力迸发而出,奕小川倒飞而出的同时,周身环绕七枚光点迅速膨胀至极点,随后猛的冲向那向正信。

    不间断的爆炸轰鸣,以及强有力的冲击波足以崩碎岩石,掀翻在场所有人,可烟尘散去,那向正信依旧站立在原地,浑身只有轻微的擦伤。

    不知是奕小川多少次吐槽这犹如怪物级别的身体素质,可手上功夫不停,再度展开双臂,借由灵儿的帮助,由纯粹棋力凝聚而成的巨大长矛,顺势扔出。

    虽然还是被师兄向正信应声折断,但能明显的看出来,气势已经大不如之前。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武圣关云长使用的刀法也全凭前三刀的气势,难道那向正信也是这样的类型?

    “灵儿、业,再试他一试!!!”

    奕小川一声令下,两人瞬间了解奕小川的战术,不再近身缠斗,转而保存力量腾挪闪转,同时不间断运转棋力凝出长矛、弓箭等骚扰。

    果真如奕小川所料,师兄向正信再次出手时,力量已然大打折扣,只是另奕小川奇怪的是,即使逐渐落入下风,除却最开始将棋力缠绕全身外,便再没有动用过棋力。

    这是为何?

    “师兄,若再留手,可是会伤到你的!”奕小川不敢托大,也只远远的嘲讽试图激怒对方道:“还是师兄根本就是浪得虚名,只有这点实力?”

    如今八门门主下落不明,向正信可以说是如今的青城派当中最强的那一批人了,身为强者的傲气又怎会被一个区区门选的弟子嘲讽?

    能明显看到远处的向正信愈发愤怒,额头青筋暴起,牙齿也咬的咯咯作响,但就是不打算运转棋力,这让奕小川更加的疑惑。

    一个棋手若没有棋力的支持,哪怕身体素质再强悍也只不过是一会的事,马上便会力竭,纵使是向正信也是如此,被奕小川等人采用风筝战术溜了一会,便累到大口的喘息。

    看准机会的同时,三者一齐出手,脖子、面门、后腰,人体最为脆弱的三个位置一个晃神间便被由棋力凝成的匕首抵住,只要稍稍用力,便能轻易的撕开皮肤,洞穿肉体。

    “是我输了。”向正信还在大口的喘息着,能看出战斗带给身体的负荷极大,可即便是这样却依旧不肯运转棋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这碎岩门门主的位置给你便是了。”

    “是你误会了。”

    那向正信虽然脾气暴躁,但为人还算有原则,不会暗中使绊子更不会耍一些阴谋诡计,输了就是输了。

    如此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必要了,奕小川也无心取其性命,干脆放下匕首来。

    “休要辱我!!!”

    那向正信听到奕小川这么讲,竟当是在侮辱他,莫名的又是怒吼一声,直把奕小川吓的一个哆嗦,竟然从怀中摸出刀子就要抹脖子。

    WTF!???

    这家伙疯了么,哪见过这架势,奕小川赶忙上千阻拦,也多亏刚刚的战斗耗去向正信的一身蛮力,这才让奕小川夺下刀子,不然真的是要出大事情了。

    现今碎岩门门主向正信,青城派最强的一批弟子自杀在自己面前,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碎岩门一向强者为尊,今日是你赢,门主之位拿去便是,为何要这般辱我?”那向正信恶狠狠的死盯着奕小川,仿佛面前的奕小川是他杀父仇人一般,直盯着奕小川直发毛。

    可这都哪跟哪,乱七八糟说了一堆有的没的,让奕小川简直是摸不到头脑。

    “我可对你门主的位置不感兴趣?”

    “胡说!”那向正信越说越激动道:“外门弟子偏偏要赶在今天踏入碎岩门的地界,不是想拿门主之位又是什么?”

    奕小川细细询问,这才恍然大悟为何向正信师兄不由分说的就要攻击自己,更觉得自己是在侮辱他。

    碎岩门的规矩一向是强者为尊,最厉害者为门主就是这里的规矩,只要超过一定数量的弟子同时对现任门主发起挑战,那就必须迎战,哪怕是以一对多,无论本门、外门。

    这就是奕小川一踏入碎岩门内,就看到如此惨烈战斗的缘由,也怪不得向正信要有这般的怒火,自打碎岩门建立之初,可从来没有门主被外门弟子击败的事情,如今奕小川又推脱不要这门主,对于向正信乃至整个碎岩门,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那你真的不是为了门主之位而来的?”

    “靠,当然不是,简直坑爹啊!!!”

    闹了这么大个乌龙,奕小川简直欲哭无泪,心中早就骂了自己那个挂名师傅一万遍,堂堂通幽境强者的张月玲又怎会不知晓这场战斗的缘由,还让奕小川跑来挨揍。

    不管张月玲究竟出何目的,这位师傅的深深的恶意,奕小川算是感受到了。

    “张月玲?”向正信师兄本逐渐缓解的情绪一听到这名字,面色又是一阵阴冷道:“我帮不了你,打哪来回哪去好了。”

    “不对啊,我可是听说你是我那师傅的头号追求者。”

    “早就不是了!”

    向正信心情明显的郁闷,不想再理奕小川,转身径直离去,奕小川匆匆追在身后,却也是头也不回,理都不理。

    在处理好其他门内弟子的伤势以后,便要轰奕小川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