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十四章 找事

    从地下赌场回到家里,奕小川便躺在床上,一头扎进浩瀚的精神海洋中。

    手握‘万汇棋决’、‘摘星谱’两个宝贝,自然要好好钻研一翻。

    年轻所带给奕小川的优势,是超然的计算力和无限的活力,奕小川能明显的感受到,连续24小时未休息,仅有一点点的疲惫,回到家里第一件事仍旧是钻研棋谱。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奕小川不禁这样感叹道,如若前世能早点意识到,刻苦的去努力,也许……

    没有也许。

    奕小川已经决心珍惜好这次机会,一定要在这个世界中成为棋圣!

    想到这里,思绪一动,通过棋境中的光团,脚下棋盘瞬间摆满棋子!

    定式、死活、打谱,是奕小川认为最重要的的基本功,也是每天的必修课,那么就先从打谱开始。

    用不了多时,奕小川便完整的记下‘万汇棋决’中所记载的一片古谱,共计二百九十三手。

    以奕小川职业棋手的水平,依旧对两位绝世高手那深不见底的棋力赞叹不已,其中关键的几手棋,若是没有注释,连奕小川也搞不懂其中的奥妙。

    就比如开局的这个定式,在AI已经定论的情况下,依旧给出了不一样的变化。

    “围棋果真变化无限,奥妙无穷!”

    再次睁开双眼时,奕小川已经完成了给自己定下的训练目标,能明显感受到棋力的精进。

    这两本棋谱果真是宝贝!

    ‘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奕小川打开房门,可不就是妹妹奕雅。

    “哥哥,你没事吧。”奕雅一脸的担忧,同时递上饭菜道:“是不是生病了?还是怎么了……”

    “嗯?怎么会这么说。”

    说话间,奕小川也感到自己出奇的饿,接过饭菜狼吞虎咽起来。

    “你在不开门,我都打算喊人强行把门撞开了。”

    “我不就是多睡了一会么。”

    “哪是一会!”

    奕雅担忧的脸才让奕小川感觉到不妙,一问才知自己整整睡了一天一夜,可在他的印象中,自己一直在棋境中研读两本棋谱的啊,哪有那么久。

    难道在这棋境中训练,也有着休养生息的妙用?

    活动了一下筋骨,竟一点也不觉着累,反而一生轻松,丝毫没有训练过后的疲惫感。

    奕小川惊喜,白天对弈,夜间训练,岂不是获得了双倍的时间?

    “真是的,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额头上还有伤口。”奕雅拿出随身带着的药物,替奕小川擦拭着伤口,一脸的担忧道:“你在这个样子,我就不理你了!”

    已是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树影映在奕小川的脸上,格外的精神,屋外是人声鼎沸,不时传来棋子碰撞棋盘的清脆声。

    吃过早饭,同奕雅在大院子内散步,周围来来往往都是年龄相仿一同学棋的学生。

    说起来,奕家能立足之根本,便是这棋院门徒,光是本家棋院就足有千人,更别提散落在各地的分棋院,也算上围棋大家。

    虽然本家是围棋大家,但奕小川学棋的地方是芮氏棋院,正是从前的奕小川为了跑出去玩,妥协后的条件。

    “奕小川,你又准备逃课,要出去玩。”

    “不怕被你父亲揍啊。”

    “今天打算去哪里玩?”

    本家棋院学棋的也不乏王公权贵、富家子弟,自然是对奕小川这个废物少爷瞧不起,一路上不是冷嘲热讽,就是出言耻笑,奕小川今天心情不错,也懒着同他们扯皮。

    正琢磨着去哪里旁听一节课,突然肩膀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按住。

    “奕小川,你准备去哪里!”

    “管你什么事情。”

    奕小川的阿尔法狗在吸收了‘万汇棋决’和‘摘星谱’后,力量大增,再也不是初来乍到那般任人欺负,转身捏住来者手腕,暗捏力道,随后猛的一拉,直将那人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啃泥。

    来者奕小川也认识,越田,天赋平庸,同龄人中棋力不温不火,远比不上芮牛、闫婉儿,却十分瞧不上奕小川,经常组团对奕小川进行羞辱,另外也是闫婉儿的追求者之一。

    若是从前的那个奕小川,往往就吃了这哑巴亏,干脆不理越田,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就你这种小混混也配喊我名字?”

    “靠,你抽什么风。”越田肥肿的身躯摔这么一下不轻,被众小弟扶起有些狼狈,涨红着脸,喘着粗气道:“前天一早,为什么闫婉儿从你房间里出来!”

    “我再说一遍,管你什!么!事!情!”

    越田别奕小川一句话噎了回去,不知是刚才那下摔疼了还是什么,一向被自己欺负的奕小川,竟然敢反驳自己,一时间支支吾吾竟说不出来话。

    眼见周围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那越田脸面有些挂不住,这才反应过来,呸的吐一口,扬起拳头就要打过来。

    棋力的增幅下,奕小川身手也敏捷许多,眼疾手快,闪身一躲,一脚就狠狠的踹在了越田的屁股上。

    只听‘诶呦’一声。

    那越田捂着屁股,脸上五官痛苦的扭在一起。

    周围人的耻笑声,再加上疼痛,让越田气的快要哭出来,想让自己一众小弟上去揍奕小川,却见小弟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动手。

    “你们就这么看着我被欺负么!”

    “可……可是老大。”那小弟尴尬的摸着头说道:“这里可是奕家啊,打了奕家少爷怎么说也……”

    “对啊,对啊……”

    一众小弟纷纷附和着,让越田又气又恼。

    “你……你!”越田眼睛一转,忽然计上心头道:“敢不敢和我下盘棋,输了的人磕头认错!”

    “你是个什么人物,也配和我下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

    论骂人,奕小川绝对是鼻祖级人物,滔滔不绝埋汰人的句子,还不带一个脏字,要知道前世的奕小川可是在网络上同成千上万的网民对喷不落下风,越田被骂的狗血淋头,痛苦不堪。

    终于是忍不住,回过劲来,还想和奕小川扭打在一起,却没想到奕小川顺势往地上一趟。

    “害怕了?”

    那越田正纳闷这拳头还没落下,这奕小川怎么就倒下了,终于是害怕想要求饶了吗?他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奕小川,一定要在众人面前,给他点苦头吃。

    却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越田看见了闫婉儿正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

    “婉儿……婉儿,你听我解释……”

    “呜呜,那越田无缘无故的就要打我。”

    奕小川装作被打,捂着肚子在地上哀嚎起来,越田扬起还未落下的拳头更加解释不清楚了。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