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一百一十章 教训

    额头青筋暴起,奕小川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

    眼前这个家伙竟然敢这般玩弄自己的记忆,还是奕小川人生中最为惨痛的一场对弈。

    无法言语的怒气冲上心头,看来必须要崇文一点教训看看。

    “怎……怎么可能。”

    崇文还在回想奕小川记忆当中的那场对弈,从未见过的两位决定高手之间的对弈,无法理解的定式、布局、招法以及双方攻防的转换。

    就如同刚刚学会打吃、提子、长气的孩童第一次目睹职业高手间那绝对波澜壮阔的激烈对杀,根本无法理解的招法,让眼前的这位自诩天才的少年感受到了和职业棋手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而当崇文堪堪回过神来时,这才发觉自身再次被传送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来。

    “星辰!!?”

    置身这浩瀚无际的宇宙当中,崇文能深刻的意识到视野当中那无数宛如弹珠一般大小的光点,却是远比整个青城,甚至整片大陆乃至所处的世界还要大上千倍、万倍的另一个星球。

    这……这究竟是哪里?

    你!你做了什么!!!

    怒斥眼前的奕小川,崇文想要抓住他,可随即爆发剧烈爆炸而卷起的大漩涡将无数星辰卷入其中,只是余波所蕴含的力量就足以毁天灭地,将自身所处的世界尽数烧成灰烬。

    不过是尘埃陨落,却能造成陨石贯穿整个星球的灭世灾难。

    置身这宇宙当中,崇文却连小小的蚂蚁都算不上。

    这就是斗力级棋手对棋修级的降维打击,在外人看来棋盘之上的奕小川和崇文两人下着下着忽然紧闭双眼,丝毫察觉不出任何的异样。

    可崇文本人则毫无反抗的,甚至没有任何的察觉便被奕小川拉入自己的棋境‘绝对领域’之中,稍有水平的人若是仔细观察,已经能察觉出崇文体内肆意暴虐的棋力。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只要奕小川稍稍动一个念头,便能在绝对领域中杀掉崇文!!!

    灼烧。

    腐蚀。

    窒息。

    剧痛。

    痛苦。

    暴露在宇宙射线之下,皮肤被迅速腐蚀,露出皮下鲜红的肌肉纤维,下一瞬间,则连同骨骼混着血渣子一同化成飞灰。

    身体恢复的瞬间,则再次被巨大的重力压迫,整具身体不断挤压、变形,浓缩成小小的血球,随后猛然爆裂开来,化成血雾。

    或是急剧上升的高温,五脏六腑都在燃烧,承受剧烈灼烧之痛似乎连同灵魂都要被燃烧殆尽。

    恢复意识的下一瞬间,指尖凝霜,身体麻木,最后‘砰’的一声凝成冰块,飘落在浩瀚宇宙成为无数尘埃之一。

    ‘啪!’

    奕小川随手啪的打了一个响指,崇文再度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

    满眼的惊恐,抑制不住的啃食着双手,鲜血流淌而下,甚至整根手指被咬断,满嘴的鲜血。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啧。

    奕小川可没有想要杀掉他的意思,只是想出手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没曾想做的有些过了火,若真是再经历两次由生到死,再满血复活被瞬间烧成灰的轮回,心理和生理双重折磨,恐怕真的要疯掉。

    也好。

    下个棋而已,没必要闹出人命来。

    ‘啪!’

    奕小川再次打了个响指,而这一次,则是脱离棋境。

    崇文再度睁开双眼,猛的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发现是熟悉的场景和人,似乎已经脱离了那恐怖的地狱。

    虽然脱离棋境,相当于状态刷新,可刚刚那无比真实的恐怖回忆让崇文再一次栽倒在地,陷入昏迷当中。

    看来自己的确是做过了火。

    “你做了什么!!!”

    “崇文,你怎么样了?”

    “该死的,我要你付出代价来。”

    一众富家弟子眼见崇文栽倒在地,以为是奕小川做了什么事,马上便围了上来,撸起袖子想要教训奕小川,而奕小川也只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这样的态度更惹得众人的怒火,刚想动手,却不料那崇文猛的惊醒,喊住了一众人。

    “那小子肯定是使了什么诈……”

    “不……”崇文再次叫停一众富家弟子,精神无比萎靡的低声说道:“是我输了。”

    在众人的搀扶下,战战兢兢的离去,看着崇文离开的身影,奕小川也不禁感叹着,这场对弈一定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也罢,玩弄别人的记忆终究不是什么正道,比起他在绝对领域中所受的痛苦,其他被崇文击败的棋手被迫回忆一生最大的耻辱,还要被最惧怕的人再一次蹂躏,算他赎罪都算轻的了。

    而这个时候,似乎尚武和于柏的对弈也迎来了结果。

    奕小川定睛一瞧,黑白双方厮杀的厉害,一定是经过了异常激烈的战斗后所留下的残局。

    于柏虽然天赋异禀,但终究没有接受过正统的围棋教育和训练,围棋可不是光靠野棋积累经验还有拼棋感、天赋就能赢的,况且坐在对面的尚武也绝对是同龄人,及这青城之中数一数二的天才。

    “我输了……”

    于柏所执白子官子认输,也是预料之中,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失落。

    即使已经输掉比赛,双眼依旧死死盯着面前的棋盘,脑海中已然进行粗略的复盘,回忆棋局之中,哪一手是俗手,哪一步又是胜率归零的败招。

    正如奕小川所说,于柏各种各样的怪招、变式也就能应付应付野棋,若真碰上了尚武这样打小学棋,且基本功厚实的练家子,一点赢的希望都没有。

    “那么,按照赌约,你和于柏两人可以通过门选。”

    尚武依旧是那般嚣张的脸,只不过通过刚刚和于柏的对弈,已经在心底把两人当成了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再没了轻蔑之色。

    而尚武似乎也对两人能不能加入青城派并不感兴趣,倒也认真履行了赌约,成功让奕小川和于柏两人通过了门选。

    也就是说,不日两人参加了类似‘开学典礼’的仪式后便能成为青城派的正式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