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二章 第二双眼

    ‘啪’

    这是……

    棋子落下的声音!

    能听见!

    身处这浑浊黑暗之中,即使五感丧失,奕小川依旧能清楚的感受到落子位置的光芒,不过仅一瞬,棋子的光芒便再度消失,如扔进水潭中的一枚石子,只留下片片波纹。

    是对围棋的热爱在回应自己。

    “盲棋么?有意思。”

    能感受到棋子对自己的呼唤,哪怕五感尽失,也无所畏惧,奕小川僵硬着的手缓缓抬起,从棋盒中摸出一枚白子来,惹得周围围观的人群阵阵惊呼!

    怎么可能!

    看不清,摸不到,听不见,奕小川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四之四,星位!

    十七之十七,三三占角。

    四之十七,小目!

    ……

    本以为这场棋局一定会以奕小川布局阶段认输为结束,万万没想到,那奕小川竟丝毫不受杜朗棋境的影响,准确无误的将白子落在棋盘之上。

    必输无疑的棋局有了变数,这场对弈又成为了整个地下赌场的焦点。

    “出现了!杜朗的绝活。”

    “那奕家少爷能看见又怎样,估计这变化见都没见过。”

    “我敢打赌不出四十手,奕小川就会被杀崩!”

    配合这可以封锁感官的棋境,特意使出复杂的定式么?

    出现在棋盘右下角,正是‘大斜’定式,所谓大斜千变,其中变化尤为复杂,对于没有研究过此定式的新人,可谓飞刀一点也不为过,令人望而生畏,一个走不好,局部就要被绞杀。

    “杜朗,这就是你的策略吗?”

    藏匿于黑暗之中的杜朗露出一抹冷笑,象征灵【夜鸦】凝成的棋境封锁对手感官,配合尤为复杂的定式,正是这样的策略才使杜朗立于不败之地,达到惊人的149全胜战绩。

    漆黑的乌鸦展开翅膀,盘旋于棋盘之上。

    猩红的双眼展露血色,死死盯着奕小川。

    有乌鸦的地方便会有腐肉,死战过后的残肢、鲜血,正是那夜鸦的食粮。

    ‘不惧大斜,避免复杂,追求简单!’

    这就是奕小川的策略!

    “脱先占大场,我看你如何应。”

    奕小川所执白子,并没有如想象中在局部发生激烈战斗,反而是脱先点角,寻求最简单的变化,这样的行棋思路是杜朗之前从未见过的。

    三三点角挡住后的小飞,又是非常复杂的芈刀,也被奕小川用简单应发规避了芈刀。

    犹如准备充分的拳头狠狠击打在棉花上一般,使不上力气。

    “该死!”

    杜朗暗骂一声,他有意将局面复杂化,却都被经验老到的奕小川完美规避。

    盘旋在棋盘之上的乌鸦,不觉间血色减淡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因为没有食物,而虚弱的落在杜朗肩膀休息。

    草原之上,有无数的食肉动物,成群的鬣狗,狮子、老虎、猎豹,嗜血的鳄鱼,而这些凶狠的食肉动物之间却很少发生争斗,生存本能在告诉他们,很可能因为争斗留下的伤口而影响下次捕猎活活饿死!

    “杜朗,你搞错位置了啊。”

    “嗯?”

    “你面前的可不是乖乖等待被捕食的猎物,相反……”

    点!

    伴随那枚白子的落下,一招点,正中杜朗棋型上的缺陷!

    因习惯上急于进攻,就一定会下出过分手,奕小川正是在了解了杜朗的战术后,一步一步引诱杜朗发起进攻,而这一步点,正中咽喉!

    ‘嘎!’

    象征灵夜鸦哀嚎一声,从杜朗肩膀之上跌落,痛苦的在地上翻滚。

    浓重的黑雾再次减淡了几分,奕小川已经能透过黑雾,望见杜朗那十分难看的脸。

    “怎么会……”

    “要不要认输?”

    “怎么可能!”杜朗面色狰狞,摸出棋子碰了上来,妄图反杀,而这枚棋子一落下,杜朗便有些后悔,急于进攻的又一俗手。

    一向习惯于把对手玩弄于手掌之间,竟被奕小川激怒。

    “复杂局面的拼杀是我的强项,我是不会输的。”

    “哦?那就试试看。”

    在奕小川眼中根本就不是杜朗口中所谓的复杂局面,当他下出那一手碰,就已经进入了奕小川的节奏当中,所有的进攻路数都在奕小川的计算下,一点点粉碎。

    提子,开劫。

    这是杜朗最后的挣扎,而当他再次纵观全局,分析局势时却悲哀的发现,奕小川白棋全盘都十分厚重,没有一丝一毫的弱点,反而是自己在前面急于进攻,棋型不稳,处处是劫财。

    那是……

    大势已去,黑雾逐渐散去,当杜朗再次抬起头来时,赫然发现一双眼正死死盯着自己!

    吓!

    那……

    杜朗曾见过杀人犯的双眼,所透露出的是对生命的漠视,十分恐怖。

    也曾见过野兽一般嗜血的双眼,是对鲜血的渴望。

    而那,是从未见过的,没有一丁点人气,毫无感情死死盯着自己,仿佛将自己的一切不留余地的全部看穿。

    那是人能所拥有的双眼么?哪怕是石头也有一丝丝的灵气。

    对弈中紧绷的精神下,突然发现如此恐怖的眼睛正紧盯着自己,杜朗冷汗直流,一时间竟呆滞在原地,手中棋子更是跌落在棋盘上。

    第二双眼。

    杜朗瞬间明白,这就是奕小川失去五感,身处夜鸦棋境中依旧能下棋的原因。

    从棋局开始,自己所有的绞杀路数都被那双眼完全看穿,在那双眼面前,终究只是小把戏而已,从一开始,这盘棋的结果就已经确定了,杜朗必输无疑。

    如果奕小川能注意到,便能理解杜朗为什么害怕。

    阿尔法狗所凝聚出的双眼,只是纯粹的计算力,自然没有感情,却又十分逼真。无法理解机械是什么东西,再加上恐怖谷效应和紧绷的精神,害怕是很正常的。

    大势已去,杜朗认输。

    围观群众爆发猛烈的怒骂声,手中的瓶子、棋子,纷纷向杜朗身上招呼去。

    “靠,害老子全输了,什么守擂皇帝,狗屁不如!”

    “那奕小川绝对是作弊了!”

    “杜朗你怎么不去死!”

    什么难听的话语都飚出来了,毕竟在他们眼中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押了很多钱,杜朗能输掉,乃是超级大冷门。

    “给我安静!!!!”

    呼!!!

    莫名的威压瞬间充斥全场,象征灵等级低下的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扑通一下跪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