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六章 捷报传京师,刘宏很头疼(求订阅)

    沮授似有吃惊的说出这句话。

    而郭嘉脸上似笑非笑的样子,显然对这种预景喜闻乐见。

    “不管如何,战事告一段落,子龙,儁乂,趁这段时间,好好训练军士,禁卫便交给典韦训练,眼下,还有一件最最最重要之事,交给沮公。”

    “主公请说。”

    “广宗一战,官军缴获粮草颇多,张角聚众三十万,城内粮草应该至少数十万石,皇甫将军已答应,可令广宗所有粮车,运一趟粮,以资广平军民。”

    沮授笑道:“那这回皇甫嵩可要亏出血本了。”

    “解决黄巾的问题,还是在于粮食,民众今日饱,明日饿,后日又复为黄巾,只有撑过数月,到收成之时,青黄而接,百姓方能度日,目下正值春耕,战事已了,不得再有贻误,此事,由甘来负责。”

    “喏!”甘来回。

    “奉孝,你也莫急,等候朝廷诏令这些日,我来教你一些新奇玩意。”

    “主公,何谓之新奇玩意?”

    当然是健身了,自己这虚弱的体质没点数么!

    ……

    皇甫嵩当日写完奏报,便加急送往雒阳,第三日夜里,快报到达何进手中。

    何进连夜进宫,面见刘宏,将张角败亡之消息上报,刘宏顿时大喜,一边通知明日大朝,一边夸皇甫嵩善战。

    甚至连其中细节都未过问,便令何进离开,他又心情大好的叫了几名宫女侍寝。

    翌日,放纵一夜的刘宏由张让与赵忠扶着来到殿上,百官已经到位,刘宏面无表情,脸色苍白的看着殿下。

    fo

    百官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今日又是何事上朝,但过去一个月的经历告诉他们,上朝肯定没好事。

    看着百官一个个逊样,刘宏心中十分得意,今天要好好叫你们瞧瞧王师之威武!

    “大将军,你来说说,昨夜之军报吧!”

    一听到军报,百官额头直冒冷汗,似乎今日廷议之基调已经定了,上一次是多少日前?撤卢植,换董卓,然后董卓败亡,目前应该正在押回雒阳。

    何进迈步向前,大声宣告:“左中郎将皇甫嵩冀州来报,广宗业已攻克,张角与其弟张宝、张梁皆已败亡,广宗一战,斩首敌军十五万级,目前皇甫将军正率军进军下曲阳,凯旋之日,必不久矣!”

    何进说完,令百官纷纷倒抽冷气,做深呼吸,纷纷小声议论。

    张角兄弟败亡了?

    皇甫嵩受命北上才几日啊?

    黄巾果然外强中干!

    卢植活该!董卓废物!

    轰动了一会,百官齐声道:“恭贺陛下,天佑大汉!”

    “大将军,你再予朕和百官说说,此战之详细经过!”

    “喏!”何进掏出一卷文书,当众宣读道:“臣皇甫嵩告陛下书:嵩受命北上,陈兵广宗……”

    何进激昂陈词,将其卖肉时的叫卖嗓门发挥的淋漓尽致,百官沉浸其中,时而为其中惊险吓得面容失色,时而被计破敌军惊得目瞪口呆,时而又被血拼厮激得热血沸腾,仿佛一个个都亲历了那场战争。

    “广宗之战,量功之最,在于公子刘擎……”突然念到这个名字,何进不由得卡顿了一下。

    陈留,颍川,东郡,冀州,为何哪都有他!

    刘宏不作声,何进只好接着念。

    “在于公子刘擎,面对张角奇阵,刘擎举荐刘备,令其关张二位义兄弟领军,大破敌阵,我军趁机攻城,一举攻破广宗,张角引军逃亡,傅燮引兵伏击,将逃亡之军尽数诛杀,然张角道人狡诈异常,利用奇术遁走,多亏刘擎英明,将张角揪出,与其大战,终斩得张角之首,献于陛下……”

    听着后半段,百官已经开始一头雾水,什么奇门遁甲都来了,难不成张角真会仙术不成。

    那一个个宦官,皆冷汗直冒,特别张让,他与张角打过交道,可万万没想到,张角竟然败在了刘擎这毛孩手中。

    何进念完,刘宏也没有反映,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良久,他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请四府量功封赏!”

    大将军何进,太尉袁隗,司徒黄琬,司空张温一起出列,开始碰头。

    张让摸到了刘宏身边,轻声道:“陛下,张角伏诛,如此大喜事,因何闷闷不乐?”

    刘宏看了张让一眼,“最后一段,你亦听了,皇甫嵩举刘擎为首功,你作何感想?”

    张让眼珠子一阵乱晃,快速的搅动着脑筋。

    “陛下,张角兄弟先败卢植,再败董卓,此二人皆掌握大军,那刘擎不过只有千余义兵,如何能左右战局?”

    “其一介白身,又如何能为皇甫将军举才,影响皇甫将军之部署,会不会是皇甫将军与其……”张让故意留了空,给刘宏自己遐想。

    刘宏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陛下,你可曾发现,刘擎不过冀州一行商耳,为何皇甫嵩所在之地,皆有其身影,颍川,东郡,最后是冀州,且皇甫嵩数次皆为其举功,是何目的?”

    看着刘宏愈加凝重的表情,张让松了口气,只要刘宏不松口,那刘擎无论怎么蹦跶,也出不了头。

    他灵光一闪,再度轻声道:“陛下,应速将皇甫嵩中军召回,若时日久了,那中军,说不定就变成外军了。”

    刘宏眉头顿时一蹙到底,端正了身子,望向殿下,见四府依然在商议。

    “四府可有结果?”

    何进站出道:“陛下,按皇甫将军战报所奏,郭典郭太守虽与董卓同败,但其作战英勇,身先士卒,可令其功过相抵,继续为钜鹿太守,魏郡太守厉温守土有功,将黄巾挡在魏郡之外,又协助皇甫嵩攻城,可晋爵三级,刘备乃是白身,首次作战便立下大功,可封县尉之职,广平县令沮授倾全城之人力,水攻张宝,致其大军覆灭,而且,黄巾起事之揭发者,亦是其所擒获,沮授之功,可封太守,沮授下属县尉赵云,作战英勇,与张梁厮杀,最终诛杀了张梁,可与沮授一并升迁,为沮授之都尉,刘擎作战……”

    “且慢!”刘宏突然制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