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五章 你自己说拉一趟粮草的(求订阅求月票)

    刘擎坐定开口,皇甫嵩与傅燮也松了口气。

    “公子何事,但说无妨。”皇甫嵩道。

    刘擎开门见山道:“我于广平举义,广平县令沮授沮公与予我多般帮助,水攻张宝,亦是其与广平之民之功劳,故我欲将张宝首级献于沮公与,以全其功劳。”

    众人一听,皆面露惊色,张宝首级,其功仅次于张角,竟然将之献于一县令!

    特别郭典,心中复杂,沮授之才能他亦清楚,治县有方自不用说,黄巾起事之前,便与他商议了此事,结果数日之后,黄巾就大举起事,攻击廮陶,若不是提早防备,说不定还真的被攻下了。

    广平乃钜鹿郡治下之县,沮授亦算是其下属,只不过沮授是朝廷任命,与他只是纯粹的上下级,并无从属。

    想不到刘擎竟然要将张宝之功让于沮授,看来沮授加官晋爵,前途无量,他郭典随卢植、董卓、皇甫嵩苦战月余,所得功劳完全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听了刘擎所言,皇甫嵩也觉得,与张宝之役,沮授确实出力最多,加上公子首肯,为他记下这笔功劳自然无可厚非。

    “此事必依公子之言,公子多番将自己功劳归于他人,公子之胸襟,乃嵩生平所见最为宽广者!”皇甫嵩道,“公子……”

    “皇甫将军,莫急,吾还有言!”刘擎打断了皇甫嵩的夸赞,“赵云赵子龙,乃是沮县令所举之广平县尉,黄巾之乱伊始,便率乡勇抵抗黄巾贼,斩杀进犯广平之贺近,随后又随我支援陈留颍川,立下赫赫战功,昨日又率军与张梁拼杀,终致张梁授首,张梁之功,必属子龙。”

    好看的言情

    刘擎言罢,在场之人,皆面面相觑,区区一县尉,要得斩张梁之功?

    厉温与郭典心中苦涩,他两人皆是太守,所立之功还比不上一个县尉,脸上实在无光。

    “子龙作战勇猛,我等在东郡便已见识,实乃将才,屈居县尉,确实大材小用。”傅燮道。

    坐于一旁的刘备也稍稍动容,他知道赵云实乃刘擎追随者,想不到刘擎竟直接将功劳让与他了,或许这便是能收服子龙这等豪杰的原因吧。

    想他同窗公孙瓒,虽然作用勇猛,然边关皆是蝇头小功,最后还是因为人俊声美,被侯太守相中,有了如今县令之位。

    若他刘玄德能趁这黄巾之乱多立战功,日后必能成一番气候。

    刘备身后的关羽与张飞,也面露羡色,凭武略,他们自以为不在赵云之下,广宗一战亦有斩获,两人各自斩杀渠帅五六人,统领及兵士更是无数,然与张梁首级一比,差远了。

    “依公子所言记下!”皇甫嵩对一旁军正道。

    “至于张角首级,全体将士作战英勇,刘擎不敢贪功,便功属全军吧!”刘擎又道。

    “此事不可!公子乃破黄巾第一功臣,如何将所有功劳尽数让出,让我等微功之人情何以堪!”傅燮第一个反对,接着又道:“待我大军收复下曲阳,便班师雒阳,届时我与皇甫将军,朱将军,一齐面圣,为公子请功!”

    “傅将军莫急,张角放下,如何处置任凭诸位,不过皇甫将军,擎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刘擎道。

    “公子请说。”

    “我四处招募义兵,一直都是靠缴获敌人的粮草度日的,如今战事已了,我希望能抚恤部下将士及家属,希望皇甫将军能支援些粮草。”

    “此事容易,广宗城中缴获粮草数十万石,我留一道命令,公子要多少粮草,尽管去拉!”皇甫嵩笑道。

    “能拉多少?”刘擎问。

    刘擎一问,皇甫嵩倒疑惑了,公子此问何意?

    想来还是自己说话太不严谨了,于是皇甫嵩改口笑道:“那公子便将广平所有的粮车派来,只拉一次!”

    一县之车,充其量拉个五万石粮,这也是皇甫嵩心中想的数量,原本就想说送个三五万石的,但为了体现自己豪爽,于是说出了“尽管去拉”这类的大话。

    这样,应该比较妥善了吧。

    “如此,我替广平军民,多谢皇甫将军的慷慨了!诸位,你们接着议,我先告退!”

    这一次,两人没有拦着。

    话说回来,若是刘擎在场,在场之人还真不好论功。

    谁有脸啊!

    刘擎出了大帐,赵云默默跟上,径直去了自己的小帐,此时,郭嘉、典韦、沮授、张郃与甘来皆等候在此。

    见刘擎进来,一行人齐行礼。

    “诸位辛苦,阵亡兵士安置如何了?”刘擎开口问道。

    沮授接过话,“主公,将士遗体皆已送回广平,凡有家属者,皆会发放抚恤钱粮,免除赋税,另外,朱灵来报,粮队已达广平。”

    刘擎心底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张角已诛,我已经将张宝之功归与沮公,将张梁之功归与子龙,诸位没有意见吧?”

    “但凭主公做主!”众人齐道。

    见团队配合默契,刘擎笑笑,很是开心。

    “若我所料不差,沮公凭借诛杀张宝之功,必能封官太守,为一方大员,只是不知朝廷会使什么绊子,封个何处的麻烦地。”

    “主公,张角虽死,黄巾却仍遍布天下,不知主公是打算继续奔走而平黄巾,还是……”这已经是郭嘉第二次问下一步怎么走的问题了。

    “此事无需着急!”刘擎道,因为他自己也没有确定,朝廷会如何处置。

    他知道皇甫嵩为人,在颍川,他将主功给了朱儁,在东郡,又将主功给了傅燮,甚至历史上,在冀州,他还是将主功让给了卢植,令其免于牢狱。

    他清楚,身为军事主帅,即便他将功劳让与下属,人们会记住的,也是他。

    以他的为人,刘擎直接将张角功劳让出,让其自己处理,这样恐怕会让皇甫嵩更加卖力的为刘擎举功。

    所以,若有可能,能分个一郡一县之地,亦是极好的。

    “奉孝说的不错,张角虽死,黄巾却远未平息,没有了张角,各州黄巾会各自为战,更加混乱,朝廷中军不可能常年远征,所以要平黄巾,依然得依靠州郡自身的力量,如今叛乱各郡已经获得招募兵士之权,然地方是否会真心实意的平黄巾,还待商榷,既然如此,相助平乱,也就成了无稽之谈。”

    刘擎一言,众人恍然。

    他接着道,“黄巾一日不平,朝廷就不会收回兵权,甚至还会继续加强地方权力,比如减少上缴钱税,再比如刺史改州牧,由州牧统筹平乱。”

    听到这里,沮授郭嘉皆眼睛一亮。

    两人似乎已经预见到刘擎此话背后的景象了。

    “若真如主公所言,那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