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四章 举功劳刘擎欲擒故纵(求订阅求推荐票)

    系统:主公之赤霄宝剑击杀了【张角】

    收益:魅力+0.98,当前魅力60.98

    呃……第一次加魅力。

    系统:恭喜主公击杀天公将军【张角】,完成成就【天地人公】3/3,获得成就点数30000,当前成就点数62500。

    黄巾之乱,谢幕了。

    不得不说,张角还是很讲究的,他以赤霄自刎,握的是剑刃,而不是剑柄,最后时刻,还将体面留给了刘擎。

    大概是希望刘擎信守承诺,保他女儿张宁吧。

    “阿父……”张宁无力的瘫坐在地,嘴里依然喃喃,原本就灰头土脸的她此刻被泪水映染成了一只花猫。

    原本束着的青丝也不知何时披散开来,脸上集不屈,坚毅,痛苦,无助于一体,也不知道张角最后跟他说了一番什么话。

    “主公,此间事了,该回广宗了。”郭嘉提醒道。

    “班明!”刘擎叫喊一声,禁卫中跑出一人。

    “你带数人,将她与黄巾力士直接带回广平,注意绕开广宗,到了之后,寻个奴婢照顾她。”

    “喏!”班明受令,看了地上的张宁一眼,将之扶起,带走。

    “主公,张宁在你耳边说的是什么?”郭嘉好奇道。

    “不可说,不可说!”刘擎摆手道,“大功告成,该回去了!”

    ……

    “怎会如此!难道张角真的会仙术不成!”

    中军大帐,皇甫嵩正在吹胡子瞪眼睛,数落着众人,完全没有大破黄巾的喜悦。

    《天阿降临》

    广宗攻下来了,逃兵几乎都堵截了,而且各个斩获破丰,结果几路人马都没有遇到张角,广宗城中已经杀穿了,依然没有找到张角。

    “义真勿恼,张角亦有可能死于乱军之中了,待清理战场之后,自然可以寻到。”傅燮劝到。

    皇甫嵩转而看了刘备一眼,见他坐在军前,不急不躁的,关羽张飞分立左右。

    “玄德所部斩获颇多,西门之敌,尽皆被你们拦下,可是疏忽了已经斩了张角?”

    刘备拱手道:“皇甫将军,备见过缉榜,未见有与张角相似者。”

    皇甫嵩又四处瞅了瞅,突然见赵子龙立于帐外,似乎在等其主公。

    “对了,擎公子呢?”皇甫嵩突然想到了刘擎,他并没有参与广宗之战。

    “公子不是留在营中休整吗?”傅燮道。

    “速去召营门卫士前来!”皇甫嵩下令道。

    不一会,营门卫士到。

    “可有见得擎公子踪迹?”

    “回禀将军,刘擎公子率领骑兵出营了。”

    “出营了?”皇甫嵩挥挥手,遣散了门卫,自己也回到主位坐下。

    “许是公子在营中待着烦闷,出帐散心去了。”傅燮道。

    皇甫嵩叹了一声,“还是公子好兴致!”

    这时,帐外突然跑进一人,“禀告将军,刘擎公子到!”

    皇甫嵩傅燮刘备郭典齐齐站起,一起迎向帐门,唯独留下没见过刘擎的厉温,惊讶的看着众人。

    这刘擎是何来历,竟要皇甫将军亲自出帐相迎?

    刘擎回到营中,见一众人出迎过来,当即笑道:“皇甫将军折煞我也!”

    “公子外出散心?”皇甫嵩一边迎刘擎入帐,一边问道。

    “将军如何得知?”

    “我等皆去杀敌,就你无事,岂不闷得慌。”皇甫嵩道。

    “还好还好,我先诛张宝,再诛张梁,活络的很,如何会觉得闷!”

    刘擎一言,一众人顿时愣住。

    “坐!”

    顺着皇甫嵩指引,刘擎坐到了原来郭典的位置,也就是傅燮对面,郭典一声不吭,坐到了玄德身旁。

    刘擎再道:“不知广宗战事,是否已经完结?”

    说到广宗,皇甫嵩顿时严肃了起来,“广宗城已破,黄巾军士降者二十余万,我已下令,将降卒及男丁尽数斩首,以筑京观,告慰我军数万阵亡他乡的中军将士!”

    降卒及男丁,只怕有十五万人!这皇甫嵩还是有点狠的!

    这可是十五万劳动力啊!

    刘擎沉默着,也无从劝起,毕竟全军将士都等着要功劳,功劳从何处来,当然是敌人的首级。

    傅燮道:“公子,此战斩获颇丰,然至今未遇到黄巾贼首张角,我许你之诺,恐要食言了,实在抱歉。”

    原来郭嘉献计围师必阙,傅燮负责截杀张角,他曾许诺将活着的张角带给刘擎的。

    刘擎笑道:“无妨无妨,傅将军,张角之命,我已收了。”

    “什么!”皇甫嵩蹭的一声站起。

    傅燮张开下巴,生生将嘴里之话咽了回去。

    郭典与厉温瞪着眼睛看着主角,想看看其是不是说错话了。

    就连喜怒不形于色的刘玄德,此时也稍稍讶异的望着刘擎。

    “抬进来!”

    刘擎冲帐外一喊,顿时,两军士抬着一具尸体入帐,其脖颈上的伤口已经干涸,其半身黄袍都已被鲜血浸透,此刻变得殷红。

    众人一瞧,面面相觑。

    郭典上前查看,身为钜鹿太守,也就只有他见过真人张角。

    “此人确为张角!”郭典道。

    “公子,张角为何又被你诛杀了?”皇甫嵩觉得麻了,一来就杀了张宝张梁,结果攻广宗,人人都找不到张角,最后却被没有参战的刘擎诛杀了。

    “我带人散着心,就撞见了,张角不堪一击,一招毙命。”刘擎随口道。

    散着心就撞见了……

    傅燮疑神疑鬼的看着刘擎,突然走到了他跟前,悄声道:“公子,可是奉孝给你留了后门?”

    可以啊傅南容,竟然猜到了!

    “傅将军说的哪里话!”刘擎诈唬一声,转而对众人道:“张角已诛,黄巾已除,此地便交给诸位将军太守了,在下能尽一点微薄之力,实感荣幸,便先告辞了!”

    说完,刘擎便朝帐门口走去。

    傅燮连忙追上,拉住刘擎,“公子何往啊!”

    “战事已了,当然是回家!”

    皇甫嵩跟着过来,“此战公子居功甚伟,如何能现在离开,来坐坐坐。”

    皇甫嵩将刘擎引回座位,以他阅历,如何不知道刘擎如此举动是何用意。

    反正朝廷也不会承认我的功劳,所以我的功劳在座各位就分了呗。

    皇甫嵩正色道:“公子之功,我等必定据实奏报,先前朝堂有小人作祟,以致公子蒙受委屈,多番功劳,为我们所据,今我与南容便携三张首级,班师回京,我看还有谁敢嚼舌根!”

    “对!若再有奸佞妄图蒙蔽圣听,我傅燮绝不相容!”傅燮在旁铮铮有声。

    刘擎看看皇甫嵩,又看看傅燮,再转头看看愣着的郭典与厉温,这两位太守平时为一方大员,但此刻也真是开眼了。

    刘备看着刘擎与皇甫嵩,若有所思。

    “唉!”刘擎叹了一声,“若说起功劳,还真有一事有求于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