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七章 郭奉孝围师必阙(求订阅啦)

    皇甫嵩闻言一喜,“公子已有主意?”

    刘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凑近了皇甫嵩,轻轻问道,“皇甫将军,刘玄德为何在你军之中?”

    “公子亦知刘玄德?他自幽州而来,于途中襄助了仲颖,因粮草不足,暂居我营中。”

    刘擎恍然,看来还是救了董卓,不知有没有被嘲弄。

    “我与他在冀北有过一面之缘,玄德有两位结拜之弟,皆有万夫不当之勇,以吾观之,不下于吾之子龙。”

    皇甫嵩一听,有意无意的看了刘备那边一眼,果然有两名壮汉分立玄德左右,一着青服,一着黑服。

    公子说的莫非就是此二人?皇甫嵩心中打鼓道,能与赵云相匹敌?

    “皇甫将军,若有子龙加上此二人,我敢断言,莫说六丁六甲,即便是甲乙丙丁俱在,亦将之击破,而且,破阵之时,正是破城良机。”

    皇甫嵩闻言,又惊又喜,不曾想刘擎胃口竟如此之大,“公子所言甚是,来,随我中军大帐议事!”

    两人下了瞭望台,傅燮,董卓皆跟上。

    “奉孝,你亦随我来!”刘擎说完,又向刘备走去。

    “玄德,数日不见,别来无恙?”刘擎明眸笑颜,使人如沐春风。

    刘备连忙拱手道:“劳公子牵挂,备无恙!”

    不等刘备放下手,刘擎直接一把抓住,将他牵着,同时对关羽张飞道:“二位稍待,我寻你家大哥议事!”

    刘备一听,脸上似有惶恐,但很快平常如初,即便如此,刘擎也看个正着。

    喜怒不形于色,果然名不虚传。

    几人齐聚沙盘之前,上方标注了广宗,以及周边简要地形,广宗位于钜鹿郡与清河国交界地带,清河自南向北流经,清河之上有一座大名鼎鼎的桥,便是界桥。

    当然,现在还没出名。

    皇甫嵩率先开口:“诸位,我与贼首张角斗阵之约,三日之期已到,幸逢公子来到,公子提议,今日便破阵攻城!”

    言罢,皇甫嵩目视刘擎,将话茬抛给了他。

    “张角六丁六甲之阵,看似玄奥,然我军以最强之力击之,必能摧毁,黄巾玄阵被破,必定士气大挫,正是我军攻城之计,奉孝,你有破城之计?”刘擎又将皮球踢给了郭嘉。

    “广宗乃孤城,围师必阙,久攻必下!”郭嘉道。

    然而包括刘擎在内的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围师必阙的道理大家都懂,张角身陷孤城死地,若围攻而打,张角必定率全城而死战,哪怕最终攻下,官军亦损失惨重。

    可如果张角从阙口跑了呢!

    看这众人表情,郭嘉解释道:“广宗乃张角最后之地,如今张宝张梁皆亡,其斗志必定大挫,若自鸣得意的军阵再被破,恐其已经战心,我军正好让开一路,令其跑出,我军再途中埋伏截杀,岂不一举可擒?”

    众人恍然。

    “那这阙口……”

    “自然要给他最大的活路,才能将他引出,西门东出便是清河,过界桥便是清河国,往东奔袭一个日夜,便能到达河水渡口,进入青州,凭借青州十数万黄巾,张角便可死灰复燃。”

    众人听闻,无不觉得高明,若真被其逃脱,卷土重来,亦非不可能。

    “既如此,决不能使其逃脱,我亲自率军往界桥以东,对其层层拦截!”傅燮道,看了刘擎诛杀了张宝张梁,他很想亲取张角首级。

    “玄德,我观你两位兄弟仪表不凡,必有勇略,这破阵人选,非此二人莫属!”刘擎转对刘备道。

    刘备心中一喜,当即回道:“蒙公子看重,本不该推辞,只是我部兵马……”

    “玄德无虑,兵马从我军中挑选!”皇甫嵩顿时道。

    “再让子龙一并出手,我便不信破不了这破阵,皇甫将军,子龙兵马,亦从你军中出如何?”

    “该当如此!”皇甫嵩连忙答应,“既然方略已定,我们便按部就班,诛杀张角,便在此一战!”

    “义真,那我呢?”董卓发现没他什么事。

    皇甫嵩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仲颖啊,缉拿你的人,已经到营中了,我既不将你羁押,亦不能让你率军。”

    董卓一愣,随后哈哈一笑,“咱早知道有这日,既如此,咱便在此祝你们旗开得胜了!”

    虽董卓看上去毫不在意,但刘擎还是在其眼中捕捉到一丝落寞,在场之人无一不是战功卓著,或者将要战功卓著,而他,却没了这机会。

    董卓走到皇甫嵩跟前,“义真,承蒙这几日关照,若咱有命活着,自当报答!”

    董卓又走到傅燮跟前,“南容,平黄巾你累功无量,必能封疆太守!”

    然后董卓跳过了刘备,来到了刘擎跟前,“咱此生未逢如此大败,然败咱之张宝却被公子信手拈来,公子也算为咱复仇了!”说完,董卓又欲行礼。

    刘擎再次将其拖住,“将军说的哪里话,皇甫将军言胜败乃兵家常事,擎亦深以为然,将军虽被羁押,然将军未到雒阳,三张之首级便先到了,届时朝廷大赦天下,将军与卢中郎将,皆无忧矣!”

    董卓一听,脸色好了许多。

    刘擎又道:“只是希望将军,他日得大胜之势时,莫要忘记今日之败!”

    董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退后几步,朝一众人拱手:“诸位!董卓告辞!”

    董卓离去后,一众人再度将注意力落在了皇甫嵩身上。

    “破阵之事,便交给玄德之弟与子龙了,截杀张角,便交给南容,我与君业,亲自领军攻城!”皇甫嵩重复梳理了一遍任务,突然发现没有某人的事。

    “诶?公子做什么?”皇甫嵩问道。

    “我……”刘擎刚欲开口,却被傅燮一言抢先。

    “义真,公子昨日刚刚率军与张梁厮杀,以数百骑力战黄巾三千骑,全歼张梁所部,目前公子之骑兵人人带伤,不可再战!”

    傅燮一言,令在场之人一惊,皇甫嵩连忙赔笑,“公子莫怪,恕我失察,公子便在营中安坐,我等去取张角首级!”

    刘擎望向傅燮,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他实在太会了!

    “那便有劳了!”刘擎客气道。

    皇甫嵩走到大帐门口,喊道:“众将士!击鼓!点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