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二章 张宝伏诛绛水岸(为舵主我的精神病没治了加更)

    河水咆哮而来。

    黄巾力士见状,死亡威逼之下,疯了似的扑杀上来,生生将数名禁卫冲撞出去,而他也扑倒在地。

    瞬间数道长枪刺向其脖颈处的薄弱环节,黄巾力士当场毙命。

    系统:主公麾下枪兵击杀了【黄巾力士】

    收益:武力+0.45,当前武力84.78

    果然!张宝的黄巾力士便是属性者,这样的人,有数十位!

    扑上来的黄巾力士虽然毙命,但也为其他黄巾军撕开了防线,顿时,在黄巾力士的带头下,张宝带着数十人冲上河岸,顺着裂口杀将上来。

    几乎在前后脚,绛水如同河神发怒一般,咆哮着席卷而过,除了冲上来的数十人,其余上万人瞬间消失在波涛之中。

    莫说张宝,即便是刘擎,见到此番景象,也不由得眼皮一跳。

    大自然的威势,过于恐怖,绝非人力所能抗衡。

    但大自然的威势,有时候却能为人所用。

    数十黄巾兵将张宝拱卫在中间,其中大部分皆是黄巾力士,还有几位小渠帅。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张宝无语伦次的喃喃自语。

    往日里,他兄弟三人说的最多的便是神鬼之言,什么山神河伯,风火雷电。

    今日,他见识了真正的河伯之威,矛头却是对着他,顷刻间,将他三万精锐一扫而空。

    这是天谴吗?

    张宝觉得自己的太平信仰动摇了。

    刘擎饶有兴趣的看着失魂落魄的张宝,目光涣散,嘴巴微微张着,大口的呼吸,头上所缚额巾已经被冷汗浸湿。

    “地公将军张宝,若你跪地请降,说不定我可以送你去广宗见你兄弟最后一面。”刘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围着张宝的士兵让开一条道。

    看着缓缓走来的人,张宝眉头紧蹙,表情拧巴成一团,眼中闪过仇恨。

    这便是官贼头目?可是从未听闻过此人。

    “你是,何人!”张宝强忍着扑上去和他同归于尽的冲动,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是何人?”刘擎以戏谑的口吻重复了一遍,“看你问的这么真诚,我不妨发发慈悲多告诉你一些,我是个杀手,我在陈留杀了彭脱,在颍川杀了波才,在南阳杀了张曼成,又在东郡杀了卜巳,黄巾作乱,民不聊生,我不该杀吗?”

    刘擎语气渐渐加重,一边看着张宝的表情,后者本就拧巴的脸渐渐变成了一张痛苦面具。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张宝道。

    刘擎笑了,接着说道:“你信与不信,与我何干?现在我还要杀你们这些罪魁祸首,什么狗屁三公将军,是谁给你们封的?你们敢封,我便敢杀,先杀你这地公将军,再杀人公将军,最后杀天公将军!”

    张宝听着,无言了,抛开诸多头衔,他原本不过一介平民,如今落败于此,所有光环脱落,一无所有。

    “选择吧!”刘擎催促道,“是激奋着殊死一搏,还是跪在我面前引颈受戮?”

    张宝牙关紧咬,叫人选择怎么死?

    这道题我不会做!

    “将军,拼死一战吧!”

    “拼死一战吧!我们无惧死!”

    黄巾力士一个个表态,通常,特长为武力的人,基本上是很有豪气的。或许是手上沾染的鲜血多了,便早早的接受自己有这样的结局了。

    “我若请死,真的可以再见一眼我的大兄和三弟吗?”

    张宝此话一出口,刘擎就知道他已经输了,输的彻底,很可能将他的兄弟一起输掉。

    人最大的弱点便是有了软肋,无论他是多么穷凶极恶的杀人狂魔,或是有着不臣之心的谋逆者。

    “哈哈哈!”张宝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很狂放,很豁出去。

    笑得刘擎都有些猝不及防,他差点以为自己可以得逞了。

    “卑鄙的东西!抓住我,便以我来要挟我的大兄?”张宝似是突然悟了一般,脸色的愤怒消失了,脸色的痛苦也消失了,只剩下不屑。

    看穿了对方小伎俩的不屑。

    “你以为兄弟情义是为满足自己的需求吗?你错了,我们三兄弟走到今天,靠的是相互扶持与付出!”

    “你以为我会惧怕区区……”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演说吗?”刘擎直接打断道,说完,他背过身去,顺着那条让出的道走了回去。

    末了,留下一句:“典韦,别把他头打烂了!”

    ……

    士兵们对着张宝的黄巾军磨刀霍霍。

    系统:主公麾下典韦击杀了【黄巾力士】

    收益:武力+0.36,当前武力85.14

    系统:主公麾下枪兵击杀了【黄巾力士】

    收益:武力+0.39,当前武力85.53

    系统:主公麾下典韦击杀了【张宝】

    收益:主公统率+0.83,当前统率61.73

    系统:主公麾下戟兵击杀了【黄巾力士】

    收益:武力+0.35,当前武力85.88

    嗯?刚才混过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张宝伏诛!

    此外,刘擎也获得了十二次武力加强!一共收获武力4.92点。

    刘擎当前武力89.7,距离90不过一步之遥。

    怎么才十二次啊!明明黄巾力士有数十人。

    可见低属性武者还是太少了!即便身材魁梧,强壮,也未必就是低属性武者。

    “主公,给!完整的!”典韦过来道。

    刘擎一看,见其正提着张宝的尸首。

    完整的?刘擎好奇的看着,见张宝身上没有丝毫血迹。

    “他怎么死的?”刘擎问。

    典韦提了提道:“捏死的。”

    刘擎:“……”

    河水退去,刘擎率禁卫及骑兵先过了河,典韦同行,与沮授汇合,张郃则带队枪戟兵原路返回,去护送钱粮。

    “主公,奉孝此举,一战而定乾坤,张宝覆亡,意味着张角困守广宗,已成孤军,若要对付,应该轻松不小。”沮授眉开眼笑,言语之中满是对郭嘉的赞许,同时也为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而高兴。

    “奉孝之谋,在我看来,简直与天人无异!”甘来大放厥词的夸赞。

    “是谁再拍我的马匹啊!”不远处,郭嘉的声音传来,正骑在马上,优哉游哉往这走,“是甘来啊!果然没有枉费我的栽培,下次有好地方还带你!”

    甘来看着郭嘉直笑。

    刘擎见奉孝,连忙驱马迎了上去,“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奉孝你还真是……”

    刘擎觉得自己词穷了。

    “可惜让一些骑兵跑了,张宝败亡的消息,恐怕会很快传到广宗。”沮授颇为遗憾道。

    郭嘉笑笑,道:“沮公可知我为何不让你们提前来此?”

    郭嘉一问,沮授似乎明白了,他已接到通知便直接赶来,而彼时已经有不少黄巾兵士窜上河岸,向南逃去。

    特别是黄巾骑兵。

    “奉孝,难道说……那些人是你故意放的?”

    “不仅如此,为了让他们顺利回到广宗,我还特意交代子龙,让开道路,莫要追击。”郭嘉道。

    将张宝被伏击的消息带回去又能如何呢?难道张角还会派人来救?刘擎觉得概率不大。

    于是他问道:“奉孝,此举是何意呢?”

    “主公莫急,我已落子,接下来,先看张角如何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