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章 张角约战皇甫嵩(求首订)

    官军主营中,点点灯火交相辉映,一道人影在营中踱来踱去。

    “董刺史,稍安勿躁!今日之失利,我早有心有准备。”皇甫嵩道,初来冀州,这不过是试探性进攻,虽然有朝廷诏令,但他也不会傻傻的去送命。

    何况还有眼前董卓的前车之鉴。

    “咱如何能不急躁,朝廷缉拿咱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得亏了你没有将咱就地羁押,让咱多两天自在。”董卓说完,继续踱自己的步,又道,“若是这两日能破敌,保不准陛下高兴,又赦免了咱。”

    董卓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你我皆出自关西,来这关东讨贼,便属同僚,你快与我说说,破你营之重甲兵,是何人物?”皇甫嵩客气道,没将董卓羁押,是皇甫嵩知其耿直,断然不会跑路,更重要的是想从董卓身上问出一些黄巾的信息,这于战斗很关键。

    一说到重甲兵,董卓停了下来,走到案旁边,对皇甫嵩道:“咱与你说,那重甲兵约数十人,各个身长八尺,壮实如牛,且其身着重甲,非你我所着之鳞甲,而是板甲。”

    董卓走到一旁,从自己箭囊中抽出一支,“瞧瞧,我定制的百锻箭头,未能射穿其甲!”

    “张宝有数十人,恐张角帐下,亦有不少,如此强敌,需营中精锐方能对付。”皇甫嵩沉声道,他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人,转而望向傅燮,“南容,有擎公子的消息吗?”

    傅燮摇了摇头,“擎公子解繁阳之围后,便没有讯息了,不过听闻河间国程远志已败亡,不知道是否与公子有关。”

    皇甫嵩若有所思,“若从时间上看,还真与擎公子相合,想来是擎公子奔袭河间,诛杀了程远志。”

    “尔等所言之擎公子,是何人物?为何我从未听说?”董卓说道,又看向一直不说话的郭典,“郭太守,你可知其人?”

    郭典默不作声。

    “渤海王之子,刘擎,字君正,乃冀州人士,你竟不知?”皇甫嵩道。

    郭典眼睛一亮,显然记起了,“你说的渤海王之子刘擎,乃区区商贾之徒,何足道哉,二位非冀州人士,为何皆知其名?”

    皇甫嵩与傅燮对视一眼,齐齐瞧向郭典。“郭太守这些日在军中,没有听见传言吗?”

    郭典眉头一皱,下曲阳一战,虽奋战到底亦难逃一败,憋屈难当,哪有心思打听什么传言。

    “擎公子变卖家资,招募义勇,驰援颍川,你竟不知?”皇甫嵩二问郭典,将他问的一愣。

    “世人皆知破波才乃我与公伟之功,其实不然,波才之败,全在擎公子之谋,且波才首级,亦是擎公子亲取。”皇甫嵩道。

    “不仅如此,陈留彭脱,亦是公子亲斩,东郡卜巳,亦是公子亲斩!”傅燮补充道。

    董卓与郭典面面相觑,他们哪里听过刘擎之名,倒是皇甫嵩朱儁之名,已随朝廷文书遍扬天下了。

    “为何我等从未听说?”郭典反问。

    “唉,仲颖身在并州,未听说情有可原,你这钜鹿太守……唉!”皇甫嵩叹道。

    “莫怪郭太守,实乃擎公子过于谦让,将此些功劳尽数让与我等,若此次张角兄弟再为公子所斩,我等应力谏陛下。”

    董卓一听,眼睛一亮。

    郭典一听,满头问号,他们说的刘擎,到底是不是那个君正商号的刘擎?

    突然,帐外传来一声通报:“将军,黄巾军送来战书!”

    “战书?”董卓气呼呼的走过去,接过战书,递给皇甫嵩。“黄巾竟然下来战书,闻所未闻!”

    皇甫嵩展开,朗声诵读:“皇甫义真,今见将军之锋芒,大为震撼,士无攀登之力,兵无冲锋之勇,将军营中无粮乎?”

    皇甫嵩大拍案台,“张角欺我!”

    而后接着读道:“将军既无力攻城,角实不愿见士兵白白送命,愿赐一良机,明日点兵一万二,于广宗北门外布阵三日,将军可领一倍之兵破阵,若将军能三日内破阵,角愿率一城三十万众献降,若将军无法破阵,便引咎归北地吧,此番对弈,可免生灵涂炭,还太平世。”

    皇甫嵩念完便沉默了,其余三人也沉默了。

    张角竟然要摆阵?

    “义真,此必为张角阴谋,他欲以此虚耗我军!”董卓道。

    “守着城墙,更容易消耗我军生力,如何多此一举。”皇甫嵩反驳道。

    “我亦以为张角不安好心,多半是声东击西之计,应派人严密监视广宗四门。”郭典道。

    “南容,你如何看待?”皇甫嵩看着深思的傅燮。

    傅燮悠悠道:“我在想,若是擎公子在,便好办了,他总是目光如炬,用兵切中要害!”

    “阿嚏!”围着营火烤兔肉的刘擎猛的打了一个喷嚏。

    “主公,我去予你寻件披风,可莫要着凉!”一旁的朱灵说着起身,一路扮演着贴心小棉袄的角色。

    “文博,坐好,我无事!”刘擎叫住朱灵,顺手将手中兔肉翻了个面,“典韦,下次下手轻一点,你看这肉都被你砸烂了。”

    “主公,我也不想啊,我就轻轻一碰,谁曾想……可惜此地无虎,我倒是想抓个大家伙。”典韦道。

    真是个憨憨!

    “文博,守护粮草的事,便交给你了,不过我只能留你五百枪兵,其余兵士我要带走。”

    “主公放心,粮在人在!”朱灵道。

    “明日我亲率六百骑兵与禁卫,张郃领六百戟兵,典韦领九百枪兵,随我转向西面,按奉孝要求往绛水北岸行进。”刘擎部署道。

    “主公,今日打猎时便靠近过绛水,其两侧芦草茂密,确为伏击良地。”

    “那我们明日便前往,看能否应奉孝之言,等到我们的猎物!”说着,刘擎猛咬一口兔肉,“唔,真香!”

    ……

    “唔!真香!”刘备咬了一口手中苋菜馒头,夸赞道:“这中军的伙食,就是比边军强!二弟三弟,多吃一些,明日好有力气杀敌!”

    刘备转向南走,走了两日,即便再节约,粮草还是耗尽了,好在饿了一天后,终于找到了皇甫嵩部所在。

    “大哥,那皇甫将军既是收留了我们,可今日攻城,为何不派我等上场呢?”关羽问道。

    “怕是害怕我等抢了他的头功!”张飞大大咧咧,将陶碗中稀粥一饮而尽,“可我听说今日攻城并不顺利!”

    “二弟三弟,皇甫义真断不是如此小量之人,他必是见我部疲乏交困,所以拨以粮草修养,待我军恢复元气,他必回主动寻我们,为其分忧!”刘备道。

    话音刚落,帐外走进一人,道:“刘统领,皇甫将军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