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四章 洛甘来战前说书(求月票、推荐票)

    翌日午间,张角军令传到鲁龚军中,鲁龚当即下令,兵分两路,分别从东南二门进攻经县。

    黄巾军由各统领各自带队,携带云梯,聚于经县城下,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渠帅一声令下。

    沮授立于南城头,望着前方之兵,面露凝重之色。

    敌军分兵而攻,两千守军,只能被动的分兵而守,东门由甘来指挥,而他亲自坐镇南门,五百弓手,也平均分成了两组,分置两门,训练月余,本次守城,沮授对其寄予厚望。

    沮授从这头走到那头,嘴里不停的说着鼓舞的话,“黄巾乃民贼,食不饱腹,怕是连冲锋的力气都没有,既没有攻城重器,亦没有弓弩等远射之物,尔等只需立于城头,将向上攀爬之人击落。”

    “弓手勿要着急,待敌接近再射,务求百发百中,汝等皆是佼佼者,月余训练,进步显著,今日我看要看看谁射死的敌人最多!”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广平养你们及家属月余,是守住城,与亲人继续团聚,还是城破身死,天人相隔,就看你们这一战了!”

    “有没有信心!”末了,沮授发出疑问,将话抛给全体将士。

    “有有有!”城头军士重复喊道,合声震天。

    “有有有!”城下的军士亦不敢示弱,在城门后喊着,可惜下方人少,又处于下风,无法与上头媲美。

    鲁龚眼瞅着对方城头高举的兵刃,阵阵喊声传入耳中,搞不懂他们为何如此兴奋。

    我这还没进攻呢!

    东门。

    洛甘来背靠着女墙,坐在一堆石头上,他的周围,蹲坐着一圈兵士,他们的后面,还站着一排,不过他们多为辅兵,严训的兵,此刻一个个如临大敌呢。

    “说完了,还要听嘛?”甘来看着意犹未尽的军士们。

    “还要,再讲讲!”士兵甲道。

    士兵乙探出脑袋瞅了瞅,见敌阵没有任何动静,他学着甘来故事的称呼叫道:“军师,敌人毫无动静,可再叙一则!”

    “我觉得他们差不多该上了,要不改天吧,改天再说,《与黄巾同行,伙食篇》……那谁,你怎么在这!让你找的长杆子找着没?”甘来盯着一名兵士问道。

    “军师,找着了,就三十多跟,都搬上来了,我嘴都说破了人家才愿意给,打完仗记得还回去。”那兵士抱怨道。

    “那你记着给人还回去。”甘来说完,站起来,拍拍屁股,“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听好,没有受过训练不要紧,有蛮劲就行,等他们架上云梯的时候,就用长棍子顶出去,尽量斜着顶。”

    “军师,不是直接捅出去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斜着顶?”

    “蠢蛋,亏你是还是农民,你搬棍子的时候是竖着搬容易还是横着搬容易?”

    “当然是竖着。”

    “那为了让敌人别搬的太容易,拜托你们让他们的梯子横过来!”

    士兵们顿时懂了,敌人攻城是纵向的,若梯子横着或者斜着翻下去,若要重新搭上来,势必会干扰到别的进攻路线。

    “军师高明,军师高明!”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嚷着。

    “军师,敌人有动静了!”负责瞭望的兵士喊道。

    “赶紧找自己的棍子去!”甘来喊道,还踢了下一个起身慢的兵士的屁股,然后转身望向城外。

    远远望去,五千人的规模也是乌泱泱的一片,人群中,一队队手抬云梯的黄巾开始从人群中走出,而后面,是更多的人,紧随其后。

    从开始的小跑,到慢慢加速,很快,他们冲到城下,数十张云梯顿时搭上墙,黄巾士兵手脚并用,开始向上爬去。

    然而,等待他们的不是木头与石块,而是从侧面伸出来的长棍,经过处理的末端很快杵住云梯的一角,三人一同吆喝,将长棍送出,直接将那云梯掀翻,连带三名刚刚开始攀爬的黄巾兵一起送到了邻侧,数丈长的梯子拦腰砸下,顿时砸伤邻侧数人。

    相似的一幕幕在一整片城墙上上演,甘来的小技巧顿时让城下手忙脚乱,相近的近的梯子甚至倒在一起,不等下面的人抬出,上方的石块与箭矢就精准的招呼过来。

    “看准了射!看准了砸!莫要管其他人!招呼好搬梯子的客人!”甘来躲在一旁,时不时喊道,丝毫没有干扰道忙碌的军士。

    随着黄巾伤亡的上升,不少死者甚至将梯子压了在下面,而原本幸免的云梯,在上方枪兵弓兵的特别关照下,无一人能冲上城头。

    随着长棍腾出手,一架架的将云梯推倒,或斜翻,或顺着墙面直接倾倒。

    远远看着的黄巾统领一咬牙,在付出近千的黄巾兵后,只好下令撤退。

    没云梯还攻个鸟的城。

    “军师!他们撤了!”士兵向甘来汇报道。

    “快,上钩锁,将能勾的云梯都给我勾上来!”甘来赶忙道。

    东门战事颇具喜剧性的中止了,以黄巾完全没想到的结局,原以为是惨烈的厮杀,可能会伤亡过半,最终拿下城头,可结果是伤亡不到千人,但是云梯都压在墙下了。

    从尸海中去刨出云梯再架起来进攻无疑是送人头。

    “有没有人阵亡?”甘来关切的问道。

    “没有!”一个声音生龙活虎的回道,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还活着。

    “军师,你的办法真可行,军师威武!”一名弓兵夸道。

    “对,军师威武!”其余弓兵于步兵纷纷附和。

    原本久经训练的弓兵与步兵对甘来还心有芥蒂,毕竟他战前说书,带着一帮杂兵坐没坐相,和军纪严明的他们格格不入。

    可这么一帮杂兵,竟然用这种技巧克制了敌人的云梯,使他们也避免了不少伤亡。

    如此化腐朽为神奇,现在他们相信,军师是有真本事的!

    “所有人速速清点装备,检查伤势!”甘来下令道。

    “军师,我们都没受伤!”

    “敌人都没登上楼,能有什么事,我们都没事!”

    “军师,我脚崴了!”人群中一个声音说道,顿时引起一阵哄笑。

    “全体弓兵听令!立即支援南门!”甘来下令。

    “喏!”弓兵齐声领命,井然有序的跑下城头。

    “敌军退回南面,南门怕有麻烦,枪兵亦出两百,尚有余力者,前去南门襄助沮县令!”甘来话音刚落,一名名枪兵皆站了出来,最后,全部人都站了出来。

    一个月来,他们皆是受训于沮授,说是沮授养着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也不为过。

    眼前的场景令甘来也稍稍动容,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归属感,这便是主公的军队!

    他大声嚷道:“都想去?那除了那个脚崴的,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