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章 董仲颖空降钜鹿

    甘来一言,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将整个广平的板车尽数调去?

    其言外之意就是易县粮草不止十万石了。

    “甘来,何出此言?”沮授问道,他是知道洛甘来出身的。

    “诸位还是小看了黄巾,虽其作战能力是差了些,但其搜刮的本事可半点不差,因为过去饿怕了,基本黄巾所过之处,几乎是十室九空,寻常百姓要么倾尽所有举家跟随,要么被裹挟其中,依然一无所有,程远志横扫冀北几大郡国,断然不可能将钱粮留在其它地方,若易县是其最最后屯兵之地,那便是聚集钱粮之地,依我估算,恐全城板车皆往,也未必够用。”甘来解释道。

    众人听了不由得惊讶连连,一般常识,军队过境,搜刮些钱粮是惯例,毕竟那个时代能做到与民秋毫无犯的少之又少,但像甘来所说黄巾这般的,几人确实也没见过。

    集冀北数个郡国的钱粮于一城,或许这就是主公要攻取易县的原因吧。

    “甘来曾与其为伍,故对其行事之风格更加了解,既如此,应采纳甘来之言,广平用工暂停几日也无妨,那便将车都改为粮车,先沿着漳水北上,再顺着漳水拐向东面,由安平国进入河间国,再前往易县!”沮授指着舆图道。

    “护卫粮队之事,便交给典韦与儁乂了,你二人各领精兵一千,前后照应。”郭嘉安排道,“朱灵,你再引骑兵五百,于四周探查,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说完,郭嘉又对沮授说道,“沮县令,这几日也要密切关注周边数县的动向,特别是广宗,算算时间,替换卢植的人,也该快到了,如今大军屯于广宗之外,卢植已走,替换者未到,恐生变数。”

    “奉孝言之有理,就依奉孝!”沮授附和道。

    不多时,命令传出,一支长长的队伍自广平北出,押着空的板车,总人数达到了上万,牛车,马车,人力车,车连车,绵延数十里,张郃领军在前引路,典韦领军垫后。

    朱灵骑兵则四散开去,四处警戒,如此规模的队伍,行进缓慢,很难不被发现,骑兵要做的就是警戒于外,尽可能的阻止人靠近。

    运粮队刚出广平不久,钜鹿治所所在廮陶县,也迎入了一支军马。

    “恭迎董刺史并东中郎将!”

    城门处,事先商量好的卫兵们齐声迎道。

    郭典专程自前线返回,迎接董卓。

    “将军一路辛苦,府中已备小宴。”郭典身着戎装,戴甲相迎。

    董卓入了城门,见了郭典,立即翻身下马,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郭太守过于客气了,咱早已习惯鞍马生活,谈何辛苦,哈哈哈!”董卓笑着就执郭典之手,向城内走去,“走,且随咱喝酒吃肉去!”

    郭典一时愣住。

    到底是谁来迎接谁?

    一边走着,董卓道:“君业(郭典的字),来,与咱说说,目下冀州战事如何?”

    “黄巾如今屯兵三处,张角自守广宗,据传有二十万众,据城固守,其弟张宝屯于下曲阳,约十万众,还有程远志部,约五万余众,屯于河间国易县,以牵制幽州之兵,如今三方互为犄角,且人多势众,若全面开战,于我方不利,故卢将军率兵五万,采取了封锁广宗,壕沟营垒,原地筑造攻城器械,而我率本部兵马,屯于要道渡口,以阻断二者联系。”

    “如今器械制造如何了?”

    “尚需时日,冀州之民,多为张角裹挟,其中包括不少巧匠,所以制造进度颇慢。”郭典也无奈道,若是有足够帮工与匠人,恐怕也能早日攻城,卢中郎将也不至于受辱回京师。

    “郭太守,咱奉陛下诏令,欲以全军之力与叛贼决一死战,若时日耽搁久了,恐没法交代啊,再说军中粮草,也支持不了那么久。”

    郭典一时无言,董卓所言,乃是实情。

    黄巾起事之后,以席卷之势将冀州民众钱粮尽数裹挟其中,聚于广宗,如今就地征粮极为困难,而从朝中运粮,实非良久之计。

    “将军,以目前看,围堑战法乃是最恰当的战法,贼兵人多,粮草必不能久持,固守城中乃是作困兽之斗,仅有灭亡一途,典以为不可冒进。”

    “容咱想想,今日暂不议事,先吃些美酒佳肴把,咱这一路可就吃了肉干与饼,咽的嗓子都痛了,哈哈哈。”董卓扯开了话题,“诶?哪边走?”

    “这边!”郭典指了个方向,心想这董卓还是个自来熟。

    不知道路还非要带路。

    “郭太守,此次前来,我还带了五百部曲,这五百人与咱情同手足,还希望太守今日招待一二,莫要叫咱喝酒吃肉,叫他们看着。”

    “将军放心,我来安排!”

    董刺史倒是爱兵如子,郭典对董卓的好奇又增加了一分。

    ……

    易县。

    等待的日子变得百无聊赖起来,刘擎也难得有长时间的闲暇,好好理一理当前的状况。

    刘擎用笔记下。

    目下自己手中有骑兵一千五百人,易县五百,广平五百,圉县训练的还有五百。

    枪兵有两千人,配备金属长枪的有一千五。

    戟兵有一千人,但配备镔铁戟的只有三百人。

    此外弓兵五百,盾兵五百,目前征战黄巾,刘擎还未见识过这两个兵种,即便官军,也是步骑为主。

    目下有五千人了,正好趁这几日,将禁卫扩充至五十人。

    当初离开广平时,只有六百匹战马,但打了一圈下来之后,从彭脱那缴了约一千五百匹,包含张邈的那千匹,波才败军之中,也有战马近千匹,卜巳一战,又缴了战马两千,满打满算,已有近五千匹。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至于钱粮,若这一批钱粮能搬回广平,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不需要再为粮草和钱币烦恼。

    所以此事万万不容有失!

    手中还有一批黄巾降兵,这倒是好处理,丢了黄头裹巾,他们便是寻常百姓,如今颍川有两万余,圉县有三万,广平也有近万,加上刚刚加入的八千流民。

    刘擎发现自己快成为流民头子了,对于人口,别人弃若敝履,他可当做宝!

    谁叫我爱民如子,刘擎想。

    目下实控之城有广平,易县,易县打算放弃,广平是核心之地,圉县算半实控状态,荀彧坐镇阳翟,遴选精兵,以商贸之名购进粮铁。

    现在粮铁价格皆处于一段时间的高位,人人皆以为黄巾平定之后会降,但谁又有刘擎明白,“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还有一件事。

    李水那货为什么还没找到蔡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