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六章 刘擎搂草打兔子

    “何人扣门!”城上黄巾望着楼下点点火把,出声喊道。

    “我等是渠帅本部骑兵,幽州战事焦灼,渠帅命我等回来搬救兵,速开城门!”

    “等着,待我禀报统领!”城上人道。

    稍过片刻,丘亢来到墙头,向下张望,可惜夜色朦胧,看不清状况,唯有火把附近,能瞧出来人穿着麻衫,头戴黄巾,而且身上似有血迹,像是刚刚经历战事一般。

    “你言说战事焦灼,是何意?”丘亢喊道。

    “幽州边军骁勇善战,我部损失惨重,渠帅命我等轻伤人员回来求援,请速发兵支援!”

    丘亢看下下面,依然有所疑虑,渠帅发兵刚刚一天,如何就会遭遇如此大战,而且出征四万大军,何以还需支援?

    “渠帅所派先锋是谁?”丘亢想了个主意,试探道。

    楼下顿时没了声,丘亢一阵警觉。

    “邓茂!”另一个声音道。

    丘亢松了口气,说的没错,应该不可能是假冒的,疑虑消散,当即命令:“打开城门,让他们进城疗伤,给我连夜通知下去,明早集结,支援渠帅!”

    城门徐徐打开,百余人鱼贯而入。

    进城之后,赵云与刘擎使了个眼色:“主公,是否动手?”

    刘擎摇了摇头,率人离开了城门附近。

    按原计划,城门一开,两人分头杀向城门与城墙,同时隐藏的数百骑兵直接杀入,夺取易县,但刚刚听闻上方有头领说明日支援的话,刘擎便有了一个新计划。

    不如将计就计,毕竟城中有多少黄巾,是个未知数。

    “主公,你如何知道程远志所部前锋是邓茂的?”赵云压低声音问道,他与刘擎一直待在一块,也没有派骑哨过江刺探情报,不由得好奇。

    城墙上问是何人为先锋时,赵云就心想这下糟了,蒙混不过去了。

    结果刘擎却不紧不慢的说了个名字,然后——

    城开了!

    “其实我是猜的。”刘擎笑道。

    赵云怔住,这种事如何能猜?难道主公还有能掐会算的能耐?

    “子龙,派人盯着城门,明日他们出城支援,我们便夺取城门,控制易县,也少了我们一通厮杀,快骑昨夜回广平报信,等到典韦张郃前来接应,怕也要八九日后了,这段时间,我们不仅要守住易县,也要将周围黄巾肃清,保证粮草能运回广平。”

    “主公,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粮?不然为何直奔易县呢?”赵云前日的困惑似乎还没有得到解答,总觉得主公仓促北上怪怪的。

    刘擎默不作声,程远志已经杀向涿郡,重重事迹表明,他已经迟了,既然迟了,也没必要强求,可这一趟跑都跑了,要不带点油水回去,岂不是对不起自己那商业特性。

    于是刘擎正儿八经的承认道:“不错,程远志屯兵易县,对涿郡虎视眈眈,自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他席卷冀北数个郡国,必然洗劫囤积了大量粮草,我们不取,难道等别人来取吗?”

    “主公英明!刚回广平一天,便有如此算计,主公曾说对付彭脱用的是黄雀在后之计,不知道此次作战,是何计谋?”

    赵云眼中闪动着火把跳动的红光,就像看到了智慧本身一样,渴望一触究竟,刘擎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其次这只是临时的退而求其次。

    子龙,说出来怕你伤心,若是关张能得其一,给十万石粮咱也不换啊!

    当然,换作是你也不换的!

    看这赵云求知的目光,刘擎觉得他日后一定会成为有勇有谋的大将,于是胡诌道:“子龙,此乃搂草打兔之计!”

    “何谓之搂草打兔?”赵云依旧不解。

    “走,边走边说。”刘擎拉着赵云,边走边道:“从前,有个农夫去割草,结果一挥刀,打死了躲在草里的兔子,如此,既割了草,也打了兔子,正如我们击败黄巾,还能占城夺粮,岂非妙计?”

    赵云听得一头雾水,“可是主公,如何知道这草中有兔子?”

    呃……这个么——

    “子龙,我想起一事,我在常山的商号撤退时,被一伙贼兵劫持,为首者乃是真定褚燕,与你同乡,你可知此人?”

    “褚燕乃真定有名的豪杰,他如何也投了黄巾?”赵云回道,“我曾与他有过数面之缘,此人力量剽悍,且敏捷过人,论武艺,在真定地界,无人能出其右。”

    “有这么厉害吗,子龙与之相比如何?”

    “那时云年资尚浅,未有资格与之切磋,不过今时今日,云自信能胜他!”

    那不得了,刘擎笑道:“今日真定一哥,非子龙莫属!”

    “主公,何谓之‘一哥’?”

    “乃第一人之意。”

    “云读书甚少,多谢主公赐教!”

    刘擎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翌日一早,初春的清晨依然带着寒意,刘备已习惯每日此刻醒来,即便天才蒙蒙亮,但他娴熟的编鞋手艺依然能让他在微弱的光线下进行工作。

    如今从了军,生物钟没变,依然是此时醒,不做手工,倒是有些不习惯。

    刘备摩挲着剑柄,年少之梦,如今终于踏上征程。

    “大哥,何故早醒?”关羽见刘备已经坐直了身子,出声问道。

    “云长,邹校尉已回涿县,余下三百兵马给我们,我寻思着,是继续追击黄巾,还是回去。”刘备道,说到回去,声音极轻。

    回去意味着,要交回兵马,而如果没有黄巾再犯境,意味着没有除贼建功的机会。

    “大哥,经此一夜,残兵恐怕早逃的没影了,不过某听闻冀州战事,如火如荼,不如我们引军前去,定能一展抱负!”

    “云长所言,正合我意!”说完,他拍了拍身旁还在酣睡的张飞,“翼德,翼德!”

    “何人吵闹!”张飞猛的坐起,一见是刘备,顿时咧开一张笑脸,“大哥,唤俺何事?”

    “该动身了,我们去冀州!”

    “冀州?不回涿县吗?”

    “三弟,冀州黄巾猖獗,与朝廷对峙,此时正是我们用武之地,大哥乃汉室宗亲,岂能袖手观之!”

    “二哥说的在理,去便去!”张飞立即起身,开始整理衣甲。

    ……

    易县,天色已明,丘亢集结兵士七千,马三百,于易县城外集结,临时走,他对守城之人再三交代,“我予你三千兵马,务必给我守好易县,无论是谁来了,都不许开门!”

    “统领,那要是你回来了呢?”

    丘亢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宛如看一个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