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五章 不知进退程远志(求月票,推荐票)

    “主公,马水南岸囤积粮草竟然万石有余!”

    大概清点了黄巾军囤积在渡口的粮草后,赵云兴奋道。

    “子龙,你可猜一猜,程志远派了多少军队渡过马水?”刘擎问道。

    “易县距离涿县不到两日路程,就算他五万大军齐出,满打满算,也够其五到十日的用度了,然程志远定然不会放弃易县,所以……”赵云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

    “所以易县粮草十分充足!”刘擎接着道。

    “主公莫不是想取易县?可我们只有五百骑兵,若是敌关门死守,我们无计可施也!”赵云无奈道。

    “子龙再想想,还有何办法?”

    “主公,云实不知!”

    “哈哈!”刘擎大笑一声,打趣道:“子龙为人光你磊落,用兵迅猛果决,自然不容易往诡谲处想,也罢,我有一计,你依我言行事,首先……”

    赵云看着刘擎所言,眼中露出复杂神色,既有不可思议,又有些难堪。

    涿郡中部,程志远部三万大军正顺着官道北上,这支部队,经过在冀州北部各郡国的掠夺,这支军队已经打造成拥有兵器与护甲的精锐。

    正行间,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叫喊:“报——”

    来人迅速冲到前头,对程志远行礼道:“渠帅,我部渡口南岸遭遇不明骑兵突袭,约数百人,我军丢失粮草万石有余!”

    “什么!”程志远大惊!

    这可是此次出征的军粮,如今兵士只带粮一日,过岸的不过数百石,如何够吃!

    “可知何人偷袭?”程志远道。

    “不知,敌人未亮明旗帜,不过隔江观察,那队伍服甲一致,应该是官军。”

    程志远一阵沉思,这河间国内,如何还有别的武装?除非是郭典,可他不是驻守渡口守着地公将军么?

    程志远身旁统领问道:“渠帅,我军粮草已失,是否回师?”

    “邓茂此时应已到达涿县,等与我军合兵一处,敌人如何不降,继续进军!”程志远道。

    统领仍有担忧,“渠帅,易县若失,我大军危矣!”

    “区区数百骑兵,何惧之有!除非那马能飞!好了,勿要多言,执行军令!”程志远没好气道。

    统领无言以对,程志远便再对传信兵道:“你去盯着渡口,若敌人退去,叫易县再给我们运些粮,以防不测,切记,少量多次,每次出城不可超过三百石,运送期间应排出巡视之人!”

    传信兵领命离开,程志远刚一回头,便见前方官道出现数十骑兵,顿时心生警惕。

    “渠帅,是我们的人!”统领道。

    我们的人?程志远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若是我们的人,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邓茂已经兵败涿县!

    那数十骑兵狼狈不堪,失魂落魄,骑行时每每向后张望,生怕瞧见追兵。

    “是渠帅!”

    “我们有救了!”

    骑兵们纷纷嚷道,再度催促着胯下之马跑快点,到了程志远面前,一个个都滚下马,跪在地上哭喊:“渠帅,邓先锋他被敌人一个普通骑兵一矛刺死了,而这样的骑兵他们足足有数百!”

    程志远听闻,面露凝重之色,涿县如何会有如此骁勇之军,莫非调了边军来防?

    以边军常年与匈奴鲜卑作战的能力与经验,是有可能一矛刺死邓茂的。

    但边军不可能长时间离开边境,所以涿县必不能久守。

    “传令下去,原地扎营,在官道上布置拒马,着令……等等!”程志远突然改口。

    他看着前方官道尽头,一队骑兵突兀出现。

    这便是败卒所说的骑兵?

    “列队!准备战斗!”程志远立即喊到!

    刘备携关张随邹靖一路追杀黄巾逃兵,虽只有百余骑兵,但所到之处,黄巾授首,不下跪投降者,一路追杀。

    几人率百余骑远远望去,前方一彪人马,声势浩大。

    刘备顿时道:“邹将军,前方必是程志远本部人马,我们是否停止进军?”

    邹靖叫停骑兵,警惕的看着前方,程志远军势拦腰横在官道之上,一眼望不到头。

    “贼兵势大,确实不应冒进。”邹靖不紧不慢道。

    这时张飞道:“管他有多少兵马,黄巾不过草芥尔,一万两万三万有何区别,如何要惧!”

    张飞战意高昂,十分不屑。

    “三弟勿恼,切以大局为重。”关羽劝道。

    另一边,程志远见对方停了下来,说明敌人畏惧自己的实力,毕竟三万大军,站着让他杀也杀不完。

    突然,那百余骑突然都掉头了。

    官军要遁走了?程志远当即闪过一丝冲动:破敌就在此时!

    “弟兄们,官贼畏惧我等,随我杀过去,斩头一颗,赏钱一千!”程志远突然下令。

    行在队伍最常见的数百骑兵,当即暴起,冲向对方。

    张飞见后方来了动静,回头一看,顿时兴奋道:“贼兵要送项上人头,我张翼德如何也不会放过!”

    张飞当即拍马转身,将手中丈八蛇矛别后,迎击敌军。

    “三弟,我来助你!”关羽见张飞自作主张,也不多言,跟着转身,杀奔上去。

    “二弟三弟,玄德来也!”刘备也不加迟疑,紧跟着就杀了上去。

    三人对三百?邹靖看着一阵头疼,公孙伯圭介绍的什么玩意,不听军令!

    张飞杀入人群,长矛横扫,环眼圆瞪,时不时还怒吼一二三声,以无可匹敌之势,所到之处,血浪与断肢翻滚,黄巾骑兵人仰马翻。

    程志远见张飞杀人颇多,没来由的一恼,便提刀靠近,试图偷袭张飞,不料,张飞身后窜出一道威猛高大身影,单手持一柄出奇的大刀,迎程当头斩下。

    偷袭不成,身首异处。

    关羽单手斩了程志远,左手抚过髯须,笑看张飞。

    “二哥如何抢我对手!”

    关羽未答,刘备冲上前道:“程志远已死,何不就地请降!”

    原本还和张飞交战的骑兵,见到程志远身首异处,顿时没有战心,扭头就向南逃去。

    大部步卒,听闻渠帅已死,纷纷选择投降。

    邹靖无语了,这就结束了?

    三人出马,斩杀敌酋,使敌三万人投降,数百骑兵做鸟兽散。

    “随我击杀敌军,将其彻底驱逐出幽州!”邹靖见大势已在囊中,当即号召手下追击。

    一直追到暮色降临,数百骑兵狼狈逃出幽州地界。

    夜色下,一队人马垂头丧气的来到易县城下,对着城上大呼小叫。

    “速速开门!渠帅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