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一章 刘擎顺道赢麻了(求月票、推荐票)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武将【朱灵】

    姓名:朱灵,字文博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69

    武力:79

    统率:75

    智力:67

    政治:53

    魅力:38

    特性:【营垒】擅长营地规划,构筑工事

    【铁血公心】面对公私艰难抉择时能狠下决心,统率+5

    忠诚度70%

    收益:武力+0.79,当前84.33

    在朱灵的帮助下,刘擎笑着上马,看上去心情非常愉悦,赵云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原来除了冲锋陷阵,还可以这样为主公效力。

    上了马背的刘擎春风得意,点着手指头,开始算这一趟赚了多少。

    首先最重要的,肯定是收服了朱灵,虽然他不是属于那种顶级的人才,但他的特性非常特殊,【营垒】可不仅仅是建设营地,这项能力必然可以广泛应用基础设施建设。

    再有就是【铁血公心】,这个特性的价值,难以预估,若恰到好处,堪称无价!

    其次,按约定替皇甫嵩解决了繁阳之危,顺道。

    然后是亲斩彭虎,获得了征服武力。

    再有就是皇甫嵩的二千石军粮并相应粮草,粗粗估算下来,就是四赢的局面,刘擎觉得自己是秦始皇摸电线——赢麻了。

    还有,刘擎最后将目光投到了那群流民身上。

    “主公,此些流民,如何处置?”赵云问道。

    每当这个时候,刘擎就会想起文若,要是他在,自己应该就不用动这个脑筋了。

    他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圉县那般,寻一处地方安置他们,要他们种田,困难时再接济点粮草,收成之后再还回来。

    冀州聚集数十万黄巾,荒废空置田地无数,这办法应该可行。

    刘擎当即宣布道:“尔等之罪,已由彭虎所替,故尔等劫掠之钱粮,我不收缴,随我去广平,我寻些田地予你们,你们只需安生种地,上交田赋,我保你们太平!”

    刘擎话锋一转,又道:“但今日之后谁还要行违法之事,下场便如彭虎一般,乱世宜用重典!”

    流民们先是面面相觑,议论纷纷,其中似有人率先领会了刘擎的意思,纷纷转告,刘擎可以发现脸色的阴霾和恐惧正在渐渐退散。

    流民,便就是毫无主见,随波逐流之民,所以彭虎在时,他们便跟着彭虎,壮大其威,不管他是杀人放火还是劫掠偷盗。

    彭虎没了,他们瞬间失去了主心骨,当刘擎说会安置他们时,他们仿佛又抓了可以倚靠的东西,抓到了救命稻草。

    不得不说,民智未启,是多么的悲哀。

    “子龙,留下一百骑兵,护送他们去广平,派人返回繁阳,见到张郃令他直接率军回广平。”说完,刘擎在瞥了一眼地上身首异处的彭虎,对流民道,“他有恩于你们,厚葬于他吧!”

    刘擎率军继续北上,又三日,到达广平。

    看着近在咫尺的城郭,刘擎对赵云叹道:“子龙,吾等归来也!”

    赵云看着广平,心绪起伏,“主公,速速进城吧!”

    “子龙莫非是想着快点拜见兄嫂!”刘擎打趣道。

    “主公难道不想念沮县令吗?”

    赵云反将一军,刘擎无话可说,想!

    非常想!

    以前外出行商,日久便会想念,这次自一月底出发南下,回来也已经是二月底了。

    “天柱!”

    刘擎似乎听到谁再叫他,按道理没有人会这么叫他的,除了……

    前方广平,一骑自城门出,朝着此处疾驰而来。

    远远瞧去,还是熟悉的那一抹群青之色。

    “公与叔!”刘擎驱马上前,迎着沮授奔驰而去。

    二马相交,两人齐下马,沮授打量着刘擎,笑容满面,道:“短短一月未见,你倒是精神勃发了许多,变得英武不少!”

    那是因为我的武力增长了足足十点有余。

    “公与叔,身体可好?”

    “好的很!天……不对,主公,冀州战局有重大变数。”

    两人还未寒暄几句,沮授将话题转到了冀州战事之上。

    “可是卢植中郎将出了什么问题?”刘擎猜测。

    沮授露出一丝讶异,冀州之变,他还没写信通报呢,主公是如何得知的?

    “朝廷诏令,卢植高垒不成,惰慢军心,已将其革职,以牛车槛牢押回雒阳,以并州刺史董卓为东中郎将,接任卢植之位。”

    大汉忠臣慈眉善目董太师终于要来了么?

    那冀州一直僵持的局面,便要打开了。

    “公与叔以为此事当如何看待?”

    刘擎问话间,顺手牵上两马,与沮授边走边谈,沮授想伸手接过马绳,被刘擎阻拦。

    “卢中郎将用兵深得我意,也最为稳妥,不过僵持起来,军粮损耗甚多,我已听闻其军中缺粮。”

    “策略虽然有效,但不考虑军粮短缺的现实条件,卢中郎将那便是默守陈规了,加上军中还有个左丰,此事能成才怪!”

    “倒是钜鹿郭太守,屡屡挫败小部黄巾,斩获颇丰,钜鹿郡除广宗外,皆已收复,目前郭太守屯兵沱河渡口,中断了广宗与下曲阳的联系,使张角与张宝不能相顾。”

    “郭典太守倒是善用兵,广平城中现有多少兵马?”

    “常训军有三千,枪兵一千,戟兵一千,盾兵与弓兵各五百,若要扩充,四千亦可,不过,目前最大的问题依然是装备,还有半数士兵没有用上金属武器。”

    在外浪时不知道自己有多富,回到家中不知道自己有多穷!

    广平城中竟然还有半数兵士用着尖木枪,而刘擎在外缴获的兵器已达上万件。

    “此事勿忧,大量铁器兵器已经在路上了,不出几日,便能全军换上铁制武器,另外,我于魏郡境内遭遇一伙流民,约八千人,也将他们带回广平了,周边可有空闲田地?”

    沮授突然笑了,笑得十分开心,道:“钜鹿流民,几乎被张角裹挟一空,方今整个钜鹿,空空荡荡,若贻误春耕,今年不知又要饿死多少人,你这八千人,恰如瞌睡之枕,哈哈!”

    将八千流民比作瞌睡时的枕头,这是刘擎始料未及的。

    又赢一次?

    沮授身为一县长官,除了刘擎之事,对民生依然十分关注,可以说是为官典范了。

    “若是如此,与张角交战,我多俘些黄巾予你种地如何?哈哈!”

    “哈哈哈!”

    两人齐笑。

    “公与叔,此行颍川,我予你带了多种不同的酒,包你欢喜!”

    “主公有心了,征战之时还能记得授之小癖”

    刘擎突然停住,道:“还有一事!”

    “主公请讲!”

    “吾有一友,亦有小癖,不知这广平县中,可有妓馆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