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九章 众人之过一人担(求推荐票、月票)

    刘擎领三十六禁卫沿官道北上,朱灵乘骑在旁,却不见赵云以及那五百骑兵。

    “将军,骑兵如何不见了?”朱灵好奇道。

    “骑兵自然是执行军令去了。”刘擎回道,又问了声,“文博年岁几何?”

    “回将军,小民年方十六。”

    “你竟小我一岁,看上去,比我老成。”刘擎笑道,老成,是夸你成熟,不是老。

    朱灵明显愣了一下,应该是在组织语言,然后说道:“将军英姿,小民岂能相比。”

    看来他是在学他叔车奔,但显然没学到精髓,夸的很笨拙。

    “你束发所学是何大艺?”出于好奇,刘擎问道。他父乃是筑匠,按道理,子承父业,所以朱灵在有【营垒】的特性,日后可以成为工事专家。

    “灵自幼跟随族叔习武强身,与铁相亲,然家父力求我从其艺,与石相亲,故过去一年,灵皆习泥石之艺。”

    你爹其实也没错,若非乱世,习一身技能确实实用,能养家糊口,娶妻生子,可如今恰恰是乱世,技艺再高,也怕挨刀。

    “方今天下将乱,你自小习武,自有用武之地,且两军交战,亦非全然刀兵相击,泥石之术,亦能用于战事,以垒石滚木为攻,以高墙深壑为守,皆依赖于泥石之艺。”刘擎淡淡的讲解,已经给朱灵寻好了定位。

    朱灵脸色愈加明朗,似乎困扰其很久的问题都烟消云散一般。

    刚刚失去父亲这个最重要的引路人,朱灵突然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母亲和弟弟的依靠,从鄃县逃出,那是出于本能,但到了繁阳之后,安定下来,朱灵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是循着父亲为他规划好的路走,还是听从车奔叔的顺势而为,如今即便已经做出选择,但一路上还是有所犹疑。

    直到刘擎说出刚出那番话,原来还有第三条路,将二者结合起来。

    “将军一言,使灵茅塞顿开!”朱灵惊喜异常,胆子也稍大了些,“将军缘何也懂泥石之术?”

    呃,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呢?大概是因为塔防玩多了吧,五级箭塔了解一下?拒马海了解一下?

    “乃是书上所见!”刘擎随意敷衍了一番。

    “是何书?吾亦当读之!”朱灵认真道。

    “吾忘矣!”刘擎没好气的说。

    “唉,惜哉!”朱灵叹了一口气。

    “莫要叹气,即便没书,敢于尝试即可,如若不行,便完善之,总会愈来愈好的,好了,时间差不多矣,该加速了!”刘擎说完,一夹马肚,战马默契的加速向前,疾驰。

    朱灵愣在原处,还在品味着那句话:敢于尝试,愈来愈好。

    “将军言说他长我一岁,可其见识甚至已超我父,真乃奇人也!”朱灵感叹一声,驱马赶上。

    刘擎行进不到一个时辰,便撞见前方一彪人马,浩浩荡荡的顺着官道南下。

    “将军,此正是彭虎所部,为首裹红袍者,便是彭虎。”朱灵指着远方的军队道。

    刘擎眺望了一番,所谓的裹红袍者,其实只看的见一抹红色,骑在马上,完全看不清是何模样,也不知道朱灵是如何分辨的。

    或许这就是杀父之仇,化作灰也认得吧!

    “对方骑马者貌似只有百余人,甚至都不够我方一轮冲杀。”

    “将军,敌方人多势众,不可大意。”朱灵提醒道。

    刘擎无言以对,沉默的看着前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以前带着十几个人冲过三万的大军。

    早知道对方是这样的土鸡瓦犬,我还叫子龙折腾个锤子!

    “上吧,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刘擎声音陡然高亢,“禁卫军!随我冲锋!”

    刘擎一声令下,三十七匹战马风驰而出,顿时扬起一大阵尘土,将落单的朱灵吞没。

    朱灵看着隐没尘土的骑兵,暗暗心惊,真就这么冲过去?他紧了紧手中佩剑,一咬牙,用剑身猛的一敲马臀,战马顿时暴起,向前冲去。

    可惜,以他的骑术,压根无法追上刘擎,而且与之距离越来越远,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奇怪的一幕:不仅是他前面,他的左翼,近侧远侧,右翼,近侧远侧,各有两路兵马正在向前疾驰,其身后更是托起漫天的黄尘,看那威势,岂止百骑,分明是千军万马的架势。

    这是将军的疑兵之计!朱灵恍然大悟。

    彭虎原本睡了个饱觉,自然醒后便再度出发,朝着繁阳前进,他故意避开了稍大规模的魏县,转而向城防薄弱的繁阳进军,就是因为软柿子好捏。

    自行起义数十日,他不奉命令,不参与集结攻城,只是打着黄巾的名义打家劫舍,一路裹挟流民,他也没想到能发展到如今八千人众。

    这之中老弱妇孺什么人都有,为的不过是一口饱饭。

    这些日子他发现,打家劫舍真的比自己耕作容易过活的多,只要越过那道坎,只要敢于杀人,别人就怕你。

    就像以前他怕那些豪强大户一样。

    他心中清楚这种生活不可能一直持续,有一天,他的位置会再次调转,成为害怕的哪一个。

    但彭虎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前方官道烟尘滚滚,西方,西南方,东方,东南方,皆是如此。

    官军已至,而且尽数都是骑兵,逃无可逃。

    八千人,吓吓那些豪强大户可以,面对官军,彭虎心知开战就是屠杀,而且逃跑无望,能选择的,唯有投降一途。

    投降可能也会死,但也可能生,但反抗和逃跑必死无疑!

    “停下,统统停下!”彭虎一抬手,呼喊道,“官军已至,我们不是对手,我意投降,你们可自称流民,被我裹挟,将一应罪孽,推给我彭虎一人!”

    “渠帅!我们和他们拼了,若不是你,我们早饿死了,活到今天,已经赚了。”身旁的人道。

    “诸位,请务必听我一言!”彭虎转身看了一眼官道,见骑兵快速逼近,“莫有时间了,若战,我们皆死,若降,你们可能活,莫要错失这机会,我彭虎一路杀人,罪孽深重,众人之过,我一人承担,我亦不惧死,大家务必要听我之言!”

    人群顿时爆发一阵议论,但在胆小之人的带头下,越来越多的人都跪了下去。

    “跪下!”

    彭虎最后吼了出来,随后驱马转身,将手中战刀丢弃,下马,重重的跪了下去,他这一跪,原本马上的百余人纷纷效仿,下马跪迎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