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八章 铁血无私朱文博(求推荐票、月票)

    朱灵,刘擎对这个人物并不是很熟悉,只是他有一个事件比较出名,堪称“三国版平安县”。

    时袁绍与公孙瓒交战,鄃县季雍背叛袁绍而投公孙瓒,公孙瓒领兵前来,袁绍便命朱灵率军去攻打。

    袁本初也是够狠的,派谁不行非要派朱灵,殊不知朱灵家人俱在鄃县,公孙瓒便将朱灵的母亲、弟弟绑上城楼,以此要挟朱灵投降。

    朱灵望着城墙,哭斥道:“公孙伯圭你这畜产!守城不利,拿家属作甚文章,我朱文博堂堂大丈夫,岂会用自己兵士的生命换自己的家人!”

    兵士们闻言战意高亢,奋力攻城,最后鄃县陷落,公孙败逃,季雍被生擒,然而朱灵一家却被杀害了。

    可能因此怀恨袁绍,最后朱灵还是背袁投曹了。

    又是一个稍显悲情的角色,刘擎的恻隐之心又动了,当即看了看他的属性。

    姓名:朱灵,字文博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69

    武力:79

    统率:75

    智力:67

    政治:53

    魅力:38

    特性:【营垒】擅长营地规划,构筑工事

    【铁心】面对艰难抉择时能狠下决心,统率+5

    唉,悲情都是刻在骨子里的,既然遇上了,肯定要拉扯一把,让其家人平平安安的,莫要上演平安县的剧本。

    刘擎回想着,清河国的甘陵王刘忠和安平王刘续一开始就被黄巾俘虏了,后来沮授来信曾提到过,朝廷花费了赎金,将甘陵王刘忠和安平王刘续赎了回来,因为甘陵王子嗣与国相冯巡都已经被杀,于是朝廷又派了刘虞为清河国相。

    而后卢植作战节节胜利,冀州黄巾不得不收缩至广宗,怎么清河国又会冒出一批黄巾来。

    于是刘擎问道:“你说清河国的黄巾军,从何而来,人数几何?”

    “回将军,彭虎部自青州渡高唐而来,原有万余人,但清河国富庶,部分黄巾劫掠了钱货,便离开黄巾军了,但依然不会少于八千。”朱灵回道。

    青州的黄巾,怎么跑冀州来了,青州不够他们吃?

    “你说你父亲是被彭虎所害?”刘擎接着问。

    “正是,我父为高唐县筑匠,彭虎途径高唐时杀害我父,我必与贼不死不休,是故投奔车县令,与他共拒贼人。”

    但是看着车县令这样子,恐怕不能和你共拒贼人了。

    车奔这官位多半是买的,不过先不说能力如何,治县如何,能顾念旧情为朱灵做到这步,起码还有几分人味。

    “我非朝廷之军,乃是锯鹿义军,我本回锯鹿,途径此地,你既有心除贼,不如入我麾下,一起为你父报仇,亦为自己寻一出路,如何?”刘擎开门见山的招揽道。

    朱灵犹豫着,看着车奔,入他人麾下,这是个重要抉择,刘擎也不催,自顾欣赏起风景来。

    冀州风光,华北平原,一眼可望得极远极远。

    朱灵将车奔拉到一旁,看着他,眼神似在求助。

    年纪轻轻,面对人生抉择,总是充满迷茫,车奔是其父好友,朱灵希望他能指点一二。

    车奔劝道:“文博,值此乱世,汝承父业已非生存之道,当觅其它良途,繁阳小县,亦非你用武之地,我看,不如你从将军意,追随他建功立业吧!”

    朱灵还是犹豫着,“可将军说他是义军。”

    也就是无官无职无俸无饷的志愿军,跟他能出头吗?

    车奔反而笑了,“文博啊,治世方有我等庸人安身之处,乱世不废能人,能率义兵者,亦非光有家资之辈,将军身份,必是显赫之人!”

    车奔的话越说越轻,朱灵的眼睛越睁越大,他悟了!

    他走到刘擎面前,道:“将军,你若能让我手刃彭虎,我便追随于你!”

    刘擎撇下风景,回头过,笑道:“成交!若斩不到彭虎的头,我将张角的头送你!”

    朱灵闻言一惊:此人好大的口气!卢中郎将率军五万,也奈何不了广宗,这人竟然要扬言斩张角的头。

    “将军欲如何破敌?”朱灵问道。

    “上马,随我走,你便知道如何破敌了!”

    朱灵与车奔对视一眼。

    “将军,今日为时已晚,不如入城暂歇一夜吧。”车奔道。

    “兵贵神速,即刻出发!”刘擎道,先把人弄走再说。

    朱灵一咬牙,当即道,“那便按将军之令行事!”

    看这朱灵那决绝样子,刘擎不由得好笑,难道说投奔自己,也是艰难的抉择吗?需要【铁心】来加持?

    “车县令,告辞!”刘擎持鞭拱手,便勒转马头,绕过繁阳北上。

    “车叔,就此别过,请将转告我母,就言我投军去了!”朱灵喊着,纵马跟上。

    刘擎行进速度并不快,为了给战马节省体力,约到半夜,便寻了一处林子驻扎,赵云布好夜哨,派出哨骑后,静静的坐到了刘擎身旁。

    刘擎见其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子龙可是有话想问?”

    “主公,如今回到冀州,若得闲暇,不知云能否回去拜见兄长?”

    原来是想哥哥了。

    “当然可以!不过你兄现在应该不在真定了。”

    赵云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慌张,“主公,此话何意?”

    “因为我们离开时,我便差人将你兄嫂都接到广平了,真定乃张角必取之地,免不了兵荒马乱,你背兄随我南下,我岂有置他于不顾的道理!”

    赵云听闻,唰的一声跪在刘擎面前,激动道:“主公大恩,云,纵死难报!”

    系统:检测到赵云的忠诚度提升了10%,目前90%

    “子龙快快起来!”刘擎连忙扶起赵云,道:“擎空有宗亲之名,白手起家,子龙随我征战四郡,出身入死,我早已将子龙视为兄弟,子龙之兄,便是我刘擎之兄。”

    “主公!”赵云呼唤道,几近哭腔,非但没有被刘擎扶起,反而整个人匍匐在刘擎面前。

    不是我在做样子,是子龙太激动了,劲儿太猛,压根扶不动。

    刘擎干脆坐下,轻轻拍了拍赵云的背,他知道赵云幼年丧父,是兄嫂拉扯长大的,所以兄嫂对赵云来说,形同父母。

    另一侧,躺于不远处的朱灵隐约听到了两人对话,不由得思绪万千,辗转难眠。

    翌日一早,全军用餐喂马,整装待发,哨骑回报:彭虎所部在二十里外扎营,目前还在睡觉呢。

    刘擎得报立即招来赵云,在其耳边悄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