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六章 公子乃世间完人(求推荐票、月票)

    “主公,沮县令书信。”

    军帐之中,班明将一份管装的帛书递给刘擎。

    跟了刘擎多年,班明对商号的运作也有了基本头绪,这几日,便在濮阳建了一处分号,以经商的名义,打探情报,濮阳是河东郡治所,亦是兖州与冀州的交界地带,其门户白马县有白马津,是河水上为数不多的大渡口。

    刘擎展信一阅,内容并不多,基本事关冀州战事,卢植依旧围攻广宗不下,算起时间,已快半月有余了,这段时间刘擎从陈留辗转颍川,又转战东郡,也不过过去二十多日,眼见着其它路进展顺利,皇帝恐怕没那个耐心等卢植的“围攻三月不下”。

    而皇甫嵩将东郡大胜的消息带到朝堂后,刘宏恐怕会迫不及待的换下卢植,让皇甫嵩顶上去。

    曹绍消失,皇甫嵩暂代太守之位,他被擢用前本身就是一郡太守,处置公务倒也井井有条,一方面选派新的官吏,前去补充被卜巳侵占过的县城,另一方面派出傅燮领兵渡河,清剿河水以北的黄巾。

    而曹操则领兵进入济阴郡,清剿郡内残余黄巾,一路上招募义勇,收纳降兵,军队规模很快又回到了四千。

    信中还有一个重要信息引起了刘擎关注,程志远率部北上,一路攻城拔寨,如今已经占据张郃家乡鄚县,已经无限逼近幽州,首当其冲,就是涿郡。

    幽州内部本就一片混乱,黄巾起义初,广阳的黄巾军就攻杀了幽州刺史郭勋和广阳太守刘卫,可以说是地域难度开局,虽然幽州边军不少,但那些军队都是驻防边塞的,乌桓鲜卑各部,可是一有机会就南下抄掠边民的。

    也就是张角对幽州不重视,没有大规模的黄巾暴乱,各郡太守各自招募义兵,勉强维持的住局势。

    现在程志远去了,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恐怕某些人要坐不住了,比如蠢蠢欲动的豪强屠夫,比如抱负难展的手工业从业者,再比如在逃通缉犯,也会觉得自己将功赎罪改变命运的机会到了。

    说不定他们就会在某个闷热的午后,在集市恰巧不期而遇,又恰巧天降大雨,他们躲进了屠夫宅子避雨……

    毕竟三月快到了,桃花也快开了。

    刘擎收起信,望着北方良久,想起一段辛酸的往事。

    十六岁那年,他其实去过涿县,本想好好结交一番涿郡屠户,趁着黄巾之前打好关系,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张飞是见到了,他确实也是个喜好结交豪杰的人。

    可那豹头环眼贼对豪杰的定义就是——能打!

    能打的过他!哪怕五五开,就叫豪杰!

    二十出头的张飞武力高达94,而还没开始征服积攒属性的刘擎全属性60,在张飞眼里,自己就是个相貌平平,实力平平,来路不明,意图不轨,且妄图攀附豪强的路人。

    一次尴尬的会面让刘擎灰心丧气,毕竟张飞不是有诚意就能请的动的,于是刘擎改变策略反手去蹲赵云了。

    有朝一日,我会回来的!离开涿郡时,刘擎说了这句话。

    现在,自己的武力高达83点,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自己的平黄巾的盛名,传到涿郡,一定会让张飞仰慕不已,心驰神往,然后变卖家产,带资入组!

    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班明,你进城一趟,去那个什么楼把奉孝和甘来叫回来。”

    “喏!”班明回完话离开。

    “对了,那宅子花了多少钱?”刘擎突然问道。

    “主公,四千六百钱,因为院墙是新夯的,所以比边上贵了一些,但因为黄巾攻城,足足降了一千钱,我们也算捡着漏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你去吧!”

    我只是习惯性的关注一下价格。

    班明刚走,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通报,“主公,皇甫将军来了,已入营门。”

    刘擎闻言立即起身去迎,刚出营帐,便看见皇甫嵩已经过来了。

    “公子!”皇甫嵩恭敬的行拱手礼,如今在他心里,刘擎已是货真价实的大汉宗亲了,他不配谁配!

    “皇甫将军!请进!”刘擎还礼。

    两人入帐坐定,皇甫嵩开门见山的道,“嵩此次前来,是有一要事相商。”

    “皇甫将军但说无妨!”

    “河水北岸急报,魏郡繁阳县令车奔求援,魏郡东部有一股黄巾军,约八千人,正循彰水而上,意图进攻繁阳,他已给卢中郎将发去求援信,听闻我军在濮阳大胜,距离繁阳不过一河之隔,便也给我发来了求援信。”

    “繁阳?彰水?”刘擎印象中好想觉得熟悉,“是昔日西楚霸王破釜沉舟之地?”

    “确在此地,时秦军进犯赵国巨鹿,楚将项羽便是自繁阳出,北渡漳水,破釜沉舟,大坡秦军的,既解了赵危,也救了繁阳。”皇甫嵩显然是熟知历史的。

    毕竟的离的不够远,而刘擎距离那段历史已经两千多年了。

    “那皇甫将军的意思是……”

    “嵩如今代理太守之职,无法脱身,我可拨予公子五千兵马,请公子代我前去支援,以公子骁勇,区区黄巾,必败彰水!”

    “皇甫将军如此信得过在下,就不怕我带着军队不回来了?”刘擎笑道。

    “公子说的哪里话,嵩生平最为敬佩公子为人,不然如何能以如此大事相托。”

    刘擎想了想,原来就打算明日北渡河水回冀州的,看来今日就要启程了,黄巾嘛,路上正好搂草打兔子。

    皇甫嵩的军队可以不用,不过他的粮草嘛,倒是可以考虑。

    “皇甫将军,既是救援繁阳,在下义不容辞,不过私拨兵马乃是重罪,这如何使得,若被十常侍所知,恐毁将军一世英明。”

    刘擎一提醒,皇甫嵩恍然,事实还真是如此,前方吃紧,后方盯紧。

    “我看这样如何,我率本部义兵前去,皇甫将军只需支付我粮草用度即可,我营中虽尚存一些粮草,等黄巾平定后,打算散予这帮出生入死的弟兄,毕竟义兵不如中军,有粮饷可发。”

    皇甫嵩闻言,沉默了。

    这世上,真有如此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