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二章 典韦信手戮卜巳(求推荐票)

    傅燮瞧见,原本汹汹而来的卜巳骑阵,竟然开始乱了阵脚,刘擎的十余骑非但没有被冲垮,竟然反从正面将之撕开了一道口子,冲入阵中。

    “军中传言非虚也!擎公子果然有万夫不当之勇!”傅燮感慨一声,似乎也被其霸道气势所感染,当即驱马奔向梁张二将,“众将士,随我攻杀贼首!”

    傅燮的身先士卒激发了【智勇】状态,其高昂的战意也让己方骑兵大受鼓舞,黄巾军本就处于下风,如今卜巳受阻,傅燮亲战,士气又滑落了一段,战心开始动摇。

    傅燮随手砍死两人,用手肘刮去溅在脸色之血,再度眺望卜巳军阵,只见阵中深处,混乱一片,也看不清是何状态,原本他打算抗下卜巳的冲锋,等待皇甫将军援军,没想到反倒叫刘擎公子替他抗下了所有。

    傅燮当即焦急喊道:“速速将敌清剿,援助公子!”

    卜巳原本位于阵前,因为一阵冲锋之后,所在位置变成了阵中,原本见着十几骑不自量力冲上来,必定会被骑兵踏成肉泥,然而,对方非但没有崩溃,反而冲杀进入阵中。

    卜巳当即怒道,“一帮废柴,些许宵小,也需老子亲自动手。”

    言罢拍马提刀,顺着滚滚骑潮,冲向带头的典韦。

    逐渐靠近,便发现典韦双手并用,所击者绝无生还,而且视己方攻击如同儿戏,什么长矛穿刺,他一撩拨,连人带矛一起掀飞。

    卜巳不由得感慨一声,“竟然有如此猛士,几与吾一般无二!”

    再一看,见典韦胯下战马雄姿矫健,聪慧迅捷,敌将骑之战斗,稳的一匹!

    “如此宝驹,此战过后,即归吾矣!”卜巳兴奋道,当即紧了紧手中战刀,杀奔而去。

    典韦战斗专注,见有一将直冲自己而来,其攻势远超周围兵卒,当即问道,“主公,此贼可是卜巳?”

    刘擎紧随典韦身后,收割人头,只是没有碰见一人有属性加成,听到典韦问话,当即望去,便看见对方来头。

    姓名:卜巳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67

    武力:80

    统率:41

    智力:31

    政治:14

    魅力:8

    特性:【暴戾】战斗中攻击+3

    【贪婪】贪得无厌,不知满足。

    好家伙,暴戾加持,我岂非不是对手?不过面对典韦,却是小菜一碟,如今的典韦,可比年少的赵云还要猛。

    “正是卜巳,即刻杀之!”刘擎二话不说,直接下了格杀令。

    典韦将溅上嘴角的敌血一舔,啐了一口血沫,回道:“这厮何故送死!”

    这个问题刘擎也无法回答,大概,是因为无知吧。

    因为他没有像自己一样的系统慧眼。

    卜巳杀到,将刀举起,蓄力一击,同时大喝一声:“给我死来!”

    典韦却尤为不屑,“雕虫小技,安敢言死!”

    大刀劈下,典韦眼疾手快,抬起左戟招架,再顺势用戟之分枝一卡,将其死死卡住。

    卜巳用力一抽,竟未松动半分,不由得心中一阵骇然:这厮竟有这般力气?

    典韦并未多给他时间考虑,左戟往后一扯,右戟立即招呼上去,卜巳一不留神,生生被典韦扯到空中,等待他的,是典韦早已架好的右戟。

    纵使卜巳身披铠甲,但在典韦的百锻铁戟面前,依然形同纸糊,卜巳挂于典韦戟上,戟头贯穿五脏,已死的不能再死,典韦将之高高举起,血流如注顺着其臂膀淌下。

    系统:恭喜主公麾下典韦击杀了【卜巳】

    收益:武力+0.8,当前武力81.85

    系统:恭喜主公完成成就【黄巾砥柱】击杀黄巾军大方渠帅彭脱、波才、张曼成、卜巳(4/4),奖励成就点20000点,当前32500点。

    系统:【天地人公】激活,击杀天公将军张角、地公将军张宝,人公将军张梁,可获得成就点30000点。

    一系列提醒之后,刘擎未作参详,因为此刻仍处于军阵之中,卜巳已死,刘擎再一次故技重施,当众高喊:“卜巳已诛,降者不杀!”

    禁卫一听,纷纷响应,一齐高喊:“卜巳已诛,降者不杀!”

    然后和过去两次不同的是,这句口号喊出去,并无任何效果,黄巾骑兵冲锋之势依然没变,他们源源不断的加入到对傅燮的战圈之中。

    原本人数占优,将小股黄巾包围的傅燮,战着战着,却发现自己差点被黄巾骑兵围了。

    “不好!”傅燮与敌将张伯都了十几个回合,却不分胜负,而梁仲宁却已经突破了官军合围,与卜巳援军交上了头,如鱼入大海。

    正此时,傅燮与张伯与梁仲宁一齐听到了那句“卜巳已诛,降者不杀!”

    “大渠帅死了?怎么可能!”张伯面露震撼之色,可那声音切切实实来自中军阵中。

    “梁帅,怎么办!”张伯战心大为动摇,不知所措的问道。

    梁仲宁已入卜巳阵中,确实见到了被举起的卜巳尸体,当即咬牙痛骂:“贼人杀我大渠帅,随我与他们拼了!”

    “为大渠帅报仇!”张伯也顺势喊道,再次攻向傅燮。

    刘擎看着这失控的场面,顿时一阵头疼,原本以为击杀了敌酋,就能瓦解敌军斗志,想不到对方还有两名小渠帅在煽风点火。

    卜巳暴戾,带出来的兵倒也有些血性。

    刘擎倒不是害怕敌人多么厉害,以黄巾这种“有马步兵”组成的骑兵,也就拼个人多势众,真硬碰硬的打,怕是连破开刘擎一众的防御都做不到。

    头疼的是若黄巾一直不降,凭他十几人,砍杀这数千人,得砍到什么时候!

    “典韦,随我回马,继续斩首敌将!”刘擎无奈,只好再度将目标瞄准那两个小方渠帅。

    斩杀了他们,一帮乌合之众还有什么战斗心思。

    刘擎携禁卫交相掩护,原地回马,朝着新目标杀去。

    顺着黄巾骑兵冲锋方向,少了与敌交合,攻击顿时少了许多。

    “主公,这厮如何处理!”典韦问道。

    他单手防御着时而袭来的攻击,另一手依旧举着卜巳的尸身。

    刘擎引马靠近,一手揪住卜巳头上黄巾,抽剑斩下,将卜巳的头颅装于马后袋中。

    “此物已无用,速速弃之!”刘擎道。

    但卜巳的人头可还是有用的,可以用他赚个人情。

    “看戟!”典韦猛的一挥,将右戟甩出,利用惯性将卜巳尸身猛的甩中旁边一骑,将马带人一齐撞翻在地。

    战圈外,傅燮苦苦支持,黄巾骑兵越杀越多,己方两千轻骑,如今已经伤亡过半。

    他看见刘擎又杀出了敌阵,正向自己奔来,上千的黄巾紧追其后。

    一股死战之心再度从心中升起,君以死战助我,我亦以死相报!

    猛冲途中,他余光一撇,再度瞧见了一丝异样,只见东南方向,有数百骑以极速奔驰而来,首当其冲者,乃一白马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