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章 卜巳军弃战而走(求推荐票)

    无可阻挡,也无需违逆。

    宦党既是自己仇敌,且是祸国殃民,残害忠良之流,人人得而诛之。

    “主公,兵贵神速,截杀曹绍本就节外之事,莫要贻误大事!”郭嘉在旁再一次提醒道。

    “奉孝所言极是,那便放过此贼。”刘擎忿忿道,“吾恨不能寸断其骨!”

    曹绍闻言,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生的惊喜,就在此时,刘擎拔剑而出,顺势一斩,血溅一地。

    曹绍头颅滚落,沾着污血尘泥,双目依然瞪着,眼中似有希冀。

    他以为的放过,是活命;但刘擎说的放过,是不将其虐杀致死,给他个痛快。

    “将他们身上钱财与兵器搜出,做成贼匪劫杀。”刘擎下令道。

    “主公击杀宦贼余孽,替谢弼平冤,嘉当代天下士人感谢主公。”郭嘉道。

    “我是替自己的,不是替天下士人杀的。”

    “既是为己,亦是为天下,一者得孝,二者取义,主公可借此事扬名,不必做此掩盖之举。”

    从一次行动中谋取最大的利益,是谋士的职责,这个利益可以是目标的完成,可以是实在的钱粮兵马的获得,也可以是虚无缥缈的名声,所以郭嘉给了如此建议。

    然刘擎却不这么认为,此事确实可以攫取名声,特别是士子认为的名声,非常得用。

    但此时出名,无疑也会让刘擎成为众矢之的,宦官之祸根在于深宫内廷,不动则已,要动,便要一举将其拔除。

    为了些许名声就站在宦官与士人争斗的风口浪尖,岂不是自寻短见。

    “些许名声,不足为虑,此时平黄巾为第一要务,无需节外生枝。”

    十五禁卫很快行动,将马匹,兵器,钱财,尽数收起,刘擎率队往东去追赵云。

    游走了一波,不仅手刃仇敌,还收获满满。

    刘擎路径濮阳城下,再度与皇甫嵩碰头,濮阳之战提前结束了,卜巳未能攻克濮阳,同时,皇甫嵩军也没能击败他,见王师赶到,卜巳选择了放弃濮阳,向东逃走。

    “皇甫将军可知卜巳逃跑路线?”刘擎问道。

    “兵分两路,一路往河水渡口,另一路,沿河水往东北去了。”

    “沿河水?”刘擎倒是没想到,安排两路追兵,还是失算了,官道好走,他不走,反倒是沿着河水走。

    “主公,沿河水走,虽然没有道路,但于人来说,反倒好行,而战马难行,卜巳这是聪明之举。”郭嘉道。

    “公子放心,我已令护军司马傅燮[xiè]率骑兵沿江追击,孟德亲率所部兵马,往渡口截杀,贼兵疲惫,此战定胜!”皇甫嵩道。

    “皇甫将军,莫要忘记你我约定,卜巳之命,留给我!”刘擎笑道。

    “呀!”皇甫嵩一拍手,刘擎顿感事情不妙。

    “傅燮骁勇,恐他会斩杀卜巳,我即刻派人再行通知,令其生擒卜巳,交给公子。”皇甫嵩道。

    “有劳皇甫将军,我便不打扰了,再晚些,卜巳真叫傅司马斩了,告辞!”

    刘擎告别了皇甫嵩,寻了个地方将俘获的战马安置好。

    “奉孝,战马颠簸,奔袭非你所长,我去追击卜巳,你就站在地地不要走动,我让班明保护你。”刘擎笑着对郭嘉道。

    郭嘉看着刘擎,不太理解,关心自己没错,可为何主公带着这种慈眉善目的和煦笑容?

    难道此行凶险异常?所以主公要其在地等候?当下心中升起一阵感动,想回报一番。

    “主公,方才路上,我摘了一把枣子。”说着,郭嘉从怀中掏了一把,自己从中拿出两个,“此物有益血强身之效,我就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你!”

    刘擎脸上笑容顿时僵住。

    奉孝,难道你是同道中人?为何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我是你的主公啊!

    没占到便宜的刘擎转身就走,率领典韦和余下十三禁卫去追击卜巳了,还有一名禁卫,得知卜巳路线变了时,便派去通知赵云了,令其转向东北,去河水边截杀。

    看着刘擎离开的背影,郭嘉还是不明白,主公情绪变化为何如此剧烈,难道家世仇怨之深,依然困扰主公心头吗?

    看得,得把整个宦官集团连根拔除,方能真正为主公分忧。

    路上,典韦一马当先,超过了所有人,即便他魁伟远超常人,即便他还背着八十斤的铁戟,黑马似是得到了新生,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力量与速度,把刘擎都看馋了。

    典韦曾实诚的说要不要给这黑马给他,刘擎客气的拒绝了,于是它成了典韦的坐骑,典韦还高兴的给他取个名字——黑货。

    宝马待英雄,得名叫黑货。

    经过小半日追逐,太阳又西斜了,若再追不上,夜间恐怕会被人走脱。

    毕竟古代的夜间,相隔百步从你身边走过,可能都不知道。

    “主公,前方许多死人!”跑在最前的典韦突然回头喊道。

    那便到了!

    “加速前进!”刘擎下令,提升速度。

    很快,战场的狼藉便引入眼帘,此处经过一场大战,已成尸山血海,死伤者至少有三四千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黄巾。

    战场沿着河岸一直延伸,战死者也逐渐减少,应该是逃脱了一部分。

    “主公,前方有旗帜!”典韦再次通报。

    “是何旗帜?”刘擎问道。

    “我不识字!”

    刘擎一阵无语,驱马加速,不多时便瞧见前方一杆旗帜,上面正是一个“傅”字,而且瞧着架势,前方正在战斗。

    是皇甫嵩的护军司马傅燮!

    他追上了敌军,不知道会不会是卜巳。

    “禁卫军,随我冲锋!”刘擎喝道,同时拔出赤霄剑,朝着战阵冲去。

    “杀!”

    “杀!”

    战阵中喊杀声此起彼伏,黄巾骑兵与傅燮骑兵厮杀在一起,不时有人摔落下马,被无数的铁骑践踏致死。

    “将贼人围住,莫要一人逃脱!”战圈外围,傅燮手持长剑,临场指挥着战斗。

    他率领两千轻骑,一路追杀黄巾至此,沿途斩杀数千落单步卒,终将人困马乏的一千多黄巾骑兵围在此地,眼看着,敌军难道覆灭一途。

    正此时,东面再度传来一阵喊杀声,傅燮一阵张望,猛然顿住,脑中闪过两个概念——

    那是贼兵!

    数量众多!

    “大方渠帅卜巳在此!还不快快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