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六章 古之恶来投刘擎

    几年的逃亡生涯,典韦早已厌倦不堪,山野生活又苦涩难当,奈何命案在身又不敢入城。

    田丰差人寻到典韦之后,见来人没有恶意,典韦便随人回了圉县。

    典韦本想感谢田丰先生,但先生却告诉他,他是受主公之托才去帮他的,他应该报答的是他的主公。

    主公,一听就是个大人物,可是他平黄巾之乱去了,话说回来,典韦也想参军平黄巾,只是自己罪犯之身,无处可投。

    田丰知道典韦憋了很久,本身又是个快意恩仇之人,受人半点恩惠,都能以命相报,所以他才会为襄邑刘氏刺杀李永,将自己弄成了逃亡之人。

    这一拜,田丰便让刘擎受了。

    典韦跪直了身子,拱手道:“典韦贱命一条,得主公施以援手,才免于亡命之生,旧恩未报,今日得见主公,又蒙新赐宝戟,典韦无以为报,只有贱命一条,望能为主公牵马坠蹬,守护左右!”

    言罢,典韦脑袋的往地上重重一磕。

    刘擎看了直扶额,蔡琰看了心儿直颤。

    这年轻人!刘擎上前扶起典韦,道:“典韦身怀惊人之力,豪杰之志,又有侠义之心,得你相助,日后作战,定能无往不利!来,起来!”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武将【典韦】

    姓名:典韦

    品级:彪炳青史

    耐力:97

    武力:95

    统率:61

    智力:36

    政治:31

    魅力:58

    特性:【膂力超群】力大无穷,攻击难以招架,单挑时敌方武力-5;作战时对武力60点以下的对手大概率一击斩杀。

    【折冲御侮】强壮勇武,无坚不摧,带队冲锋时可提升己方士气,破坏敌方阵形,使敌主将统率-10

    【援主】援护主公战斗时,武力+5,统率+5

    【殿军】撤退时,己方部队战斗力不会下降

    【无双·仁王挺立】典韦一夫当关,愈战愈勇,耐力+10,武力+5,战斗中强势震慑敌人,使其胆寒。战后会进入【力竭】状态,武力降低50%

    忠诚度:100%

    收益:耐力+0.97,当前耐力61.56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两名带无双特性的武将,获得成就【无双成双】,奖励武力+5,当前武力81.05,奖励成就点5000点,当前12500点。

    刘擎傲然挺立:我又变强了!

    典韦立起,足足比刘擎高出大半头,看着刘擎憨憨直笑。

    你这憨子,此时不应该用崇敬的目光看着你威猛的主公么!真是意境破坏者!

    蔡琰目睹着发生的一切,似乎看懂了,原来两个人走到一起,可以这么直接,承人恩惠,以身相报,欣然接受……

    刘擎怀着大好心情,拍了拍典韦的胳膊,随后走向蔡琰。

    他来了他来了,蔡琰心中顿时小鹿乱撞。

    刘擎走到蔡琰的跟前,身影将她遮盖进去,她迎着阳光,仰头望去,只觉得光芒刺目。

    她突然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也是在西门,也是日头西垂,也是一道光,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那日的场景在脑海中再次回溯,他救人一命,她承人恩惠。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

    “你先说。”刘擎道。

    可刘擎这么一说,蔡琰反而脑袋一片空白了,刚出想说什么话,此时竟然毫无头绪。

    见她不吭声,刘擎从腰间解下一只锦袋,在蔡琰眼前晃了晃,顿时吸引住了小妮子的目光。

    蔡琰心想:我应该是送给我吧,哼!大块头,我也有,还比你的漂亮!

    蔡琰定定得看着刘擎打开锦袋,里面是一只精致的长条漆盒,拓印着精美的条纹,只看一眼,就能想象其中的东西必然珍贵无比。

    金饰?玉器?宝石?

    蔡琰怀着砰砰直跳的心,看着刘擎面向自己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卷旧竹简,只看一眼,一股古朴苍凉之意迎面袭来,蔡琰忽生一丝直觉,此简所书,乃数百前之恢弘史诗。

    “此书为颍川偶然所得,乃是《国风》遗卷《邶风篇》,我知你喜好风雅,便带回来了。”刘擎淡淡开口。

    蔡琰喜不自胜,他竟然知道自己所喜,带了如此珍贵的古卷回来,此物于她而言,胜过任何金玉之物。

    看着蔡琰的欢喜模样,刘擎心说:文若,记你一功!

    蔡琰小心翼翼的将之拿起,展卷,竹简之上,镌刻痕迹依然清晰无比,《泊舟》、《绿衣》、《简兮》……

    目光扫过《简兮》时,停留在了最后一句之上。

    蔡琰没忍住,轻轻念了出来:“山有榛,隰有苓。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听着这句诗,刘擎陌生无比,心想自己的教育经历中应该没有这一首。

    “这是何意?”刘擎问道,听着像是思念美人的。

    听刘擎一问,蔡琰顿时脸红耳热,不知该如何解释。

    迎着刘擎求知欲极强的目光,蔡琰小嘴一抿,轻声道:“榛树生在高山巅,低洼地里甘草产。谁又占据了我的心尖?是来自西方的英武之人……”

    说着说着,蔡琰的声音已经变得微不可闻,即便刘擎不动声色的走近了两步,依然未曾听清后面的呢呢之声,不过光听前半句,他已经懂了。

    来自西方的英武之人,占据了她的心尖。刘擎想:此英武之人,舍我其谁?!

    蔡琰将竹简收起,再次小心翼翼的放回了漆盒,轻轻合上,握在手里低声道:“我很喜欢。”

    “我亦喜欢其中一篇。”刘擎突然道。

    蔡琰闻言,先是微微一怔,惊喜,意外,莫非刘擎竟也熟知此书?

    “是哪一首?”她问道。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刘擎念的,乃是静女篇,蔡琰闻之当即觉得羞涩难当,耳垂红得像能滴出血,这诗说的不就是方才等待刘擎时,自己心里的紧张状态么,原来他远远就发觉了。

    一时间,被看穿心思的蔡琰觉得自己无处可藏,随即转身从杏枝手里取过一件叠好的斗篷,猛的塞给刘擎,而后转身便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