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省八部制,大可汗

    俞涉被斩,袁军大败。

    当李傕挑着俞涉首级立于宛城城下之,后方将士齐呼“降者不杀”之时,守城袁军慌了。

    守,主将已死,大军已溃,还为谁守?凭什么守?

    特别那句“降者不杀”,直接将他们的抵抗心彻底瓦解。

    数日之后,李傕便在城门口迎接前来的贾诩。

    “将军英武,马到功成!”贾诩夸道。

    李傕满脸笑意,迎着贾诩,“还不时军师神机妙算,如今宛县已在我手,后续之事,军师有何打算?”

    两人一齐入城,边走边谈:“守住宛城,今日我便急报渤海王,你命张济速速回宛县,其余城池,我军一概不守。”

    贾诩显然已经想好了对策。

    “那西鄂县呢?”

    “不守,袁军有此败,便在于分散驻守,而且还妄图一城不失,若三万人驻守宛县,我军将毫无办法,如今俞涉虽败,但袁军兵力尚存,若群起攻宛,会有些棘手。”

    “好,就按军师之意办。”

    “宛县孤悬于此,不能久持,还是要尽快与渤海王接头才行。”

    李傕想了想,道:“接头之事,便交给军师了。”

    贾诩入宛城之后,当即给刘擎回信,并在信中明言,希望渤海王早日派人接收。

    从所谓的董卓战败被贬,到刘擎接任大将军,贾诩已看清形势,这南阳,无论是在袁术手中,还是刘表手中,抑或在自己与李傕手中,都未必能得长远。

    袁术在司隶未必能待得长久,到时候,还是会大举退回南阳,而刘表与孙坚缠斗,无法有效遏制袁术。

    唯有将最核心的宛县交到渤海王手中,自己方能从南阳这块炙手可热的地盘上功成身退。

    快马急报,很快很传回邺城。

    刘擎看着贾诩书信,重重的赞了一声:“贾文和老谋深算,数日便取宛城,实在难以置信!”

    再看信,贾诩又要求刘擎尽快接手,以免夜长梦多。

    这可有点难倒刘擎了,如今为准备司隶一战,可谓精锐尽出,连讨伐豫州袁绍和扬州陈温之事,都交给了曹操沮授刘备。

    “文若,奉孝,贾文和言,欲将宛县交给本王,此话何意?”刘擎自己揣摩不出来,若说只是字面意思,刘擎不信。

    郭嘉先开口,道:“自然是贾诩李傕所率兵马,粮草无多,难以维持所致。”

    “依我看,不尽然,论天下富庶之地,南阳首屈一指,即便多有战事,短时间倒不至于为粮草担忧,我看,多半是贾文和自退之计。”

    “自退之计?何解?”刘擎问。

    “主公,贾诩先事董卓,如今虽听命于主公,乃是因汉帝在此,主公是大将军,而非是奉主公为主。”

    懂了,贾诩这算是用宛县递上投名状了。

    这样选择权在刘擎手中,若接受他,则以自己的名义,将宛县交给他打理,若是刘擎不接受,便自己派人接收,如此,贾诩进退皆可。

    不得不说,这个贾文和行事,还真是顺滑。

    难怪董卓麾下这么多人,也就他能善终。

    “本王明白了,贾诩既有此心,本王倒喜闻乐见,得一良谋,岂不美哉!”刘擎笑着,“传令,封贾诩为南阳太守,李傕张济为南阳都尉,告诉他,待本王将袁术扫出司隶,再取南阳全境!”

    “喏!”荀彧领命。

    这时,郭嘉言道:“主公,如今各军皆已就位,第二次讨袁之战,可以开始了。”

    第一次讨袁,讨的是袁绍,第二次讨袁,讨的是袁术,反正,都是讨袁氏。

    “好!此战包含河南河东扶风颍川四郡四线,巍然壮阔,说实话,本王真想亲征!”

    刘擎倒是想念带兵打仗的生活,那时候只需要考虑怎么战胜敌人,现在在邺城,几乎所有的事,都需要自己过目。

    荀彧这谨小慎微的性子,就是改不了,不少决策只要能获得一点点优化,他便会找刘擎反复推敲。

    刘擎也很无奈啊,做个轻松的大王,不香么,可惜自己要走的路,终究会离闲散二字,越来越远。

    实际上,刘擎听听都觉得累,荀彧身为主事之人,若事事都是他操办,肯定更累,刘擎可不想大事未成,能臣干将先累倒了。

    今日议事结束之后,郭嘉田丰戏志才等人人离开,刘擎留下了荀彧。

    “主公,不知还有何事吩咐?”

    “本王回邺城此些时日下来,觉得政务繁杂,距离上一回调整,已过去一年有余,如今本王执掌数州,不能再靠原先那般了,本王听闻,你日日工作到夜深,可有此事?”

    荀彧抬头看了刘擎一眼,“大王大业未成,臣不敢懈怠。”

    “大业重要,身体也重要,身体是革……是大业的本钱嘛!”

    “主公说的是,然……”荀彧欲言又止,显然有口难开,不想和刘擎诉苦。

    “而且朝廷设于此处,官员寥寥,也不成体统,本王打算提拔一批统筹之官员,分工负责各类事务,再由你统辖,如此一来,你也不至于太过辛苦,本王已有初步方案,你看。”说着,刘擎递过一张帛书。

    关于改制,刘擎早就想过数次了,如今的三公九卿,虽然也是分工,但隶属关系太过复杂,即便刘擎生活了这么多年,依然分不清这些个从属关系。

    比如太尉管辖着太常卿,光禄勋和卫尉,司徒掌管廷尉太仆和大鸿胪,司空则执掌少府宗正和大司农,而三公之下,又各自有长史等属官,真正处置实务的尚书台,又在少府之下。

    荀彧接过帛书,看着简单划出的三省八部结构,陷入思索。

    刘擎曾想过数次采用什么结构,既要加强中央集权,扼制地方,又要靠拢顺利过渡,不能搞得天翻地覆,最后,决定采用三省六部制过渡,再将农部从户部脱离,并添加商部,形成特色的三省八部制。

    这么创新的理由很简单,刘擎的更改也很想当然,那就是户部权力过大,疆土,田地,户籍、赋税,俸饷全管了,想想都离谱,老祖宗的制度设计或许自有其智慧,但刘擎的创新,自有其见解,那就是有要有一个部,专门从事三农事务,来保障田地,保障粮食,保障农民,能不能有效遏制土地兼并先不说,但至少要朝这个方向使劲。

    至于商部,显然古代统治者没有尝过商业的甜头,如果所有底层人都靠种田活下去,这对人口增长和生产力发展来说,实在是一把沉重的枷锁。

    至于实效,先在冀州试点,再推广至各州,他日平定天下之时,便可用作中央官制。

    “主公,尚书省我懂,何谓中书与门下?”

    刘擎笑道:“你便是中书,执掌机要,发布政令,并总领百官,至于门下,乃是本王近臣,类似于本朝侍中,为本王出谋划策,顾问应对,并要审查复核本王诏命。”

    荀彧点点头,基本懂了,又赫然发现,若按主公所言,那中书省岂不是集三公之权于一身?

    荀彧有些意外的看着刘擎。

    “文若以为如何?”刘擎笑着问道。

    荀彧却有些慌了,集三公之权于一身,这是主公的试探吗?

    “主公,中书省事权,是否有过?”

    “并不为过,三公分权,会使决策效率低下,而且有门下省审查复核,断不存在一家独大的事发生。”刘擎所述,是理想状态,若真碰到大奸臣,不管什么制,都白搭。

    “尚书省下辖六部,倒似四曹尚书,便是主公所言的分工统筹吧。”

    “不错,如今的尚书,官品低微,在朝中并无实权,何进,袁隗,董卓,王允,皆以大将军,太傅,三公之名录尚书事秉政,如此,岂不多此一举?”

    “主公明鉴。”荀彧由衷佩服,原本以为主公是仁德两全,胸有大志,英武无双,没想到平日里对不怎么关注的政事,也有如此见地,荀彧心中是无比的佩服。

    主公真乃真正的不世出的明主呐!

    刘擎笑着继续道:“其中人选,你且看看,报给本王,冀州官制饱满,可先在此一试,若有成效,向各州推广即可。”

    荀彧虽然被中书大权惊到了,但整体观感甚好,简洁明了,若能实施,定然能将处事效率提升不少。

    刘擎原本想着,荀彧在办的事,更像是尚书令,自己现在的位置,更像是中书令,毕竟令出中书,便是令出本王,这个职位,大概就是丞相宰相之类的。

    丞相竟是我自己。

    不过,刘擎可是汉室宗亲,还有一个更贴切的位置,给自己留着。

    不过现在嘛,不要急,等荀彧先把人选上来再说。

    荀彧离去之后,刘擎也回了后宅,今日还是骞萦从雁门回来的日子。

    刘擎径直来到骞萦的别院,见骞萦正在院中耍剑。

    “萦儿好兴致,这一路上,难道还不够累么?”

    刘擎的声音在骞萦身后响起,骞萦动作一收,将剑别至身后,雀跃的朝着刘擎而来。

    骞萦回来,显然连衣服都未来得及换,熟悉的紧身革衣,惹眼的麦色皮肤,雀跃间深棕秀发随之越动,显得弹性十足,独特的野性之美。

    “拜见大王。”骞萦行礼。

    “萦儿无需多礼,看来心情很不错。”

    骞萦欣然一笑,不善言辞的她,以实际行动回答了刘擎。

    “外头热,走,入屋说话!”刘擎说着顺势牵过骞萦的手,朝寝屋走去。

    骞萦抿嘴一笑,将剑交予侍女,静静的跟着。

    刘擎径直往竹席上一躺,长舒一口气,惬意道:“萦儿,此行收获如何?”

    骞萦跟着躺着,侧卧对着刘擎,一手托着脑袋,姿势妖娆,曲线身段尽显。

    “此行草原,我见了南方五部的首领,他们见到王族这两年的发展后,皆愿和大汉通商,以牲畜毛皮等,换取煤炭,粮食等物。”

    “可愿臣服大汉?”

    骞萦脑袋摇了摇,连带着整个身姿晃了晃,谁能想到,她这是在谈正事,不管怎么看,都像在勾搭刘擎。

    好在刘擎身边美人入云,早已能坐怀不乱。

    “若是不愿臣服,那通商的价格,可就不一样了。”

    关税了解一下?

    毕竟谁更需要物资,明摆着,毕竟谁强谁弱,明摆着。

    “我已经告知此事,不过,大王,我有另一想法。”

    “哦?萦儿尽管说来。”

    “扶植骞曼,统一鲜卑。”骞萦道。

    刘擎目光一紧,盯着她充满野性的俏脸。

    “大王,我绝无私心。”骞萦立即换了个姿势,改为跪在席上。

    “有私心也无妨,本王不喜欢绝心绝情之人。”刘擎淡淡道。

    骞萦一听,一时竟无法分别这话是真心,还是反讽。

    “大王,鲜卑不比中原,连争斗,都要讲个名正言顺,在草原,只有弱肉强食,对付鲜卑各族,谈判并非是最好的方式。”骞萦解释道。

    “这个道理,本王自然当然懂,不喜欢绝心绝情之人,也是真心话。”刘擎似乎看出了骞萦的担忧,连忙出声抚慰,毕竟是自己的女人,背井离乡来到中原,刘擎不想她担惊受怕的生活在这里。

    “大王同意了?”骞萦脸上难掩喜色。

    “并没有!”刘擎一口回绝,“你为弟弟着想,本王不会怪你,但扶植骞曼统一鲜卑,让他做大可汗,本王不会做这样的事。”

    刘擎没有继续解释,以骞萦的聪慧,自然能明白。

    一个强大统一的鲜卑,即便它名义上向大汉称臣,也不符合大汉的利益。

    “大王恕罪,骞萦知错。”骞萦低下头,跪伏在地。

    刘擎坐起,将她扶起,自己又躺了下去。

    “本王说了,没有怪你,你还是那个……那个动作。”刘擎做了个示范,让骞萦侧卧。

    这个姿势,最有女人味,最赏心悦目,而且这种韵味,不是长得美,就能做出来的。

    骞萦的内心是崩溃的,实在跟不上刘擎的脑回路,只好摆回原来的姿势。

    刘擎欣赏的点点头,“萦儿体态妖娆,身俱野性,有草原王者之姿!”

    又一个猛子坐起,像欣赏一具艺术品一般看着骞萦。

    “若是萦儿来做这个大可汗,本王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