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三州齐动,袁绍惊神

    令出邺城,李水日夜兼程,赶往青州。

    同时,还有数匹快马同样日夜兼程,赶往东郡梁国等地。

    身在濮阳的曹操第一个收到了急报,其中内容,令他十分重视,当即召集幕僚议事。

    除了曹氏夏侯氏,程昱娄圭也一并在场。

    曹操先将信中内容做了简单的介绍,末了,还直接宣布:“袁本初倒行逆施,乃社稷之罪人,操决定奉行渤海王提议,出兵讨之,曹氏与夏侯氏,皆出自谯沛,以我等在沛国的根基,想要取之,并非难事,我意已决,诸位有何补充?”

    负责后勤的娄圭问了一句:“主公打算派多少人呢?”

    曹操望向众人,问道:“有没有自告奋勇的?”

    夏侯惇当即起身,道:“既然是回家,我自当打前锋!”

    “好,元让为先锋,操亲统大军,曹仁于禁为左右将军,程昱为参军,兵贵神速,即刻开始配粮,先锋明日出发!仲德,我们再研究研究,从何处进兵。”

    曹操一口气便将出兵部署说出,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将沛国纳入自己管控之中,曹操早就构想过这一思路,没想到渤海王这一次,直接给了他出兵的理由。

    程昱一拱手,也不看舆图,便道:“主公,欲取沛国,先下谯县,而下谯县最佳之路,在于借道梁国,谯县距梁国边界区区数里,从梁国攻,定能出其不意,谯县一破,沛国不在话下,幸好梁国在渤海王掌控之中。”

    “好!我这便修书梁国相陈公台,再将作战计划报送大王。”

    很快,曹军开始集结,配发物资,次日,便开始进军。

    李水又经数日奔波,终于赶至齐国临菑。

    沮授得知事情原委之后,也不忍叹道:“巴祗忠义之士,竟枉死袁绍权术之下,实在可惜。”

    “沮公,主公这次,十分震怒,我还未见过主公这般震怒。”李水也是从广平县就跟随刘擎的人了,所以多嘴了两句。

    沮授望着书信轻叹一声,“我能感受的到。”

    从字迹上,沮授就感受到了刘擎的愤怒,若是寻常信件,他会叫蔡琰或者郭嘉代笔,即便自己写,也是一笔一划的清晰明了。

    “沮公,卑职还要去给刘使君送信,这便告辞了。”李水道。

    “好,路上小心!”

    李水离开之后,沮授当即唤来太史慈,命他去将刘繇寻来,刘繇这段时间也一直寄宿在临菑,倒是与沮授偶尔见面。

    午后,太史慈和刘繇一同出现在临菑府中。

    “正礼,子义,坐!”沮授见两人连忙热情招呼。

    刘繇四下望了望,心想还是逃不过这一“劫”,他曾数次被人举荐,也曾被征辟,但都拒绝了,至今依然裹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沮授执掌青州之后,又数次征他出仕,刘繇都婉拒了,这一次,太史慈火急火燎的将他唤来,刘繇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正礼,我同你说之事,考虑的如何了?”沮授先问一声。

    刘繇一听还是这事,便以上回同样的话回道:“繇才疏学浅,难当大任。”

    “诶!正礼,谦虚也要有个度,此次,可不是我要用你,你先看看这个再说吧!”

    沮授直接将刘擎的信交给了刘繇。

    刘繇好奇的从下人手中接过,展开一看,着实被这奇丑无比的字惊了一跳,眼神快速一跳,直接跳到落款。

    “渤海王刘擎!”

    于是刘繇又从头细细浏览起来。

    将信看完,刘繇也吐出一口浊气,骂道:“袁本初不当人子!袁氏一门,四世三公,怎会出此悖逆之徒!”

    沮授看刘繇气氛,心中顿时有数,于是试探道:“大王在信中所言之事,正礼以为如何?”

    刘繇先是一愣,再度拱手道:“繇才疏学浅,恐难当大任!”

    先前说的,确实是推诿致辞,但这一回,他说的是真心话,刘繇自认为治一县,乃至治一郡的能力,他是有的,可是当州牧,着实有些为难他,他还真没这个自信。

    “正礼可有看清大王信中之说?”沮授问。

    刘繇点点头。

    “袁绍杀巴祗,以陈温为扬州刺史,袁绍又结联周氏,在扬州根基极深,大王所图,便是以武拒之,自徐州南下,先攻取吴郡,作为立足,再进取他郡。”

    刘繇明白了,沮授的意思是,虽然他名义上是扬州牧,但最开始,只需要管辖一郡之地。

    不对,得攻下吴郡,才有管辖一郡之地,而现在,一县都没有,所以这个州牧,现在还是个虚职。

    如此说来,似乎接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主要袁绍所谓,令他不齿,他也想真正做点什么。

    “可跨江攻取吴郡,绝非易事,沮公,大王真要如此?不是一时气愤之语?”

    “大王历来说一不二,大王说能攻,便能攻!”沮授自信满满,而且信中信息量满满了,除了他的青州,还会有别的力量参与。

    “既如此,繇也愿意为大王出一份力,将扬州从袁氏手中解救出来!”

    “正礼此言差矣,此非为大王出力,乃是为大汉社稷出力,正礼身为汉室宗亲,当以匡扶汉室为己任。”

    “刘繇惭愧,沮公教训的是!”刘繇连忙躬身受教。

    “如此,此事便定下了,即刻起,你便是扬州牧,子义,大王可是亲点你为先锋的。”

    太史慈一笑,道:“定不负大王所望!”

    说着,又冲刘繇笑了笑,这个有最名望的老乡,总算出仕了,这可是乡亲们日夜企盼的大好事。

    刘繇接受任命,太史慈准备出征,差不多时间后,李水到了最后一站,将信交给了刘备与糜竺。

    这段时间,刘备与糜竺磨合得不错,主要刘备待人礼遇有加,给足了糜竺尊重和权力,出台什么政策,任用什么人员,都会询问糜竺的意见,刘备心中门清,这徐州刺史,他是高攀的,而且徐州各郡国的那些守相们,各个都是效忠渤海王的。

    两人就南征扬州之事开始商讨。

    “子仲,按大王的意思,是让青州太史慈和广陵郡都尉臧洪为正副先锋,为何不用我那两位兄弟啊?”刘备道。

    “我猜,应该是担心两位将军不谙水战吧,毕竟太史慈与臧洪,皆在江海边统兵。”糜竺其实是随便猜的。

    “谁说俺老张不会水战的,俺也能游水!”张飞不服气道。

    “三弟,水战并非游水可比,你我确实不擅水战。”关羽扯了一把张飞,然后对糜竺道:“不过,关某相信,若学习得一段时间,便会了!”

    看着关羽自信的样子,糜竺也不好打击,笑着对刘备道:“使君,大王既有此令,我们便在此恭候沮公驾临吧,届时,出谋的出谋,出力的出力。”

    “要我说,区区吴郡,还要沮公亲来,我看不如教给俺老张吧!”

    刘备关羽听了,连连摇头,对此,糜竺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整个兖州,青州,徐州,都处处于备战状态,如此大规模的动作,自然不可能逃出袁绍的耳目,然而细作们带回的信息,却极为模糊,既摸不清楚兵马数量,也弄不清楚目标是什么。

    只觉得,有大行动。

    袁绍心中十分不安,联系上自己在扬州的举动,似乎这些不安,都是源自于此。

    “元图,本公十分不安,为何觉得,北面似乎有大行动。”

    逢纪无奈回了句:“袁公,捕风捉影,难以确认,命令将士防备即可。”

    郭图也跟着道:“主公,也可能是虚张声势之计,眼下渤海王的大敌,是袁术,或许兖州青州徐州的异动,只是在虚张声势,防止袁公驰援袁术。”

    袁绍不由得冷笑:那渤海王可真是多虑了,他就不信,袁氏兄弟这关系,他不知道。

    “我看还是加强戒备吧,本公心头实在南安。”袁绍不知道哪来的第六感,但如此吩咐之后,放心了一些。

    一众幕僚也觉得袁绍有些疑神疑鬼的。

    然而,不等诸位幕僚散去,便有消息快速传入。

    “报——”

    “禀报袁公,沛国谯县遭遇曹军突袭,已经失守!”

    众人当即一震,刚还说虚张声势,这下就如一记耳光狠狠打在脸上。

    “曹操是如何毫无征兆的发动袭击的?”袁绍急忙一问,随后立即想到谯县的地形和局势,便明白曹军定然是从梁国发动攻击的。

    而且曹氏夏侯氏皆出自谯县,城中必有内应,如此一来,谯县失守,好像也不奇怪了。

    “曹操要攻沛国,那么其余地方的行动,自有目标!”袁绍道。

    郭图连忙回道:“主公,曹操攻沛国,陈宫必然攻陈国,至于青州和徐州的动静,恐怕并非是冲主公来的。”

    袁绍深深的看了郭图一眼,“公则何意?”

    “青徐二州有所行动,是为扬州!”郭图十分确信的说。

    “公则所言,不无道理,臣亦如此以为。”逢纪也跟上说。

    “沛国,陈国,扬州,刘擎这是想干什么?他疯了吗?”

    逢纪摇了摇头,叹道:“袁公,此事,恐怕与扬州刺史之死,脱不开关系。”

    “你是说,本公杀了那个老家伙,刘擎这才发了疯了?”袁绍问。

    逢纪点点头。

    “哈哈哈,疯吧,疯吧,说明巴祗与他极为重要,他越疯,越证明我做得对,传令,通知陈温,让他做好徐州大军渡江的准备!”

    逢纪看着袁绍狂笑,一时恍惚,到底是谁,疯疯的。

    巴祗对渤海王有多重要,逢纪不知道,但渤海王借此事大做文章,几乎令兖州,青州,徐州之地群情激愤,纷纷举兵讨伐袁绍。

    这事可了不得,袁绍失去的,可是这些地方的民心呐,民心这种东西,失去容易,想要争取,可困难重重,日后袁绍即便能攻回这些地盘,袁绍的身份,也是如侵略者一般,会遭人唾弃。

    袁绍显然没有意识道这一层面的问题,依旧在不停的部署应对,一边派援兵去沛国,一边让陈国严加防范。

    然后,又一道急报传来。

    “报——启禀袁公,吕布率军从鄢县杀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了拓县,如今正往武平县进兵。”

    显然,这一军报又往还在部署防备的袁绍脸上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城都破了,你还严加戒备个毛,如今整个陈国,怕都已经如临大敌了。

    “元图,你说,如何是好?”袁绍问计逢纪。

    逢纪拱手,说道:“袁公,吕布来势汹汹,兵锋正盛,此时不宜与之硬碰,故当放弃武平县,选苦县作为防守重点,方有足够时间设防。”

    “放弃武平?武平乃陈国枢要,焉能拱手相让?”袁绍不解。

    “正因为是枢要,所以能拖延足够的时间,让其它城池有足够时间布防。”逢纪解释道。

    袁绍觉得武平县极为重要,于是又看着郭图问。

    郭图经历了很多,被渤海王教育了很多次,如今算是已经磨平了棱角,面对袁绍的质疑,他连忙站在了逢纪一边。

    反正万一出了问题,逢纪才是主谋。

    “臣以为元图所言甚是!”郭图道。

    两位幕僚意见统一,袁绍倒直接没了好谋无断的机会,便采纳了逢纪之计。

    放任武平县拖延吕布军,在接下来的苦县,做重点布防。

    袁绍又看了一眼众人,突然又发现,似乎没什么可用之人。

    “蒋奇,你率本部兵马,驰援沛国!至于苦县,元才,便辛苦你了!”袁绍对外甥高干道。

    蒋奇高干齐齐出列,领命。

    “扬州的话,派快马通知周昂与周昕,命他们配合陈温,共拒北方之敌!”

    袁绍继续部署,再看了看众幕僚,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陈琳身上。

    陈琳刚从南阳回来不久,韩遂的再度背叛,意味着陈琳行动的失败,只是因为他曾经成功过,而且韩遂此人,本就反复无常,袁绍也不是不知道,便没有责怪陈琳。

    但如今韩遂反了,意味着马腾又可以争取了。

    “孔璋啊,从南阳归来,一路辛苦!”袁绍道。

    陈琳一听,心中咯噔一下。

    最怕主公突然的关心。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