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零九章 绝境嵩山,渤海王现

    “彩虹,龙吸水也,常于雨后出没。”刘擎说着,走出屋子,立于廊道,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色,“雒阳历经血与雨的洗刷,百姓日后应该会迎来好日子吧!”

    郭嘉跟着来到廊道,“主公,是不是太快了?”

    “你们倒是奇怪,别人的谋士,都拼了命的怂恿他们的主公进取,甚至铤而走险,你与文若倒一再告诉本王要慢点,要慢点,此时天下有权势者,不过寥寥,即便割据称王,也成不了多少气候,你可知若是过个五年,十年,待本王一切准备就绪,彼时皇权沦丧殆尽,人心向背,届时再想聚拢天下百姓之心,只怕难上加难。”

    郭嘉听着,突然躬身道:“主公所言在理,究竟如何,文若与我,自当听从主公之令。”

    “此行司隶,目的乃是袁术,若是能顺手解决西凉军这个顽疾,那便更好,还是继续观望吧,若此战真对董卓不利,念在其为本王付出良多,自当保全其性命。”

    “属下明白了!”郭嘉说着,退后数步,告退了。

    ……

    偃师以西,董卓大营。

    自华雄被斩之后,董卓便放弃了对偃师的彻底围困,而是听从李儒的建议,将力量相对集中起来,形成了南北西三个营地,钳制偃师。

    另外西面,董卓军也遭遇了韩遂和阎行的羌凉联军,就两军战斗力而言,是不相伯仲的,长时间的下雨,对双方都是一种削弱,但这种削弱并不会减少战斗的残酷,反之是增加的。

    双方骑兵厮杀时,时常双方都陷入泥浆,最后的结果就是舍弃战马,骑兵步战,混作一滩,近战肉搏,短兵相接,发展到最后,什么手抓啃咬都能成为攻击手段。

    董卓面色阴沉,如这阴郁的天气一般,一旁的李儒董旻和田景三人,也不说话。

    “西面攻击毫无进展,偃师又屡被孙坚偷袭得手,眼下咱们处境十分被动,田景,军粮可支多少时日?”

    田景上前,轻声道:“不足十日。”

    听到这个数字,几人脸色都变了变。

    董旻直言道:“兄长,不足十日,这该如何是好?”

    董卓看了李儒一眼,突然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想,若是文和在,该有多好,文和定然有办法,李儒虽有才,但文和算计,未尝一败,只有东西,经历过失败,方能分辨出来。

    “主公,我观天象,这两日天有绽明迹象,或许雨就会停了。”李儒道。

    “李军师,即便雨停了,但只有等地面干透,方有骑兵施展余地,我军粮草等不到那个时候。”田景提醒道。

    除非出大太阳暴晒几日。

    “主公,只要雨停,我军可沿官道进兵,直取雒阳!”李儒道。

    董卓点点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董旻突然上前,凑在董卓耳旁道:“兄长,听闻渤海王已在荥阳,何不派兵请渤海王相助?”

    董卓眉头一皱,回道:“叔颖有所不知,咱欠渤海王的,早已还不清了,如今咱们势大,志在必得,还要求援?”

    “兄长,此战若有好歹,咱们岂不是大势已去?还是去求一求渤海王吧!”董旻又劝。

    董卓依旧面有挣扎,看了李儒一眼。

    他的想法显然是能不麻烦渤海王,就不去麻烦,因为渤海王要对付袁绍,而且他不就之前,就将兖州的麻烦丢给了渤海王。

    “兄长!若有个好歹,董氏一族休矣!”董旻不依不饶,如今天子,太皇太后,以及董氏家眷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坐诊雒阳的侄儿董璜已身陷囹圄,董氏如今只有他们两兄弟了。

    董卓沉思一会。

    “罢了罢了,派人通知大王吧!”董卓妥协。

    三日后。

    天气果然如李儒所说的那般,放晴了,董军再度派大军顺官道进攻。

    一开始,进展十分顺利,韩遂军似乎还没从大雨的狼狈中回过神来,遇到突然进攻的董卓了,节节败退,董卓军半日推进十里,雒阳仅咫尺之遥。

    董卓得知韩遂军败守雒阳的消息,阴郁多日的脸,终于明媚了许多。

    “主公,袁军精锐尽在偃师县,朱儁在北,而韩遂落败,当趁此时一鼓作气攻下雒阳!”李儒建议。

    “好!大军压上,进攻雒阳!”董卓下令。

    “大军压上,进攻雒阳!”李儒将军令重新、郑重的重复了一遍。

    接下来,继续等待前线的消息,董卓依然有许多不放心,经常问李儒“文优,此战胜算几何”之类的话。

    李儒心知此次机会难得,若攻不下雒阳,恐怕真的要与好前程告终了,这一路走来,容易么,连弑君的事都干了,区区雒阳,势必拿下!

    “主公放心,此战胜利,定当属于主公!”李儒口上发誓,心中也暗暗发狠,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拿回雒阳!

    为此,李儒离开了中军帐,一同赶赴前线。

    翌日,董卓便受到了李儒进兵顺利的通报,大军已濒临雒阳东门城下。

    董卓大喜,笑道:“这区区十数里路,平日一天咱便可以跑个来回,此战却进展如此困难,好在终于打到雒阳了!

    “主公,要想攻入雒阳,依然十分困难,不可懈怠。”田景提醒道。

    “主簿所言甚是!咱就高兴一下,此次军师亲自领兵,咱该去看看。”董卓笑道。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

    “不好啦!”

    “不好啦!”董旻一个箭步窜入帐中,“兄长,大事不好,虎牢关失守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董卓难以置信的看着董旻,显然不信他说的。

    董旻顿了顿,深吸一口气。

    “兄长,河南尹大小豪强和士族拼凑了不少兵马,探子来报,虎牢关已经失守了!”

    豪强和士族,董卓当即明白,是因为“筹”粮的事。

    “快,快叫牛辅回援虎牢关!”董卓赶忙下令,额头汗水不断冒出。

    前路不明,后路已断,董卓心头的不安越来越盛……

    ……

    “主公,大事不好,士族豪强联军已经攻取虎牢关,董卓已经进退两难了。”

    郭嘉给正在晒太阳的刘擎带来了一个重磅的消息。

    那些被西凉军抢了粮草的士族豪强,竟然联合起来,大户人家出个上千部曲,小户也有几十上百,生生凑出了一支讨董联军,在董卓与袁术战斗焦灼之际,两三万人的加入顿时令战争的天平的发生了倾斜。

    失去虎牢关的西凉军,相当于失去了后方,前军若得知后方已失,轻则士气大跌,重则会引起士兵哗变。

    “看来主公所言的时刻,即将到来。”郭嘉道。

    “原本以为,此战胜负在雒阳,万万没想到,奉孝,此事再度证明,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西凉军所为,不值得同情,主公是否维持原定计划不变?”

    刘擎原本是想让郭嘉安排一军,直接将董卓救回的,现在想想,董卓败得比自己料想的还快,或许以董卓的性子,死在战场上,也不足为奇。

    “董卓的母亲和孙女,接过来了没有?”

    “前两日已至荥阳。”

    “行吧,带上人,本王亲自走一趟吧!”

    “主公,若董卓回军,北有朱儁,西有孙坚从偃师杀出,东有士族豪强联军,董卓唯有向南部山区逃窜。”

    “哪?”

    “巩县之南,嵩山。”

    刘擎突然想到一个冷笑话:兵败上嵩山出家么。

    不过那时候,可没有少林。

    “兵者胜败,不仅仅要看双方实力和发挥,也要看天时地利人和,这一点在这董卓这一战中,可谓体现的淋漓尽致,董卓先失天时,再失人和,兵败如山倒,走吧!”

    ……

    自虎牢陷落消息传开之后,董军每战必退,孙坚军已经出偃师追击,寻求主动交战。

    孙坚一军从偃师杀出,直接截断了董卓和李儒前军的联系。

    董军不断溃败,数万兵马的集群,被逐步分割蚕食,败亡的败亡,溃散的溃散,董卓只能往袁军少的南面山区撤。

    “兄长,南面大山,乃是死地!”董旻提出不同意见。

    “除了此地,还能向何处去?”

    董卓一句反问直接令董旻哑口无言。

    “先前让你派人向渤海王求助,你派了人?”

    “派了!可如今局面,只怕渤海王有心相救,也鞭长莫及了……”董旻言辞间满是沮丧。

    “叔颖,振作一点,若前方无路,便回头一战,咱兄弟共同赴死,亦无愧于大丈夫!”

    董旻显然没有董卓这么看的开,他的包袱也很重,董卓一生起起落落,早见惯了大风大浪,而董旻却在董卓保护下,逐渐变得有权势,若有一天突然失去,便很难让人接受。

    “不曾想,咱兄弟竟然葬身这无名山中。”

    “将军此言差矣,你看此战重峦叠嶂,岩幛苍翠,《诗经》云:峻极于天,此山乃是中原名山嵩山!”读过书的田景介绍道。

    董旻驻足仰望,确实雄伟,只不过悲观的人看来,依旧是死路。

    “壮哉!难攀!死山!”董旻道。

    “哈哈哈!”董卓难得一笑,这一路上,可都笑不出来,“咱这一生,波澜起伏,什么场面没见过,昔日若不是渤海王杀张角助我脱困,我恐怕早死于流放之路了,何来这经年精彩,回味一番,足矣!”

    董卓逐渐认清现实,心头的包袱也越来越轻,言语也越来越豪迈。

    “报——”

    “禀告大将军,东北士族联军距此仅有五里了!”

    “呸!”董卓啐了一口,“先前处处巴结咱的一帮小人,不过是问他们借点粮,便趁机落井下石,将士们,随我杀,能杀几个,算几个!”

    董卓刚欲拔刀,却被田景制止,“董公不可!”

    “董公息怒,还是进山吧!”田景道。

    董卓望了一眼嵩山高耸的群峰,叹道:“也罢,死在外面,还不如选择风水好的地方死,田主簿,你东风水之说,多多留意,替咱物色个好地!”

    田景有些哭笑不得,董公真是豁达,这个时候了,竟还有心思开玩笑。

    随着上山速度越来越慢,联军很快追了上来,董军且战且退,不断减员,很快,从山脚时的千余人,登山数百步后,便只剩下了区区数百,而且还在不断减少。

    “主公,此地不错!”攀山中的田景突然道。

    董卓看了眼,此地较其他地方比,平坦不少,但地势不低,前边便是高崖,南侧还有一涓细流,叮咚而流。

    “好,便停在此地!去打点水来!”董卓下令,自己开始清点人马,数着数着,突然落泪了起来。

    “十数万西凉弟兄追随于我,不过三载,却落得如今这般田地,只剩区区百人,呜呜呜!”

    或许是董卓的恸哭声过于凄惨,周遭的人都哭了起来。

    “哈哈哈,董贼这是提前给自己哭丧吗?”

    一道讥讽之声突然传来,一行人马徐徐而上,虽然山路崎岖,但坐骑依旧勉强能上。

    来了!

    “哼!”董卓冷哼一声,“我为大将军时,尔等只会溜须奉承,如今咱落难了,便落井下石,可惜咱四方征战,要死于尔等鼠辈之手!”

    为首的士族笑道:“承蒙孙将军抬举,给我等复仇之机,董贼,你交横跋扈,鱼肉乡里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废话少说,要战便战!”董卓蹭的一声,拔出佩刀,双目瞪着滚圆,盯着一种士人。

    “鼠辈,董卓首级在此,谁敢来取!”

    “我来试试!”

    人群中窜出一骑,越上坡上,来到平地便加速冲向董卓,一杆长矛直取董卓面门。

    “兄长小心!”

    董旻大惊,不料话音刚落,却见那人已坠落下马,董卓正一手牵着他的马,一手持刀砍在其肩颈部位,伤口鲜血哗啦啦的外流,身体还不停的抽搐。

    “呸!脏了咱的宝地!”董卓啐了一口,当即踢了一脚,将尸体踢落山崖。

    士人们见状大惊,想不到董卓身形肥胖,却依然有如此战斗力。

    “董贼尚有几分武力,莫要与之单打独斗,大家一起上!”为首士人喊道。

    “对,大家一起上,将其乱刀砍死!”

    可见这些人,对董卓不是一般的恨。

    一阵阵的战马嘶鸣响起,士族豪强联军不断涌向平台,打算积蓄力量,一鼓作气将董卓余孽冲杀干净。

    “诸位,除恶就在今日,董贼与其西凉叛军,将悉数伏首这嵩山之上!杀——”

    杀令未结束,就在联军蓄势待发之时,突然天边传来一声嘹亮却带着慵懒的声音。

    “你们要杀大汉的将军,问过本王没有?”

    ……

    (PS:求月票,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