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零四章 黄河大道东,勤王救驾

    朱儁到达皇甫氏小宅时,天色已经昏沉下来,正好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进入其中。

    皇甫嵩在得知老友前来,当即从卧榻上起来,会见朱儁。

    烛光微微颤动,两人齐案而坐,目视着对方,显然此番情景令两人都有些沉默。

    曾几何时,两人还并肩立于战场,算上整个朝堂,也没有人风头能盖过这两位老将军,而如今,一位被针对、贬黜得十分不堪,另一位,则被边缘化,再也没有了掌兵大权。

    “半年未见,义真老了许多。”

    皇甫嵩苦笑,轻声道:“公伟可别数落老朽了,你也好不到哪去,斗篷下的头发,已是花白了吧。”

    “哼,老东西,花白也比你全白来得好!”

    “哈哈哈,少胡扯了,快说此来何事?”

    朱儁愣了一下,看着皇甫嵩,道:“牛辅欲移皇驾至成皋,以待董卓,不日便有动作,孙坚大军,也即将兵临雒阳城下。”朱儁又凑近了皇甫嵩,放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司徒王允命我为孙坚内应,助其攻城,我心难安,不知该如何行事。”

    皇甫嵩老眼惊得大大的,养伤这些时日,消息闭塞,没想到雒阳已经是这般境地了。

    “那公伟心中所想,是如何做呢?”

    朱儁冷哼一声,“董卓害得你我如此,我自不能让他如愿!再说,大汉天子身负社稷,岂能任人驱使,移来移去,成何体统!”

    皇甫嵩叹了口气,“公伟呐,你我皆非身出世家,先帝在时,他们争的是话语权,先帝没了,他们又开始争地盘,如今呢,不过是争天子,我以为,此事我们还是不要掺和其中为好。”

    “义真的意思是……明哲保身?”

    “笑话!”皇甫嵩嗤笑一声,“你我身上,还有明哲吗?你该学学杨彪那家伙!”

    朱儁一想杨彪,觉得一阵厌恶,董卓在时,便拉拢董卓,如今朝堂上以王允马首是瞻,杨彪又极力拉拢王允,朱儁丝毫不怀疑,等孙坚攻入城中,杨彪又会极力向孙坚示好。

    “义真,还有一事,王允言说函谷关已被白波军所占,此事当真?”朱儁问,这也是他来见皇甫嵩最直接的原因。

    “此事为真,想不到王允这么快就得知消息了。”这话从皇甫嵩口里说出来,自然就是板上钉钉,因为函谷关,就是皇甫嵩守的。

    “难道说,渤海王对雒阳局势,也有掺和?”朱儁将话题引向刘擎,细细的看着皇甫嵩。

    “我不确定,或许驻守函谷,乃是白波军自行之举,与渤海王并无干系,毕竟羌凉叛军轰轰烈烈冲过三辅之地,白波军又在河东郡,他出兵阻挠,也说得过去。”

    “那义真以为,到底是白波军自发行动,还是渤海王授意的?”

    皇甫嵩不假思索道:“自然是渤海王授意!”

    朱儁突然凑近了皇甫嵩,用微乎其微的声音问:“老家伙,你能联系上白波军吗?”

    皇甫嵩立即猜到了朱儁的想法,道:“让白波军勤王救驾,想都别想!”

    虽然白波军身后是刘擎,但白波军也是黄巾,让黄巾入雒阳,还要在他相助之下,想也不要想,就算幕后是渤海王,那也不信!

    “老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迂腐!若你我都不顾陛下安危,朝中那些趋炎附势之辈,焉能成事?陛下无论在董卓手中,还是在袁氏手中,你以为有多大区别?”

    皇甫嵩一口咬定,摇了摇头。

    望着皇甫嵩这般坚持,且年迈憔悴,朱儁又不好勉强这位昔日同僚。

    “罢了罢了,我也不管了,只待孙坚攻城之时,我反了董卓,出口恶气!”

    这就是朱儁的自由了,皇甫嵩无权干涉。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皆面色莫然的看着烛火。

    “义真,短短数年,大汉已分崩离析,你我曾同为社稷之将,可有过惭愧?”

    皇甫嵩没有回话,悠悠起身,漫步走了回去,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黑暗中,传来一声——

    “坚寿,送客!”

    ……

    是夜,雒阳城中格外安静。

    然而在宫中,却并非如此,牛辅直接派董璜入宫,下达了迁移皇辇的“命令”,宫中非陛下身边要害之人,皆不得跟随。

    牛辅这是打算轻装简行,以加快速度,所以提前一夜,便来通知宫中准备,并且封锁了宫门,以防消息走漏。

    然而牛辅不知道的是,从他入宫那刻开始,许多盯着皇宫的眼线,便将消息带出来了。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牛辅便得到了孙坚向雒阳进兵的消息,而且孙坚的进兵方向,分明是冲着城东而去的,显然要阻止他外逃。

    “见鬼了,明明封锁了宫门,竟然连城外的孙坚都知道了,看来这雒阳,是一刻都不能待了!来人,速速通知宫中,一个时辰之后出发!”

    牛辅也是火急火燎,当即下令,然后又部属了数支兵马,前去抵挡孙坚,减缓其进兵速度。

    很不巧,朱儁这个非董卓敌袭,恰恰被牛辅安排前去挡肉盾,以消耗孙坚的力量。

    这个时候,雒阳城中依旧强敌环伺,朱儁自然不能轻举妄动,于是牛辅的一个无意之举,直接让王允的内应部署胎死腹中。

    朱儁只好领兵出城,不过他却并不会真的和孙坚作战。

    开什么玩笑,朱儁身为孙坚的老领导,曾经带领孙坚在南阳和黄巾战斗,而且孙坚出身吴郡,而朱儁出身会稽郡,两人还算的上半个邻乡,又都是草根凭借战功晋级的,两人相互观感都十分好。

    孙坚还是朱儁向朝廷举荐的呢。

    朱儁领兵向南,很快便碰见了北上的孙坚。

    面对朱儁,孙坚依旧礼遇有加,亲自下马行礼之后,方才问明来意。

    朱儁对孙坚的表现十分满意,笑道:“牛辅遣我来此,你说是干什么的?”

    孙坚脸上笑容瞬间消失。

    “想不到,会有与恩公兵戎相见的一天。”

    “哈哈哈!”朱儁突然放声大笑,“文台勿惊,我不会与你厮杀,身在雒阳,如坐囚笼,如今牛辅遣我出来,当如鸟入山林,我自此将不再为董卓办一事!”

    朱儁一言,令孙坚大喜,连忙劝道:“恩公,不如与我一同杀入雒阳,勤王救驾!”

    朱儁可不傻,他可以不攻孙坚,但也不可能帮孙坚攻打雒阳,此事与立场无关,只是雒阳过于特殊。

    打雒阳,与反贼何异?袁氏要反,他朱儁可不想跟着。

    不过打雒阳不行,掉过头来在雒阳外打牛辅,倒是可以的!

    想想都刺激。

    “攻城的事,我便不掺和了,牛辅欲遣送天子去成皋县,我不放心,打算先行一步去看看!”

    孙坚一听,朱儁的目标竟然是刘协,这么一来,这个目标,还是和他冲突啊。

    但此时也不便说破,孙坚笑着与朱儁告别,心头想起诸多往事,昔日攻宛城,他可是亲自带领部曲先登城墙,攻破宛县的。

    “主公,朱公伟会不会坏了吴景的好事?”黄盖道。

    “但愿不会吧!”孙坚说罢,刀指雒阳,“牛辅欲逃,加速进行!”

    ……

    雒阳城东,洋洋洒洒一大波车队马队,绵延数里,向东而去,从雒阳去成皋,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正东官道,沿途经过数县后,直通成皋县。

    另一条,是本山道,从北邙山延出,多处濒临河水,又险又急,路小不说,还多分叉,没有熟人带路,极容易迷失。

    牛辅走在正东直道上,立城不过十数里,便在偃师县境内碰见一支兵马,拦住去路。

    “何人挡道?”董卓军前部见有人阻挡,当即问道。

    “你西凉爷爷,吴景是也!”立于前军的吴景,直接开始出言挑衅。

    “给我杀!”董卓军二话不说,骑兵们便冲了上来。

    敌军越急躁,越能证明吴景的判断,看来自己找对了。

    一声声咆哮之后,两人很快厮杀在一起,西凉军虽然以骁勇著称,但这段时间遇上孙坚军,屡战屡败,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双方实力很快便分高下,加上吴景亲自带兵厮杀,一个照面便斩了董卓军中那多嘴之人。

    牛辅派出探路的前部,很快便被吴景杀得七零八落。

    吴景继续向西推进,很快便遇上了董卓军第二支兵马……

    北芒山道上,牛辅坐于马上,缓步前进。

    “报——”

    “禀将军,东线上数支兵马皆撞见了孙坚军!”

    “果然不出本将军所料!”牛辅哈哈一笑,“走,南边开战,此间便安全了,加速行进!”

    对于两条道,牛辅还是耍了心眼,一面派皇帝龙辇,又大军在东官道上护送,而自己,则真正的轻装简行,只带了粮马车,将董太皇太后和刘协都装在了里面,如此看去,就如一户寻常人家,带着一些家中部曲一般。

    然而牛辅行进未出一里,便遇上了麻烦:山贼!

    “此路是吾开,此树是吾栽,想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一声宣告之后,一干“山贼”便抬着木头,直接横在了路上。

    “区区山贼!竟然……”牛辅突然想到自己如今是乔装状态,不能暴露,于是生生收回了话,换了一句道:“多少钱?”

    对方人多,若真是交钱就给过,不会节外生枝,牛辅倒真愿意。

    然而杨奉在此地等候数日,扮作山贼,岂能真的被牛辅含糊过去。

    “马车和里面的人留下!杨奉直接开出一个对方无法同意的要求。

    牛辅原本就十分敏感,这里为何会出现山贼,这里可是真正的天子脚下。

    “我看你们抢劫是假,造反才是真的!”说着,牛辅道:“郭汜,杀出去!”

    前头一匹马上一位家族部曲模样的人当即一把掀开身上伪装,露出一身亮堂堂的甲衣服,随手一拍手中长刀,挥舞着,兴奋的尖叫着,杀向杨奉。

    郭汜这段时间一只被孙坚军压着打,很是憋屈,如今一些山贼,在他看来宛如蝼蚁,正好杀之壮己军威!

    杨奉见对方杀出一将,也不敢大意,当即挥枪迎击,两人在路中交战数合,双双推开。

    郭汜眼中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山贼都这么强了?

    而杨奉却在战斗空余得以喘息,方才交战,他已竭尽全力,和随意出手的郭汜,勉强打平,若郭汜认真对待,自己必然不敌,杨奉心中已在盘算,若是单打独斗打不过,一会便一拥而上。

    就在郭汜打算再上时,牛辅突然问道:“这位好汉好身手!不为朝廷效力,实在可惜,不如,由我替你引荐董公如何?”

    杨奉倒是没想到,牛辅竟然拉拢起自己来了,这位董卓女婿,无论是看上去,还是听说,都不太聪明的样子,如今位高权重至此,竟然没有丝毫狂妄,反而懂得息事宁人。

    还别说,若是放在之前,自己是区区一位白波首领,这般拉拢,对他还真有莫大的吸引力,这意味着自己可以洗白为官做将。

    不过现在不同,现在他的他,上有圣女将军,圣女将军之后,还有渤海王,这般背景,他岂能被人用三言两语哄骗。

    “董公就算了,你若能将我引荐给天子,我倒会考虑考虑!”杨奉脸色挂着放荡不羁的笑,狂傲无边,十足像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山贼。

    牛辅眉头一皱,这话说得,引荐给董公,或者还要等上一段时间,若是引荐给天子,还真是眼下就成。

    牛辅旋即“哈哈”大笑,一切尽在掌控,何惧之有!

    牛辅当即敲了敲一旁的马车,道:“陛下,还请掀帘一见。”

    话音刚落,车中一阵响动,马车帘子掀开,身形尚在十分娇小的刘协一脸平静的看着前方的杨奉。

    杨奉一眼认准,目标确认!

    当即一举手中长枪,喝道:“将士们,天子被人挟持,随我勤王救驾!”

    小道两旁的山林之中,顿时传来阵阵骚动,周遭同时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回应在山谷,久不能息。

    “勤王救驾!”

    “勤王救驾!”

    ……

    (PS:求推荐票,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