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零二章 被迫双飞,雒阳危机

    “为大汉社稷出力,能为大王分忧,乃是操份内之事!”曹操拱手称道。

    看着曹操期待的小眼神,刘擎不由得觉得好笑。

    “孟德所言甚是!本王征战各州,平黄巾,镇豪强,拨乱反正,然本身毕竟不是三头六臂,偌大的天下,需要真正的忠臣良将坐镇,孟德文武双全,手下又多骁勇之士,足以坐镇一州,今将袁绍势力扫除出兖州,本王欲表奏孟德为兖州牧,兖州濒临豫州,日后与袁绍交战定不会少,孟德,你可愿受?”刘擎当即宣布,程序性的问了问曹操的意见。

    曹操就等着这句话,当即朗声回道:“操定不负大王所望!”

    至于幕后细节,刘擎与曹操,已经商议过了。

    曹操乐了,一旁的程昱也乐了,曹家兄弟和夏侯兄弟也乐呵呵的大口饮酒,真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相比曹操那边的热闹喜庆,刘备这边就显得有些闷闷不乐了。

    听曹操得了这么大一官,张飞最先坐不住了,连忙道:“大王好偏心呐,俺大哥虽只有区区两千人马,亦不远千里来援大王,大王能表奏曹相国,也当替俺大哥考虑考虑不是!”

    “翼德,不可胡言!”刘备连忙制止道,又对刘擎拱手,“三弟顽劣,大王见谅!”

    刘擎见状,连声大笑,“张将军性情中人,很合本王的意,玄德,张将军所言不差,此战你亦出力不少,我心中确有一职,陶谦背弃朝廷,选择与袁绍为伍,已被本王驱逐出徐州,徐州刺史一职,尚且空缺,不知玄德,是否有意?”

    刘备一听,悠悠站起,上前躬身谢道:“多谢大王赏识,只是徐州刺史一职,干系重大,备德薄才浅,恐难当大任!”

    出乎大多数人意料之外,刘备竟然谦虚的回绝了,当然,这大多数人,不包括刘擎,刘擎明白,或许这样,才是真正的刘备。

    “玄德老弟,大王器重于你,何需推辞!”连曹操也劝道。

    “大哥,此间真是大丈夫用武之地!”关羽也从旁说道。

    “大哥!”张飞唤了一声,感情全在这声呼唤里。

    刘擎微微笑着,看了看郭嘉,又看了看另一边的糜竺,笑道:“玄德,你若不放心,我再为你配一位助手,糜子仲对徐州了如指掌,你便以他为徐州别驾,助你治理徐州,如何?”

    刘备依然看了刘擎身旁的糜竺一眼,糜竺却意外的看着刘擎,显然对这样的安排,十分诧异。

    他精心布局,助渤海王将徐州收入囊中,为何这般随意的让出去了?

    其实也根本就不是让出去,交给刘备治理,徐州依然是渤海王的徐州,就像刘擎十分放心的将幽州交给刘虞,将河东交给张宁。

    将兖州交给曹操,也是这个道理。

    刘备沉默了两息,才开口道:“既然大王坚持,备自当肝脑涂地,全力以赴!”

    徐州和兖州相比,无论是人口,还是土地,都大大超过前者,刘备功小,却分得徐州,不过刘备只是刺史,行监察之责,如此一比,含金量还是比不是曹操的兖州牧。

    刘擎两碗水,总是能端平的,曹操自然也接受如此安排。

    “来,大王,老张敬你一觞!”张飞大大咧咧的站着,一手拿着酒觞,一手抱着酒坛子,显然刘擎的安排令他十分满意,很为刘备高兴。

    刘擎举觞,一饮而尽。

    接下来,宴会的主题一再变更,从袁绍之败说到了董卓,又从袁术之胜说到了孙坚,随着一群大老爷们酒意越来越浓,说的话题逐渐奔放了起来,最后聊着聊着,难免聊到男女之事。

    郭嘉倡议,下半场去睢阳花街接着喝。

    离谱的是,他们竟然真的去了……对于这种活动,好男人刘擎自然的拒绝的。

    ……

    刘擎意识朦胧中,醒了过来,发现外面乌漆嘛黑的,应该是半夜。

    刚想伸手揉一揉依旧发昏的脑壳,却发现右手被某东西压着了,于是习惯性的想用左手,结果发现——

    左手也被某种东西压着了。

    稍稍用力捏了捏,还都是软的。

    刘擎这才意识道,应该是糜仁,然后又意识到不对劲,右边是糜仁,那左边是谁!

    刘擎余下的酒意顿时消散了大半,真真切切的意识到,大被之中,并非只有两人,而且从皮肤的触感来看,毫无疑问,是个女子。

    靠,不会是小环吧!

    糜仁的小姐妹,按理以后也是陪嫁的,理论上也是刘擎的女人,倒没什么毛病,刘擎舒了口气,双眼乌熘熘的盯着黑暗。

    “大王,你醒酒了?”

    突然,左边冒出一个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

    “嗯。”

    刘擎随性的回了一句,突然,身体一僵,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个声音,不是小环的!

    而是——

    甘梅的!

    “靠!”

    刘擎呼喝一声,惊坐而起,她怎么上本王的床了?

    糜仁也被刘擎的动作惊醒了,连忙贴上刘擎,柔声道:“大王,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黑暗中,感受到怀中糜仁独有的香味和声音,刘擎问道,“她……她为何在本王床上?!”

    “大王息怒,这……这是臣妾自作主张的。”糜仁道。

    刘擎突然摸黑起来,掌了灯,这才确认,床上另一人,确实是甘梅无疑,此时他已卸去一切头饰,头发柔顺的滑落在肩头,大半个身体都藏被被中,只露出双肩和玉颈在外,借着微弱的烛光,泛着阵阵雪白。

    “你为何出现在本王床上!”刘擎披上一件外衣,一脸严肃的问。

    一来,这和自己的计划有所出入,原本这甘梅,刘擎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找的,而是想弥补一些历史正轨。

    二来,本着双方身份特殊,刘擎不得不怀疑甘梅是否别有心思,借机靠近自己,毕竟她是甘氏的人,间接的算是陶谦的人,间间接算是袁绍的人。

    甘梅没说话说,糜仁倒是接过话,说道:“大王,不怪甘梅阿姐,是我私自安排的,我与甘梅阿姐一见如故,见大王久久不临幸于她,才乘大王醉酒时,叫上她的。”

    “你勿再言!”刘擎打算糜仁,继续问甘梅,“可是有人指派与你,亲近本王?”

    甘梅似乎被吓到了,抱着被子,摇了摇头。

    糜仁神色焦急的看着刘擎,一副犯了错的小女子状,恳求刘擎的原谅。

    看样子,确实是糜仁这妮子瞎搞。

    造孽啊,就不该将甘梅置于王府之中,或者说,就不该派张辽去寻她,或许正因为是刘擎,才避无可避的发生蝴蝶效应吧。

    说不定原本在刘备前去徐州的路上,途径沛县,就成了。

    幸好此事只是自己心中所想,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在外人看来,甘梅不过是渤海王寻来的一绝美女子而已。

    渤海王爱美,十分寻常。

    就连糜仁,也是这般误解的,两人缘分不浅,阴差阳错的成了好姐妹,也是认定她是渤海王的女人,才敢做出这违背家族的决定的。

    没错,糜竺可是一路上都将甘梅当作假想敌,并要糜仁率先接近渤海王的。

    刘擎轻叹一口气,坐回了床上,糜仁当即从背后贴了上来,撒娇的唤了一声:“大王~”

    “好了好了,本王只是觉得惊诧,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真的?大王不会怪罪甘梅阿姐了?”

    “要治罪,也是治你!”刘擎伸手向后,勐的拍了个部位。

    “大王快回被中吧,免得着凉。”

    说起来,还真有几分凉意。

    刘擎缩腿上床,重新回到被中,这时,甘梅突然随手捡了件薄衫,随手捂住前胸,从被中窜出,刘擎只觉眼前一片雪白,顿时看直了眼。

    “民女告退!”甘梅就这般站在刘擎眼前,微微欠身,随后正欲下床。

    刘擎眼疾手快,一把将之拉住,脸上露出一个十分勉为其难的表情:“既然来了,就待着吧!”

    甘梅听了一怔,双颊沱红。

    糜仁则连忙将甘梅拉了回来,嘴里还都囔着:“看吧,我就说大王好色,会很喜欢你的!”

    “本王不过出征数日,你倒真无法无天起来了!”刘擎扬言欲再打,糜仁连忙求饶。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刘擎看了看糜仁,又看了看甘梅,突然有了个主意。

    他往床里面挪了挪,将甘梅拉到了他和糜仁中间。

    “既然你与甘梅关系这般好,那便挨着睡吧!”

    糜仁哪受得了这,也一下从被中窜出,直奔刘擎怀抱而去……

    翌日,糜仁已经早起忙着整理台账了,而甘梅也和糜仁一起起床,刘擎反倒一个人,十分贤者的半躺在床上发呆。

    以后甘梅要是给自己生了儿子,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越不想去想,那个名字就越挥之不去。

    真是……本王和貂蝉的孩子名都没有想好呢。

    “主公,董卓遣使来访。”屋外传来典韦的声音。

    “可知是何人?”刘擎问。

    “是徐荣徐将军。”

    竟然是徐荣,看来济阴战场即将尘埃落定了。

    刘擎起身后,径直前来会见徐荣。

    “徐荣拜见大王!”

    徐荣一身金甲,威仪不俗,刘擎越看越顺眼。

    “将军免礼,看来大将军也打了胜仗了,相比将军也得了不少赏赐吧!”

    徐荣拱手,回道:“不敢在大王面前言功,董公有言,大王所向披靡,袁军仓惶而逃,董公原本想亲自前来拜见,只不过雒阳有变,董公已经火速回援,故而遣荣前来问候大王。”

    “大将军客气了,不过雒阳情况如何?牛辅可挡住孙坚了?”

    徐荣怔了怔,轻声回道:“牛辅在新城败于孙坚之手,如今已退守雒阳。”

    “孙坚竟如此之勐?”刘擎明知故问的感慨了一句。

    “董公回师,离开前称便将余下济阴和兖州便托付给大王了!”

    “好说,你回禀大将军,本王定为兖州择一能臣驻守,以防袁绍再起。”说着,又问起徐荣自己,“徐将军自己,董公可有安排?”

    “董公的意思是命末将继续坐镇东郡,供大王驱策。”徐荣道。

    刘擎笑而不语,心中欢乐,如此一来,徐荣已经算是半个自己人了,而且徐荣坐镇东郡,对于兖州牧曹操,也变相是一种制衡,这样曹操也不容易膨胀,名义上,徐荣、张邈,徐干都奉曹操为上官,但实际上,他们都以自己为主。

    “那将军便继续驻军东郡,做东郡太守。”

    “谢大王!”

    “你可知大将军几时回到雒阳?”

    刘擎又问起董卓之事,如今在牵动刘擎的,或者说事关天下格局的事,便是雒阳之变。

    “怕还要一些时日,牛将军孤掌难鸣,雒阳及及可危。”徐荣说着,面有忧色。

    牛辅一旦失败,意味着雒阳易手,在这其中,董卓、乃至刘擎,都来不及派兵赶往雒阳,不得不说,袁术这个时机选的,实在是绝佳,袁术背后,想必有高人相助。

    现在最大的变数就在于,牛辅能否守住雒阳,若守不住,他会做出什么事?

    这其实不难猜,无路可走,唯有逃走,带上皇帝逃走,历史上,他们就是这么干的,现在,这一幕很可能再次上演。

    徐荣离开之后,一直面带微笑的郭嘉方才显出一脸凝重。

    显然,郭嘉都感到了压力。

    “主公,当前之势,既是大危机,亦是大机缘,不知主公是否有意……”

    郭嘉说出半句,刘擎便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袁绍与陈王未灭之前,本王无意于此!”

    说起来,刘协也算河间王后代,和刘擎是一脉,天下未定之前,刘擎不想也不能对那个位置有想法,无论自己多么名正言顺。

    “唉。”郭嘉叹了口气,“或许文若想的,会与大王一致!”

    言外之意,郭嘉是希望刘擎借此事大做文章,然后顺势而为。

    “本王也是这般认为的,文若亦会赞同本王循序渐进之路。”

    郭嘉又道:“既如此,雒阳之变,便只能仰仗张宁了!”

    刘擎点点头,如今张宁坐镇函谷关,也算是唯一能对雒阳有影响的力量了,而且时间上看,刘擎再下达指令,也未必来得及,这就很考验张宁的默契了。

    刘擎目光不由得西北而望:张宁,你会怎么做呢?

    ……

    (ps:求推荐票,月票。)

    82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