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戛然而止,杀人诛心

    一声咆孝着实吓人,但很快有人从惊吓中反应过来,见典韦那单薄的兵马,当即喊人:“左右听令,给我杀!”

    附近一大群袁军得令,手持利刃围了上来。

    突然部将之中有人道:“丁英将军已死。”

    “管他什么丁英,我跟的是蒋将军,他不过走开一会,我们就弄成这般模样,如何向蒋将军交待,如何向袁公交待!给我杀!”

    说着,那名部将一把抡过兵器架上的长枪,径直杀向为首的典韦。

    “嚯,袁军也并非全是孬种,来得好!”

    典韦见对面是提枪跑步上前,打算礼敬一番,以同等规格迎战。

    典韦一跃下马,盯着杀来之将,一脸兴奋之色,双戟不由得交叉磕碰了两下,发出“叮叮”的清响。

    来将一枪直刺典韦面门,典韦稍一侧身,轻松躲过。

    “势头不错,可惜太慢了!”典韦没想到竟然是个菜鸟,当即寻了个角度,一戟挑在他的小腿上,将那部将颠倒了个丢在空中,也未去管,任他坠倒在地,撞得荤七八素。

    典韦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用月牙刃去挑,此时他已经没命了。

    “你败了,念你好有几分胆色,给你一个效忠渤海王的机会!”典韦说着,径直走过他身边。

    部将低落下头,无奈的捶了捶地:学艺不精,为之奈何。

    典韦魁伟的身型立于众人面前,再度大喝一声:“你们这里,谁说了算!”

    每一声大喝,都如同雷霆一般炸响在一众副将的耳中,他们有些不可思议,对方只率这么点人马闯营,一个劲的打听主事之人,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身陷令圄吗?

    凭仗武力超群,有恃无恐?

    见没人说话,典韦知道主事之人肯定不在,不由得朝蒙县看了一眼,前军的攻势依旧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在这个位置,可以清晰的看见城头厮杀的情况。

    四路大军沿着云梯涌上城头,一方方巨大的木质塔台上站满了弓弩手,不停的朝城头射箭,时不时的,还有石块砸向城头。

    典韦耐心顿时消散,目露凶光刮过众人一眼,当即回去驾上黑货,执戟前指,下令道:“虎卫听令,杀到前军去!”

    而且是从这些所谓的部将人群中杀过去。

    虎卫当即朝着蒙县方向奔赴而去,袁军部将见状或退或散,不敢挡其锋芒。

    话说,,,..版。】

    前军指挥钟毓正在调度弓兵更替,以对城头曹军造成更大的杀伤,突然下属跑来报告:“将军,中军和后军都遭到了骑兵袭击,现在朝我们这边杀来了!”

    钟毓当即回身,向后张望,果然隐约看见了后军的骚动。

    “连中军和后军都没有挡住?”钟毓问。

    “人都杀过来了,想必是的。”

    钟毓以拳击掌,又望了眼城头,历经一个多时辰的厮杀,曹军已有明显颓势,借助着井阑,曹军伤亡甚至超过了攻城的一方,要不到中午,他们可能就顶不住了。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

    “蒋奇将军呢?”

    “将军去向袁公述职了。”

    “害,这都什么事!”钟毓气呼呼的一跺脚,道:“传令下去,务必给我挡住,再传令给攻城部队,加大强度,一定要啃下蒙县!拿不下蒙县,也就威胁不了睢阳,谈何收复梁国!”

    下属跑去传令,钟毓看了看城头,又叫过来一人,道:“传令抛石队,向城内抛石!”

    到了这个紧咬关头,曹军肯定集结于城墙后的城内。

    蒙县北门内,曹操一直未离开战场,正如钟毓所料,此时曹军又集结了不少兵士在城下,随意准备补上城头。

    突然,一块大石径直飞掠城头,朝着曹操所在方向飞来,程昱眼疾手快,一把扯过曹操,两人一同摔倒在地,大石轰然坠地,虽然不是砸在曹操所立之地,不过最终却朝这个方向翻滚过来。

    “好险!好险!多亏了仲德!”曹操着实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顿时傻眼。

    石头,很多石头,尽数朝着城内砸来。

    “躲避石头!快!”曹操当即大喊。

    话音刚落,石头已经坠地,其中有两块,径直砸入兵阵,数人直接被砸死,军阵顿时大乱,曹军四散寻找掩体。

    曹操真想骂娘,袁军可真够狠的,渤海王到底来了没啊!

    “报——”

    “启禀将军,有一骑兵杀入袁军阵中,已从后军杀至前军!”

    曹操一听,当即大喜:“哈哈哈,来了来了,终于来了!是谁?是谁来了?”

    传信兵摇了摇头,城头只能看出对方是骑兵,其它信息:无。

    “好啊,定是渤海王援军到了!仲德,走,随我上城观战!”说着,曹操正要上去。

    程昱却一把拉住曹操:“主公,城头危险,小心坠石!”

    “诶,袁军的石头都入城了,此时城头反而比较安全!”曹操道。

    说着,小跑着奔向城头。

    是这样吗?程昱想了想,好像是的,旋即快步跟上。

    从城头望下去,可以清晰看见袁军之中的变故,一支骑兵如同一把尖刀,直直的穿插进袁军前军阵中,袁军调集了不少兵马阻截,效果显然很一般。

    “双手武器,是典韦将军!典韦将军到了,说明渤海王也到了!”曹操道。

    “典韦将军之骁勇,实在世所罕见!”程昱也盯着城下,典韦如入无人之境,直接朝着前军杀来,只要他扰乱袁军正常的进攻节奏,令袁军无法登城补充兵力,城头的袁军便很快被扑杀,城头之危即解!

    “是吧,我看元让与之相比,也差上一截!”说着曹操望了眼浴血而战的夏侯惇,此时他真正的成了一个雪人。

    “一小截。”曹操又补充道。

    “主公,典韦将军的兵马,似乎很少,就算他能造成不小杀伤,可若要扭转敌众我寡的大势,恐怕未必如此容易。”程昱依然不放心。

    “放心,典韦将军只需解眼前之危,其它,交给渤海王即可!说起来,操也是只是帮他守一守而已,没想到此战如此惨烈!”

    曹操目光扫过城头,地上的战死者已经多到摞起来了,袁军的,曹军的。

    典韦杀穿战阵,来到袁军的攻城区域,好奇的望着眼前的器械,前方有防护,后方确实空荡荡的,上头站了许多袁军,正持弓射箭。

    典韦纵马上前,从一架井阑旁经过,大戟一噼,直接将井阑的一根支撑噼断,井阑一阵吱呀声传来,摇摇欲坠起来,上方弓手更是放弃了射箭,双手扶着栏杆。

    典韦一笑,旋即奔上另一个井阑。

    而一众虎卫,已经开始冲杀登城的袁军,虎卫人数不多,但在战场上却游刃有余,来去自如,以虎卫的防护,寻常兵器,以及一些冷箭,皆无法伤及他们,一路从后军杀至前军,减员也不过十数人而已,而且通常是因为战马失蹄导致的,而虎卫杀出的血路之上,已经躺了成百上千的袁军。

    虎卫杀到城下,蒙县城头压力骤减,甚至连射来的箭失都少了,不少曹军开始向下观看,看见典韦的骑兵来回穿插,一众袁军又想围着,又不敢太靠近的模样,大为解气,不顾身体疲惫,开始为城下的典韦虎卫叫好。

    典韦听得城头传来的呼喊,高举铁戟回应。

    最终,袁军的攻势彻底中断,近两千虎卫在蒙县之前一字排开,而不远处,是人数依然在上万的袁军,双方就这般冷静的对峙着。

    城头的曹军,也获得了喘息。

    袁军中军此时极度混乱,因为蒋奇不在,各部将军意见不一,撤也不是,战也不是,就这么焦灼的僵持着。

    “怎么去唤蒋将军的人还没回来!”

    “我看还是撤吧,若是再有援军来,可未必能撤走了!”

    “我同意邢将军的说法,若蒋将军在,见是不可为,也会同意撤走的。”

    袁军部将三三两两讨论着,与典韦僵持近半个时辰之后,打算先行撤军。

    现在撤,仍可以有序的撤离,虽然失去了云梯和井阑,抛石机还在袁军掌控之中。

    典韦望着袁军渐渐退后,显然是打算撤了,他并没有追击的意思,城头上的程昱急道:“典韦将军何不陈胜追击?就这般放袁军离去啊?”

    曹操也皱着眉头,十分不解。

    就在此时,袁军之中出现一阵喧哗,原来是派出去的人,追回了蒋奇,袁军的主心骨,回来了。

    一众部将皆向着蒋奇诉苦,纷纷将战败的责任推到丁英身上,他们之间虽然分歧不小,不过这件事,还是达成共识的。

    “唉,丁英误我!你说是渤海王麾下的典韦率军来援?”蒋奇问。

    “不错,手持双戟,所向披靡,除了典韦,应该不会有他人。”

    蒋奇低头思索了一番,“典韦骑兵,乃是渤海王麾下,乃至全天下,最骁勇的骑兵,寻常兵马,奈何不得他,你说我们退去之时,他没有追击?”

    “正是!”

    “看来渤海王快到了,撤吧!”蒋奇打定主意。

    “将军,何出此言?云梯尚在,我军兵马尚在,士气尚在,曹军已是强弩之末,不趁机攻取,错过机会,再攻可就难了!”依然有主战的部将,想蒋奇表达战意。

    “正因为兵马士气尚在,我军才能全身而退,难道要等本将军被渤海王擒了,尔等皆被渤海王杀了,袁军四散而逃,那不叫撤,那叫溃败!”蒋奇道。

    那名部将只好闭口不言。

    袁军终究是撤了,因为军队庞大,所以撤得极为缓慢,即便如此,袁军依然留下了不少带不走的物资。

    山林口,刘擎远远的望着袁军撤去。

    “典韦总算赶得及时,袁军竟然直接撤了。”

    班明好奇道:“主公,为何袁军主力尚存,却被典韦这点兵力,吓得撤了?”

    “也不知谁是主将,还有几分头脑,你以为他不撤,等本王和典韦夹击其中军主旗,他还能活着离开?”

    班明憨憨一笑,“这倒是,若他不走,便不用走了!”

    “走吧,去看看孟德,估计这一次,他吃亏不小。”

    袁军光撤兵都这么大的阵仗,攻城的惨烈程度,可见一斑,而且即便在这里,都能看见袁军立着的器械。

    刘擎想蒙县金发,典韦在城下迎接,曹操在城头见渤海王来了,对程昱道:“快,下城迎接!”

    说着,曹操又小跑去,不过未抛开几步,又跑回城头,从战死者伸手抹了不少血在自己身上。

    “主公,你这是……”

    “嘿嘿,将士们浴血拼杀,我得借他们的血,向渤海王讨些好处!来,仲德,你也来点!”

    说着,曹操又将满是血的双手,往程昱身上一顿擦。

    刘擎见到曹操时,曹操头发凌乱,伸手沾染了不少血迹,甚至连脸上都有血渍,他身旁的程昱倒好一些,而一边的夏侯惇和曹洪,身上除了血,已经看不见其它了。

    别的不说,光从两位武将身上看出,城头战是何等惨烈,而且二将气息萎靡,显然是消耗过度所致。

    “孟德,本王来迟矣!还望孟德莫要怪罪才是!”

    曹操笑着眯起了眼,“典韦将军来得正是时候,典韦将军至,便入大王亲临,而且袁军已经退了。”

    刘擎一起和曹操入城, 城门虽被堵了大半,不过马匹还是可以通过的,只是最多两马并行。

    “孟德,此战损失,不小吧?”刘擎问。

    曹操没想到刘擎一来便聊起他最关心的战损问题,心道渤海王处事果真通透敞亮,他刚刚还在思考如何开口呢。

    “入大王所料,此战尤为惨烈,城头争夺,已是尸山血海,不过,操既答应助大王守城,便是搭上这条命,也不会后退半步。”曹操说着,拍了拍胸脯。

    “孟德如此仗义,本王深感惭愧,还望孟德将死伤名单统计好,抚恤家属,由本王一应承担。”说着,刘擎换了个话题,问道:“城中粮草可够?”

    “这倒放心,公台先生先前备了不少,而后糜子仲又送了一批,粮草无虞!”曹操道。

    “粮草充足,那么接下来,我们便可采取主动攻势了!”

    曹操一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刘擎加上典韦,不过三千来人,对于袁军动辄出兵上万,总数近十万的大军,龟缩在城中还差不多,哪来的条件主动攻势。

    “大王,袁军虽退,却并非是败,谈何主动?而且,若要攻袁,今日何不趁胜追击?为何戛然而止?”曹操问。

    曹操显然不理解,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他哪能猜到。

    刘擎就是要他们全身而退,这样袁绍的刻薄寡恩才能更好的发挥,对付袁绍的战略一直都是杀人诛心为上,战斗其次,至于攻城,一般情况,刘擎不考虑这个短板。

    刘擎神秘一笑,道:“孟德不妨猜猜?”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