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典韦杀到,还没动手就挂了

    曹操听着城头的打斗声,面色焦急。

    “主公,城头有元让与子廉亲自镇守,袁军定不能得逞!”程昱宽慰一声,警惕的盯着城头,生怕再有巨石越过城头砸来。

    “但愿如此吧!”

    曹操并非不知道情况,这种情况,单一武将的厉害,未必能支撑得住局面,因为袁军用的是石块轰击,箭雨覆盖,夏侯惇再厉害,也可不能一直守得住。

    就在这时,两名骑兵飞速袭来。

    “报——”

    “将军,西门袁军开始进攻。”

    “将军,南门袁军开始进攻。”

    西南二门的军报竟然同一时间传到了,袁军果真对四门都发起了进攻,曹操想着,依旧有些担心东门,主要刘备的兵力是最少的。

    “唉,还是先顾好自己吧!”曹操挥挥手,遣散了传令兵,继续远远的观察着城头。

    城头之上,袁军源源不断从云梯上扑杀而下,虽然落上城头常意味着被乱刀砍死,但逐渐增多的袁军,也渐渐获得了一席之地。

    除了夏侯惇所在的区域,他手持大刀挥砍,通常跃下的袁军撑不到三息,夏侯惇的刀便会招呼上去,在其周围,逐渐形成了一圈空地。

    夏侯惇往侧翼一看,见那边袁军已经成势,当即喊道:“给我挡住袁军!”

    说罢,他便提刀杀向那袁军小阵。

    在城头占据一席之地的袁军,有人顶着盾,也有人手持长枪,逐渐形成了一道枪盾合体的阵线,盾牌不断前推,而长枪在缝隙中伺机偷袭。

    夏侯惇见状,快速跑去的同时,大喝一声“闪开”!

    曹军当即腾出一条道,夏侯惇大步前跨,将手中大刀猛的掷出,巨力冲击之下,大刀直直插入一名盾兵的盾牌之中,连人带甲都插个通透,不等其倒下,夏侯惇已冲至其面前,也不管其生死,一脚踹在袁兵盾牌之上,同时刀柄入手,收回大刀,而袁兵则连人带盾被其踢飞半丈,撞后后面的袁兵,才停了下来。

    夏侯惇动作不停,借助袁军面对突袭的错愕,大刀横扫一片,巨大的力量直接令一排四五名盾兵生生后退了数步。

    曹军抓住机会,当即开始反击,一应的长兵器捅上去,失去了盾兵防护,大部分手持短刃的袁军都不是曹军对手,在夏侯惇的带领下,好不容易结成的袁军小阵,尽数瓦解,袁军再度便成了跳下来的多,活下来的少。

    然而夏侯惇虽勇猛,但分身乏术,这边的袁军解决了,另一边的袁军,又逐渐成势了,而且伴随井阑不间断的偷袭射击,曹军的伤亡正快速上升,城头上的尸体逐渐增多,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夏侯惇迎着云梯方向砍下一刀,将跃起的一名袁军砍翻回去,顺着袁军跌落方向看了一眼,夏侯惇看见密密麻麻的袁军正在攀爬云梯,差点被坠落之人连带着滚下去。

    夏侯惇四下一看,见脚下有一大块石头,当即弃刀,双手抱大石。

    大石极重,夏侯惇几乎涨红了脸,才堪堪将其抱上垛口,又咬牙一推,大石正好顺着云梯滚落下去,沿途众多袁军,皆无法阻止,不少人直接栽倒,云梯上乱作一团。

    “给我守住了!”夏侯惇拿回刀,喝斥一声,又毫不停歇的杀将回去,这边解决了,自己原先的位置,又被袁军站住脚了。

    和夏侯惇差不多,曹洪领兵防守的两架云梯,基本也是这般状况,守住这边,那边突围,守住那边,这边又被袁军攻入。

    而且战况混乱的城头,曹军弓弩手无法给袁军造成有效杀伤,反之,三架井阑上的袁军,却源源不断的朝着城头倾泻箭矢。

    袁军的伤亡主要在于攻城是添油战术,天然劣势,而曹军的伤亡,主要在于已经调整好位置的抛石机以及井阑的阵阵箭雨。

    曹操望着调令兵将一队队的曹军往城头上带,可见城头上伤亡之重,战况之惨烈,曹操心急如焚。

    再这么下去,他这点兵马也有点遭不住啊!

    “主公,此战伤亡,有些……”程昱刚欲开口,却被曹操制止。

    “打仗自然就会死人,渤海王手中有百万青州黄巾,到时候给操补充回来即可。”曹操心中虽然肉疼无比,但很快找到了坚持下去的支撑。

    他相信刘擎,他的付出,渤海王刘擎都会原封不动甚至加倍还给他的。

    程昱听了,也只能摇摇头。

    ……

    典韦穿过一阵山林,眼前视线顿时开阔起来,不远处的平原上,一座城池匍匐着,在其城下,密密麻麻的分布着众多小点,其中最显眼的,就是那些高大的器械。

    城头烽烟飞扬,典韦耳边似听到了千军万马呼号的声音。

    “虎卫营,目标中军,随我冲杀!”

    典韦也不再迟疑,一声令下,便朝着袁军冲杀过去。

    蒋奇位居中军,虽然蒙县的北门异常难啃,但这些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前军将战损上报之后,蒋奇下令:将井阑上的弓兵换一批。

    填弩的还好,特别拉弓的,虽然是轻弓,但拉过十多次之后,手臂便酸了,力量个效率都会大大下降,此时城头的争夺已经白热化,换一拨新的弓兵,迅猛的箭雨袭击,将领曹军最后的心理防线击垮。

    “将军,西南方向发现一支陌生骑兵,约两千人。”属下突然传来通报。

    两千人的骑兵?蒋奇本能的想到了渤海王,不过并不确认,渤海王身在南面的鄢县,从曹操突围求救的时间算起,渤海王赶到,也还要数日才行。

    “令后军徐豹率三千骑兵迎击,将其逼退即可,勿要追击!”蒋奇下令。

    传令兵离去,蒋奇也莫名的朝着西南方向望了一眼。

    置身中军之中,蒋奇所能看见的,上面是袁军的旌旗,下面是袁军,蒋奇心头所有不安,又对身旁的丁英道:“丁副将,此战进展顺利,你先在此督战,我亲自将消息告知袁公!”

    身旁的丁英一听,心头一喜,蒋将军这是给自己机会啊!丁英是丁原之侄,生得孔武有力。

    很快,袁军后军阵中,分出一支骑兵,直直的迎击典韦而去。

    典韦很快发现了来敌,而且人数是他的近两倍,不由得嗤笑一声:“反应还挺快,虎卫们,每人两个,手快有,手慢无,杀!”

    典韦说着身体微微前倾,战马黑货顿时明白了典韦用意,当即奋蹄起来,很快的甩开了众多虎卫。

    “让典韦将军抢了先,别说一人两个了,一人分一个都悬!”

    “快跟上将军!”

    虎卫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拼命催促着胯下战马狂奔。

    望着愈加逼近的袁军,典韦双眼发亮,这一路上,他依旧碰见了数波袁军,不过都依照主公之令,避开不战,或者干脆擦身而过。

    他的大戟早已饥渴难耐!

    将雄雄一窝,一种虎卫的战意也都饥渴难耐了!

    徐豹一马当先,很快靠近了典韦军,他勒停坐骑,冲着冲锋的典韦喊道:“来将何人!何方势力!”

    典韦哪里领会他的意思,一言不发,直奔袁军。

    徐豹见来者无视了他,当即怒道:“竟然藐视本将,看豹击枪法!”

    说着,徐豹将长枪在空中舞出一道枪花,引得袁军阵阵叫好,纷纷嚷道:“徐将军让他见识见识!”

    “徐将军让他吃点苦头!”

    在典韦眼中,这种华而不实的小技巧,简直多余,说到枪花,那还属子龙舞得好看,不过子龙的枪花,那是在战阵中杀敌时转换攻势才舞起来,而对方这般,显然是唬人的。

    典韦对此嗤之以鼻,两人交身而过,徐豹一枪劈来,而微微抬戟,平平无奇的一击格挡。

    交错完毕,徐豹长枪已不知去向,而徐豹本人,则悬于典韦戟枝之上,正胡乱的挣扎着。

    而典韦一手举戟,就这般将之托举着。

    袁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徐豹那体型,加上一身甲胄,得有两百斤吧!就这么轻易的被单手托举着?

    喝彩声捧场声戛然而止,现场除了“哒哒”的马蹄声,就仅剩徐豹的呼喊:“放开我,放开我!”

    典韦呵呵一笑,这种人,连一合之将都算不上,简直蝼蚁。

    他连忙应了一声,道:“好!如你所愿!”

    言罢,典韦向前一挥,徐豹身形顿时飞了出去,此时距离袁军骑兵已十分近,袁军骑兵一个不及时应对,徐豹直接被两道骑兵的长枪捅穿了。

    那两名袁军骑兵连忙丢弃手中长枪,满脸惊恐的看着倒地吐血的徐豹。

    他们竟然“杀”了将军!

    然而他们无需后怕,因为典韦的铁戟劈砍,已经来袭。

    一阵血浪翻过,为首两名袁军当即脑袋板甲,后方一众袁军,此时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前一秒还在起哄为将军助威,下一秒,将军已经挂了,前面两名袁军,头没了。

    惊诧瞬间转为恐惧,袁军骑兵前面那些人,此时脑中已经没有战的概念了,他们当即兵分数路,各自散开,而他们散开之后,后面的袁军又不明所以的无脑跟上。

    顺序竟然还有些整齐……

    典韦也无语了,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领头人一死,便不知所措了,主公所创的斩首行动,真是屡试不爽!

    丁英刚接过指挥权,正冲着部下颐指气使,一会呼喝这个上城,一会又使唤那个给他端水,觉得风光得不得了,在丁原军中,可没有这般爽快。

    “将军,那那……那支骑兵,冲过来了!”

    丁英循声看了一眼,除了一个传令兵,外围如何,完全看不见。

    “一群废物!带本将军亲自去收拾了他们,抬斧来!”

    两名兵士抬着一柄大斧上前,丁英接过,放手里掂了掂,一个飞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旁边一众袁军都惊艳不已。

    丁英率军而出,刚离开大阵,便瞧见远方四散的袁军骑兵,而另外一支骑兵,则直直的朝他杀来。

    再定睛一看,丁英发现这支骑兵的装甲不简单,骑士们都穿着精良的甲胄,战马的披挂十分全面,丁英很快修改了刚才定下的结论:这支骑兵,不简单!

    袁军骑兵溃败得如此快,不是没有道理的。

    丁英刚修正了看法,然而典韦的速度却奇快,一掠过后,一众袁军甚至都没看见典韦是如何出手的。

    “咣当”一声,丁英的大夫坠地,随后,又“噗通”一声,丁英的身体,也坠马了。

    二十里外的刘擎正在赶路,突然脑中闪过一道讯息:

    主公麾下典韦击杀了丁英。

    收益:耐力 0.79,当前耐力:88.08。

    刘擎只觉得一道暖流灌注全身,力量隐隐有所增长。

    虽然没听说过丁英是何人物,不过本王不会忘记为本王的爆发力持久力添砖加瓦的人的。

    “看来典韦已经赶到蒙县了!”刘擎目视天空,此时其实依然很早,虽然阳光明媚,但骑马的时候依然带着阵阵凉意。

    没想到袁军这么早便开始攻城了,幸好安排典韦放过遭遇的袁军,率先赶路。

    ……

    典韦自己也不会想到,随意一击,却将袁军在本场战斗中的临时最高统率击杀了。

    看着周遭袁军逃散,这种场景他已经见怪不怪,眼中的目光,心中的执着,依旧坚定,高呼道:“杀入中军,活捉袁绍!”

    众虎卫一路杀来,也觉得十分过瘾,纷纷附和着高喊:“杀入中军,擒杀袁绍!”

    典韦不明所以,但袁军之中,丁英的死却快速传播开来了,很快,中军帐便收到了消息,余下袁军将领一边安排人去追击蒋奇,好令他回来主持大局,另一边则在讨论如何应付眼前的敌军。

    以及已经部署好的,按部就班的攻城指令,是否继续进行。

    “将军,不好了,那骑兵杀过来了!”

    众将只觉得十分窝囊,都转眼杀到中军帐了,竟然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不过一众袁军部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当典韦雄姿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顿时悟了。

    这是渤海王的兵马!

    典韦环顾四周,周遭远远围着密密麻麻的袁军,自己后方,则是刚刚杀出的一条血路,铺满了袁军的鲜血和尸体,而在自己眼前的,便是“袁”字大旗。

    典韦目光从一众部将脸上扫过,袁绍他是认得的,然而眼前这些人,却都是陌生面孔,他们脸上有吃惊,有错愕,有恐惧……

    典韦持戟一指,大喝一声,声音如惊雷一般在部将耳中炸响。

    “袁绍何在?!”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