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六章 程昱上当,袁绍的王牌攻城队

    刘备当即送剑回鞘,说了声:“走,随我迎接子龙去!”

    刘备一挽袖子,向城下跑去,关羽与张飞对视一眼,心道大哥对子龙可真热情啊。

    城门依旧开着,刘备纵马而出,迎向赵云。

    赵云行于军前,老远便瞧见,狼藉的战场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战死者的尸体,无主的战马四处游荡,埋头在间隙中寻些草吃,一副刚历经厮杀的模样,一骑正穿越战场,向自己而来,赵云定睛一看,正是刘备。

    两人自冀州战张角时便相识了,而且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彼此观感都十分不错。

    “子龙!子龙!”刘备远远的呼唤道。

    赵云驾马上前,回道:“见过平原相!”

    赵云下马正欲见礼,却被也下马的刘备拦住。

    “子龙不必多礼,先随我入城!”

    这时,关羽和张飞也道了。

    “嘿嘿,子龙,可真有你的,擒了数千人!”张飞指着身后一大波人马道。

    “云长兄,翼德兄!”赵云一一见礼,再道:“云不过是收拾些残兵败将,这些是两位兄长击溃的,功劳理应归于平原相!”

    “嘿嘿,我的好子龙,你可真是个大善人!”张飞笑着,上前给了赵云一个满抱,刘备关羽直摇头。

    三人并未上马,而是一边回走,一边聊着。

    “子龙何故来此?”刘备问。

    “是奉了主公之令,听闻蒙县被围,战况紧急,主公自己也从鄢县赶回,明日应该就能到了。”

    关羽应道:“袁军虽势众,不过以关某看来,如同草芥,袁军也就比黄巾军穿得像回事点而已!”

    关羽对袁军的战斗力十分鄙夷,袁绍若是知道关羽将之比作黄巾之流,怕要气得更加睡不着。

    赵云笑笑,关羽这话,说得太过豪情,不太好接。

    “也许,袁军今日只是试探性进攻吧,云一路过来,已遇多股袁军,似乎这蒙县周围,尽是袁军。”赵云说道。

    “子龙是否要去孟德处一助?”

    “这主公倒是未说,只是命云前来相助平原相。”

    “子龙,你说这外围,尽是袁军?”张飞瞪着大眼,似有期待的问道。

    赵云也知道一些张飞的性子,看样子,他是想主动出击了。

    果然,张飞当即向刘备请命:“大哥,你看,与其坐守此城,不如主动出击,将袁军击溃,如此,东门不是稳若泰山?”

    刘备犹豫的考虑着……

    “大哥,三弟此法,确实可行,有你我二人守城,即便袁军来犯,也可保证城门不失!”关羽也支持张飞的想法。

    刘备依然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赵云看看刘关张三人,发现三人正都看着自己。

    “要不……我与翼德一道?”赵云试着问道。

    刘备旋即一笑,“子龙既也有此意,那便叫翼德陪你!”

    “大哥好偏心呐,老张说了犹豫再三,子龙一说,就成了,哈哈哈!”

    “哈哈哈!”

    四人皆大笑。

    ……

    刘擎一槊挥下,将一名逃窜的袁军噼死在地。

    “典韦,这是第几波袁军了?”

    “回主公,第五波了。”

    “袁军这是派了多少兵马,这无波人,虽一触击溃,但依然拖延本王不少时间……”说着,刘擎突然想到,“袁军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本王时间,看来蒙县攻势非常之勐!”

    说着,刘擎当即收回铁槊,将之交给禁卫,下令道:“典韦,你率虎卫全速前进,若遇袁军,避开不战,务必明日一早,赶至蒙县!”

    “喏!”典韦领命,看了眼这场遭遇战留下的百来具袁军之尸体,显然有点不放心,之后的袁军交给主公独自面对。

    典韦离队之后,刘擎也看了眼战场,盔甲,兵器,战马,都是好东西啊!

    “战马牵走,其余东西,一概不缴,进兵!”刘擎忍痛离开,四下张望了一下,默默将此地记住。

    ……

    蒙县北门,夕阳西陲,天色已昏,袁军的攻势也渐渐若了下去,北门外堆了许多石块,而那座巨大的攻城槌,依旧卡在那里,一锤也没有敲出。

    攻城槌的护背上,已被烧得漆黑,曹军不仅丢火盆,程昱还倒了不少火油下去,不过主结构依旧无恙,那些能杀伤兵卒的小石块,投掷上去纹丝不动。

    “一日已过,袁军退了。”曹操立于城头,长舒一口气,眉眼也舒展开来,看了眼身旁的程昱,见程昱脸色却依旧腻重。

    “仲德,今日战事已了,放松一些吧!”

    程昱目视前方,望着远远退去的袁军,消失在逐渐昏沉的夜色之中。

    “主公,观今日袁军攻势,进退有序,不急不躁,我今日不过是试探性的攻击,明日才是袁军真正的大举攻城之日。”

    曹操刚刚舒展的眉眼,当即蹙成一团,也望了望下方的战场,想找出些依据来,不过战场狼藉不堪,那能看出什么。

    “主公你看,袁军既有如此大的攻城槌,那么其他工程装备,自然也有,只不过他们攻陷薄县不久,所以迟了一些而已,说不定明日,云梯,井阑,抛石机,都来了。”程昱指着城下的攻城槌道。

    曹操也跟着看了一眼,当即下令:“派人出去,烧了他!”

    “主公不可!”

    “为何?”曹操不解。

    “不可烧毁,袁军不会只有一架攻城槌,只需派人破坏其轮子,另其不能动即可,明日它便会阻止袁军新的攻城槌。”

    “好计!来人,照仲德之言,破坏攻城槌,令其不能移动!”曹操回过身,捋了捋胡须,又道:“仲德啊,明日渤海王应该要到了,我以为渤海王一到,袁军便到头了!”

    “但愿如此吧!”程昱应了一句,但对于这场战斗,还是有着诸多不放心。

    最大的问题就是,到底有多少袁军?

    一夜很快过去,血色朝阳东升。

    曹操是被曹洪叫醒的,因为程昱早早的侯在门外了,曹操一听,心知必有重要军情,直接一掀被子,穿着单衣,光着脚便夺门而出。

    “仲德,可有变故?”曹操问。

    程昱见曹操凌乱着头发,身着单衣和光着脚,一副瞬息都不敢耽误的样子,当即搀着曹操回了屋。

    “如今正值要紧关头,主公可得保重身体,勿要伤了风寒!”

    正说间,曹洪将一件袍子披在曹操肩头。

    程昱接着道:“袁军器械已至,应该是趁着夜色,摸黑输送到城下的,正如我昨日所言,云梯,井阑,抛石机,攻城锥,一应俱全,袁军悉数备战数月,为的是攻城拔寨,自然不会毫无准备。”

    “既都是攻城部队,主动派出骑兵厮杀如何?”

    “主公,城门外已被挡得差不多了,那破损的攻城锥,加上昨日抛出的大量石块,骑兵出不了城啦。”

    曹操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狐疑,眯着眼看了眼程昱,问道:“你说袁军昨日故意留下这攻城锥,是不是就是故意让我们毁坏,堵住城门,看似防住了他们,其实也堵住了自己,好令他们的攻城器械大行其道!”

    程昱眸子一晃,心想昨日还是他建议曹操留着的呢,当即躬身谢罪,“主公,都是我的馊主意!”

    曹操上前扶正程昱,在其手上拍了拍,道:“仲德无需多虑,出不去就出不去,战场之上,本就是相互厮杀,相互算计的,差人一筹,无妨!”

    “可……”

    “不必多言,曹洪,快给我更衣!”

    曹洪毛手毛脚的将曹操穿戴整齐,一行人一齐向城门而去。

    “子孝与文则呢?可已就位?”便走便问。

    “曹仁将军与于禁将军早在各自城门把守了,昨日西南两门攻势并不强,刘备命人传信而来,称东面袁军虽势众,已被击退,看来袁军也并非全面攻城,昨日的行动,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便是今日的强攻。”程昱道。

    “没成想本初的心思还挺多,我可记得,他小时候可木讷了。”曹操笑着,缓步走上城头,透过女墙向外一看。

    好家伙!

    城外已站了密密麻麻的袁军,每隔数丈,还有一架架各类攻城器械。

    “巍然壮阔!袁军此番势头,看来要将蒙县城墙推平啊!”

    程昱表情也有些凝重,主要是目前为止,他还没发现对付这些东西的好办法,紧靠火失,是无法烧掉这些庞然大物的,其实最好的,就是派出骑兵冲杀敌阵,令其攻城器械,无法前进。

    只不过这条路,已经被蒋奇算计,曹操自己将门堵上了。

    “怕个鸟!城门既然闭了,便不管了,袁军若杀上城头,只管宰了便是!”夏侯惇虎虎的说,丝毫没有把一众器械放在眼里。

    “休”的一声传来,随后“彭”的一震。

    一块巨石,从袁军阵中抛出,撞在靠近上方的城头,引发一阵巨响。

    “主公小心!”程昱连忙提醒。

    曹洪则一步挡在曹操跟前,警惕的望着前方。

    “袁军已在试射,没想到今日攻城如此之早,看来袁军今日志在必得。”程昱说着,再对曹操道:“主公,城头危险,不宜久留!”

    “对啊,主公,这里有我,你还是下城指挥吧!”夏侯惇也建议道。

    曹操也有自知之明,交待道:“元让,子廉,若有所需,尽管派人告知与我!”

    说完,便下城了。

    “彭!”另一个方向,也有一块石头狠狠砸在墙体上,城墙顿时被砸出一道凹坑,引得尘土飞扬。

    “眼睛都睁大一点,可别袁军没来,就让石头给碾碎了!”夏侯惇一边走,一边告戒,是不是还往城下看一眼。

    袁军器械缓缓向前,一个个都封得严严实实的,曹军纵使射箭,也无法造成有效杀伤,而袁军则在屏障之后,卖力的推着器械缓缓向前。

    云梯在前,井阑次之,再后面,便是抛石机。

    又是数道“彭彭”巨响传来,抛石机开始不断的将石块抛向城头,尽管曹军左右挪腾,还是有人不小心中了招,当场毙命。

    对于这种攻击,曹军还无法给与对等的回应,彻底陷入被动,记得夏侯惇哇哇直骂。

    “王八袁绍,这些木材留着给袁军做棺材不好么!做什么器械!”

    可惜,夏侯惇的叫骂也只是解解气罢。

    在石头打击的掩护下,云梯和井阑渐渐靠近,最终一个靠近了城头,四道云梯直接形成了四道登城阶梯,而穿插在其中的三架井阑,进入攻击范围之后,每一个上方都冒出数十名袁军。

    井阑上方的袁军尽是弓弩手,几乎同时,数百指箭同时呼啸而来。

    “闪避!”夏侯惇大喝一声,当即一蹲,躲在女墙之后,只觉得数支箭失几乎贴着头皮射过。

    大批曹军依令闪避,还有一些比较迟钝的,活到现在,几乎凭的就是运气,而运气一旦用完,战场有无数种方式将命夺走。

    好险!王八蛋袁军竟然盯着爷爷射!夏侯惇心中骂道。

    城外又传来了“冬冬冬”的声音,那是袁军在登云梯了,然而此时城头正被井阑上的箭失封锁,虽然曹军弓弩手也有与之互射,可惜无法形成有效骑射,因为曹军的弓弩手,已经被石头打击打乱了。

    无奈,夏侯惇只得潜心听得,等着袁军即将登上云梯,攀上城头之时,再发起攻击,这种时候,袁军的井阑才会停止齐射,到时候,才是真正的搏杀之时。

    夏侯惇屏住呼吸,耐心的等着,突然,头顶越过一名袁军,径直跳向城头,就在这时,夏侯惇一步夺过,举刀一架,那名袁军径直跳到了夏侯惇的刀刃上去。

    “开杀!”夏侯惇一阵咆孝,几乎整个城头的人,都能听见。

    袁军源源不断的从四架云梯跃上城头,当然曹军也不是吃素的,守波先登兵的下场,通常都是很惨的。

    曹操在城下踱步,听得城头的动静,袁军显然已经杀上城头了。

    “昨日守了一日的城头,今日竟然不到半个时辰,就被袁军攻上来了,难道蒙县真要毁于我手?”曹操又踱了几步。

    “可如何向大王交待?”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一下哈。)

    82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