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关羽斩眭,战果被人捞走了

    曹操一边命程昱去寻火油,一边命曹军搬来火盆,对着城门下就倒扣出去,虽然火势不大,也没有烧成片,但依然将攻城槌的顶部点着了。

    伴随着浓烟升起,推槌的袁军也被呛得难以行动。

    “石块不要停下!先往城门口砸!”曹操下令道。

    夏侯惇则手持大刀,把守一关,将攀爬上来的袁军一一击落下去,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来一个啊我杀一个,来两个啊我杀一双!”

    引得周围的曹军纷纷效仿。

    北门的攻城战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眭元进则率领一路袁军来到了城东,依照既定指令,全线攻城。

    刘关张三兄弟立于城头,望着袁军渐渐逼近。

    “云长,袁军上了,骑兵可准备妥当?”

    关羽回道:“大哥放心,骑兵虽少,对付袁军,砍瓜切菜罢了!”

    刘备一笑,“云长我自是放心,渤海王赠的五百套精甲,我可都拨给你的骑兵了!”

    “大哥放心,今日便叫渤海王之甲胄,物尽其用!”

    “大哥好偏心呐,一套也不给俺老张留!”张飞看似埋怨,却咧着嘴在笑。

    “翼德放心,今日之战过后,我军将不会再为盔甲兵器而发愁!”刘备说着,目光紧紧盯着行至城下的袁军,“你们快各自就位吧,翼德,云长外出厮杀,你可务必要守好城门!”

    “大哥二哥放心,有俺老张在,管教一个袁兵崽子都进不来!”

    言罢,两人纷纷下城而去,城头上方刘备军一字排开,刘备负责城头的防御。

    定下如此计策,也是三兄弟商量的结果,三人以为,刘备军数量有限,一味的龟缩在城头防守,会陷入消耗战,虽然这样能最大的发挥出城墙的用处,但无疑也埋没了关张二将的骁勇,马战步战,才是其真正擅长的。

    晆元进眺望城头,突然疑惑道:“蒙县不是曹军在守吗?为何悬挂着‘刘’字旗?难道是渤海王已经入城了?”

    提到渤海王的时候,晆元进脸色明显变了变。

    副将解释道:“据情报说,镇守东门的是刘备,与渤海王同姓而已。”

    “哦,原来如此,刘备何许人也?”

    副将也摇了摇头,“没听说过,不过元图先生说了,刘备军兵马不过两千,是这片区域之中,最弱的一支。”

    晆元进笑笑,心想老子走运了!

    他手持长枪,向前一指:“攻城!”

    袁军抬着攻城梯,一拥而上,晆元进满意的笑了笑,远远望见城头“刘”字旗下立着一道身影。

    数十张攻城梯架上城墙,袁军顶着盾,快速的向上攀爬,同时城头开始箭矢石块如雨而下。

    晆元进望着袁军向上的速度,比想象中快了不少,片刻之后,已经有人开始和城头上的交战,虽然最后一道临城战斗,是极难突破的。

    “刘备军果然是最弱的,我还没见过一刻钟就能攻上城头的。”晆元进得意道。

    于此同时,袁军数人抬着攻城槌开始敲击城门,敲击了两次,城门岿然不动,然而第三下时,突然扑了个空,城门突然打开,数名袁军直接扑了进去,不等他们抬眼看清,便是滚滚铁蹄践踏而来……

    一支骑兵自城门杀出,直直朝着袁军中军大旗而去。

    这自然是关羽带领的尖刀骑兵。

    晆元进不可思议的望着城门洞开,骑兵杀出,当即下令:“城门不攻自开,正是天赐良机,传令,猛攻城门!骑兵应战!”

    一时间,袁军之中再度分出数部人马,有骑兵直直迎着关羽而去,其余的则直冲关羽之后。

    关羽随意一瞥,发现袁军意图,对绕后之袁军,也不作理会,城门那自有翼德在,只要他往城门口一战,休想有人能通过此门,他直直的朝着袁军骑兵而去,袁军派出骑兵防守,说明自己所攻方向,非常正确。

    关羽眼见袁军骑兵杀来,瞧其姿态,便知平庸,手中青龙偃月刀一拖,一马当先的迎了上去。

    二者刚刚靠近,关羽右臂猛然用力,向前挥出,拖动的大刀旋即抡过半圈,破空之声呼呼作响,一阵金石之声传来,关羽生生横劈了三人,大刀卡在了第四人的肩头。

    关羽猛然一抽,直接将那人拽落马下,生死未卜,而关羽左手接过刀兵,改为双手持刀,稳住刀势。

    这一刀,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后边的袁军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挥舞着枪矛向关羽此去。

    关羽马蹄不停,丹凤眼微微一瞄,旋即双手持刀,向前一劈。

    一阵铿锵作响之后,数道枪头矛头飞上天。

    袁军望着手中齐齐被断的武器,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青袍武将,就在他们愣神的一瞬间,只觉得脖颈一震……

    四颗头颅齐齐升天,四道血泉喷薄而出,关羽随后与之错身而过,甚至未正眼看过他们一眼。

    后面的袁军,见识到这一幕,心头不自觉有些忌惮。

    这一刀,也太吓人了,若是换作他们,下场并不会有什么不同,结果必然是身首异处,特别他们看到敌将那红脸美髯,目中无人的高深模样,更是滋生阵阵寒意。

    关羽发现后面的袁军开始变得迟疑,显然是在害怕,他历来痛恨怯战之人,当即喝道:“若不敢战,便逃命吧!”

    言罢,不由分说,关羽再度挥刀劈上袁军,袁军左右挪腾,显然不敢触碰关羽锋芒,而后与关羽麾下骑兵战在一起。

    然而袁军士气已挫,而关羽方的骑兵,跟在关羽后面却愈战愈勇,此长彼消,哪里是关羽军的对手。

    关羽一马当先,如一柄尖刀狠狠刺入袁军骑阵,麾下骑兵作为刀刃,紧随关羽奋蹄直进,生生将袁军骑兵冲开,很快,关羽便瞧见了为首眭元进。

    “吓!”关羽再度一喝,胯下战马会意,前蹄一蹬,猛的踏下,随后爆发出远超方才的速度,直冲眭元进。

    眭元进见敌军骑兵杀出,满脸不可思议,急忙道:“快,快拦住他!”

    眭元进身旁数骑,皆是军中司马部将,见关羽单骑来袭,只觉得他是自寻死路。

    “莫要与咱抢功!”中军司马何英一声喝道,率先骑马杀向关羽。

    两人快速接近,随后交错而过,何英直直坠地,众人甚至未见关羽出手。

    又有一将拍马应战,而眭元进身旁诸将也一拥而上,显然不愿错过如此护军大功。

    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从袁军诸将中穿行而过,眭元进只瞧得关羽挥刀极快,而每一次挥砍,便有一人坠落马下,干脆果决,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竟有如此猛将,此勇堪比渤海王麾下徐晃!”眭元进直面过徐晃的勇猛,被徐晃打得落荒而逃,所以拿他做对比。

    无需多久,关羽再度杀出人群,而袁军诸将,死了十数人外,其余已知不敌,作鸟兽散了。

    而关羽速度不减,等眭元进回过神,打算跑的时候,已然迟了。

    关羽举刀,劈下,和诸多飞天的头颅不同,眭元进的头颅,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关羽刀尖挑着他的头发,举起道:“贼首已枭,还不投降!”

    周遭袁军并未投降,而是一哄而散,跑的时候还不忘喊着:“眭将军死了!眭将军死了……”

    袁军中军乱作一团,后军渐渐感觉到了中军的混乱和溃败,最终,眭元进的死讯传至后军,后军各部司马纷纷引兵退去。

    而此时的前军,依然在攻击蒙县。

    东门下,张飞手持丈八蛇矛,一人一骑横立,其身后仅仅数十骑,而袁军却逡巡不进。

    因为张飞的脚下,已经躺着近百具袁军尸体,足足一片。

    方才,有单冲的,有三五成群的,再有十数人齐上的,最后甚至几十人一拥而上,无一例外,全无被张飞挑落马下,一枪扎死。

    袁军心中都觉得:这就不是个人!

    “眭将军被杀啦……”

    此时,中军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前军,张飞一听,一抹脸色血迹,哈哈一笑:“哈哈,俺二哥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你们还不退,是等俺二哥杀回来吗?”

    “啊?”

    张飞咆哮一声,袁军不自觉的后退了数步,相互张望,渴望听到命令,然而能下达命令的人,多数已经在进攻张飞中,被张飞踩在脚下了。

    “撤了,后军都撤了!”

    又传来一声呼号,说也奇怪,噪杂无比的战场上,偏偏能听见如此关键的信息,袁军不由得回头,打算撤离,却突然看见,背后竟是刚才冲杀而过的关羽,不紧不慢的回来了,他提着刀,刀尖依旧悬着一颗脑袋,虽然满是泥污与血污,但不少人还是认出了那是眭元进的首级。

    “投降可免一死!”关羽冷冷道。

    扑通扑通,袁军连连下跪,人传人,最后攻击城门的一方,尚有数百人,皆跪地请降。

    刘备脸上有数道血渍,方才防守,他也亲自杀了数人,如今攻城袁军已退去,城下还俘虏了数百,而借助城头的高视角,他看能看见撤退的后军和溃散的中军。

    一战击溃袁军,壮哉!刘备心生豪迈,先前所有的战斗,几乎都是和黄巾军进行的,但是这一战,对手是袁绍,他打出别样的感觉。

    关羽与张飞手拉着手,嘻嘻笑笑的谈论着方才战斗的经过,都过瘾得不得了,关羽手中还拎着眭元进的首级。

    “大哥,袁军大将首级在此!”

    “好!壮哉云长!翼德也不错!今日一战,想必东门可以消停几日了。”

    “嗐!那岂不是很无趣!哈哈哈!”张飞笑道。

    刘备摇了摇头,看了眼关羽手中首级,“将次首级装好,到时候献于渤海王,想必这两日,他该到了。”

    “那曹阿瞒真是多虑,些许袁军,还需要请渤海王来此,只怕他来了,袁军已经杀得差不多了!”张飞道。

    “翼德不可胡言!”关羽提醒道。

    张飞只得嘿嘿一笑,糊弄过去。

    “云长说的是,翼德千万慎言,我们面前说说倒罢了,可不能与外人说起此等言语!”刘备也教育了一番,接着道:“袁军主攻之地,并非东门,此战袁绍四方起兵,传闻总兵力已达十万,绝非儿戏,今天,不过是个开始!”

    “将军,快看!”身旁兵卒突然提醒道。

    刘关张三人往城外一看,只见远方又有一支骑兵,直直的杀入撤走的袁军之中。

    “看来,是渤海王援军到了!”

    赵云往蒙县支援的这一路上,已经遭遇了不下三股袁军,他们都是埋伏于山林谷道之类的地方,当然,以赵云的战斗,击溃他们绰绰有余,然瞧着架势,赵云心知蒙县定然告急,于是没有追击任何袁军,直奔蒙县而来。

    没想到一来,便撞上了溃败的袁军。

    赵云可不会手下留情,将士们一路上可都憋着气呢,如今赶到蒙县,却发现袁军已败了,正在撤退。

    赵云哪管那么多,直接一声令下,杀入袁军阵中,同时高喊:“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袁军已败了, 这个时候,哪来还有反抗的心思,被赵云用枪捅死几个杀鸡儆猴后,为首的袁军纷纷跪地求饶,这波溃散的袁军依然有三四千人,被前面这么一带,最后也只能投降。

    跑?面对赵云的骑兵,凭什么跑。

    蒙县城头上,刘关张不可思议的看着远方,虽然隔着挺远,看不清楚人样,但袁军停下来了,而且成片的跪了下去,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张飞瞪着铜铃般的眼睛,问道。

    刘备哪答的上来,只能隐隐猜到此事必然和渤海王有关。

    难道是渤海王到了,逃走的袁军听到渤海王威名,直接原地归顺了?

    “袁军被一网打尽,大哥,这战果……”

    关羽不太好意思开口,不过刘备已经懂了,意思是刘备军辛辛苦苦击溃了袁军,杀敌不过千余,俘虏也仅仅只有六七百人,而那支援兵一来,便将余下几千袁军都俘虏了,功劳全被捞走了。

    “无妨!皆是为渤海王办事!”刘备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直直的看着城下,来者何人也渐渐看清。

    “瞧,是子龙!”刘备会心一笑道。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