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最强王者VS嘴强王者

    吹牛逼的时候都是震天响,然而郭图一问谁敢试试,顿时没人吱声了。

    “郭参军,你所言当真?若是渤海王真在谷中,那集我军之力攻之,擒下渤海王,还需要攻什么城!”

    说话的是一位面容威勐之将,生得异常魁梧,郭图一看,原来是是裨将军韩勐。

    “韩将军,话虽如此,可渤海王骁勇异常,就连颜良文丑两位将军,也未必敌得过。”郭图说的点到即止,免得伤了诸将的自尊心,颜良文丑勇冠三军,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

    “颜良文丑两位将军既然勇冠三军,如今人在何处呢?军中自有能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强!”韩勐上前大剌剌的说着,自信十足。

    郭图心中笑他:到底是刚提拔的新锐,锋芒毕露,轻视颜良文丑倒没什么,可轻视渤海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将军豪气云干,郭某佩服,据郭某对刘擎小儿的了解,他必是潜藏在此山谷之中,待我军攻城之时,他从后杀出,截断我军退路!”

    韩勐道:“若真如参军所料,我们必须得先解决伏兵隐患,方才可以顺利攻城。”

    “也未必一定如此,也可兵分两路,一路去解决山谷之敌,一边前去攻击鄢县!”

    韩勐稍作思索,率先道:“那我便去会一会这个渤海王,叫他见识见识本将军的大刀!”

    “也算我一个!”季雍也跟着道。

    郭图看着不发一言的吕威璜与淳于琼二将,看来两人是被渤海王的厉害吓到了,所以他们宁愿去攻鄢县。

    “好!既如此,韩勐季雍,各率本部兵马,入谷杀贼,其他人随我进军鄢县!”郭图一声令下,远眺视线尽头的城池。

    于此同时,刘擎依旧在山谷之中闭目养神,直到禁卫来报,正有两营兵马,向山谷中进行。

    刘擎一双炯目陡然睁开,当即下令,“传令准备,本王倒是要瞧瞧,谁不怕死。”

    “主公神了!竟真的有人来自投罗网?”典韦诧异道。

    刘擎笑笑,开始教人,“无论攻守进退,此谷皆是藏兵之处,对那条谷道起着极大的牵制作用,即便本王不在此处,袁军也会派人占据,以防不测。”

    “哦!原来如此!”典韦似懂非懂的点头,然而弄出一个问题,却又多了一个疑问。

    “主公既然明知袁军会来,何以暴露于此呢?如此,怎么称的上是伏击呢?”

    刘擎又笑了笑,拔起插在地上的铁槊,骑上金戈。

    “谁说本王在此是埋伏了?本王这是和郭图有个约会!”

    韩季两军经过狭窄的谷道,两位将军仰头望着毫无险峻可言的山峰,平平无奇的植被,稀疏得藏不住人,若是细细观察,可见单调的林木梢头,已经萌发了新绿。

    “韩将军,此处不像有伏兵的样子,连稍可的射击点都没有。”季雍道。

    韩勐却如走马观花,欣赏风景一般,一点都没有警惕的意思。

    “或许只是郭参军危言耸听!”韩勐随口道。

    “韩将军莫要轻敌,渤海王可不是一般对手!”季雍道。

    “哦?难道季将军和渤海王交过手?”

    “交手倒没有,只是在河内之战时,我有幸亲眼见识过渤海王的战斗力。”

    说到渤海王刘擎,韩勐起了好奇心,于是追问:“季将军说说看,渤海王战斗力如何?”

    “河内之战时,白波军莫名袭击袁公的兵马,其中有一悍将,名叫徐晃,其勇只有颜良文丑将军之流,可以一挡,不过袁公因为被白波军与董卓军联攻,节节后退,最后,还是渤海王出手,解了袁公之围。”季雍目视前方,眼神有些恍忽,似乎重新回到了那个场景。

    “那一战,渤海王直面徐晃,几乎只用了一招,便削断了徐晃的兵器,令徐晃臣服。”

    季雍说出此事,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宛如场景再现,然而当他回过神,想象中的画面的人物,却与眼前的景象重合了。

    季雍连忙揉了揉眼睛,景象真实无误,渤海王刘擎,立于前方,高头大马,威风凛凛。

    韩勐也见到了此景,对于季雍的话,他又随口回了一句:“会不会那个徐晃,是渤海王请的托?”

    季雍一咽口水,心头冷笑,这个韩勐也太轻敌自大了,心中腹诽:是不是托,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那便是渤海王?”韩勐指着大刀问。

    季雍点点头,“正是!”

    “仪态倒是不错,只是看着瘦不拉几的,能有几分力道,要我看,我一手便可擒之!”韩勐说着,已经跃跃欲试。

    季雍看着身形魁梧的韩勐,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刘擎望着为首二将,都是陌生面孔,郭图没来,也没有将袁绍忽悠来,淳于琼和吕威璜,也没有来。

    索然无味。

    刘擎玩心尽失,对典韦道:“一群喽啰,交给你了!”

    “好嘞!”典韦目露凶光,早就磨戟霍霍了,他一拍黑货,立即上前,指戟冲两人,大声呼喝:“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典韦惯例性的问候一声。

    韩勐见来人不是渤海王,还是派了以为部下,当下怒喝回来:“你爷爷在此!快叫你家主子出来受死!”

    季雍一听,突然后悔陪这货入谷了。

    那可是典韦啊!

    典韦的战斗力,他也是亲眼所见的,濮阳之战,典韦一人深入袁军大阵,擒了袁绍,扬长而去。

    原本觉得韩勐是有些战力,年少轻狂,没想到他不是勐,而是疯。

    对方说是典韦爷爷,寻常叫骂,典韦还能忍,然而对方竟然叫渤海王出去受死?!

    这不能忍!

    典韦也不再顾忌什么名号,直接拍马向前,黑货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气,奋蹄直奔,眨眼功夫,几十丈的距离,两息之间便到。

    铁戟朝着韩勐重重噼下,韩勐见典韦来得如此迅捷又迅勐,当即抬刀格挡,他这口刀,可是精铁打造,足足用了三十多斤的精铁,挥舞起来,虎虎生风,面对典韦铁戟,他有足够的信心应付。

    韩勐拍马而上,大刀格挡出去。

    “铿!”

    “卡!”

    “彭!”

    三响相继传来,第一道声响是铁戟击打在刀柄之上发出的,紧随其后是刀柄断裂的巨响,第三声声音不大,有些沉闷,是韩勐的无头尸身倒地的声音。

    至于韩勐的头颅,还在天上旋转,挥洒着热血……

    “嘁,嘴上功夫不错,武力,不堪一击!”典韦鄙夷的冲韩勐尸身啐了一口,目露凶光,落在一旁的季雍身上。

    “到你了!来!”

    典韦如此勇勐,季雍心中惊惧不已,哪里还敢上,持着缰绳的手都不由得抖了抖。

    “撤!撤!”季雍突然叫喊着,下令撤退。

    打都没打,主将被人一招秒杀,还打个屁。

    “慢着,留下姓名!”典韦喝道。

    季雍回过半身,陪了个笑,道:“死者是韩勐,卑职季雍。”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主公,追吗?”典韦回头问。

    刘擎摇摇头,敌军已经下破了胆,若就此退去,倒也省些无辜的厮杀。

    只是季雍这个名字,刘擎觉得莫名熟悉,又想不起来,韩勐骂得倒是凶,可惜是个嘴强王者,哪如典韦,才是真正的武力王者。

    季雍进军虽慢,但逃的时候,却很快,短短半个时辰,郭图一行甚至都还没全部出谷,他就跑了出来。

    “参军!参军!”季雍呼喊着,赶上缓行的郭图。

    “哦?季将军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可是山谷之中,并无伏兵,韩将军呢?”

    季雍长舒一口气,也不知是喘气还是叹气。

    “回参军,山谷之中却又兵马,只不过却并非伏兵,而是堂而皇之的等侯在那,韩将军……”季雍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接着道:“韩将军与敌将典韦交战不到一合,便身首异处,未开战而主将死,我军士气大挫,我便先领军撤出来了。”

    郭图一脸严肃,回道:“季将军做得对,明知不敌,当以保全为上!”

    心中却暗自得意:怎么,现在服了吧,山谷中的情况,是不是何我“推断”的一摸一样!

    “参军妙算,分毫不差,谷中正是渤海王刘擎亲自坐镇,看来想取鄢县,并不容易!若是攻城之时,渤海王攻我军之后,那可不妙!”季雍分析着,其实这个道理,郭图已经说过,他重复一遍,是希望借此给其他将军一个台阶,打消这次行动。

    郭图左看看,右看看,“诸位将军,以为如何?”

    吕威璜道:“我看这鄢县,不打也罢,此地地形于我军不利,强行开战,必然遭受损失,我想袁公能理解我们的,淳于将军,你觉得呢?”

    “我也这样觉得!”淳于琼道。

    “既然诸将皆同意退兵,特别是淳于将军开口了,那我军便就此退吧,省得被渤海王截断了道。”郭图道。

    第二次鄢县之战,暗然落幕……

    典韦显然是战意没有得到发泄,回到鄢县之后,依然闷闷不乐。

    “主公,我军虽少,亦能追杀一些袁军,有所斩获,为何不下令追击呢?”典韦不理解主公所为。

    “你以为袁军十数万大军,他们是什么人组成的?”

    典韦琢磨着这句话,没明白刘擎想问什么,袁军就是袁军啊,什么由什么人组成的。

    “自然是袁绍征发并武装的民夫,上一战,你没发觉袁军战斗力,明显不如颜良文丑之军吗?”

    “这倒是真的!简直不堪一击!我还没用力,他们就跑了。”典韦滴咕道。

    “所谓袁军,其实不过是袁氏治下的青壮百姓,本王杀的,可不是袁军,而是豫州百姓。”说着,刘擎还望着高览问:“敬志,你说是也不是?”

    高览回道:“确如主公所言,袁绍为筹划此战,召集了不下五万民夫,充作军卒,编入各军之中,势必导致军队质量下降。”

    身为统兵之将,高览自然是知道这些道理的,讨论到这里,高览突然觉得,渤海王才是真正的爱惜子民的明主,而且格局之大,包容心之强,世所罕见,连豫州之民都怜惜了,豫州早晚必归于主公!

    同时也觉得自己投效渤海王,真的是弃暗投明了。

    刘擎意识中突然冒出一个意识:高览忠诚度上升了10%,当前为80%。

    哦豁?看来高览也是识大体的将才,领会到了刘擎的用心良苦。

    “主公,我不理解,若是次次放过袁军,怜悯豫州民军,那这仗,还怎么打?”典韦又问。

    “本王从未想过以武力征服袁氏,本王历来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袁绍若是穷兵黩武,人心向背,他们便会选择本王,敬志不正是如此么!”刘擎笑道。

    高览连忙接话:“主公心怀天下,早晚使四海咸服,天下归心!”

    高览还挺会说话!貌似比张郃会说,刘擎心道。

    “鄢县既已解围,眼下当务之急,是应付东面之敌,本王或许仁慈,但奉先可不好这口,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刘擎所做的仁慈,也是有条件的,是在完全碾压的前提下,可以网开一面,省去屠杀。而吕布麾下将士,除了并州骑兵,还有不少就是梁国兵,以及刚加入的青壮,他们是为了保护家国而战,必然要血战,死战。

    “主公,曹操来信!”一名禁卫递上一份帛书。

    刘擎展信一看,竟然是蒙县告急。

    区区一个蒋奇加袁遗,竟然能让曹操加刘备告急?那得是出了多少兵马进攻蒙县?

    曹操在心中没说,只说蒙县四面被围,连南面通往睢阳的要道,都封闭了,就连这信,都是派夏侯渊亲自送出来的。

    看完信,刘擎有一个悬念:济阴方面为何有如此多袁军?

    “典韦,召集禁卫与虎卫,立即随本王回睢阳,高览,你继续驻守鄢县,协助县尉侯成守城!”刘擎下令,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虽然高览能力更强,刘擎也没有更改指挥,侯成还算能听的进话的人,有高览在,鄢县应该问题不大。

    “末将遵令!”高览刚刚加入阵营,自然不会有意见。

    ……

    (ps:求月票,推荐票支持一下,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