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章 戏精郭图的演技和默契

    收服了高览,刘擎心情大好,心道吕布果然是干文官出身的,一席话就将高览拨乱反正了。

    “本王此行,再得一勐将,此消彼长,袁军更加奈何不得本王了!”刘擎笑道。

    从这一战看来,袁军的战斗力虽较以前有所提升,但依旧不足以和自己抗衡,特别骑兵数落远远不足,这一点缺陷,是最致命之处。

    刘擎高兴之余,高览突然道了声“主公”,虽然不是很顺口,但刚刚改换门庭,可以理解。

    他接着道:“袁公此战部署极为广阔,并非只在鄢县群山之中,东面攻势,亦不可小觑,乃是由其外甥高干亲自指挥的。”

    “高干?”刘擎突然想起了几年前在圉县见过的青年才俊,可惜不能收为己用,陈留高氏与袁氏是姻亲,自然是利益捆绑,高顺因为投了自己,如今在高氏一族中,十分不受待见。

    如今刘擎和袁氏,谁的势力更大,真的看不出来吗?

    显然不是,也不是高氏一族话事人眼瞎,而是他们与袁氏的利益捆绑的太过紧密了。

    刘擎当即问吕布,道:“奉先,砀县是何人驻守?”

    “回主公,是曹性。”吕布道。

    “原以为沛相袁忠已被本王所擒,沛国方向并无攻势,想不到袁绍还真大气,奉先,你速率军赶往砀县,看是否能将袁军阻挡在外,若是来不及,便退回阳梁。”

    “末将遵令!”吕布奉命,勒转马头向后,开始分兵离队。

    有吕布前去支援,想必正面战场,也不会太过狼狈,先前就与各县守军通过气,若是不敌,弃城也无妨。

    提到袁军动向,先前不方便说,现在高览已经是自己人了,刘擎打算向他打听一二,当然,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刘擎觉得一开始不要问太敏感的才好。

    “高将军,先前我听闻你去过南阳了,本王一直好奇,南阳局势,如今怎么样了?”

    高览一听刘擎问的是南阳之事,而非当下最敏感的汝南之事,便说道:“袁术在南阳,已失根基,难以长久,袁术已有南下取荆州之意,不过未来会继续占据宛城,因为韩遂之变,董卓恐怕已无力再取南阳,想必不久,就会退出。”

    “退出?何出此言?”

    高览愣了愣,还是说道:“雒阳恐遭变故,董卓若不想放弃南征战略,故只有从南阳撤兵。”

    刘擎恍然,轻叹一声:“原来如此。”

    看来是自己想得简单了,即便张宁能挡住羌凉军,董卓也会召回南阳之兵,此时韩遂已经投袁,袁术从原来的以二对三,变成了现在的袁氏、孙坚、韩遂对付刘表一人。

    难怪有南下荆州之意。

    如此一来,刘表亚历山大啊,难怪韩遂一叛,刘表直接撤军了。

    回到鄢县不久,刘擎便收到了睢阳发来的军报,北方薄县已被蒋奇攻下,成廉已退守蒙县,与宋宪汇合,另外,陈留急报,考城县遭到了丁原军的攻打,目下高顺坐镇城中,尚未被攻下,曹操与刘备已北上迎战济阴之敌。

    一系列的军报汇聚而来,似乎一夜之间,整个梁国都遭受了攻击,袁军果然蓄谋已久,不过袁军如今也只能在刘擎关注不多的边角区域,取得一些收获,主攻方面,有刘擎在,要取得战果,得先问问刘擎答应不答应。

    驻守鄢县的第二日,吕布也传来消息,他在进兵途中,撞见了败退的曹性,砀县,已落入高干之手。

    开战一日,梁国八县,便失两县,虽然刘擎所在的鄢县方面,斩获不小,斩杀袁军近万人,缴获马匹兵甲无数,更收服了高览,全局看,也算有得有失。

    不过失去的县城,早已是空城,刘擎存人失地,所以损失可控。

    ……

    武平县袁军大营,袁绍大帐之中,逃回来的吕威璜和淳于琼正在诉说鄢县之败。

    “吕布军并未中参军之计,选择了追击王将军,如今王将军所部仅有区区千余人回营,恐怕已近全军覆没。”

    “郭参军呢?”袁绍问。

    吕威璜与淳于琼对视一眼,其实刚才的描述之中,两人已经一语带过,只是没想到袁绍公单独提起了郭图。

    淳于琼回道:“这,回袁公,战场纷乱,各军各自御敌,各自突围,末将也不知郭参军所在何处。”

    吕威璜跟着重重的点点头。

    袁绍脸色不是很好,参军之责,是协调各军配合的,现在倒好,各军各自为战,各自突围,反倒丢了参军。

    等等……突围?

    袁绍突然疑惑的看向淳于琼。

    “此战,渤海王有多少兵马?”袁绍问。

    帐中突然一阵寂静,淳于琼大眼瞪着,说不出话,脑中飞快的在组织语言,一时间,又想不出来,或者说,编不出来,毕竟他们数万大军,如何从渤海王两千人中突围呢?

    吕威璜接过话茬,回道:“袁公,此战渤海王刘擎已亲征到场,还有典韦,吕布,侯成等将,其具体人数,尚不得知,不过能令王匡将军近乎全军覆没,想来数量不在我军之下。”

    淳于琼松了口气,还是吕兄头脑灵光。

    这时,门外突然传唤:“郭参军回来了!”

    吕威璜和淳于琼顿时又心头一紧。

    “快请郭参军!”袁绍道。

    帐门口,一道踉跄的背影一瘸一拐的步入帐中,郭图站在众人面前的,头发凌乱,衣着狼藉,上面满是血渍,而且郭图似乎走入帐中,已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下似瘫似跪的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叫喊了一声:“主公,属下无能!”

    郭影帝不是装的,也并非受伤,而是马跑的太快,双腿被马颠麻了。

    袁绍见郭图这般惨状,连忙问道:“公则,到底发生何事了?”

    郭图欲哭无泪,回道:“我军与渤海王本部厮杀,奈何渤海王骁勇异常,我军不敌,淳于将军和吕将军相继突围离开,而属下所部,却被渤海王麾下最厉害的典韦死死缠住,最终是将士们拼了命,才让我逃出来的,属下真是愧对袁公,愧对将士!”

    说着郭图再度掩面,呜咽而泣。

    淳于琼和吕威璜听了郭图的陈情,默默将额头的冷汗擦去。

    还好郭图没说他们临阵脱逃。

    他们也没有办法啊,只是面对刘擎和典韦骑兵时的那种无助,很无奈啊!

    “没想到此战竟如此惨烈!”袁绍叹了一声,“公则有伤在身,先起来吧!”

    郭图正欲挣扎起身,淳于琼和吕威璜眼疾手快,连忙上去将郭图扶起,扶着入座,双腿全麻的郭图依然龇牙咧嘴的抽着冷气,那酸爽。

    郭图见三人并无相互推诿抱怨,倒是松了口气,回来三个,还有两个不见踪影,王匡和高览。“王匡将军和高览将军呢?”袁绍问。

    “回主公,高览将军亲战渤海王,恐怕……王匡将军死伤过半,全军溃散,恐怕王匡将军已经捐躯了,而高览将军,若是没死,便是被渤海王所擒了。”郭图说着,又附加了一句:“主公,高览与颜良文丑一样,也是自冀州军追随主公的,他们可能……”

    郭图说话很有分寸,过于敏感的话,他总是点到即止,偏偏又能让人听明白下面的信息是什么。

    袁绍突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大帐的气氛,突然有些沉闷。

    “公则,你且下去好好养伤吧!”说完,坐回主座,望向一旁的逢纪。

    逢纪上前道:“主公,北线蒋奇所部已攻下薄县,正配合袁遗所部进兵睢阳北部门户蒙县,而丁原则在陈留考城遭遇高顺阻截,东线高干,已攻下砀县,如今砀县守军已退去,一日两县,主公,此战比设想的更加顺利!”

    刚走到门口的郭图胸口一闷。

    其它路所向披靡,感情就我的鄢县一路人马损兵折将啊!

    我不服!你们自己来面对渤海王试试看!

    郭图心头憋屈,突然想到离开前渤海王所说的话。

    “好!不错!按既定方案,继续进兵!”袁绍心头阴霾一扫而空,大手一挥,又觉得自己行了。

    事实证明,渤海王骁勇又如何,不过是匹夫之勇,只能赢一赢局部的胜利,而他袁氏大军,四面出击,攻城略地,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见袁绍高兴,逢纪又道:“袁公,南阳亦有好消息传来。”逢纪不失时宜的说到,打算让袁绍再高兴一下。

    “哦?快快与诸位分享一番!”

    果然,袁绍笑意更甚,先前失败的阴霾一扫而空。

    逢纪笑了笑,道:“阎行攻入潼关,马腾闻言,已分兵去救,韩遂将军趁势占了武关,南阳战局,得武关者,便得主动,如今武关在手,长安三辅之地,已在主公眼下了!”

    “壮哉韩文约!”袁绍狠狠夸赞一声,“看来李傕退兵之日,也尽在眼前了!”

    “臣以为函谷有变,李傕必定回援,届时南阳将彻底无忧矣!袁公路可专心对付荆州刘表!”

    袁绍一捋胡须,“快哉快哉!算算时间,阎行也该打到函谷关了,司马防应该不会搞鬼吧!”

    “袁公放心,司马建公老谋深算,必然会明哲保身,不理不顾。”

    “如此,便静候阎行好消息了!”袁绍笑道。

    ……

    函谷关外,新安一带,阎行在函谷关受挫之后,便退到了此处,战时驻扎了下来。

    先前一往无前,势头过盛,其实赶路已使全军将士疲惫不堪,全靠高涨的士气支撑的,在函谷关受挫之后,一下子就垮塌了。

    阎行正在闷闷不乐的喂马,突然一人跑到他跟前,带着头箍,披散着头发,典型羌人装束的一种。

    “可打探到对方来历了?”

    那人吱吱唔唔,不是很确定道:“阻挡我们的好像,似乎……是黄巾军。”

    显然说话的人也不太信这个消息。

    “黄巾军?你再说一次!”阎行一把揪起羌人。

    “阎行大人,是真的!真的是黄巾军!”

    “黄巾早被皇甫嵩灭了,连皇甫嵩都守不住函谷关,你告诉我是黄巾?”

    虽然没有喝黄巾军交过战,但阎行也知道他们不过是一群流民组成的军队,毫无战斗力。

    而在函谷关遭遇的那支,他们有精锐的骑兵,其中有一部分,甚至是具装骑兵,这种骑兵即便在大汉中军之中,也很少见,能正面杀退他的羌凉骑兵,可见战斗力非同寻常。

    而且据退下来的攻城军说,守护城头的,是一群重甲兵,他们的护甲严密到离谱,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刀枪不入。

    阎行绝不相信这是黄巾军。

    但有这么一支兵马挡在前头,一时半会,还真无法再攻取函谷关了。这座城池,本就易守难攻。

    “报——”

    “将军,马腾军行已至宜阳,看他们的目标,也是函谷关!”

    阎行突然眼前一亮,“哦?寿成兄这是以为咱入了关了,赶着救援雒阳呢!”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若马腾兵临函谷关下,而守军拒不开门,会发生什么呢?

    马腾定然会强攻,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便是自己出击的最佳时机,到时候,不仅可以背刺马腾军,解决文约兄的眼中钉,还能趁势攻下函谷关,一举两得!

    “严密关注马腾军动向,近几日全军潜伏休整,除哨探外,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

    决不能让马腾军发现他的踪迹。

    阎行突然期待起如今驻扎在函谷关的是真正的黄巾军起来,至少黄巾军驻扎于此,定然不会放马腾进入,如此,马腾才会铤而走险攻城,自己也才有一举两得的机会。

    距离新安不过二十里的函谷关城中,杨奉突然来寻张宁。

    “圣女将军,探子回报, 马腾率军从武关撤回,正朝函谷关而来,眼下,也只有三日行程了。”

    张宁秀眉微蹙,觉得一丝棘手。

    马腾好端端的武关不守,竟然选择了回援函谷关,算算时间,雒阳的流言恐怕都还没有散开吧,马腾提前急行军至此,难道是南阳那边,有高人提前预料到了雒阳之变?

    对于马腾军,张宁自然不能放过,否则与皇甫嵩合谋的流言之计,便会不攻自破,那渤海王的大计,也会失败,张宁绝不允许。

    “传令下去,严密监视马腾军动向,暂时用石块将城门封堵,绝不容许一兵一卒越过函谷!”张宁下令。

    “喏!”杨奉领兵而去。

    望着杨奉离去的身影,张宁拳头微微拽紧:“不能用渤海王之名,看来,只能先以白波军的名头,强占此城了。”

    ……

    {ps:求,推荐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