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愿者上钩,吕布中计

    这话说的,本王竟无言以对!

    刘擎望向桌案上堆积如山的账目,这些都是糜仁这段时间核对的,各军账目,一概无误,说明军中账目这一块,还是清晰的,不过账没问题,并不代表实物没问题。

    糜仁的用功这段时间刘擎看在眼里,心想糜竺真是给自己送了个宝,妥妥的贤内助一枚。

    开战在即,刘擎也即将出发,于是交待道:“袁军进军已经陆续到位,不久本王便亲自前去阳梁,一旦开战,物资调配记录会大大增加,届时你随意抽查一些即可,不可过于劳累,知否?”

    糜仁点点头,“多谢大王疼惜。”

    刘擎揉了揉糜仁脑袋,笑道:“傻!你是本王未来的夫人,若不是你执意在此,本王早送你回冀州了,那里远离战火,十分安定。”

    “可那里也远离大王你,若有的选,我猜各位夫人一定会选择呆在大王身边。”糜仁说着,脑袋又不由自主的枕上刘擎的胳膊。

    “转眼,本王已征战数年,也不知这场战斗,会持续多久,战事一了,本王便择日娶你过门,给你王妃名分!”

    糜仁默默听着不说话,眼中明眸闪动,似有自己的想法。

    我才不管战事打多久,打得久一点,我也不介意,反正有我陪在大王身边,若是回了冀州去,怕要与一群王妃分享,糜仁心里盘算着。

    这是,典韦突然从门外蹿入,糜仁蹭的一下坐正。

    典韦身后还跟着一名传令兵:“启禀主公,王匡率军一万,已近鄢县!”

    “王匡?前河内太守,他怎么还没死!”刘擎吐槽一声,紧接着道:“命吕布本部迎战,张辽所部,前推至睢水北岸,随时准备渡河!”

    传令兵快速离去,刘擎旋即站起,“典韦,集结禁卫,首战本王欲王前线观摩!”

    典韦随口回道:“主公,区区王匡,何以劳驾主公亲往,不如主公派我去,我保证将王匡首级献给主公。”

    “照令行事!”刘擎复述一遍。

    典韦只好去召集兵马了。

    刘擎与糜仁做了简单告别,便出王府而去,这一离开,恐怕就是十天半天月,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呆在前线。

    战时,刘擎还是习惯和将士们待在一块。

    ……

    王匡率领的步军来到鄢县城下,望着紧闭的城门,王匡象征性的叫骂几声:“速速献城投降,可饶尔等不死!”

    “少废话,要上你就上!不上就滚蛋!”

    侯成嗓门极大,王匡前军的兵马,几乎都能听见。

    王匡顿时恼了,回骂道:“不识抬举,等会求饶的时候,看我饶不饶你!”

    城头上又回了一句。

    “好怕啊!我看还是饶一下吧,毕竟我家大王饶了你家主子好几次了!”

    “哈哈哈……”

    城头上旋即传来一阵哄笑,濮阳之战时,袁绍被渤海王所擒,他可是身在濮阳,亲身经历的,而且随着加入渤海王麾下,渤海王的许多轶事也在军中流传,比如河内之战……

    “我说王匡,你不守你的河内郡,怎么跑到老子城下来闹事!”侯成继续叫嚷着,专挑王匡的糗事来说。

    “哦,差点忘了,袁军一败涂地,丢了整个河内,若不是我家大王,你和你的主子袁本初说不定就在河内一命呜呼了!”

    若说王匡方才还是有点恼,那这次,可真正是怒了,他回怼道:“你主渤海王,先占河内,后占兖州,现在又占领我家主公的梁国,为一己私欲,与乱臣贼子何异!”

    “梁国是你家主公的?据我所知,你家主公是兖州牧吧,虽然是自己封的做不得数,怎么,难道他把豫州也封给自己了?”侯成分毫不让,抓住对方的破绽又是一顿输出。

    王匡自知言辞有漏,不过他觉得自己说的没错(本章未完!)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愿者上钩,吕布中计

    ,谁人不知,豫州是袁氏的地盘。

    他也不打算再做口舌之争,直接下令:“准备攻城!”

    副将连忙拦住王匡,道:“将军,将士赶路至此,尚未休息,而且攻城事关重大,是否请示主公?”

    王匡直接回道:“主公命我拿下鄢县,便是全权命我做主,鄢县不过两千守军,我军强攻一阵,必然拿下!”

    “将军,这不是最新情报,渤海王军既知我大军前来,却依旧选择守城,自然有所准备,将军不可大意!”副将又劝。

    “胡闹!本将一月前便密切关注此城,周边未有任何异常,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副将没辙,好声好气道:“如此,将军总筹划一番,如何攻城?”

    “袁公月前便已授命给我,我早已筹划多时,传令下去,开始攻城!”

    副将一愣,筹划多时,我怎么不知道?

    “将军,那我们该如何攻城?”

    “区区小城,直接压上!”

    副将一头黑线。

    面对副将的无语,侯成的得意,王匡却笑而不语。

    侯成见下方黑压压的兵马开始变换阵形,一对对攻城梯开始列到前头,攻城槌也被抬了上来,侯成也下令命人准备好,滚木雷石,箭矢以及撑杆。

    约半个时辰之后,王匡军开始向前推进。

    侯成抬手,数百弓手张弓搭箭,侯成估算记录,随后一手挥下,数百箭矢飞掠而出,齐射向敌阵。

    “噌噌噌!”

    箭矢射中数十人,或伤或死,他们多是抬着攻城梯之人,只要有减员,后军便会立即补上,朝着城墙冲去。

    很快,攻城梯穿越重重箭矢,将梯子架上城头,垛口处伸出许多根长杆,杵着梯子就往外挑,不少梯子上,已经有了人攀爬上来。

    城下还有许多弩手也相继跟至城下,朝着城头放箭,城上的挑杆者,一不留神便会连中数箭,连人带杆坠落城下。

    “抛木!”侯成下令。

    一时间,大小木头悉数砸落,木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砸向那些弓弩手,将他们逼退。

    “上稻草!”侯成再度下令,守城将士们纷纷将堆在城后的稻草一把把顺着梯子往城下掷去。

    “点火!”随后,负责火把的军士将一捆捆稻草点燃,再往下扔。

    燃烧的稻草在空中飞掠时熊熊燃烧,坠落下去,又将下面的稻草点燃,顿时梯子旁升起了浓烟与烈火,炙烤着梯子,虽然不至于直接将梯子烧掉,但高温和浓烟也立即令下方准备登城的袁军暂时避开。

    而网上攀的人,除了木块与竹竿,便还有箭矢在等待。

    用稻草来守城,是陈宫想出来的,吕布军中骑兵并不多,消耗草料不大,而鄢县城里城外,秋收留下的草垛堆积如山,陈宫便命人搬运了许多不能作为草料的秸秆,用来防御城池,据侯成观察,效果还真不错。

    燃烧的高温和浓烟,令下方的袁军不敢靠近,唯一的缺点就是,燃烧的太快,持续不了多久时间,只能用作应急。

    此时袁军的攻城槌也推到了城门之下,鄢县最大的破绽,也正是这扇城门,因为年久失修,本就摇摇欲租,陈宫查探到事,因为时间关系,也无法赶工,只能修复一番之后,再后面堆上许多支撑的木头和石块,算是半永久封堵了。

    而且,为了更好的守住城门,依照陈宫意思,城头的石块几乎都给了城门上方那一段城墙,所以攻城槌来的时候,石块如雨,砸得下方袁军头破血流,而且坠落在地石块,会眼中干扰他们撞开城门。

    王匡望着攻城失利的袁军,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而副将则在旁十分着急。

    “将军,攻击受挫,我看还是从长计议吧!”

    王匡道:“你说我军失利,若是撤走,守军会开城(本章未完!)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愿者上钩,吕布中计

    追击吗?”

    副将想了想,摇摇头,“只怕不会,城中兵马太少!”

    “若是有其它兵马呢?”

    “其它兵马?”副将好奇问。

    王匡神秘一笑,突然,一名骑哨快速跑来,道:“将军,东北面发现有大军疾驰而来!”

    “好!”王匡大喊一声,“鱼儿上钩了,准备撤!”

    又不攻了?副将一时没反应过来。

    “呵呵,你以为我的目标是鄢县?其实我的目标是他后面的兵马!”

    “将军如何知道后面还有兵马?”

    副将虚心请教,王匡一喜,道:“记住,鄢县孤悬于外,按理应当放弃,而渤海王却依然派军驻守,显然别有用心,他自然是想用这座城和两千兵马为饵,行钓鱼之计,可惜,被本将识破了!我不仅识破了它,我还有应对之法!”

    “什么应对之法?”

    “我与侯成发生口角,故意落于下风,再假装恼怒攻城,敌军必然以为我军已中圈套,殊不知,哈哈哈!”王匡突然大笑,我这一整军,不过也是一道饵!

    副将渐渐听不懂起来,什么这饵那饵的,到底谁是饵!

    “传令!退军!将旗帜兵器,丢弃一些!”王匡突然下令撤兵。

    很快,攻击阵形顿时瓦解,袁军后撤。

    侯成望着戛然而止的攻势,鬼使神差的望向东北边,果然,那方烟尘漫天,看来是吕布的骑兵援军赶到了。

    他本能的想到追击,拖住敌军,可惜南门已封,出不去了,而从东门出的话,也追不上袁军。

    果然,片刻之后,吕布出现在了城下,望了眼满地狼藉的战场,以及滚滚浓烟之中的鄢县,最后望向袁军撤走的方向,逃兵的尾巴,还能看见,他是骑兵,要追肯定追的上,而且追上了,凭他三千并州铁骑,定能杀得敌军措手不及!

    说干就干,吕布朝城头喊了一声:“侯成,你驻守此城,不得有误,我去追杀袁军!”

    说着,吕布勒转马头,朝南追去。

    前边,王匡军已经没入山谷,他前顾后盼,时不时还令减速行进,生怕后面敌军追不上来。

    “将军,我军已至预定位置!”副将道。

    “好,弓弩手埋伏两侧,其他兵马严阵以待!”王匡下令。

    王匡兵马突然在谷中散,上坡的上坡,列阵的列阵,王匡还吩咐人削尖木头,用作制作拒马,不管时间来不及。

    吕布见其中是一山谷,不由得降慢了速度,而且此地地形较为复杂,很容易掩藏援军,吕布踌躇了,然而当他见到地面上被踩得满是尘土的援军旗帜,吕布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追上袁军,斩得一些战功!

    于是吕布率军进入谷中。

    渐渐的,吕布赫然发现,谷中竟然安静无比,只有他们清亮的马蹄声,吕布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直觉,当即下令:“后军改前!回鄢县!”

    然而话音刚落,回应他的不是自己的骑兵,而是袁军的喊杀声,竟然从自己后方而来!

    退路已被截断?吕布心头一急,想不到自己才一追击,便中了袁军之际了!

    一时间,谷中突然热闹起来,箭矢不停的朝着谷中射来,虽然数量稀少,但威胁极大。

    吕布见有骑兵中间,急道:“嗐!我中计矣!”

    “哈哈哈!吕奉先,你背叛义父,投靠贼主,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继续放箭!”王匡下令道。

    吕布斜眼一瞥出现在远处的王匡,若不是为了突围,他这便冲过去,取了他的首级!

    “败军之将,仓皇而逃,今日暂且饶你狗命,下次再找你取回!”吕布当仁不让的骂了回去,随后调转马头,方天画戟面前一顿,格挡掉一根箭矢,再向前一挥,喊道:“众将士,随我冲杀突围!”

    吕布军调转后撤(本章未完!)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愿者上钩,吕布中计

    ,还未出谷,便瞧见了一彪人马直接堵住了谷口,看人数,似乎远在自己之上。

    “并州男儿们,不可气馁,随我冲杀出去!”说完,吕布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高览望着吕布以一骑当千之势,想自己冲来,不由得叹道:“渤海王麾下,果然猛将入云,赵云,典韦,张辽,徐晃,现在又来了一个吕布!”

    即便郭图先生计策谋划得再好,能将吕布一军困于此处,但显然要吃掉他们,不太容易。

    高览恍惚的几息,吕布已杀至军前,若是寻常将领,他定然要一试身手,然而知道对方是吕布,高览又保守了。

    于是大喊号召将士:“给我冲杀,袁公有令,斩杀敌主将者,赏钱一万,晋爵三级!”

    ……

    (PS:求推荐票,月票。)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愿者上钩,吕布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