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二章 雒阳有变,袁绍釜底抽薪之计

    不久之后,陈温来到寿春,见到了周昂。

    “元悌,怎么突然来我这了?”周昂问陈温。

    陈温面有急色,将巴祗对他的交待说了一遍,又添油加醋说了一些,又道:“扬明,且听我说,必是有人通风报信,将中原局势,说于巴祗听了,如今巴祗不许我们给袁公输送兵力物资,且如何是好?”

    “巴祗已垂垂老矣,又不问中原之事,即便我们照常输送,他也未必能知,如今正是袁公大计关键之时,岂能因他误事!”周昂道。

    “可他毕竟是刺史啊。”陈温心中还有些忌惮。

    周昂沉默数息,思来想去,最终道:“如何决断,还是先问过我兄长吧!”

    “如此也好!”

    两人商定,打算将决定权交给周昕。

    ……

    梁国边界一切如常,但这种平静恰恰反映了不寻常,梁国八县的城防,有条不紊的加固着,梁国之军,也一同编入吕布各部之下,随军训练,加上袁军降兵,如今吕布麾下各部将皆有两三千人,吕布也是刘擎麾下第一位统率兵马超过万人的将军。

    睢阳城西面至北面,分布着四座大营,分别是赵云军,曹操军,刘备军,张辽军,另外,张郃也已经由徐州来到梁国,他驻扎在睢阳以东,刘擎又任命朱灵为总粮秣官,负责调配押运全军粮草。

    刘擎坐镇梁王府,处理着越来越多的各方信息。

    兖州方面,自从句阳之战击退了袁军攻势,徐晃已回陈留待命,徐荣则照旧驻守句阳,董卓大军准备妥当,已经向兖州开拔进军。

    汝南方面,一切都很安静,只知道袁军的数量,在一天天的增加,如今,情报之中已经无法估计袁军兵力,值得关注的是,扬州方向上,兵没有停止输送兵力。

    也不知道李水此行,效果如何。

    只有南阳依旧是剑拔弩张的气氛,韩遂在武关与马腾僵持,孙坚率军与刘表僵持,袁术部将,则和李傕张济僵持,随着董卓战略重点转移至兖州,南阳方面,一时间恐怕难以分出胜负。

    书屋之中,刘擎正与郭嘉商议对策。

    “奉孝,董卓已在路上,袁绍为何迟迟不动,他在等什么?”刘擎问。

    “主公,备战越久,说明着袁绍攻势越猛,他不着急,说明他对济阴方面有信心,相信他们能挡住董卓,袁军攻势,怕是要主公一力承担。”

    “我这不有曹操与刘备么,再说,睢水以南的百姓,基本已经迁至北面,我军据水而守,先防守再寻其破绽反击,定能获胜。”

    郭嘉原本建议刘擎直接杀去陈国和汝南,先发制人,但刘擎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因为这不是局部战争,小规模的获胜,不足以改变大势,除非能击杀袁绍。

    定下防守反击基本策略的原因,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是,战争,必须由袁绍来发起。

    如今外界已经盛传,袁绍欲对梁国改国为郡,渤海王仗义出手,阻止了袁绍企图,接下来的剧本就是袁绍恼羞成怒,举大军攻梁。

    渤海王为保同宗基业,力战袁军。

    如此一边贬损,而刘擎则赢得美名,何乐而不为?

    其实这一点,刘擎也不时自己想出来的,而是陈宫指点的。

    议事结束之后,刘擎带着郭嘉典韦二人,径直来到府狱之中,这里还关着两人,颜良和文丑。

    两人身体健朗,经过这段时间休养,伤势已然痊愈。

    刘擎突然拜访,令两人大感意外,一脸警惕的望着刘擎。

    “本王此来,是想告诉你们,袁绍如今正在纠集大军,打算再攻梁国,我可听说,郭图郭别驾,做了副督军。”

    提到郭图,颜良文丑脸上便一阵恼怒,郭图逃走之时,嘴里可全是责怪他们的话,想必逃回去,也不会少说颜良文丑的坏话。

    “想不到吧,郭图兵败而回,不但没有处罚,反而升官,两位将军不妨想想,郭图是如何升上去的。”

    颜良文丑平日里虽然莽了一点,但也不傻,多半是郭图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他二人,这或许还是轻的,说他两人已经投入渤海王麾下这种话,也会说出来。

    颜良盘坐地上,仰面望着刘擎,一改先前语气:“就算回不去,你也休想我二人会投效你!”

    “对,俺也一样!”文丑附和道。

    刘擎被当场拒绝,还是两次,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看了看郭嘉和典韦,毫不在意道:“看到没,本王对自己的子民,拥有足够的耐心和包容心。”

    说完转过头,又对颜良文丑二人道:“本王从未想过两位将军会投效本王,只是为了确保你们不再为袁绍效力,故而关你们在此,等你们想通了,便放你们回乡。”

    说完,刘擎领着两人离开,留下颜良与文丑在原地反复消化这句话。

    “颜兄,渤海王说的是真的么?他真的会放了俺们?”文丑问。

    颜良摇摇头,“渤海王不可信!”

    “那他为什么不杀了俺们,一劳永逸?”文丑再问。

    这回轮到颜良不会了,对啊,既然不希望他们为袁绍效力,杀了便是,这也是大部分主公会干的。

    颜良解释不了,想着想着——

    难道,渤海王想放了他们,是真心的?

    离开了监牢,郭嘉好奇道:“主公已擒了颜良文丑数次,既不肯投效,为何还要留着?”

    “奉孝不妨猜猜。”刘擎笑道。

    郭嘉眉头微微一蹙,有了!

    “定然是主公贼心……啊不,诚心不改,想真正收服这两位猛将,两人武艺虽不顶尖,但能与典韦过上几招的人,天下能有几人!此为一。”

    “哦?还有二?”

    “第二,主公长时间将其留在睢阳,袁绍本就多疑,加上我那族兄郭图从旁挑唆,袁绍定然会放弃二将,如此一来,他们对主公,也不再有什么威胁!”

    刘擎笑笑:“其实,还有第三。”

    “第三?是什么啊?”郭嘉问。

    刘擎笑而不语,走了,典韦也笑了笑,跟上。

    郭嘉立于原地,绞尽脑汁,口中喃喃:“第三,第三……”

    突然,他眼睛一亮,旋即追了上去。

    ……

    刘擎回到王府,自己的屋中,发现糜仁正在核算账目,于是凑上前去,笑道:“仁儿,辛苦了!”

    糜仁脑袋轻摇,“不辛苦,大王,糜仁有一事不解,还望大王解惑。”

    刘擎干脆就着糜仁身旁坐了下来,“你问。”

    “王府中的甘梅,可是大王的人?”糜仁说完,连忙又解释道:“是我一路上觉得甘梅与我投缘,在王府中,我也没有别的朋友,所以与其交好,方才有此一问。”

    刘擎沉默,琢磨着该如何说这件事,虽然计划是将甘梅许给刘备的,但这件事,刘擎计划是在与袁绍战斗之后再进行的,不然岂不是要消磨掉刘备的斗志,毕竟他也是那种打了一辈子仗想享受享受的同道中人。

    刘擎沉默,糜仁以为刘擎默认了,于是大着胆子问道:“既是大王的人,大王为何不宠幸她?”

    刘擎:???

    “本王看着,像这般好色的人么!”

    “像!”糜仁一本正经的回答。

    刘擎一时语塞,好吧,那晚确实是本王没忍住……

    “你怎么回事,听你的口气,是在为她鸣不平?你还希望本王雨露均沾?”

    被这么一反问,糜仁也语塞了,她脸色闪过一丝挣扎,说道:“我只是觉得甘姐姐背井离乡,独居王府,怪可怜的。”

    “王府锦衣玉食,比她原来的生活不知好了多少,怎谈的上可怜?再说,甘氏早已没落,如今连小士族都算不上,本王寻得他,不过是出于举手之劳。”

    说起来,这个人情不是给甘氏的,甘氏根本没有这资格让刘擎如此大费周章,只有刘备可以让刘擎来做这个媒。

    “举手之劳,然后收入府中,不闻不问?”

    糜仁之言,本能的让刘擎觉得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好似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冒犯,她这是替甘梅鸣不平,有质问的语气,也确实让刘擎不快。

    “本王行事,何须向人解释!”刘擎丢下一话,旋即站起,离开时,又道:“甘梅或许确有几分姿色,不过你若以为本王见了稍有姿色之女便迈不动腿,那你可错看本王了,似这等姿色的女子,董卓不知给本王送了多少!”

    刘擎不知道糜仁和甘梅交朋友,说了些啥,也不反对她们交往。

    但糜仁不能逾越,对刘擎的做法指手画脚,即便她是王妃,也不可以。

    没有人可以!

    刘擎离去了,糜仁脸色突然冒出一丝沮丧,她拿笔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喃喃道:“傻仁啊傻仁,你刚怎么能这么对大王说话呢!”

    傻仁:“可是你答应了帮甘梅姐姐问的啊?”

    “傻仁你快闭嘴吧!大王好像生气了!”

    傻仁:“那你今夜卖力一点不就行了!”

    糜仁突然捂着红彤彤的脸。

    刘擎出了屋,正打算去军中一趟,突然见曹操大步流星而来。

    “孟德!”刘擎呼唤道。

    曹操抬头,见是刘擎,回道:“大王!我正寻你呢。”

    两人一同步入廊中,放慢了脚步。

    “孟德何事寻我?”

    “不好了,将有大事发生!”曹操急道。

    “何出此言?”

    曹操一把拉住刘擎,挨近了后,垫垫脚,尽可能的凑近刘擎耳旁,轻道:“家父密信,称董卓离开,雒阳有变!”

    刘擎面色突然腻重起来,曹操之父在雒阳任职,能被他称雒阳有变的事,多半不会太小。

    “可知具体发生了何事?”刘擎问。

    曹操依旧轻声,“有人欲行刺董卓!若此事成,还将劫持天子!”

    行刺董卓,刘擎倒不担心,一直以来,都有人行刺董卓,这事对董卓而言,也是稀松平常,只是第二件,劫持天子,刘擎就奇怪了,谁会劫持?劫持了做什么?

    难道是王允?

    劫持天子,献给袁绍?不然意义何在呢?

    刘擎暂时没有领会其中深意。

    “令尊如何会知道此事?”

    “大王该知,家父执掌财权,在雒阳自然多收拉拢,这些年家父一直奉行中立原则,无论是刘辩刘协之争,还是董卓与袁绍之争,他都没有站位。”

    “那此次,会有不同?”刘擎问。

    曹操摇摇头,“家父并未告知于我,只是我觉得很是不安,于是连忙前来告知大王。”

    “本王亦不知其中深意,孟德随本王去见见军师!”刘擎说着,径直寻郭嘉而去,离开了监牢之后,郭嘉也是径直回了王府。

    有外人在,郭嘉一丝不苟的行礼:“见过主公,曹国相。”

    曹操当即将曹嵩信中所书之事和盘托出,不敢有半点遗漏。

    郭嘉听罢,思虑片刻,刘擎与曹操皆没有出声打扰。

    良久,郭嘉才开口:“主公,董卓起兵十五万,征讨袁绍,算上南阳之兵,董卓已是全军出击了。”

    “那又如何?雒阳城中不过一群文臣,一千人便能看得老老实实,成不了事。”刘擎道。

    “所以,为图大事,必然会再引一军前去雒阳,否则,雒阳之变乃是无稽之谈。”

    “再引一军?如今袁术分身乏术,袁绍又在明里暗里积聚力量,哪来的再引一军?”刘擎反问。

    郭嘉答道:“这一军,必然不会来自袁氏。”

    刘擎与曹操对视一眼,双人眼中皆有茫然之色,显然毫无头绪。

    “主公,如今各方僵持, 战乱不息,此时还能凑出一支兵马的,唯有凉州!”郭嘉道。

    郭嘉一点,刘擎与曹操几乎同时想到,齐声惊呼:“韩遂!”

    韩遂投袁,虽然他的大军被武关阻挡在了南阳,但谁说他又不能联络凉州的旧部呢,在凉州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首领,随时准备入主三辅,抢占那里的肥沃领土。

    “不错,韩遂投袁,自然不会只与马腾决裂这般简单,其背后,定有阴谋,由此看来,这个阴谋,便是釜底抽薪,直捣黄龙之计!”

    曹操不解:“何谓之釜底抽薪,直捣黄龙?”

    郭嘉道:“韩马决裂,南阳突变,令各方兵马僵持其中,不得动弹。”

    郭嘉面向曹操,接着道:“袁绍立陈王,彻底惹怒董卓,倾其兵讨袁,此乃釜底抽薪!”

    “韩遂再起一军,直取雒阳,是谓直捣黄龙!”刘擎补充道。

    “主公所言极是!”郭嘉道。

    “如此一来,岂不坏事,消息既已传出,只怕是董卓回头,或是我们此时发兵救援,都已来不及了!”曹操急道。

    “是啊,这可如何是好?”刘擎跟着随意说了一句。

    心中在想着雒阳之变的后果。

    ……

    (PS: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