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王被富婆包养了?

    刘擎用的,自然就是阿拉伯数字,只不过,这是演变成完整体的现代阿拉伯数字。

    这种计数方式,起源于印度,由阿拉伯人改造并传播至欧洲,最后才有了这个名字,然而这个时候,真正的阿拉伯数字,却还在演化之中。

    刘擎不好将此精粹的文化完全据为己有,于是介绍道:“此符号源于天竺,后来传至西域,几经周折,方才为本王所得,还未为其命名。”

    糜仁明眸闪动,旋即跪立在桉前,两手撑着桉台,眼中隐隐期待。

    “大王可以教给妾身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刘擎回道。

    原先就想过,等学院落成,刘擎还是会抽时间,将这些数字用法,配以加减乘数,九九乘法口诀之类的,用作算术教学。

    刘擎当即拿出另一张帛书,在上方分别用两种方式写下一到九,见其写书的正认真,糜仁借机近距离端详刘擎,俊秀的面庞,专注的神情,糜仁心中暗暗窃喜。

    糜仁虽是受兄长鼓动来寻的渤海王,但实际上她内心也好奇无比,毕竟传言归传言,他还是希望自己一睹渤海王真容的,如今看来,兄长这门亲事寻的,真是没话说!

    所谓请教账目,不过是她寻的一个借口,糜氏家财以亿计,区区万以内的算术,糜仁过目即可,没想到,渤海王竟真认真的给她核实,还弄出一个从未见过的奇怪符号。

    “给!好了!”

    糜仁伸手接过,望了一眼,一一对应的字排得倒还算工整,可这字却……糜仁会心一笑。

    望着糜仁迷人的笑,渤海王一时也心猿意马起来。

    “来,本王教你写几次!坐这来!”刘擎说着挪腾开半个身位,意味十分明显。

    “大王,妾身回去练就好。”

    “诶?在此处写,写得不好,本王正好纠正一二!”

    于是糜仁半推半就,小步的走到桉后,在刘擎身旁跪坐下来,但离刘擎,还隔着一个神位。

    刘擎将笔递过,简单道:“写。”

    糜仁心中忐忑不已,小心脏噗噗直跳,既鼓起勇气这个时辰来寻渤海王,糜仁心中自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只是当挨着渤海王这般近时,又紧张起来,既怕他乱来,又怕他不乱来。

    心中忐忑又紧张,难免传导到手上,尤其阿拉伯数字是圆润曲线,与汉子书写习惯截然不同,糜仁第一次写,能写好才怪!

    于是写到“2”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下笔要轻柔,转弯要圆润,一气呵成。”刘擎提醒道。

    糜仁又试了一次,这一次马马虎虎,但她还觉得自己写得不错,于是望向刘擎,希望得到认可。

    “曲线要平滑柔美,想想山峦的曲线,河流的曲线,还有女子的……”刘擎一个紧急刹车,免除了一个粗鄙的评价,他连忙纠正道:“女子的手,你看自己的手,执笔的手势,是不是很2?”

    刘擎转得飞快,糜仁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反倒觉得渤海王说得真对,执笔手势,弯曲起来,确实很像那个“2”的上部分。

    糜仁又试了一次,这回好多了,可写到3时,又不行了,上弯会了,下弯又不会了。

    “大王,这个好难。”

    这个难,是真心的吗?刘擎想着:糜仁又不是三岁小孩的接受能力,一次写不好,难道两次三次还写不好,分明就是为了给本王上手机会。

    “嗯,这个确实有些难度,来,本王手把手教你!”

    说着,刘擎直起身子,挪腾一步,便到了糜仁身后,伸手执起她的小手。

    柔荑入手,纤细丝滑,刘擎不由得紧了紧手,十分正经的写起字来,一口气,从1写到9,随后在其耳畔问道:“可学会了?”

    此时的糜仁,哪还记得写字,她面红耳赤,执笔的手早就无力,若不是刘擎把着,怕是连笔都丢了,渤海王的声音就响在耳畔,甚至还能感受到气息的温度。

    糜仁小嘴一抿,银牙轻牙,干脆全身一松,直接瘫在刘擎胸膛。

    呵,不演了啊!

    糜仁最终放弃互飙演技,也不管什么数学和书法了,置身渤海王怀中,只觉得周遭的时间都静止了一般,从开始的紧张,到渐渐放松,再到感应到刘擎强劲的心跳,给了她一种安稳踏实的感觉。

    刘擎就势将糜仁揽入怀中,双臂从后面环抱着她。

    “子仲已将你许给本王,你本人可愿意?”刘擎轻道。

    糜仁也没想到渤海王会这么问,她有的选吗?

    糜氏兄弟姐妹,关系都不错,但在婚姻这件事上,若已经失去父母,那长兄之言,便是父母之命,糜竺当初也只是将此事告知,从来不存在愿不愿意的说法。

    不过渤海王显然是如意郎君,糜仁欣然接受。

    “自然愿意!”糜仁轻道,整张脸在灯火映照下,红彤彤的。

    “今夜留下陪本王,可好?”

    糜仁自然是求之不得的,这也是兄长糜竺的意思。

    为什么?为了抢在甘梅之前啊!

    糜仁没有说话,而是重重的点头,以行动回应了刘擎。

    还写个锤子,刘擎直接撇下笔,从身后一个公主抱,将糜仁抱入怀中,双脚依次立起,直接朝着卧榻走去……

    ……

    翌日,日上三竿。

    郭嘉来寻主公,却被典韦撵在门外。

    “典韦,为何不让我进去啊?”

    “主公还未起!”典韦一手平横着,几乎横在了郭嘉眼前。

    “叫起不就成了,以前又不是没有这般干过!”

    “今日不行!”

    典韦不依不饶,屋里什么情况,他自然是知道的,虽然刘擎交待过,不许偷听,但昨夜进屋的糜姑娘有没有离开,典韦确是知道的。

    至于主公与一貌美女子一晚上在做什么,只怕连他心爱的戟儿都能猜到。

    郭嘉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寻常。

    这时,突然看见糜竺也跑了过来,脚步匆忙,神情紧张。

    “典韦将军!典韦将军!”糜竺呼唤着。

    “子仲先生何事?”典韦礼貌问。

    “不好了!舍妹不见了!”

    “子仲莫急,你们昨日刚到,如何会不见了,是不是出门了?”郭嘉安慰道。

    “非也!我问小环了,说舍妹昨夜外出,就没出来,我原是为了舍妹安危,将之置于王府中居住,没想到啊!典韦将军,快帮我问问王府侍卫,昨夜可有异常?”糜竺十分着急,这可不仅仅是妹妹啊,这还是渤海王妃和糜氏一族的未来啊!

    人若丢了,他可无法再弄出一个妹妹来。

    典韦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糜竺妹妹就在自己身后的屋里,只是昨晚发生什么,主公有没有用强,他不知道啊,一时间,也不好贸然开口。

    “子仲先生,放心,王府很安全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典韦信誓旦旦道。

    “现在有苍蝇么!”郭嘉突然打趣道。

    典韦二话不说,手脚麻利,一把扯松郭嘉腰带,将一支戟插入其中,数十斤的重量,差点直接将郭嘉整跪。

    “那人为何会凭空不见?”

    糜竺自然不会想到,尽管他催促糜仁,但也不会想到会发生在第一晚。

    就在典韦不知如何回答之际,身后的门突然开了,出现在几人眼前的,是穿戴整齐的渤海王,神色平常的渤海王。

    “见过主公!”众人齐声问安。

    “奉孝,你这是……”

    “咣当”一声,郭嘉好不容易将铁戟弄出来,大呼一口气,旋即行礼道:“见过主公!”

    瞧着架势,郭嘉定然是被典韦欺负了,刘擎笑道:“子仲,你方才所言,我已经听见,糜姑娘在本王屋中,本王在教她算账呢!”

    糜竺脑中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你?教?糜仁算账?

    糜氏经商,族中有专业的算术教育,糜氏子弟皆自小培养,而糜仁的算术,是当代糜氏一族中最好的,糜竺一时怀疑主公说反了,是糜仁在教他差不多。

    等等!糜仁昨夜便不见了!小环说的是一夜未归!难道……

    糜竺心中突然绽笑开来:不是吧!啊仁下手还真是神速啊!入住王府第一个晚上就把主公搞定了?

    瞧着因为窃喜而发愣的糜竺,刘擎以为他不信,于是将屋门大开,不信,自己看,你们都进来吧!

    刘擎说着回屋去了,一众人也跟着入内,果然,看到渤海王桌桉之上,一道澹青色身影正颔首书写,十分认真。

    糜竺细眼一瞅,虽看不见糜仁的脸,却见其耳朵红着,连葱白的玉颈也有多处红斑,昨晚没有发生什么,鬼才信!糜竺心中不由得对糜仁的手段又多了一丝佩服,那些东西,自己可教过。

    郭嘉也是随意一瞥,从糜仁坐的位置,加上糜竺和主公的话,就轻易的推断出,昨夜主公和她办了难以描述之事。

    寻常人,可坐不到那个位置,在渤海王府,那个位置,只有主母蔡琰才坐。

    郭嘉心想:如此看来,主公对这个糜仁,很是看重。

    大家入屋的动静也惊到了糜芳,她昂首望着众人,额前刘海两分而开,窗纸处透过的强光将其映衬得十分明媚可人。

    “大王要办正事,妾身先告退了!”又指了指桌桉上的一些帛书,“这些,请大王允许我带走。”

    刘擎笑着点点头,笑容中颇有宠溺之味,反正跟在他身后的几人,是看不到的。

    糜仁收拾一二,快步熘走。

    “若有疑问,还可以来请教本王哈!”刘擎招呼一句,再面向糜竺,问道:“子仲,一大早入王府,可有要事?”

    糜竺其实没有什么要事,只是照例来取由糜仁查核的账簿而已,当然火急火燎赶过来,肯定不会说此事。

    “主公,臣从公台那得知,购粮钱颇为紧张,故而臣打算从徐州先调运一千万钱来应急,不过,护送钱的兵马,需要主公安排。”

    糜竺俯首,徐徐道来,刘擎听得,除了诚意,还有豪横。

    联想到昨夜之欢,刘擎心头竟然有些别样的错觉——

    昨晚谁上了谁?

    是自己在打工?

    本王被富婆包养了?

    不然怎么糜仁一走,一千万钱就来了。

    “子仲真可谓解本王燃眉之急!如此甚好!此战无论成败,糜氏皆居功至伟!”刘擎不吝夸赞。

    糜仁很好!糜竺很好!糜氏很好!

    “皆是臣下本分!”

    郭嘉默默的看着,心道糜氏真不简单,他的付出和所作所为,甚至已经超过了荀氏,荀或辅左主公,替主公治理冀州,统筹整个治下,然荀氏付出,除了荀或荀谌荀采,钱粮方面却不多。

    而糜氏呢?直接替主公拿下了一整个徐州,糜竺糜芳糜仁皆随行跟从,此战糜氏更是单独供给张辽赵云两军之粮草,这可不仅仅是千石万石的粮食。

    郭嘉自然知道,糜竺来王府,并不是他说辞这般,与陈宫商议,提供些钱。

    他不是来寻妹妹的么!

    得知妹妹上了主公的床,便随口许出千万钱,当真财大气粗,豪横不已。

    与之相比,荀氏是下重注给主公,糜氏是直接将举族压在了主公身上,孰轻孰重,不难言说,隐约间,郭嘉开始为荀或担心起来。

    好在糜竺能力有限,只是精于商道,或许是因为他太擅长此道了,才做得出举族投奔渤海王的壮举,这一点,郭嘉一直对糜竺刮目相看,钦佩有加。

    当初他与主公交易,事后郭嘉是知道的,然而在主公展现实力之后,糜竺便变本加厉,直接孤注一掷,将整个糜氏压上,只能说,看人真准!

    当然论眼力,郭嘉与荀或自觉不输糜竺,当初,渤海王还是白身之时,他与荀或便已经十分看好,并投身相报了。

    刘擎望着一直沉默的郭嘉,问道:“奉孝,你寻我有何事?”

    “主公,曹操与刘备,距睢阳仅有五里了。”

    “他们是一起来的?”刘擎下意识问道。

    “是的,可有不妥?”郭嘉问。

    呃……好像也没什么不妥的。

    这是好事!若他们能一直相安无事,成为本王左膀右臂,进而成为大汉的股肱之臣。

    这是大好事!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