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甘夫人糜夫人的前世今生

    糜竺给了马车中的美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旋即离开了马车,免得别人起疑。

    但此刻心中仿佛扎入一根刺一般,难受不止。

    一路上,他时常走神,思索如何是好,众所周知,渤海王不贪财不慕势,唯有美色来者不拒,就连董卓和当今天子,都走这条道。

    “子仲,怎么一路见心不在焉,可是遗漏了什么?”赵云驾马来到糜竺旁问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在想,渤海王突然召见我等去梁国,是否有大事发生。”糜竺直接寻了理由搪塞过去。

    “梁国地处豫州,乃是袁氏心腹重地,主公介入其中,原本只是为了策应我等夺取徐州,不成想,竟阴差阳错,一举多得梁国全境,只能说,主公威武!”

    “是啊!渤海王威武!”糜竺附和了一声,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以献美之法,结交渤海王吗?

    糜竺心里琢磨着:不行!与渤海王的约定,不能依然原来的,他要加注!

    “子龙,不知文远军中,那马车中所坐为何人?”

    赵云疑惑的眺望了一眼,回道:“我也不知,我也正想知道呢,不如我去问问文远吧!”

    2k

    “随意随意。”糜竺随口回答,心中却在呐喊:快去快去!

    赵云驾马来到张辽身旁,直接问道:“文远,马车之中,何许人也?”

    张辽神秘一笑,凑近赵云,轻声道:“自然是主公命我寻觅的美人,也不知主公从哪得来的消息,说陶谦岳丈一族之中,有一芳龄女子,名唤甘梅,肌肤生得洁白如玉,我多方打探,得知人在小沛,便去接上了。”

    “这……主公这不是强抢……”赵云隐晦的隐去了关键信息。

    “子龙此言差矣,若是寻常女子,主公自然不会胡来,但此人牵扯陶谦,那就另当别论了,再说了,我也没有强抢,我表明身份,人家便欣然同意!”张辽解释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那甘氏家境并不好。”

    赵云无言以对:这也可以……竟然同意了,因为什么?主公的名声?

    张辽又凑近了赵云,轻声道:“不过主公所料分毫不差,这世间竟真有肌肤如此洁白之女子!”

    “嘁!”赵云才不八卦,摆摆手离开。

    赵云并没有得到什么信息,只言片语和糜竺说了之后,并未解惑,于是他又心生一计。

    他对糜仁道:“啊仁,你与小环给那位姑娘送些糕点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糜仁心思玲珑,自然知道兄长所想,笑着答应下来。

    下一次歇息之时,糜仁与小环便提着食盒,靠近了甘梅的马车。

    因为是姑娘家来此,护卫并未拦着,糜仁进入马车,而小环则守在外面。

    见了车中人,糜仁也觉得十分惊艳,比兄长描述的,还要俏丽许多,只是可惜,看得出来,甘梅虽没干什么粗活,但也没有得到很好的保养,脸色脂粉全无,素颜一张,然而即便如此,也已经很美了。

    糜仁向来对自己外貌有信心,然而甘梅的洁白肌肤令她心生羡慕。

    “妹妹,我这有些点心,兄长叫我送来的,他希望你原谅他的冒失。”糜仁面带微笑,声音清甜,令人难以拒绝。

    见面前女子娇俏可人,甘梅也戒心全无,低声回了声:“谢谢。”

    甘梅嘴上说着谢谢,手却没有任何动作,依旧本分的收拢着,她看得出眼前的人非富即贵,她所穿的绸缎是县里最有权势的那户人,才有的,甘梅本能的与糜仁保持着距离。

    糜仁无奈,大大咧咧的拿起一块,伸出递过去,同时笑着说:“尝尝吧,彭城带来的糕点,可不是一直有的吃的!”

    见糜仁抬着手不放,甘梅也只好接过,放嘴里咬了一口,是某种酥类糕点,入口即化,甘甜鲜香,确实无比美味,甘梅忍不住又小小的咬了一口。

    糜仁也随手捡起一块,丢入口中,咀嚼了几下便咽下,迫不及待的问道,“味道如何?”

    “很美丽,谢谢!”甘梅拘谨的回答。

    “你莫要拘谨,我觉得妹妹十分合我眼缘,说不定上辈子,我们是一家人呢!”

    “姐姐真会说笑,小女子……”甘梅刚想多说两句,却想起了家中人交待:随军爷们走了以后,不可以随意说自己出身,于是戛然而止。

    瞧着甘梅拘谨又谨慎,糜仁也无计可施,只好随意闲聊了几句,什么旅途真无聊,什么路途真遥远……

    最后,军队要再次开拔了,小环在外面催促。

    糜仁颇为苦恼的吐槽了一句:“唉,女子命苦,为了家族,还要嫁什么大人物!”

    就在糜仁正欲告别下车时,甘梅却也道了一句:“我……我也一样。”

    简单一句话,糜仁心中就清楚了,眼前这个美人,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命运——嫁渤海王!

    兵马继续前行,途中糜仁还去过几次甘梅车上,一来二去,两人也熟络起来,抛开一切,糜仁觉得自己和甘梅,还真挺投机的。

    有了伴,觉得旅途都没那么无聊了,很快,一行人到了睢阳,陈宫带着吕布,在东门迎接,虽不熟络,但也都相识,一众人一齐前去梁王府拜见刘擎。

    刘擎此时正在王府屋中与郭嘉议事,聊到刘备与曹操之时,刘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随着自己权势一步步扩大,动辄整合一州,然后后续治理,却远远谈不上,刘擎手中虽有不少贤才,但他们各司其职,做得很好,若贸然抽调,容易影响大局。

    毕竟接下来与袁氏的大战,需要的是整个系统顺利的运转,此时并非调动的最佳时期,再者,曹操与刘备一直是自己的支持者,最最关键的是,两人的才能。

    “此战过后,我欲表刘备为徐州刺史,再表曹操为兖州刺史,奉孝以为如何?”

    “主公,此二人皆有雄心,且并未效忠主公,还望主公三思。”

    “人有雄心,乃是好事,若人都如奉孝这般澹薄名利,那这天下,该多无趣,至于忠诚,本王并不需要他们对本王忠诚,只需要他们对大汉忠诚!”

    低头思虑的郭嘉突然昂起头,双手并拢,对着刘擎扣了一礼:“主公胸怀,可比周公,嘉拜服!”

    如此选择,刘擎也是无奈,现在的领地,不是当初只有一个郡,一个州,一帮幕僚分工行事,就能将事做好,如今刘擎手中已经接近半壁江山,若一切还靠着当初的原班人马来治理,那就太不切实际了。

    好比当初是区域性的小公司,几个人应付得过来,现在进军全国市场了,最快的方式,便是收购同类型的公司。

    “少抬举本王了,本王不吃这套!”刘擎没好气的说。

    “此类人才,好比刘虞公孙瓒类似,曹操刘备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只是局部的,如果他们做的不好,本王自然也可以拿回来,有这样的底气,本王才敢做这样的事!”

    “主公英明,定能令曹操与刘备归心。”

    正说间,典韦前来,道:“主公,子龙与文远,已经到了。”

    “好!快请他们过来!”

    刘擎出屋相迎,不多时,张辽,赵云,糜竺出现在刘擎视线中。

    “子龙,文远,子仲,一路辛苦,怎么儁乂与文博,没有一同来?”

    赵云回道:“还有些断后之事,晚几天便到。”

    “来来来,随便坐!”刘擎指着桉前一大块毛毯道。

    这也是冀州的老传统了,众人自己寻个位置,赵云张辽一点也不客气,挨着郭嘉就坐了下来,陈宫拘谨的端坐在一侧,而吕布默默的坐在陈宫后边。

    糜竺愣了愣,一时间不知该坐下,还是该离去,显然渤海王这是要议事,而他现在应该还不真正算是他的人吧。

    “子仲,坐前边来!”刘擎招呼道,这可是款爷,此次梁国大战,刘擎还指望这位爷财力支援呢。

    糜竺笑着走上前,途径众人皆示之好颜色,最后在郭嘉另一边坐下。

    “子龙与文远或许不解,徐州之战尚未结束,陶谦尚在沛国,为何急召尔等来梁?”刘擎顿了顿,接着道:“袁绍立陈王为帝,相比你们已经知道了,董卓得知此事,勃然大怒,打算起兵十五万,分兵两路,一路由他亲率,出虎牢攻济阴,另一路由其女婿统率,出轩辕而攻颍川,此番大战,袁绍定然兴兵抵抗,首当其冲,便会攻梁,以打通汝南与济阴的通道。”

    “主公是打算死守梁国?”张辽问。

    “梁王及四十多万梁国百姓,皆愿意追随本王,本王如何能放弃梁国?”

    众人一听,面面相觑,渤海王的态度,那就是要打了。

    “主公,大军尚在冀州,我们仅凭数千骑兵,能与数十万大军抗衡吗?”

    刘擎笑笑,“若是硬拼,只怕我等累死,也未必能杀得过敌军,不过我军据城而守,期间再配置一些营寨,互为策应,如此袁军想攻陷我军城池,亦非易事!”

    说着,刘擎望向陈宫与吕布方向:“公台,奉先,两位可有要补充的?”

    说着,刘擎还冲陈宫使了使眼色。

    陈宫会意,心想主公此时是要鼓励大家,踊跃参战,这个时候,他不能打退堂鼓,甚至不能过份提要求。

    “主公,一切妥当,袁军若来,定叫他有来无回!”陈宫信誓旦旦道。

    刘擎继续盯着陈宫。

    喂,你说反了!

    当着糜竺的面,本王是要你诉苦的,诉苦的!

    于是刘擎冲着陈宫挤了挤眼睛。

    “主公,你眼睛不舒服吗?”典韦问。

    刘擎转而刮了典韦一眼,直接问道:“公台,粮食收购的如何了?”

    陈宫心思敏捷,刘擎一提这茬,便明白刚才的意思。

    “主公,此时乃是冬季,各家各户,都没什么余粮了,更何况凭借梁王府库,属实买不了多少粮。”

    “刘弥这厮,够败家的!”刘擎无缘无故的骂了一句,只为了引出下面的话,“从冀州调粮,路远不说,途中损耗也过大,很不划算啊……”

    刘擎话里有话,然而不同的人,听出了不同的意思,以至于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糜竺虽不是聪明决定,但通宵人情世故,渤海王此番话语,传递出了缺少钱粮的事实,这不正好需要他么!

    此事和渤海王谈那事,不是正好么!

    糜竺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开口,张辽却抢先道:“主公交待的事,辽已办妥,主公,确有甘梅此人,此间事了,便给主公送来。”

    糜竺一听,不对啊!

    办事这么草率的吗?不是应该行六礼吗?虽然是纳妃,但礼仪不能少啊,这样过门之后,才有地位保障。

    张辽这么一句,糜竺顿时急了,人家直接先送给渤海王,他家糜仁岂不是屈于人后?

    就在糜竺苦思冥想之际,刘擎正打算见一见所谓的“白月光”,于是笑眯眯的回了声:“好!”

    这一声“好”,直接令糜竺绷不住了,连忙拱手,道:“大王,舍妹也可以的!”

    刘擎一头雾水,什么和什么?

    他见甘梅,纯粹是好奇心驱使,刘擎并不打算自己收下,见了诸多绝色,刘擎相信自己这点定力还是有的,当初找这个甘梅,完全是打算给刘备一些补偿。

    刘擎只是觉得自己和糜竺做了交易,其中就包括纳糜竺之妹为妃,徐州之事,根据赵云信中所书,取徐州各郡国几乎不废吹灰之力,便是因为糜竺从中使劲,所以糜竺兑现了当初的许诺,相对应的,刘擎也会兑现许诺,收下糜氏的忠诚,纳糜仁为妃。

    历史上,糜竺的交易对象是刘备,所以糜仁成了糜夫人,而且,因为蝴蝶效应,事变境迁,刘备不仅失去了糜夫人,多半与甘夫人也毫无缘分,这才有了促成人家的心思,毕竟,刘备的宝贝阿斗,要给他留着嘛!

    不然等刘备百年之后,谁来承接他的衣钵呢?

    回过神来,刘擎这才意识道到是糜竺误会了,以为甘梅是给自己找的。

    不过刘擎并没有澄清,而是装腔作势地问糜竺:“什么可以的?”

    ……

    (PS:求推荐票,月票。)

    (祝书友们国庆节快乐!祝伟大祖国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