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六章 群英荟萃,大决战的节奏

    句阳城下,硝烟未散。

    攻击西城门的蒋奇在破城之后,突然中道撤离,随后徐晃军杀到,追杀五里,斩敌上千之后,又前去驰援南城门。

    城南丁原久攻不下,在徐晃到来之时,选择撤离,而东面袁遗在打探到徐晃出现在北边时,就已经下令撤军,所以全身而退。

    句阳城,守住了。

    徐荣虽身负重伤,依旧坚持亲自带着段煨等将出城迎接徐晃。

    若无徐晃,句阳已然破了。

    “徐将军此来,真乃雪中送炭,救句阳于危难呐!请受末将一拜!”

    徐晃眼疾手快,当即上前扶住:“徐将军万万不可!有伤在身,不可妄动!”

    两人近距离的相视一眼,随即“哈哈”直笑,只不过徐荣有伤在身,笑得没徐晃那般放肆。

    段煨拱手见过徐晃,笑道:“两位徐将军,厮杀疲惫,驰援疲惫,还是快快入城一歇吧!”

    随后从徐晃手中搀扶住徐荣,轻道:“将军需尽快医治,免得留下病根!”

    徐晃进了句阳城,段煨安排了延席,又杀了几十头猪命人送去徐晃军营,再见徐荣之时,已是第二日。

    徐荣洗去血污,换下了铠甲,着一身褐色锦袍,随性了不少,只不过脸色还有些苍白。

    徐荣命人奉了茶,对徐晃道:“今日请将军来,是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据报,蒋奇丁原袁遗三军,已退回定陶,此战虽挫败了他们的进攻,不过未伤及元气,加上句阳一役,我军亦损耗不小,不知渤海王,可有南进之意?”

    徐晃一听,听出了徐荣的试探之意,徐荣军损耗不小,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就是无意南进了。

    “晃未收到主公之令,句阳若无威胁,我便回济阳。”

    “荣亦未得董公之令,且无增兵,南下殊为不易,若是如此,便如先前格局,我军驻守句阳。”

    徐晃突然想到半道遭遇的敌军,打算告知徐荣。

    “我在行进途中,遭遇两军,一为晆元进,如今驻扎吕都,另一军不知名,乃是袁军新式战斗方式,专治骑兵,其中还有纯铁打造的箭失,用重弩发射,寻常护甲,皆能破,此军为我所败之后,应该逃去了葭密。”

    “重弩?此次攻城战中,倒是未见此。”

    徐荣回忆了战场,还有其它两门的战斗情况,都没有提到重弩铁失这种东西。

    “接下来,我会派兵拿下葭密吕都二城,到时候留意一番。”

    话音刚落,一名兵士前来,递给徐荣一封帛书。

    “将军,雒阳急件。”

    徐荣接过,展开一阅,着实吃了一惊。

    “这……董公竟要亲征袁绍……”

    徐晃听了也是一愣,什么?董卓要亲征袁绍?因为立刘宠为帝的事?

    “大将军竟要亲征袁绍,看来徐将军得尽快养伤了。”徐晃笑道。

    “董公欲起大军十万,出虎牢关,从东郡南下,进攻济阴与汝南,另外还命牛辅领兵五万,出轩辕关,从颍川攻汝南。”

    徐晃微皱,心想此事需要尽快告知主公。

    原本以为解了句阳之围,便完成任务了,现在这架势看——

    大的要来了!

    “徐将军,晃斗胆请将此事告知我家主公。”徐晃直言相告。

    徐晃的磊落令徐荣对其再度高看了两眼,心想渤海王麾下,果真皆非常人。

    “无妨,我猜董公亦会将此事告知渤海王,说不定,还会请渤海王从冀州出兵呢。”

    徐晃嘴角一抽,我家主公可不在冀州。

    他现在在敌后呢。

    所以徐晃才想着要尽快告知,因为董卓就算有意告知,也会将消息送去冀州邺城,到时候再转一手,时效就大大延迟了。

    ……

    睢阳,刘擎在数日后收到了徐晃的加急密信,看了信上内容,不由得吃了一惊,当着郭嘉与陈宫的面,直接嚷道:“嚯,董卓竟要亲率十万大军讨伐袁绍,看来董卓是急眼了。”

    “袁绍立新帝,此事在士族之中,也颇有微词,只不过兖豫之地,多数家族已与袁氏绑在一起,难以割舍,只得盲从,主公,袁绍行此大事,必不会没有准备,主公不可不防。”陈宫道。

    “奉孝,此事你如何看待?”刘擎问郭嘉。

    郭嘉并手示礼,答道:“按照既定战略,主公当取徐州,如今徐州尚未全定,主公又以一己之力取豫州之梁国,实属节外生枝,必招致袁绍仇恨。”

    郭嘉突然摇了摇头,“主公虽盆满钵满,却乱了大局。”

    “何大局?”

    “袁董决战,主公完全可以作壁上观,待其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利!”

    “军师,子龙说过作壁上观是贬义词,怎么可以形容主公呢!”典韦突然插嘴,引得众人刮目相看。

    “吃你的肉!”郭嘉喝斥一声,典韦撇了撇嘴,郭嘉接着道:“主公,如今的局面呢,董卓起十万大军攻袁,袁绍必举同等力量应对,而主公呢,竟夹在二者之间。”

    刘擎挠了挠头,听郭嘉这么一说,还真是,原本还想此次梁国之行秀翻了天,得了个天大便宜,因为睢阳枢要,截断了汝南与济阴两郡的联系,没想到这也是个大篓子。

    刘擎如今成了袁绍的眼中钉肉中刺,在董卓大军到来之前,袁绍必然举尽全力,来攻击刘擎,打通梁国通道。

    “那以奉孝之意,是否要放弃梁国,作壁上观?”刘擎问。

    这一问,把郭嘉给问住了,放弃?如今的梁国,梁王成了刘擎铁杆迷弟,梁国八县已由吕布等将坐镇,可以说异常巩固,如此好的条件,放弃?

    “主公可真爱玩笑!”郭嘉摇头无奈道。

    从郭嘉这句话中,刘擎听出了肯定,于是直接宣布:“梁国既已臣服本王,那梁国子民,便是本王子民,百姓愿从本王,本王岂能弃之!”

    豪言壮语说了,接着,刘擎丢向郭嘉一句:“奉孝,快想想应对之法,董卓到来之前,本王如何应对袁绍大军?”

    不等郭嘉回应,刘擎又接着对陈宫道:“如今军中虽有粮食,但并不能长久,如今本王,典韦,吕布,还有袁军降兵,皆要耗粮,此时荀或正为青州所需之粮焦头烂额,不该问其要粮了,兖豫之地,你最熟悉,筹粮之事,且多费心。”

    “主公放心,臣自当尽心竭力!”陈宫回道。

    梁王府库倒是还是不少粮。

    郭嘉提醒道:“主公,粮草之事,且放宽心,荀文若家中无粮,糜子仲家中有粮啊!”

    《最初进化》

    听得郭嘉一提醒,刘擎恍然大悟。

    “对呀!徐州!糜氏!”

    郭嘉又提醒道:“主公可莫要忘了,欲取糜氏之粮,先娶糜氏小妹!”

    刘擎立刻想起了当初与糜竺的约定,不过约定的内容并非粮食,而是徐州。

    糜氏助刘擎取徐州,事成之后,刘擎娶糜竺之妹糜仁。

    糜氏如此作为,也算是带资入组了,糜仁成了王妃,糜竺便是王舅,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弯道超车。

    刘擎琢磨着,张辽赵云张郃朱灵,也该结束徐州的战斗,前来梁国汇合了。

    既然决定不走了,那便要召集一切力量,全力以赴。

    此外,刘擎还可以请外援,请济南曹操,平原刘备前来相助,到时候刘备带着关羽张飞,曹操带着曹家兄弟夏侯家兄弟,还有于禁前来,对付一个没有颜良文丑的袁绍,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已在梁国的本王自己,典韦,吕布……”刘擎点起了手指头。

    “徐州赶来的张辽,赵云,张郃,朱灵……”

    “驻扎陈留随时可以支援的高顺,徐晃……”

    “再请刘备,关羽,张飞,曹操,曹洪,曹仁,夏侯惇,夏侯渊,于禁……”

    刘擎将手点了一遍又一遍,发现完全不够用。

    到时候在袁绍阵前一字排开,再对袁绍伸出一指。

    “你过来啊!”

    刘擎已经脑补到战斗当日了。

    “主公,瞧你如数家珍的模样,看来已无需计谋了。”郭嘉笑道。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奉孝,这一战,说不定决定的是未来数年,乃至于十数年之格局,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刘擎郑重道。

    “唉!”郭嘉一声长叹:“文若千叮咛万嘱咐,主公千万不要与袁氏全面开战,如今可好,主公不仅要与袁绍全面开展,而且一来便是战略决战,此战必是旷日持久的攻城拔寨,粮草一事,主公务必保证!”

    刘擎听得此话怪怪的,好似在说:大决战要开始了,你快去把自己卖了换粮。

    思路敲定之后,各方开始忙碌,刘擎则书信各方,调动的调动,求援的求援,并且还邀请糜竺前来梁国做客。

    数日后。

    睢阳城外,吕布军营之中,吕布一众部将咸集。

    “吕都尉,召集我等所谓何事?”魏续意味深长的称呼着,颇有点阴阳气,不过吕布早习惯了。

    吕布脸上洋溢着兴奋,目光扫过众人,道:“昨晚公台先生跟我透露,梁国将有一场大战要打,我自加入渤海王麾下,未立寸功,大王却以都尉相授,诸位亦得县尉之职,试想,昔日并州从军,可想过会有今日?”

    魏续大笑一声:“害,奉先你又不是不知,我从军就是为了吃饱饭。”

    “我也一样。”兄弟魏越附和道。

    “我想当将军!出人头地,名扬故里!”成廉道。

    “我从小擅射,我爹说我未来是并州第一神射!所以我从军了。”

    郝萌立即打岔道:“你死了这条心吧!你再练十年,也赶不上头儿了,还并州第一,你若说是云中第一,我倒认你!”

    吕布摆摆手,示意几人不要打岔,同时道:“曹性射术,与我齐平,我只是气力占优,言归正传,今日召集尔等,便是为了不久将来的大战,自今日起,诸位回道县中,必须加强城防,备好物资,同时每日操练兵马,莫要怕冷,谁若敢偷懒,我定不饶!”

    诸将纷纷称是,表示领会了。

    “记住,渤海王是并州牧,我等是并州兵,此战,切不可给并州丢脸!”

    “并州!并州!”诸将齐声附和。

    ……

    梁国东部,刚入境不久的赵云军护送着糜氏几位,糜竺此行不仅带了糜芳,打算举荐给渤海王,同时还带上了糜仁,还有数十车粮草。

    入境不久,赵云便遇见了张辽军,两军干脆同行。

    “文远,你据此如此之近,为何才到此地?”赵云好奇问。

    “唉,去沛国办了点事,这事可真费时,还不如要我去追杀陶谦。”

    赵云更加好奇了,能让张辽觉得难办的事,是什么事?

    “文远,说说看,何事?”

    “嘘!”张辽神神秘秘的打了个噤声的手势,“此事不可宣扬!”

    说着,张辽神秘兮兮的指了指军列中的那辆马车。

    赵云一看,才觉得奇怪,自己要护送糜氏小姐,所以有马车不奇怪,怎么张辽也带着一辆马车,加上张辽怪异的话,赵云很自然的想到——

    马车中也是个女人!

    难道除了和糜氏有约定,主公还有别的约定?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张辽自沛国来,难道沛国也……

    好家伙,主公可真行!

    两军一路西行,途中休息之时,糜竺终于问起赵云,另一辆随军马车是怎么回事,车上人一直未露面,糜竺也不难想到这是一个女人。

    他问了赵云数次,然而实诚的赵云模棱两可的说辞,更令糜竺怀疑了起来。

    很难理解吗?这自然是渤海王派人搜罗的美人!糜竺这样告诉自己。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距离睢阳也越来越近,糜竺反而愈发难安起来。

    终于又一次,趁着途中歇息,看守马车的护卫方便之时,糜竺抓住间隙,直接上前掀开了帘子。

    马车之内并不明亮,窗户也都是遮着的,然而即便这般,糜竺也十分清楚的看清车内一人,是一名皮肤异常白皙,身着素色罗裙的俏美人。

    糜竺望着她时,那女子也被动静惊到,四目相对,糜竺自下而上望去,女子双目婉转,细眉倒垂,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惊惧,令人怜惜。

    糜竺也是一惊,身为富豪,他所见美色众多,可以说见美不惊,但此女,还是令他有所触动。

    不好!啊仁有情敌了!

    ……

    (芜湖,祝大家国庆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