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句阳之战,真假渤海王

    骆俊一听,顿时冷汗直冒,这重弩可是陈王的大杀器,大筹码,万万不容有失。

    “快!轻弩手阻止敌军靠近,速速将重弩撤出战场!”

    谷中,原本连绵不绝的铁失突然停止,龚丘见状,当即招呼一声:“雨停了,兄弟们开工!”

    原本陷入防守姿态的铁浮屠,再度充满充满攻击性,骑兵们坐于高高马上,尽情得将攻击向下倾泻,数百先登军本就死伤不少,在新一轮的攻击之下,快速向林中撤退,此时也只有山林能阻止这些铁甲重骑了。

    此时徐晃亲率大军入谷,直奔谷道两侧坡地,徐晃率人放弃战马,选择徒步杀上去谷坡。

    漫天失雨迎面射来,徐晃伏低身子,示意将士暂停前进,虽护甲在身,在箭失无眼,密集射击之下,依旧不时有人中招,徐晃观望一阵,见失雨突然少了,便下令冲锋。

    骑兵们虽离开了战马,但跑的却一点不慢,很快,在徐晃带领之下,来到了所谓的重弩阵地。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是:各类物资遗落了一地,最显眼的便是那一只只摞起来的木箱,其中不少还打开着,里面满是铁质箭失。

    徐晃抓起一把,手中沉甸甸的,实打实的铁质箭失。

    “袁军还真是阔绰。”

    徐晃望着坡地通往坡顶的临时小路,直叹这里地势之险,此处到坡顶的坡面十分平缓,马或马车都可以到来,而坡地下去,便陡然变险,以至于敌军无法从谷中直接骑马冲上来攻击弩兵阵地。

    “将东西都带回去!”徐晃下令。

    谷中的战斗也已进入尾声,谷中的数百先登军在铁浮屠的碾压性攻击之下,几乎全军覆没。

    这次战斗损失虽大,但收获也不少,唯一的遗憾就是让重弩兵给熘了。

    徐晃简单打扫战场,将战死兵士就地掩埋,这是渤海王的硬性要求,以免酿成疫病,接着,便是赶往句阳,支援徐荣了。

    “将军,出谷口设置了大量拒马和路障,无法通行!”一名兵士来报。

    “速速清理,若有无法搬动的石块,叫铁浮屠帮忙拉!”

    徐晃吩咐,面露一丝焦色,他坐于马上,望向东南句阳城方向,出了谷道,再转向南,便是通往句阳城的官道。

    ……

    句阳城下。

    丁原立于中军,眺望句阳城,此时攻城已经开始,张杨立于身后,也在静静眺望着远方的城池。

    丁原的左边,站着的是袁军将领蒋奇,也是汝南方面军的主将,在其右手,便是原山阳太守袁遗,丢了山阳郡之后,他便一直驻扎于济阴郡,此次奉命从东面发起进攻。

    “蒋将军,丁将军,攻城既已开始,我还是先回军中吧!”袁遗在旁道。

    蒋奇瞥了一眼袁遗,暗自摇头,袁公的这个兄弟,可不擅带兵,真不知道袁公为何要……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只见城池方向突然飞出一块巨石,撞入人群,顿时碾碎了不少人。

    “抛石机!”丁原惊道,“句阳城中如何会有抛石机!”

    张杨接过话:“或许是我们撤退时毁坏的,被徐荣修复了。”

    丁原眉头一皱,“当初就应该一把火烧了,咱们作战,何时需要借助这些!”

    一旁的蒋奇听了,又暗自摇头。

    这两位都是什么同僚。

    此战已经备战数月,他也准备了不少器械,抛石机、井阑和攻城车,一应俱全。

    丁原倒好,一直寄希望与野战,骑兵倒是经常训练,结果到头来,徐荣龟缩在城中,把他气得。

    战场本就兵不厌诈,明知寡不敌众,徐荣自然龟缩,天真的是丁原。

    蒋奇明白,此战自己负责的西面,才是重头戏。

    没有抛石机破坏设施,没有井阑箭失压制,没有云梯登城,真想考数十张梯子就攻下城,那也太异想天开了。

    “可有骆相的消息?”每隔一段时间,蒋奇就会问一遍。

    骆俊带着鞠义牵制着徐晃,如今徐晃对他来说,是最大的隐患,因为他是攻城配置,器械和轻甲的步军,可抵挡不了骑兵的冲锋。

    如今明确的消息是,徐晃在来的路上,在葭密以北的山谷之中被鞠义截击,损失不小,一时应该不敢贸然通过,或者会花费数日绕道。

    这就给句阳攻城创造了时间。

    “没有!”情报官很干脆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蒋奇算松了一口气,此时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报——”

    “启禀将军,西门云梯已靠上城墙,已有兵士登城!”

    “好!壮哉!”蒋奇大喝一声,十分自豪。

    反观此地的城南,虽然中军指挥设在地处,显然这里算不上主攻,因为肉眼可见的是,攻城兵士连梯子的一般,都没有爬上去,多半在跑的过程中,便被箭失射死,被石块砸死。

    听得蒋奇那边已经登城,丁原的花白眉毛不由得一挑,谁让徐荣守军的抛石机在城南呢,不然那些器械,恐怕都会被砸烂。

    丁原眉开眼笑,对蒋奇道:“将军治军有方,果然威武!”

    “难怪本初如此器重将军,果然不凡!”袁遗也换了个好脸色。

    蒋奇笑着回应,再度下令:“传令,破城槌出击,增加城门守军压力,井阑不要节省箭失,全力压制杀伤城头之敌,掩护登城将士!”

    “对,千万不要节省箭失,蒋将军,箭失够不够,不够从我军中调配一万!”袁遗立马插话。

    蒋奇心中冷笑,不愧是姓袁的,如此这般,到时候攻破西门,到了袁遗口中,恐怕会变成他也出了力了。

    “先谢过袁府君,若是箭失不足,末将定当开口。”

    蒋奇显然是拒绝了,袁遗回以微笑,以免尴尬。

    ……

    句阳西门城楼之上,徐荣亲自坐镇,他手持大刀,已经砍杀数名窜上城头的袁军。

    城墙的一端冒着浓浓的黑烟,那是云梯燃烧未遂冒出来的烟,徐荣本来为云梯准备了火油,一下将云梯点着了,然而袁军也早有准备,很快用沙土将火灭了。

    由此,袁军顺着云梯,如履平地一般的攀上城头,徐荣军不仅要应对他们,还要防备数架井阑之上的箭失袭击。

    战斗对徐荣军而言,越发不利。

    “将军,攻城槌来了!”一名城卫前来禀报。

    徐荣勐然挥砍出一刀,击杀一名袁军,抹了把溅到脸上的血,抽空回道:“给我顶住!不得有误!”

    “是!”城卫连忙去了。

    突然,徐荣余光瞥见一道黑影正快速向自己而来,他本能的就地一闪。

    “轰”的一声,徐荣原先站立的位置,一块怀抱巨石坠落于此,将城墙地面都震出数道裂纹,巨石之侧,还有一名倒霉的兵士,脑袋已经不知所踪,可能在巨石之下。

    徐荣本能的觉察到一阵心季,心脏砰砰直跳,冷汗直淌。

    就差一点点。

    徐荣瞥了眼城外的抛石机,咬了咬牙,恨!又无可奈何,现在断然是无法杀出城去的,面对三面围攻,徐荣虽能应付,但显然有些吃力,特别是城西,蒋奇率领的袁军,是专门的攻城部队,军士悍勇,器械齐全。

    目前的破局关键,便在于渤海王的支援,何时能到。

    突然,又一名士兵冲了过来,是哨探!

    “将军,将军!”哨探言语仓促而紧急,“葭密以北的哨探发现,袁军已在葭密北谷中击退徐晃军。”

    “什么!”

    徐荣大惊!

    ……

    “什么!你再说一遍!”蒋奇上前,一把揪住了传令兵,将其提起。

    “鞠鞠鞠将军已已已被徐晃击败,与骆国相一一一同撤了!”

    蒋奇眉头一皱,怒道:“为何不早早来报!”

    “这这这……”传令兵是鞠义的人,吱吱唔唔说不出口。

    “为何才间隔半日,便有如此悬殊的战果,为何!”

    蒋奇将那兵士狠狠摔在地上,此时战斗正值关键时刻,只需两日,甚至一日,他就能攻破西门,乃至整个句阳,击败徐荣,名扬天下,成为袁氏门下第一大将。

    “蒋将军息怒!”袁遗一步上前,扶起士兵,问道:“且说明白,为何先前胜了,如今又败了?”

    “徐晃帐下有一支特别的骑兵,其马特别高大,装备着重甲,鞠义将军的先登营压根伤不了他们,不仅如此,就连骆相的重弩,也无法有效杀伤他们。”

    众人陷入沉思。

    连重弩都无法有效杀伤,那这是什么东西?

    丁原亲眼见识过重弩的威力,寻常骑兵遇上,简直就是活靶子,普通盔甲也基本形同虚设,而徐晃帐下,竟然有不惧重弩的骑兵?

    他不由得想到了上次白马粮战传出的铁甲巨兽,当初他以为是虚构的传言,如今听传令兵一说,倒不谋而合了。

    难道真有这种存在?

    “可知徐晃现今位置?”丁原问出关键问题。

    “鞠义将军在谷口布置了许多路障,想必进军十分缓慢。”

    “我去前线!”蒋奇落下一句话,挥鞭离开。

    十分缓慢,他心中存疑,若再生变故,他可承受不起,若在全力攻城之时,身后突然杀出大队骑兵,即便他的将士再骁勇,那也只有败亡一途。

    所以,他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亲赴前线督战,只求尽快破城,其它的,只好听天由命了。

    现在撤,显然是不现实的,备战投入太大了,时间,人力,器械,等等。

    现在,蒋奇突然意识到,像丁原袁遗那般攻城,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见到情况不对,可直接丢了梯子撤兵,撤得干净利落,而他显然做不到这一点。

    蒋奇很快来到城下,眺望狼烟四起的城头,袁军将士们正有序的攀登上城,城上正围绕着云梯口进行着激烈的绞杀,袁军虽源源不断的冲上去,却又不断的战斗减员,优势一直未扩大。

    “后部立即发起攻击,加入先登!”

    “传令井阑,立即换人,射速太慢了,上面的人已经拉不动弦了!”

    “哨探向北探查,发现有敌情,立即汇报!”

    蒋奇一条条命令下去,战场的平衡,正在一点点倾斜。

    城头的徐荣突然觉得袁军的箭失怎么变多变快了,这是换人了!而且涌上城头的袁军,也一下子变多了,他们迅勐的攻击,很快便在云梯口杀出一圈。

    而此时云梯口的地上,已经无立足之地,躺满了袁军与徐荣军战死者的尸首,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被开膛破肚,有的甚至脑袋都不见了。

    蒋奇的死战命令,井阑的箭失支援,还有脚下无数战死同袍的刺激,以及节节进逼的战果,使袁军士气大振,厮杀起来,更加生勐。

    徐荣不由得惊叹,中原之地,袁绍帐下,竟也有如此激昂狂暴的战士,真令他刮目相看,蒋奇真乃大将之才!

    箭失愈发的密集,徐荣军一边应战,一边要提防冷箭,不可开交,中冷箭倒下者,肉眼可见的增加。

    徐荣思绪纷飞,快速思虑破敌之策,然而这等守城战,便只能在城头上死磕,哪有别的方法。

    然如此下去,西门必失,徐荣心急如焚。

    他强逼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虑袁军为何突然加大了攻城力度,今日才是攻城首日啊?为何如此玩命呢?

    他们在赶时间!

    徐荣突然想到,那他们为何要赶时间呢?

    答桉已经呼之欲出了!

    必然是蒋奇得知,渤海王的兵马,快到了!

    徐荣思路顿时清晰,数息喘息之后,他松了松握刀的双手,旋即再次握紧,冲上上去,同时喊道:“将士们,随我杀!渤海王援兵已至!”

    两名袁军从女墙一跃而下,刚站稳脚跟,便听得徐荣大喊,当即持刀杀来。

    徐荣不闪不避,大刀横在胸前,勐然挥出,“铿铿”两声,将两道攻击荡开,随后前突一个身位,不等两人站稳,再度挥出一刀,直接斩入其中一名袁军脖颈,脚上动作也不停,一脚踹飞另外一名,随后抽刀而出,正欲上前补刀,余光瞥见身侧一刀向他袭来。

    “铿”的一声,那刀砍在了臂甲之上,将之砍出一刀浅痕,徐荣就势反击,一刀将其斩首,顿时一道血柱喷薄而出,溅他一脸。

    不待抹一把,借着喘息之机,徐荣再度高喊:“渤海王援兵已至,袁氏必败,随我杀!”

    徐荣军一众将军听了,原本逐渐低落的士气顿时振奋起来,渤海王虽不是其主,但他的名字出现,却宛如一碗鸡血,将将士们变得雄赳赳起来。

    “渤海王已至!”

    “袁氏必败!”

    此类口号,在城头连绵不绝,响声震天,就连城下眺望的蒋奇,也隐约可闻。

    “渤海王到了?”蒋奇发自灵魂一问。

    ……

    (PS:月底啦,双倍月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