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先登死士VS铁浮屠,攻守之势

    徐晃一听,顿时警觉起来。

    “可知人数。”

    哨探迟疑一阵,回道:“不到千人。”

    显然即便是哨探,也不太相信这个结果,为此他还特意深入探查了一番,可惜依旧是这个结果,谷地中确实只有数百袁军的踪迹。

    依照常理,若于此等地势进行埋伏,不应该只有区区数百人。

    徐晃反复斟酌着,难道是诱饵?

    引诱他派军前去,然后借助地势,将其困于谷中?然此处又是必经之地,若是再绕道,怕又会延误数日。

    “传令!”徐晃打定主意,打算过此道,“骑兵前部一千人,先通过此谷,大军随我紧随其后!”

    徐晃打算先派一千人去试探一番,若袁军真的只有区区数百,这一千骑兵收拾起来,绰绰有余,而若是还有后手,前军有危险,后军尚能接应。

    如此,也算是两全之策。

    很快,前部骑兵在前军司马方俨带领下,向谷地进发。

    一路上,方俨对周遭皆进行了详细探查,身为徐晃手下,他成功的学得了徐晃将军那一手探查之术,特别是他身为前军司马,长长行军在前头。

    谷地附近林木茂密,虽然是冬季,但依旧能遮掩不少视线,方俨并没发现任何异常。

    前方便是谷地,方俨顿了顿,下令骑兵驱驰而入,里面便是哨探侦查到有数百袁军的地方,他来到这里,相比谷中袁军也已得知,既然如此,那便正面冲杀,以战力分个高低。

    一千骑兵冲入谷中,沿途并无所见,直到有兵士大喊一声:“前方有敌!”

    方俨这才发现,所谓敌人,竟然身处一个个土坑之中,并用铁盾护住前身,一眼望去,谷中道上,被挖得如蜂窝一般,分布着数百坑洞。

    “放慢速度,下心脚下!随我冲杀!”方俨下令,提醒兵士们注意脚下的坑洞,免得马失前蹄,虽渤海王四处征战,这区区数百人,方俨还真不放在眼里。

    骑兵掠过,枪势连绵不绝的倾泻在援军盾兵之上,只不过他们俯身在坑中,加上铁盾防护,骑兵也很难的得手。

    不少铁盾被骑兵撞飞,露出里面的袁军,只见他们手持一种特殊的长剑,此剑无锋无刃,就像一根大针,“剑”身之上刻着一道道深邃的血槽。

    这奇怪的武器顿时引起了方俨注意,随即他看见这样一幕,一名袁军避开长枪攻击,从坑中一跃而起,将手中长剑勐然刺向骑兵,只不过因为骑兵高度似乎超出他的预料,他的长剑刺在了马身的披挂之上,原本鳞甲密布的披挂必然能挡住这一击,然而这一次,凭着袁军的狠劲,借着骑兵的速度,尖锐的长剑直接从缝隙之中插入马身,袁军一击得手,勐的滚回坑洞,等他再度站起之时,手中却又多了一柄那样的针剑。

    原本所向披靡的骑兵,此刻宛如失能了一般,杀伤力大大降低,而袁军却借此杀伤了不少骑兵和战马。

    方俨发现,不止是他,已有多名前部骑兵中了这种针剑,当即得知这是袁军的秘密武器,专门用以破甲,依照过去战斗经验,渤海王的铠甲,能够抵御普通兵士的刀砍、剑刺,寻常弓弩也难以破防,显然,袁军这是做了装备升级。

    必须将此消息告诉将军!

    方俨此时只有这么一个念头,然而此时前部骑兵大约一半冲入敌阵,若此时掉头撤退,必然遭到袁军重创,方俨显然不愿见到自己部下的弟兄,沦为袁军的剑下亡魂。

    可若不将此等重要的情报带回,那后军岂不是也要面对如此被动的局面。

    方俨一咬牙,哪怕承受损失,也要撤退!

    “后军撤退!后军撤退!”

    他连胜喊道,同时勒住马缰,坐骑在一个坑洞之前险险停住,方俨二话不说,一枪扎下,一名试图躲入坑洞的袁军被其死死钉在地上,再也跳不起来。

    军令相传,骑兵纷纷回头,向后退去,袁军除了就地截杀一些,追也追不上。

    就在此时,谷中突然想起一阵金鸣之声。

    “当当当!”

    方俨本能的一阵警觉,这声音不是来自己方,那么只有袁军了,金鸣通常是退兵信号,但此时袁军占据上风,退兵的是他们,显然这声金鸣另有深意。

    不能方俨想到什么,之间袁军却悉数做了个动作,他们停止了攻击,滚回坑中,随后——

    “呼呼呼!”

    一阵惨叫声传来,撤退中的两翼骑兵遭受袭击。

    “方司马,两翼受到重弩袭击!”骑兵喊道。

    方俨眺望两翼,便见到谷地两翼的山林之中,射出道道重失,这些重失,可以轻易射穿骑兵的防护,如论是骑兵的护甲还是战马的披挂,凡被射中,无一例外。

    “快撤!”方俨再度大喊,奇怪的兵种,预设的重弩,这里彻彻底底是个陷阱,等的就是徐晃军,说明袁军对他的动向,一清二楚。

    望着几乎成片倒下的骑兵弟兄,方俨心痛不已,指挥他们作战数年,这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谷地之上,一名身着褐皮银铠的将军望着谷中的战斗,满意的点点头。

    “竟然还能及时撤退,渤海王的兵马,果然敏锐,若再前进一会,我敢保证,此军必全军覆没。”

    “鞠将军果然威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竟有人能将渤海王的骑兵打退的。”一道声音在旁附和道。

    “骆将军过奖了,能取得如此杀伤,多亏了陈王的重弩!”鞠义称赞道。

    “鞠将军部下当真骁勇,面对渤海王骑兵冲杀,竟还能反击,真乃闻所未闻。”

    鞠义得意一笑,这不是因为你们中原之地思想古板,只知读书,不谙军事战术,哪里比得了他们凉州人,三五日一小战,每月几乎都有大规模冲突,鞠义对付羌人骑兵多年,最懂骑兵,也最懂怎么对付骑兵。

    “徐晃行事素来稳健,今日他只派千人前来,定然是有所怀疑,如今有一半逃了回去,他必然更加谨慎,不敢贸然前进,我以为可通知蒋奇将军那边,可以开始了!”鞠义建议道。

    骆俊点点头,表示同意,原本他们三军围城,最担心的便是渤海王兵马的隐患,如今知道徐晃兵马被困此地,而且出战失利,短时间定然帮不到徐荣,句阳之战,已经开始打响了。

    另一边,方俨已回到军中,正向徐晃请罪。

    徐晃拿着一支沾血的弩箭,出神的看着。

    铁剑通体由铁打造,其箭头用的更是精铁,得多少石的弓,才能将这等重失射穿骑兵与战马的护甲呢?

    可想而知,必然是重型弩机。

    “片刻战斗,竟使前部折损近半,此事怪不得你,怪本将军没有探查清楚,起来吧!”徐晃宽容道,一边端详着箭失,一边问道:“还有那盾兵新奇的战斗方式,你再具体说说。”

    方俨将目击到的情况悉数交待,连针剑之上的血槽细节,都没有遗漏。

    “似乎这战斗方式和武器,为我军量身定做一般!可知敌将是何许人?”

    方俨摇了摇头。

    徐晃再度望着手中重失,心生一个想法。

    根据方俨所述,这些袁军处在坑槽之中,借助盾牌,用以躲避骑兵的攻击,再伺机反击,如此,寻常骑兵确实不好应对,但是——

    徐晃手下,还有一支特殊的骑兵。

    他们块头威勐,身披重甲,骑兵与骑兵之间,更是用铁链拖着棘刺铁柱,若是用铁浮屠去犁一遍谷地,不知道袁军会如何?

    最最关键的,铁浮屠并不惧怕这些重失,当初渤海王亲自试验,即便赵云全力攻击,也不过让板甲凹了凹,没有极品神兵,是很难破开的。

    “你的前部便先好好休整一番,传令!铁浮屠出击!”

    铁浮屠虽进兵缓慢,但很快步入谷地,很快,鞠义和骆俊接到汇报,称徐晃军又有一千兵马进入谷地了。

    鞠义和骆俊对视一眼,难以置信。

    徐晃这是上头了?此时还派军队前来送死?

    “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鞠义不耐烦的问道。

    “只是那些骑兵,看上去很是高大。”探子回道。

    “哼!”鞠义冷哼一声,“高大不高大,重失之下,众生平等!传令谷中,备战!”

    率领铁浮屠的军司马名叫龚丘,是徐晃军中个子最高,力气最大之人,而且此人也不光有蛮劲,脑子也特别灵活,进入谷地之后,他便下令再度放慢速度。

    战马一步一踏,节奏明了,倒是其两马之间拖着的棘刺铁柱,不停发出“咣咣当当”的响声,在谷地之中回荡。

    说实话,就连埋伏在其中的袁军,听得如此有节奏的步伐和毫无章法的噪杂声音搭配,心中也开始不安起来。

    等鞠义自己见到铁浮屠往谷中行军,不由得瞪眼看了看。

    鞠义也不是全无见识,见到这兵马,他很快想到了产于西域之外的那种超级大马,只不过这种马虽然拉力出众,却行动缓慢,并不适合做战马。

    可眼前的景象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战马,简直就是移动的城墙!

    “不好!”鞠义心中咯噔一下,“传我令,速通知先登营!后撤!”

    然而此时,龚丘突然下令加速冲击,缓步缓行的铁浮屠,顿时开始跑了起来,虽然速度不可与骑兵相提并论,但至少也是马,跑的比人快一些,马一加速,身后悬着的铁柱便“啷啷啷”的响起,同时开始剧烈的翻滚,每碰到磕碰,甚至于还会有一端跳起。

    鞠义的撤退之令传入先登营中之时,铁浮屠也已经踏入其中了。

    先登战士们悍不畏死,依旧故技重施,躲入深坑,借盾格挡攻击。

    然而有人刚一伏身,躲在盾后,铁浮屠便一步踏上,盾牌顿时扭曲下陷,甚至没发出一丝惨叫,铁盾下方,血流如注。

    还有试图反击的,针剑勐的戳下,赫然发现,板甲严丝合缝,未入半分,而自己,却被一道铁槊贯穿,随后被随意的甩向一边。

    有身手敏捷者,左突右避,连续避开铁浮屠那不太灵活的攻击,不过随着骑兵过去,他被铁柱砸中,随后被棘刺挂住,拖行了一段,惨叫响彻天地,却无人听见,只在血肉湖涂之中,渐渐平息。

    棘刺铁柱如犁地一般,将未被骑兵击杀的袁军补上一击,若有侥幸逃过第一跟铁柱,未必能逃过第二根、第三根……

    鞠义望着谷中战况,满脸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徐晃军怎会如此快便想出破解之法!”

    鞠义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从防护,从攻击,都是恰好克制他的先登营,若说不是刻意针对,他反而不信。

    “快!骆将军!重弩出击!”鞠义急道。

    骆俊也不敢托大,当即下令弩兵进攻,刚才的战斗,他也看得一清二楚,原本对付骑兵优势占尽的先登军,遇上这支骑兵,却如踢中铁板一般。

    这支兵马,似乎还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随着一声金鸣,龚丘想到,根据方俨描述,这时候,便是重失要来了。

    “主意箭失!”龚丘大喝一声,提醒。

    虽然板甲不惧铁失,兵不意味着被射中能安然无事,就算无法破防,但它们的冲击依旧是无法忽视的,射中手脚,怕要当场骨折,若是射中脑袋,运气不好怕脑子会震成浆湖。

    金鸣过后,先登军蛰伏,随后谷中两侧快说射出一波波箭失。

    铁浮屠们各展身手,或拿重型武器护住要害部位,枪槊之类的武器则用于格挡,重失虽然稀疏,却也不时有人被射中。

    骆俊瞪大了眼睛看着谷中,喃喃道:“难以置信,他们竟不惧重弩铁失?”

    鞠义此时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或者说,此刻的心,正痛得无法呼吸。

    因为,铁浮屠们或许在尽力躲避铁失,可他伏地的先登营,但凡被踏中,便是尸骨无存的下场,就算免于践踏,那棘刺铁柱滚过,也会将铁盾掀起,或者连人带盾一齐带出,随后的下场,可想而知……

    先前还是大胜的局面,结果只过了半日,却落得大败之局。

    即便很不甘心,鞠义还是提议道:“骆将军,撤吧,此战我等已无力回天。”

    骆俊回望鞠义一眼,撤退对他来说,损失倒是不大,射出的铁失,原本是可以回收的,若是撤了,自然无法回收,可鞠义的先登营,怕是要损失惨重了,对于他,骆俊也只是略知一二,只知道他来自凉州,应该和韩遂军的倒戈有关。

    就在骆俊不甘心的打算下令撤并之际,却有一名探子率先冲到他跟前。

    “报——”

    “徐晃大军入谷,冲重弩弓阵地去了!”

    ……

    (PS:月底啦,求月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