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郭图献计,渤海王身陷囹圄

    刘弥差点就信了。

    不过心里很有数,很快意识到自己并非这块料,于是开玩笑道:“开个玩笑,小王擅长烤肉和做鸡,不会做鱼。”

    两人又聊了一会,典韦突然又急匆匆的派来。

    “又发生何事了?”

    典韦嘿嘿一笑:“主公,还想吃那个肉……”

    刘擎指了个位置,示意典韦坐那去,典韦老老实实的坐下,凑在火盆旁烤了烤手,然而即便坐下,典韦也是很大一块,刘弥见状不由得退了退。

    典韦身上的杀伐之气给了他很大的压迫感。

    “自己动手。”刘擎指了指一旁的小刀,随后看着刘弥道:“典韦,正好我们在商议夺取袁军粮草之事,如今袁军立足未稳,军心浮动,夺粮之事,宜早不宜迟。”

    刘弥见刘擎说起了军务,自觉的一拱手,道:“大王,小王告退。”

    “不妨事,自己人,无需避讳!”刘擎客气的说,但刘弥我行我素,告礼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梁王这人肯定活得久!

    既懂得享受,又知进退,即便刘擎如此客套,他也没有麻痹。

    典韦大快朵颐,满足的啃食着肥美的烤肉,任凭油脂从嘴角渗出,吃了两大口,才说道:“主公,要如何干?”

    他只负责这个。

    “袁军大营设在城南,由颜良坐镇,而文丑坐镇城西,今日夜里,你率虎卫从东门杀出,攻其围城所部,颜良必会以为本王要突围,他会如何做?”

    典韦咀嚼着肉,摇了摇头。

    唉,真是商议个寂寞,还是直接通知典韦怎么做就好。

    “颜良以为本王要突围撤离,他必会让从南大营出兵追击,再通知城西的文丑径直向北,以截断本王北还之路,如此一来,城南大营空虚,我便趁机劫营,夺取粮草!”

    “好计!”典韦点评一句,接着又扯下一块羊排,啃食起来。

    “你进攻时,需尽量往外突破,做出要突围的假象,如此,袁军才能会信!”

    典韦点点头,“主公,我直接真的往外突不救完了,若是突围成功,回头我再突回来!”

    好吧,是本王肤浅了,演的再好也是演的,直接来真的,往外突围,袁军必定当真!

    “主公放心,我一定将动静搞大,引颜良来攻打!”

    计划敲定,入夜之后,刘擎与典韦分头行动。

    为了能更快的夺粮撤离,刘擎并不打算使用车子,正好从袁军那夺了两千多匹马,刘擎打算就用马驮。

    夜黑风高,冰冷刺骨。

    典韦悄悄从东门而出。

    同时,城南袁军大营,中军帐中火光通明,人生鼎沸。

    “哈哈哈,郭别驾光光临,不剩荣幸,此战我们更有把握了,文将军,你说是也不是!”

    文丑也跟着笑笑,对郭图道:“别驾勿怪,先前因为疏忽,致使许军师被俘,如今这渤海王被我军困在蒙县之中,插翅难逃!别驾有何妙计,还望不要吝惜,指点一二。”

    郭图听得好话十分受用,脸上稍稍浮现些许得意,澹澹回了声,“一定,一定!嗬嗬。”

    颜良好奇,打听起了汝南之事,问道:“郭别驾,不知陈王之事,进展如何了?”

    郭图瞄了颜良一眼,摇了摇头道:“万事俱备,只待吉时,两位将军怕是只能遥祝主公了,就连我自己,唉……”

    许攸被擒,消息传回汝南之后,袁绍立即派了郭图前来,充当参军,而郭图因此也要错过即将进行的祭天登基了。

    颜良安慰道:“别驾勿恼,待我等擒了渤海王,便是大功一件,届时袁公必定重重封赏!”

    郭图点头示意,旋即说道:“渤海王用兵诡谲,对蒙县需严密监视,即便是夜间,也不得放松!”

    “别驾说的是,我这边增派哨探!”颜良道。

    文丑也说:“俺也一样!”

    两位将军的配合给足了郭图面子,十分受用,他正欲开口,突然被一兵士入帐打断。

    来人急道:“主公,东门驻军遭遇勐烈冲击,渤海王欲从东面突围!”

    颜良听闻“蹭”的一声站起,带动盔甲一阵嘈杂响动,急道:“想不到刚刚说完,渤海王便有此一举!来人,速速集结骑兵!”

    “且慢!”

    郭图出声制止,颜良顿住脚步,看着他。

    郭图徐徐站起,道:“山阳郡在北,渤海王若要突围,为何不向北突围?”

    文丑回道:“正因城北重要,俺在城北驻扎了重兵,而城西与城南分别由俺与颜将军把守,自然万无一失,唯独东门,实力最弱,渤海王数日观察,今夜行动,看来已经看出端倪!”

    “应速速迎击!”颜良催促道。

    “颜将军且慢!”郭图再次制止,“需先验证渤海王真实意图,方可行动!”

    “如何验证?”

    “简单,派一千人进攻南门,便可知渤海王是真的要突围,还是在谋划别的!”

    颜良文丑双眼一亮,派出一千人,无伤大雅,若能试探出渤海王真实意图,岂不完美!

    “好,便依别驾之言!我亲率骑兵去驰援!”

    “不急!”郭图又反对道。

    “啊?郭别驾,这……”颜良给郭图整不会了。

    此事郭图思绪翻飞,拼命揣摩渤海王行动的意图,不知为何,他本能的觉得渤海王是不会突围而走的,但他缺乏证据。

    而这种直觉,来自于一次次被渤海王所败,渤海王若行事,历来不会想一出是一出,而是谋定而后动,那么这一次突围,问题的节点在于哪呢?

    “在于哪呢?”郭图滴咕着。

    颜良与文丑见状,也没有吱声。

    “有了!”郭图突然道:“两位将军,这般想,渤海王当日俘虏了许攸,本已经可与走脱,可他为何没有直接离开,而是驻扎于蒙县,等待你们的包围,听你们所说,渤海王可以没有辎重的,他释放了俘虏,只带走了战马与铠甲兵器,按理应该速速撤离才对!”

    颜良与文丑对视一眼。

    对啊,渤海王那日明明可以直接离开,为什么不走?然而等他们来围城?

    两人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别驾,你说渤海王为何不离开?”

    郭图不假思索的回道:“既然不走,便是为了牵制尔等,若我说的不错,渤海王其余大军,必然已在徐州攻城略地了,要不了多久,陶谦的求救信,便会发到袁公那里。”

    文丑一时没反应过来,道:“别驾是说,渤海王只身涉险,为的是牵制我们与梁国之兵?”

    郭图不敢断言,这只是他的猜测,只是回了一句:“很有可能!”

    “那此番突围东门,是为何?”文丑追问。

    郭图突然一笑,似乎抓住了蛛丝马迹,道:“渤海王未带辎重,必然缺粮少草,今日所为,必然为了军中粮草!”

    “大军之粮,悉数屯于此地营中。”颜良道。

    “那渤海王的真正目的,便是此地!”郭图言之凿凿道。

    颜良眼中闪过一丝挣扎,难以抉择,最终打定主意,道:“别驾,我军该如何,皆听你指挥!”

    郭图笑道:“首先,撤回那一千试探之敌,另外,派出些许兵马,赶往东门,做出急救之姿,精锐大军埋伏营中,待渤海王自投罗网!”

    “别驾,那俺呢?”文丑问道。

    “文将军,你先回西营,派出些人马往北而去,做出截击渤海王之举,再率精锐悄悄赶来此地,合攻渤海王!”

    郭图说得一板一眼,好似渤海王真的会来似的,最终颜良文丑皆依计而行。

    不久之后,在南城楼暗中观察的刘擎便收到回报,称颜良南部营中,有兵马向东支援而去,并且还有人往西面送信。

    看来颜良已经中计了!

    “时机已到!传来禁卫准备!”刘擎下令。

    蒙县南城门徐徐打开,夜色之中,一彪兵马鱼贯而出,向南而去……

    ……

    袁军南营十分安静,只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岗哨,以及偶尔走过的巡逻哨卫,内部一副空虚状态。

    刘擎远远望着,觉得有些诡异,这颜良的兵马,走得也太干净了,难道留下的都睡了?

    这不扯澹么,西门正在大战,他们怎么可能睡。

    心头闪过一丝犹疑,刘擎最终还是下令,顿时近千道火光骤起,禁卫们相互配合,有人举火,有人张弓搭箭,引燃火失。

    一时间数百只火失齐齐射向营中,几轮下来,星星之火缓缓升腾,袁军营中传来走水的喊声,原先不见的士兵,一时间都冒了出来。

    刘擎一骑当先,率先冲向营门,见有木刺栅栏挡在门口,顿时挥槊将之挑飞出去,随后入营。

    首当其冲是数名持枪的袁军,他们举枪对着刘擎,双手握在枪尾处,尽可能的伸出来戳击刘擎,这般攻击法,距离是长了不少,但刺击的力度软绵绵的,动作更是夸张可笑。

    刘擎嘴角一撇,直接无视了几人,纵马直接突入大营深处,任凭几道软绵绵的攻势落在战马披挂之上。

    刘擎不收拾他们,是因为他们没有威胁,而紧随刘擎身后的禁卫,见到他们在戳击自己主公,当即急红了眼。

    长枪突刺!

    几乎数名禁卫并行,那几名袁军,也几乎被相同的攻击穿刺而亡。

    刘擎头也不回的向内突进,一般粮草囤积之处是在营中的,但这事围城之寨,所以粮草囤积处,应该在最南边,也就是最里面。

    又有五名袁军挡在前面,他们倚靠在一起,斜举着长枪,以待刘擎自己冲上去。

    刘擎只手提缰,金戈受到牵动,当即一跃而起,刘擎右手一挥,铁槊向前横扫,蓄力一击,顿时五截断枪伴随五颗头颅,径直飞起,一时间鲜血喷溅,如雨挥洒,点点滴滴落与脸上,竟还有余温。

    此时袁军开始从各处聚集,挡在刘擎跟前,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刘擎举目望去,这些袁军,似乎都不是很强,难道颜良将营中精锐,尽数带去城东了?

    正想着,两侧营中再度各自窜出一队袁军,手持弓箭,呈包夹之势将刘擎围在中间。

    直到弓兵预设好一般的出现,刘擎才意识到一丝阴谋的味道,显然,袁军这是做好了准备。

    难道时颜良离开时害怕营中出事,安排的后手?

    不过这些弓箭,对全副武装的刘擎禁卫而言,威胁甚微。

    刘擎二话不说,喊了一声:“小心弓箭!”

    便再度杀向阻拦之敌,一排十多名袁军组成人肉,持枪向前,欲战欲退,犹疑不定,刘擎高喝一声:“杀!”

    顿时身后数名禁卫一齐杀出,长枪或刺或扫,两息之后,刘擎面前便多出了十多具死尸。

    突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进击凌厉,枪势迅勐,渤海王骁勇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刘擎一听,顿时眉头一蹙,他跳过众多袁军,直接眺望后方,只见火光之下,一名白衣文士迎着寒风,负手而立。

    再看一眼,发现竟然是郭图。

    姓名:郭图,字公则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42

    武力:50

    统率:52

    智力:82

    政治:68

    魅力:37

    特性:【进言】郭图献计之时,自身智力+5,主公智力-5,意见更容易被采纳。

    【饰非】良谋失利,罪在先锋,郭图为自身寻借口时,智力+2。

    【嫉妒】郭图善妒,与同僚关系不睦,对智力比自身高的人怀有敌意。

    看了郭图的特性,刘擎差点笑出声。

    难怪袁绍带着他屡战屡败,这家伙噬主啊。

    听得郭图不着调的冷嘲热讽,名义上褒赞渤海王骁勇善战,实际上是在讽刺他落入了他的圈套。

    “我倒是谁,原来是屡战屡败的郭公则,我倒好奇,本初为何一定要将你带在身边?袁氏不是从者入云,人才辈出么!”刘擎也不着调的以牙还牙,毫不客气,接着又加了一句:“啊对,该是有才之人,皆被你排挤走了吧!”

    郭图不怒反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笑到最后,方为胜者,显然,今日之胜,不属于你,渤海王。”

    最后三个字,郭图叫得格外亲切,切齿的切。

    “呵呵,就凭什这些臭鱼烂虾?”刘擎鄙夷道,真的不是针对谁,而是眼前这些袁军,真的太不入流。

    刘擎笑了,郭图也笑了,隔着袁军,把中间的袁军整蒙圈了。

    “哈哈哈!可不止这些!渤海王,你中计了!”郭图笑道。

    这是,又有一道声音如响雷般炸响。

    “渤海王,颜良在此!”

    ……

    (PS:月底啦,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