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九章 报复陶谦,孟德心机

    一声哀嚎,声音之中,满是不甘,还有悔恨。

    张闿至死都难以理解,为何区区两人,便能挡住他从数千黄巾军之中挑选而出的五百壮勇。

    他也没有机会理解了。

    伴随着张闿倒下,余下还有百余黄巾兵顿时作鸟兽散,逃向王府四周通道。

    典韦走上前,踩着张闿后背,将飞戟拔出,张闿的神经受到牵动,双腿抽动两下,已然断气。

    主公麾下武将【典韦】击杀了【张闿】

    收益:耐力+0.58,当前耐力86.41。

    典韦回身,走回满是狼藉的堂中,道:“主公,刺杀已死。”

    刺客,这个定性,还真是……这明明是陶谦的宣战。

    刘擎对刘容道:“换个地方说话。”

    刘容从方才的惊心动魄之中回过神来,连忙伸手引向后堂,道:“对对对,请大王移步书房说话!”

    说完又对卞思安抚道:“勿惊勿惊,有渤海王在,一切无事!”

    刘擎率先迈开步子,向后堂走去。

    刘容望着渤海王背影,又望了望惊魂未定的卞思,无奈的摇了摇头。

    渤海王显然无意于此。

    害,哪个混账传出来的渤海王喜好女色的!

    刘擎,刘容,郭嘉三人在书房中坐定,赵云与典韦,则处置后续之事,还要调兵入城,巡查防范。

    刘容命人看茶,后静静坐于桉后,脑袋一片空白,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再表示感谢。

    “大王,今日遇袭,多亏大王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琅琊王无须多礼,这些刺客,应该是冲本王来的,要说起来,还是本王给府上添乱了。”

    刘容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渤海王言,这些刺客是针对他的,那么问题来了,谁派的?刘容不认得张闿,自然猜不到陶谦头上。

    刘擎品了两口茶,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琅琊王,本王与军师,有几句话要谈。”

    刘容连连赔笑道:“大王请自便,请自便。”

    刘擎望着刘容笑脸,脑袋一歪,又重复了一遍:“本王与军师,有几句话要谈。”

    刘容一顿,旋即明白,渤海王这是要问他“借”书房谈论军机之事。

    “哦哦哦,恕小王愚钝,嗬嗬……”刘容笑着起身,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向外走去。

    合门声响起之后,郭嘉连忙开口,“主公方才说,这些刺客,是针对主公的?为何?”

    “本王若所料不差,这些黄巾军,便是投靠陶谦的,他们奉陶谦之命,想在琅琊国要了本王的命。”

    刘擎未说张闿之事,这很难解释。

    郭嘉一点即通,道:“不得不说,陶谦此举虽冒险,若能办成,不仅彻底稳固了自己的徐州统治,还能顺便将无主的琅琊国纳入麾下,一改先前萧建割据格局。”

    “算盘倒是打得震天响,可惜功亏一篑,派些酒囊饭袋来,除了让失态恶化,什么都得不到。”

    “主公可要采取应对行动?”郭嘉问。

    刘擎摩挲着下巴刚刚长出的小须,“此时行动,文若定然不允,本王一声令下,收降百万黄巾,而此些人,此些事,皆要文若安置,想必他压力很大,本王应该多多体谅。”

    “主公贤明!”

    “虽不在此时对徐州用兵,但有仇不报,非本王个性!”

    刘擎拽着拳,目光闪烁不定,心中不断权衡,若是对等报应,刘擎就该派子龙直接结果了陶谦,然而陶谦若死,本就势力盘根错节的徐州定会内乱,遭殃的是百姓,毁的是徐州的基本盘,归根结底,日后得徐州,刘擎自然不愿见到此番景象,所以此时还不能直接动陶谦。

    不过不能要了陶谦的命,断其两条臂膀,还是可以的。

    先前臧霸与孙观率军前去琅琊边境,如今被困于姑幕县,算是刘擎重创陶谦两条臂膀,而如今陶谦所为,刘擎再也不能等闲视之了。

    “传令张辽与张郃,问问臧霸与孙观那两名泰山贼,是否愿降,若是拒绝,便取其首级来见,陶谦所仰仗的,不过是丹阳兵与这两将,本王便先将其夺走!”刘擎说着,拳头重重的敲了敲桌桉。

    “喏!”郭嘉听罢,便取桌桉上的帛书开始书写,稍稍片刻,便书写完成。

    郭嘉当即命人送出,离开时,刘擎还让他将刘容叫进来。

    刘擎意味深长的望着眼前刘容,他有一点点怯懦,但无疑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很懂得乱世生存之道。

    “萧建落寞之后,本王会接管琅琊国边防,以防陶谦逾越,当然,郡国治安,本王自会命人把持,琅琊国新国相,名叫韩浩,他是个聪明人,却很老实,本王相信,你会与他合作愉快的!”

    一个胆小,一个老实,两人合作自然会异常和睦。

    “听凭大王安排。”刘容很接受。

    对刘擎的安排,他心中比刺史部,或是朝廷的安排还要安心,就如同今日危局,他立于渤海王身旁的安心一般。

    “好了,也无其它时,今日事多,你怕是受惊不小,先去休息吧,书房本王再借用一下。”

    “行,用多久都行!”说完刘容欲走,走到门旁又转身,轻声问道:“大王,那卞思……”

    怎么还提这茬呢,刘擎眉头一皱,一时不知如何回复。

    “卞思亦倾心大王,望能侍奉,大王放心,她并非要求什么结果,善舞者,能为倾心之英雄所舞,便是最好的追求。”刘容道。

    “你可真是能操闲心!”刘擎吐槽道。

    刘容面露难色,挣扎一二,还是说了出来:“大王勿怪,这事,其实是卞夫人相托,曹相国修书告知的,伎人命途多舛,不是所有人都似卞夫人这般幸运的,是卞夫人听闻大王在此地,希望从妹能寻一庇护。”

    这背后,竟然还有曹操与卞夫人的手脚。

    明明是美人,曹贼他自己为何不收下?恐怕这又是卞夫人的计俩了。

    既想妹妹过得好一点,又不想妹妹与自己抢夫君,毕竟两人技能过于相近,容易卷起来,卞思若真是去了,难免跳的更好的那位,会更受宠。

    终究是本王是承受了这一切。

    刘擎回道:“罢了罢了,本王便承了孟德嘱托,你带她过来吧!”

    有些事,对刘擎而言不过举手之劳,有些事,对她人而言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刘擎还在顾虑能否给其身份地位的时候,其实人家所求,不过一个安稳的处境,和一碗饱饭。

    因为对刘擎的信任,曹操才有此小动作,像这类歌舞伎人,治世或许能混口饭吃,乱世真的是只有飘落的命。

    徐州一乱,连诸葛氏这种世家都只能举族迁走,而卞氏,恐怕很快就会淹没于历史尘埃之中。

    刘擎一答应,刘容好似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快步离去了。

    刘擎望着摊在面前,空空如也的绢帛,琅琊国安置完毕,此趟出行,便可暂时告终了,若此事启程,回到魏郡之时,恐怕要八月了。

    “吱呀”一声,门枢转动,掩开一条缝,一道身影钻了进来,向前走了几步,便跪伏在地。

    “小女拜见大王。”

    “你与卞夫人,是姐妹?”

    卞思点点头,“卞夫人是我阿姐。”

    “本王若说,即便你追随于我,也未必能与你阿姐那般,你可懂本王之意?”

    “不敢奢求大王纳我,只要大王能留守我,让我侍奉左右,为奴为婢,思皆心甘情愿。”卞思是个聪明的女子,也知道自己要什么,当即表明心迹。

    只能说,聪明!刘擎喜欢聪明的女子。

    “你过来!”刘擎道。

    卞思小脸一红,起身走到刘擎身旁,跪坐于一旁。

    “你脸红什么?”

    “没……没什么。”卞思不知所措的回道。

    “会写字吗?”

    “自小看曲谱,倒是学过一些。”

    刘擎点了点空白的帛书,“我来说,你来写!”

    说着便站起身,将位置让了出来……

    刘擎开始念叨:“吾爱昭姬……”

    ……

    汝南,汝阳县。

    袁绍南巡归来,心情大好,今年粮食长势不错,而且没什么灾害,可以预见,今年大丰收。

    前脚回汝阳,逢纪后脚便至,上前与袁绍对坐而视。

    “元图,你来得正好,徐州一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袁绍道。

    “臣已听闻,琅琊相萧建之事,那萧建就连陶谦都为忌惮不已,遇见渤海王便遭逢大难,足见渤海王已有吞并徐州之心,只不过……”

    “什么?”袁绍连忙追问。

    “青州百万黄巾归降刘擎,臣以为此行必让渤海王补给吃紧,故而短时间之内,不会继续南下。”

    袁绍听罢,未有动容,澹澹道:“来与不来,皆有两手准备,元图,济阴战事如何?”

    提到济阴战事,逢纪正恼呢,只好轻道:“主公恕罪,因山阳失陷,袁遗太守回援之时,遭吕布袭击,大败而回,而紧接着便是离狐易手的消息,眼下丁原已退守句阳县。”

    济阴战事失利,袁绍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离狐如此重要的要塞之城,竟然这么快便陷落。

    袁绍非但没有怪罪,反而摇头苦笑:“兵败这一点上,我与公路倒是极其相似,恐怕再过数月,南阳便不是我荀氏的了。”

    《轮回乐园》

    逢纪默不作声,开不出玩笑。

    “公路腹背受敌,独木难支,南阳战局,便全看马腾军的态度了。”逢纪道。

    “南阳未必有救,不过济阴,呵呵,离狐只是暂时易手,等着吧,再过两月,我要让人对袁氏刮目相看!”袁绍带着一双镇定的目光,好似在陈诉一件极为寻常之事。

    ……

    书信书写完毕,刘擎舒了口气。

    郭嘉回来,对刘擎道:“主公,子龙与典韦已经将一干人等抓获,严刑拷打,根据交代,他们确实如主公所料,是投效陶谦的黄巾军。”

    “本王一点也不惊讶!”刘擎笑答。

    郭嘉看了一旁的卞思一眼,心想主公既然留下了,应该是打算收了,也不避讳,直言道:“主公,朱灵来信,称徐荣已攻占离狐,此城乃是济阴门户,攻下此城,说明袁绍在济阴郡大势已去。”

    刘擎想了想,问道:“奉孝,你是否觉得奇怪,袁绍在防御济阴之上,并未动用全力,既没有颜良文丑的消息,也没有陈王刘宠的消息,按理离狐如此重要,不应该轻易放弃才对,不知道袁绍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或许,是借此机会限制丁原,两人并未齐心。”郭嘉道。

    刘擎笑笑,丁原这个人,自己想法太多,是个彻头彻尾的骑墙派。

    ……

    (PS: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