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诸葛亮与诸葛瑾

    在琅琊国,萧氏的统治结束了,不仅家产全部被查抄,在田甫的协助下,刘擎的人开始接管萧氏在各县的田产。

    所得粮草,一方面就地供应张辽与赵云,余下则命人运往齐郡,供沮授调配,以资归降的黄巾所用。

    刘擎离了莒县后,不仅不慢的南下,两日后到达阳都,也就是诸葛氏所在。

    诸葛珪自刘擎给他放了假之后,便径直从青州回到阳都,期间,他也听闻了萧氏变故,说起来,因为诸葛氏有些名望,萧建对诸葛氏,还是亲善的,族中利益,皆有保全,所以萧氏突然倒台,诸葛珪心中还是欷歔的。

    渤海王来徐州琅琊,声称是讨黄巾的,然而第一个收拾的,便是琅琊国最具权势的萧氏,当然,萧氏的存在,本就是不合法度的,萧建作为琅琊相,是不合格的。

    诸葛珪赶至城门时,刘擎已经入城了,诸葛珪一边寒暄问候,一边在前引道,行至半途,阳都蒋县令也来了。

    “不知渤海王大驾来临,有怠慢之处,还望恕罪。”

    县令拱着手,一个劲的致意,就像拜财神一般。

    “县令说笑了,本王此来乃是游玩,并非公干,无需客套。”

    一行人直接前往诸葛氏府邸。

    诸葛府邸坐落城西,到达之时,瞧着素色的原木门庭,十分淡雅,倒也十分符合刘擎对诸葛氏的印象。

    “寒舍简陋,大王见谅。”

    “简洁雅致,别有意味。”刘擎夸赞一声。

    “曾听闻徐州一带士族作风朴素高杰,尤以广陵为甚,今日得见,亦算开了眼了。”郭嘉附和。

    一入府宅,刘擎想着第一件事就是:“快叫孩子们出来瞧瞧!显得热闹!”

    郭嘉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擎一眼。

    主公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小孩的?难道是想要孩子了?

    诸葛珪也是一愣,渤海王乃是贵客,并非亲眷,怎么会想到见家中小孩呢?

    不过也并未多想,便吩咐下人将两位公子唤来。

    片刻之后,诸葛珪的两个儿子便出现在刘擎面前。

    “快拜见大王。”诸葛珪在一旁催促道。

    大的那一个,恭恭敬敬的行礼,作揖,小的那一个,东张西望,一会瞧瞧刘擎,一会又瞅瞅赵云,好像家中没有出现过这般装扮的人。

    “这是下官大儿,单名一个瑾字,这是小儿,单名一个亮字。”诸葛珪介绍道。

    刘擎打量着两人,诸葛瑾身型高挑,如今不过十二岁,已长至众人胸口位置,以前世标准,应该已经超过一米五,而诸葛亮此时才六岁,正好能抱人大腿的身型,两个孩子都生得异常俊朗,而且都是高个,比较而言,与诸葛瑾年龄相似的万年公主,不过才长到刘擎腰间,妥妥的小家碧玉型。

    “两位公子果真生得人中龙凤,君贡好福气呐!”刘擎笑着,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开口。

    “大王见笑了!”诸葛珪也陪着笑,心中忐忑,不知渤海王此举,有何深意。

    是不是借小孩在暗示着自己什么?他仔细的观察着渤海王,想从一举一动中发现些端倪。

    刘擎走到诸葛瑾面前,问道:“在何处读书?”

    “回大王,族中自有先生教授。”诸葛瑾淡淡一答。

    至于读的是什么?刘擎没好意思问,因为自己也不懂。

    刘擎再走到诸葛亮面前,蹲下身子,问道:“那你呢?可有蒙学?”

    诸葛亮眨巴着大眼睛,摇了摇头。

    “可是族中没有蒙学先生?”

    诸葛珪连忙上前道,“都是下官忙碌,在他州为官,未来得及给亮儿安排。”

    刘擎就势道:“本王在魏郡兴办学堂,专门请蒙学先生为适龄孩童教授,君贡,不如将两人送至魏郡求学,如何?”

    诸葛珪连连拱手:“岂敢岂敢,犬子蒙学小事,不敢烦劳大王!”

    心中却泛起嘀咕,渤海王此举,有何深意?是要将两子置于魏郡为质?

    可至于么?

    他不过区区泰山郡一名郡丞呐,他又不是刘虞公孙瓒之流,为了博得渤海王信任,争相将儿子送往魏郡为质,当然就是打着学习的名号。

    刘擎自觉一片好意,诸葛珪只是谦虚客气,于是坚持道:“不烦不烦,本王最喜年少英才,这天下,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他们的,大汉之未来,皆系于少年之身。”

    刘擎的话如同一根尖锐的刺,正好刺在诸葛珪心头,令他为之一震。

    哎呀!我想到哪出去了!诸葛珪懊悔不已,简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龌龊不堪!

    龌龊不堪!

    渤海王这是心系大汉社稷,如今大汉风雨飘摇,黄巾未息,外敌环伺,各地豪强又起,渐成割据之势,在这风雨之中,唯有渤海王,平黄巾,御外敌,所到之处,百万黄巾望风而降。

    在并州边地,不仅使鲜卑不敢犯境,还收复了诸多被羌人占据的领土,简直是大汉柱石。

    而渤海王欲将相中的少年英才收去魏郡,竟是为了培养下一代忠臣良将,所谋之深远,为人所不及!

    惭愧,惭愧呐!

    诸葛珪觉得无地自容,于是道:“承蒙渤海王厚爱,若是不弃,便将瑾儿送至魏郡学习。”

    嗯?诸葛瑾?那诸葛亮呢?

    刘擎可是连老师都找好了,胡昭胡孔明。

    本王连后续剧情都想好了,等胡昭见了诸葛亮,一见如故,收为弟子,喜爱得不得了,等到诸葛亮及冠,便将“孔明”之字,送给他。

    世界线收束,完美!

    刘擎拍了拍诸葛亮小肩,道:“不光诸葛瑾,诸葛亮亦可前往,胡昭先生,可是在魏郡,本王欲让胡昭先生,亲自教授,除此之外,本王还会让蔡伯喈与荀慈明指点。”

    诸葛珪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大书法家、隐士大能胡昭,大文学家、书法家、乐师蔡邕,大经学家荀爽……

    吾儿何德何能啊!

    诸葛珪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允允允,再推辞,可就不是人了。

    他颤颤的跪下,向渤海王致以最高叩首礼,这波操作,是要将诸葛氏直接带飞啊。

    大汉最重名望,出身无非门生故吏,和师道传承两种,诸葛氏在琅琊国或许还算得上望族,可在徐州,便不够看了。

    诸葛氏祖上最阔的,不过是先汉时先祖诸葛丰做过司隶校尉,与汝颍之地,南阳帝乡的那些三公世家相比,相去甚远,至于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五世三公的弘农杨氏,更是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可若是两位儿子能拜胡昭、蔡邕、荀爽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为师,那便是家族的一大步,他日师尊举荐,便是平步青云,若能抓住机遇,成为国之重臣,亦非不可能。

    恍惚间,诸葛珪忽然觉得诸葛氏将要飞黄腾达了,二子说不定能达到先祖诸葛丰的高度。

    刘擎若是知道诸葛珪所想,一定会狠狠的鄙夷一番。

    即便没有渤海王扶持,即便你老人家英年早逝,即便诸葛氏背井离乡举族搬迁,寄人篱下,两位依然是人中龙凤,一人是吴国大将军,一人是蜀国丞相。

    达到先祖荣光,格局实在是小了。

    “君贡请起!”刘擎连忙上前将之扶起,“既是大汉英才,本王自当尽心培养,本王说了,大汉的将来,总是要人来守护的。”

    “大王或许是举手之劳,不过于诸葛氏而言,实乃再造之恩!诸葛氏愿全族追随大王!”诸葛珪说着,话音都有些发颤。

    可惜,诸葛珪能力平平,不是属性者,估计他将所有的天赋,都点在了生孩子上。

    将二子之事敲定,刘擎阳都之旅,便算大功告成。

    为了大汉,属实操碎了心,不仅建学校,还要亲自招生,实在是辛苦。

    下一站,便是琅琊国都开阳了。

    刘擎在阳都宿了一夜,第二日,便安排人送两位诸葛后生前去魏郡,而前去开阳,刘擎索性带上了诸葛珪,一来以诸葛氏名望,在开阳更能说得上话,二来便是诸葛珪如今成了琅琊各方势力中的自己人,当有分歧发生的时候,这一点就很关键了。

    经过两日行程,一行人到达开阳县,相比阳都县的随性,此行便变得郑重许多,刘擎是提前公开行程的,而在击败萧建之后,再堂而皇之的访问琅琊王,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渤海王这是要给刚嗣业的小琅琊王刘容站台。

    望着开阳县外,旌旗避空,刘容亲自在此迎接,诸葛珪更无地自容起来。

    刘容上前,招呼道:“渤海王大驾,总算到了,小王有礼了!”

    刘擎招手回应,驾马上前,见着刘容,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面色苍白,弱不禁风,刘擎印象中与此状态最接近的,便是昔日颍川见到郭嘉去勾栏的时候。

    “都是刘氏子弟,琅琊王客气了!”

    “请入城一叙!”刘容一挥手,身后挪腾出一条通道。

    刘擎率人跟上,一同入城,赵云兵马,留在了城外,而赵云则随刘擎一同入城。

    两人入城,人群之中,一双阴鸷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两人背影。

    琅琊王府虽规格不错,但和刘擎位于渤海国的渤海王府一比,就相差较大了,同样是王,待遇是不一样的。刘擎的父亲,老渤海王,那是桓帝亲弟弟,自古父亲没了,便是长兄为父,桓帝对弟弟,也是没得说的,虽然期间有佞臣挑拨,但桓帝临终时,依旧为弟弟恢复了爵位。

    渤海王府,也是犹为气派。

    “一入琅琊国,便与琅琊相冲突,琅琊王不会怪本王多事吧?”刘擎笑着提起此事。

    这件事,刘容求之不得,甚至恨不得弄权的萧建去死,如今萧氏被贬黜的下场,其实也已经很惨了,因为底层是十分艰难的,特别是从高位一落千丈来到底层的,那些曾经被踩在脚下的人,都会反过来踩你一脚,或很多脚,甚至直接将你如蝼蚁般碾死,也不时不可能。

    这也是刘擎愿意与萧氏交易的原因,以萧氏的处境,多半是渐渐弱小,最后消失。

    “萧氏”变“消逝”。

    “哪里哪里,萧建异常跋扈,虽然于琅琊国有功,但其居功自傲,常不将小王放在眼中,对待国中各家,更是目空一切,小王也是万万没想到,他竟丧心病狂,对大王出手。”

    对于渤海王,刘容是发自真心的推崇备至的,他的王,之是爵位。

    而渤海王的“王”,那是权位。

    “哈哈哈,那此事便就此揭过!本王害你丢了一相,便赔你一相,如何?”

    刘容笑得有些僵硬,他哪里不知,渤海王这是要安插自己的人来做琅琊相,虽然用意讳莫如深,但是渤海王的为人,实在是过于磊落。

    他为大汉东奔西走,何时为了自己的权势去做那些蝇营狗苟之事过?

    为国戍边,御敌于外,这天下有几人能做到。

    偏偏渤海王做到了。

    这是刘氏荣光,汉室有如此宗亲,是复兴征兆。

    “大王处置便可,反正琅琊国与我而言,仅是食邑尔。”刘容坦诚道,即便渤海王不安置自己人,这个位置,也轮不到他染指,通常是由刺史部举荐,朝廷下诏任命。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王府堂前。

    “哈哈哈,好!愿以后的琅琊国,蒸蒸日上!”刘擎仰头一笑,率先步入王府大堂。

    刘容当即命人摆宴,为渤海王接风,刘擎郭嘉典韦赵云,还有诸葛珪,一应成了座上宾。

    王府之中,人头攒动,开始纷扰起来,王府家仆们都在讨论着这位贵客,渤海王呐,那可是传言故事,说书人口中的人物,其次出现最多的地方,便是榜文上。

    一会封这个,一会封那个,次次都是昭告天下的。

    众人都在忙碌,自然也不会顾及他人忙碌的背影,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突然摸至西侧门,这道门,是常年封闭的,里面既没有门吏,外边也没有守卫,此时,却突然洞开了。

    一群手持刀刃之人,鱼贯而入。

    ……

    (月底啦!求推荐票,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