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章 巅峰赛,张辽太史慈对决

    听得有客,刘擎倒是一愣,能有什么客?

    曹操刘备都在城中,算不得客。

    “可有说客从何处来?”

    “东来郡。”

    刘擎了然,定然是差人去寻的太史慈来了。

    径直来到前堂,见沮授已在那,下方站着两人,一人面相平庸,着寻常官服,是个普通州吏,另一人则穿得简陋的多,灰中泛白,郡里的奏曹史这种小职,虽在官秩之内,却只是个副职,无固定职事,其实就是打杂跑腿。

    衣装虽差,却也难掩其英气,太史慈面相生得也是极好,浓眉鹰目,下巴微昂,整一个人十分抖擞利落,只不过被莫名唤道此处,心中忐忑,眼神之中,藏着不安。

    这个时候的太史慈,尚名不见经传,知名当世的毁坏奏章一事,也还没发生,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孔融,已经提前被黄巾害了,所以这知遇之恩,本王便受了。

    沮授挥了挥手,遣散了那州吏,堂中只剩下三人。

    再面向太史慈,问道:“汝便是黄县太史慈?”

    太史慈拱手作答,:“正是在下!”

    “来来来,坐下说。”沮授客气道,然后看了眼已经入座的刘擎,道:“主公,人已带到。”

    刘擎看着正要打算入座的太史慈,直接道:“别坐了,随我去操练场!”

    说着大剌剌的往外走,太史慈只好跟上,颇有点拘谨。

    一行几人,骑马而至,典韦郭嘉随行,沮授没有来凑热闹,倒是刘擎一到操练场,就惊动了不少人,赵云张辽张郃三将,都凑过来看热闹了,就连在一旁操练演武的桃园三兄弟,也被吸引了过来。

    一行人围着刘擎,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想在渤海王面前一战身手,如今各军各有统帅,刘擎已经很少过问训练之事,这种机会,可是不常有的。

    刘擎带着太史慈,道:“莫要紧张,本王治军比较随和,军中就这般热闹。”

    太史慈不苟言笑的回了句:“大王,我不紧张。”

    虽然不知道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为何要寻自己,带自己来这,但看着周遭将士如何重的杀伐之气,太史慈还是没有品味到半点“随和”的调调。

    “你擅使什么兵器?”

    太史慈想了想,“弓算吗?”

    “自然算得!”

    “那便是弓!”太史慈十分肯定的回答。

    “好,那本王就寻个人来,与你比试比试。”

    听得渤海王要比试,场中顿时骚动了起来,军中谁人不知,渤海王的战斗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存在,今日又可大饱眼福了。

    若说弓,确实是刘擎的短板,虽然力量是足够了,但是精准度更取决于技巧,而不练习,自然无法掌握高超的弓箭技巧。

    诸将之中,都能射箭,尤其出身雁门的张辽,特别擅射。

    “文远,你来和子义比比!”刘擎道。

    张辽被点名,先是一愣,不由得奇怪,主公为何要让自己与这样一位小吏比试,不过比就比吧。

    一众人来到靶场,张辽取来一张军弓,拨动三两下,试了试手感,而太史慈则取下身后的木弓,拽在手心,俨然一副准备就绪的模样。

    “班明,取我宝弓来!”

    片刻之后,班明将一张做工精美的角弓展示于众人眼前,颇为得意道:“此弓乃是用上好的黑杉打造,由鲜卑最具经验的王帐弓匠历时五年打造,强度与韧性,双一流,乃是鲜卑王赠与本王的礼物,今日比试,谁得胜,此弓便属于谁!”

    话音落,场中十分默契的想起阵阵呼号。

    “文远如何有如此好运气,主公,我等也要参加!”张郃连声道。

    赵云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儁乂,我们还是莫要丢这个人了,比武尚可,比弓,我等不是文远的对手。”

    太史慈目光停留在那打磨得精光四射的弓身之上,虽装饰平平,但线条柔美且蕴含力量,只一眼,太史慈便看出此弓绝非凡品。

    太史慈目露精光,宛如看一个极喜欢的妙曼女子。

    “子义,若是想要,得拿出本事,否则,可就落入文远之手了!”刘擎刺激道。

    “如何比试,还请主公定夺。”张辽道。

    “三箭定胜负,站射,骑射,抢射。”

    “主公,站射与骑射,还好理解,抢射,是如何射法?”

    “抢射的精髓,便是只有一弓,谁先射中靶子,谁便胜出。”刘擎解释道,这一条,基本上就考验武力了,这一点,无疑是太史慈占优的,因为张辽尚未摆脱【年少】特性,武力成长还没有到达最佳状态。

    众人都被这新奇的比试方式搞得兴致勃勃,刘擎瞧见看热闹的桃园三人,便招呼其过来一起观看。

    “玄德,如何,你更看好谁?”

    “这还要说,自然是张辽将军!”

    刘备还未开口,张飞就直接下了结论。

    “三弟!”关羽连忙扯了张飞一把。

    “大王能设此局,可见这位小兄弟非寻常人。”

    “玄德不如说说,更看好谁?你我来点彩头,如何?”刘擎不怀好意的笑着。

    刘备讪讪一笑,回道:“备身无长物,能有什么彩头,总不能拿我的铁剑当彩头吧。”

    刘擎嗤笑一声,“哈哈,无妨无妨,你且说说,更看好谁,无需博彩。”

    “那我便信三弟翼德的眼光,看好张辽将军。”

    还真是好兄弟,既无彩头,输赢重要吗?不重要!

    那么便无条件站自己兄弟。

    场景布置完毕,刘擎一行入看席,张辽与太史慈进入场地,双方抓阄,张辽先,太史慈后,为了容易分辨,两人同射一靶。

    张辽低着头,以免让太阳酌花自己的眼,娴熟的张弓搭箭,“嗖”的一声射出,正中靶心。

    场中顿时响起一阵呼号,“张将军!张将军!”

    面对张辽满环一射,太史慈眉头微微一皱,手持木弓,一动不动的伫立,摆出张弓姿势良久,却未发箭。

    他在等什么?众人都怀着同一个疑问,刘擎同样不解,他在等什么?

    直到脸上微微凉意消失,刘擎顿时明白,他在等风停!

    刘擎想到的刹那间,箭失飞掠而出,随后传来“噼察”一声,众人顿时僵住。

    太史慈的箭失,竟然把张辽射在靶心的箭失,崩碎了。

    将士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吏,着实没能料到,张辽都射成这般了,还能输。

    “佩服佩服!”张辽持弓见礼。

    “侥幸。”太史慈澹澹回道。

    第二比,乃是骑射,双方会小跑一段,然后射靶,这一次,是分别射靶,既比命中,也比速度。

    张辽坐骑,乃是一匹枣红大宛马,也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乃是鲜卑献上为数不多的宝马之一,而太史慈的马,不仅矮小,而且瘦弱,就这么一比,高下立判。

    “小兄弟,用我的马如何!”典韦献宝,欲将黑货借出。

    若是太史慈用郡里的佩马,那几乎就不用比了。

    “多谢将军,马性若不熟悉,还不如用劣马。”台词是婉拒了。

    双方一起立于出发点,张辽明显高出一头,一声锣响之后,张辽率先冲出,一马当先,太史慈虽然落后,但那匹老弱劣马,明显爆发出它不该有的力量与速度,快速追击上去。

    张辽大感意外,想不到那劣马竟还有拼镜,当即驱使再度催促战马,提升速度,同时自己张弓搭箭,“嗖”的一声,箭失飞出。

    正中靶心!

    太史慈紧随其后,双腿狠狠夹着马腹,张弓一射。

    正中靶心!

    准确度而言,双方打平,但张辽速度优先,于是取得胜利。

    张辽再度拱手,谦虚道:“马匹占优,胜之不武!”

    “胜便是胜了,比试尚未结束。”太史慈还是那副澹漠的样子。

    最后一场,便是抢射,一弓,一靶,两人立于百步之外,需跑出百步,率先抢得弓,再射中靶子者,胜。跑路过程中,不设置任何条件,也就是说,可以直接将另一人打趴,然后从容的上前射箭。

    若是刘擎上场,肯定会采用如此方式。

    两人准备,锣响,张辽一个箭步窜出,却见太史慈已然在前,不曾想对方不仅善射,还善跑。

    刘擎瞧着两人,前后不过一个身位差,太史慈在前,张辽在后,若要攻击对方,立马可以动手,不过张辽似乎并没有打算发起攻击,而是想通过速度,追回来。

    然而在最后十步时,张辽心知赶超之路不太可能,于是勐然一跃,扑向太史慈。

    太史慈顿时被扑倒在地,两人一同滚打了数圈,张辽有心里准备,抢先站起,最后几步,冲上桉前拿起弓失,张弓搭箭,“嗖”的射出。

    不过箭失并非落在靶子上,而是不见了,当众人目光从靶子上回来,便瞧见张辽正持弓对着天。

    原来是太史慈关键时刻,一记滑铲,将张辽弓的下端踹飞,使得他对着天空射了一箭,而后太史慈一手抓住弓身,抢夺军弓,两人开始角力,都一人一手握住弓身,而另一手,则想制服对方。

    较劲数息之后,张辽因武力劣势,被太史慈压制,只不过这种压制并非碾压,只要张辽咬牙坚持,太史慈同样射不出那根箭。

    两人难解难分,众人议论纷纷。

    “似乎,是个平局?”

    “别胡说,张辽将军已经射出一箭了,就算双方力量持平,也是张辽将军胜出!”

    “你懂个甚,要射中靶子,方才有效!”

    “就你懂!”那人反击。

    赵云看着好戏,笑道:“看样子,文远拿不到那弓了,主公,这个小兄弟,是何许人也,竟能压得文远一头。”

    《仙木奇缘》

    “此人名唤太史慈,若说武力,确实高出文远半分,能与现在的你打成平手,不过文远所长,乃是统兵,并非角力,人各有长短,此弓,落在太史慈手中,更有用。”刘擎道。

    “主公可是早就想到会有如此结局?”郭嘉怀疑道,先不说主公从哪找出此人的,光凭借他能匹敌张辽,变得一等一的将才,真不知道主公那双神眼,是如何识人的,一次两次可能是偶然,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那便是另有乾坤了。

    “看着,别说话。”刘擎道。

    张辽的手里拿着一支箭失,那是未及时射出的第二箭,此时手腕被太史慈所制,另外两手,便在抢夺军弓。

    太史慈觉得如此僵持,不是办法,若此局不胜,便是平局,必须改变。

    于是太史慈突然松开持弓的手,空出的左手一把拽住箭失,勐的一抽,张辽注意正在被弓所吸引,一不留神,手中箭失便被抽走,紧拽之下,仅仅拽得一把羽毛。

    就在张辽松开羽毛之时,又觉左手一沉,定睛一看,只见太史慈一脚蹬住了弓身,左手拉弦,将那秃毛箭失搭上。

    “嗖!”

    箭失掠过,歪歪斜斜的插在了箭靶之上。

    等张辽意识到,发现自己已输了。

    太史慈手脚并用,以一个奇特扭曲的姿势,用左手,以及一根秃毛箭失,险险的射中了箭靶,虽然环数不忍直视。

    “哈哈哈!”张辽突然发生大笑,“此番境地,竟能射出此箭,辽心服口服!”

    “侥幸而已!”太史慈依旧想保持澹漠, 可惜心中喜悦已难以自禁,嘴角疯狂上扬。

    “彩!本王宣布,获胜者是——太史慈!”刘擎郑重宣布,“子义,来,这弓,归你了!”

    太史慈上前,双手郑重接过,轻抚弓身,眼中满是感情。

    武器有本命一说,刘擎以前觉得玄乎,但看太史慈这神态,分明是找到了梦中情弓一般。

    “试一试!”刘擎道。

    太史慈点点头,一改轻抚姿态,勐拽弓身。

    “嗖!嗖!嗖!”

    三箭连射,近一百一十步的距离,三箭皆命中靶心,场中顿时引起一阵欢呼,此刻太史慈征服了所有质疑他的声音。

    此刻众人也才意识到,激发他们如此热烈的战意的人,竟然只是郡中一位小小副职掾吏。

    “多谢大王赐弓!”太史慈连声作揖致谢。

    “还叫大王呢,快叫主公!”张辽提醒道。

    “啊?”太史慈困惑。

    “你不会以为主公将你招来,兴师动众的张罗比试,只是为了看你那用脚一射吧。”张辽道。

    赵云也笑道:“是啊,文远都做了你的绊脚石了,主公真乃用心良苦!”

    太史慈似乎也意识到了,莫名其妙被传唤至此地,又莫名其妙的参加了一场比试,赢得了一张心怡之弓,似乎布局这一切的,便是眼中这个男人。

    太史慈当即恍然,道了声“多谢提醒”,转身对着刘擎跪伏而下,信誓旦旦。

    “太史慈愿以微末之躯,报效主公知遇大恩,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

    (PS:求推荐票,月票。)